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8、从善 ...

  •   爱,究竟是什么?我一个狐狸又了解得了多少?我想,我终究是不懂这些的。
      
      我偷了玄铁之精,我自然也想到了后果,可却不知主上替孟绦瞒了这么多的事,一个人默默承受了刑法,牛妖来我的洞口骂我,我没有出去迎,反而,瑟缩得我头都抬不起来。
      
      难道我又做错了?
      
      不久之后,叶家立足于江湖,与武林各派私交甚密,名剑大会即将到来,庄主让了主上去纯阳送请帖。纯阳的吕洞宾如今已快触及仙界,可在以前的主上面前,不过还是个毛头孩子,何苦让主上给他送帖?
      对于此事,我甚是嗤之以鼻。不过,我并不能说什么。
      
      我那时心情正是烦闷,想闭了关修行,却疏忽了玉珑的野心。
      
      说这玉珑,原本只是青城山的一个小小仙姬,却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主上支持清城山的事宜将她关在了锁仙塔数年之久,放出后便消失了踪影。
      
      她失踪的时候,主上受天罚,无暇顾及她,倒是叫她钻了空子。
      
      她爱慕那人谢垚本就是个短命相,脾气上来了,眼见事情败露,抱着青城山的宝贝不撒手,表情如此急躁不安,还非要跟主上硬拼,就是后台再硬也得不了好处,一战之后被主上砍瘸了一条腿。因为此事,谢垚与玉珑有了嫌隙,见了她每每想到此时痛哭不迭,生了老死不相来往的心思。
      
      这些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偏偏玉珑是个痴人,爱一个人到了忘形的地步,将所有的怨气放到了主上的身上。
      
      主上丧母之后,她用惑心术迷了一个小丫头挑拨继母和他的关系,让主上差点儿因此喪了命。就连去纯阳的路上,主上也因为她差点儿中毒而死。
      
      要不是我在主上身上留了追踪香,恐怕也不能叫牛妖在半途中给予他们指点去万花谷治伤。
      
      说来,我也确实要感谢孟绦,若不是她,恐怕主上到不了万花谷。我只是无限懊悔,自己对此竟然无能为力。
      
      天帝降罪于主上,我也是仙,牛妖也是修道者,便不能帮得如此明显,天帝偏爱主上,可却不能堂而皇之,让人诟病,我为今之计,只有借助孟绦的力量。
      
      牛妖有时问我:“你对孟绦苛责如此,可觉得对不起她?”
      
      我当时的良心定然是被狗吃了,我只看了牛妖一眼,便答:“对不起又如何,若有因果报应,便报应到我身上罢了,只是难为了主上。”
      
      牛妖哀叹一声:“若你不是公狐狸,我真怀疑你爱上主上了。”
      
      “你莫要胡说!”我瞪了她一眼。
      
      我以为以玉珑的心性,她只会在暗地里搞鬼,三十年快到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不能在此时出任何的岔子!却没想到她化成了长歌门的门人来藏剑探访,她知晓夜郢失忆已经成了另一个人,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就在我把叶英保护得十分周密的时刻,却未料到她对孟绦下手。
      
      那日孟绦来找我,我虽然对她有所成见,可已经没了往日那般严重,我心中有时还在想,若她不是花魂转世,我们兴许还会是很好的朋友。
      
      只是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她服了三千幻梦,她知晓了前世今生,知晓了这一切。我知道这一切瞒不下去,她想知道的,我在那一夜便早已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只是她服下三千幻梦之后我已经无颜再面对她。
      
      她的表情是我见过的最落寞的,似乎在她的心中,她一直生活在一个骗局之中。也是,我骗了她这么久,我是该告诉她的。
      
      而随之,她的妖力也恢复了,她给叶英留了一封信说要去昆仑山。这般不辞而别,让爱上孟绦的主上如此措手不及,他那平静的脸上出现了让我从未见过的惊慌。
      
      我知道,寻找《九天兵鉴》刻不容缓了,我必须将主上从这段孽缘中解救出来。
      
      那日,他亲自去昆仑山找她,我跟着他,未至山腰处,便看到山顶魔气冲天,我心中便知不好,提前冲上了昆仑山顶,看到气息奄奄的玉珑跟已经呆滞的牛妖。
      
      牛妖说:“她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她还说,孟绦知道了一切,是玉珑用斩魔刀刺了孟绦一刀,激发出了孟绦体内的魔性。我心中疙瘩一下,玉珑这一刀刺得何止是孟绦,更是孟绦心中的善性。
      
      我想我终究是败给了她,我虽并未将她当作对手,但是影响主上最深的人还是她,也只会是她。
      
      《九天兵鉴》上曰:破除禁锢之术,唯有找到适合之功法,并且突破之。主上练的是无情之剑,如今却因为孟绦一人成了痴情之人,如何能够破除禁锢,我头疼之极。
      
      孟绦下落不明,我唯有天天入主上的梦,试图找出别的法子。可主上啊,每天只会做一个静坐于未名居前的梦。
      
      有一天,他终于看到了我,却对我说:“我知晓她不是一般的人,才想着以丫鬟的身份将她一直绑在身侧,她曾说过再也不离我而去,可如今又在何处?”
      
      我心头一凉,却说不出半句话来。活血,在这一段故事里,我是最没有发言权的那个人,因为从头到尾,我都只是一个自私自利的狐狸。我没有想过主上的感受,我也没有估计孟绦的心情。
      
      我听得主上叹了口气,再也没有言语。
      
      那之后,他醒转后,心性就有别于从前了,墨色的黑发中逐渐出了银丝。我以为他只是放不下孟绦,直到有一天他叫住了我的名字,我才知道,那被禁锢的记忆早已经回到了他的身上。
      
      我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忽然想起孟绦的事情,有些恍惚。《九天兵鉴》中明明说了主上领悟无上剑意才能回归原本的模样,可如今又是哪般?
      
      多年后,孟绦死了,主上在九溪十八涧给她立了一块墓碑。他站在风雪之中许久未动分毫,我才知道他用情至深。
      
      谁也不知道他闭关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孟绦为什么会死,他又为什么没了眼睛。不过花魂最终还是在那把主上的佩剑上了,可是我却没了原本以为的半分高兴。
      
      只是我明白了一点,那无情之剑的最终,并非无情,而是深情呐。
      
      主上与孟绦,情深,却缘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