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9、前程旧事(叶英自述篇) ...

  •   那年,我带着天兵天将与魔界将领迟毓打了三天三夜,最终险胜,他在死前只求了我一件事,让我照顾好小花。
      
      起初,我并不知道小花是谁。在攻陷了魔界之后,我在碧水盈盈的魔河里发现了一棵树。
      
      那是一棵枝繁叶茂的树,开着粉红色的花,淡淡的空气中,散发冷冽的香气。
      
      天边的云彩泛着淡淡的橙光,魔界竟然也有如此美丽的地方。那树下坐着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她正脱了鞋子坐在大树的根茎之上快乐的玩着水,仿佛根本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见我走来,瞪大眼睛瞧着我,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脖子,问我“你是谁啊?”
      
      我微微一笑:“你是镇守在此地的魔树吗?”面对这么小的孩子,即便手刃万千魔族已经杀红了眼睛的我却未动杀机。
      
      她看了我一会儿,如水晶糕一般软糯的的声音道,“我不知道,从生下来,我就一直生活在这里了。我叫小花,大哥哥叫什么名字?”
      
      “我叫夜郢。”我还告诉她,受人之托我要带她去天庭,她摇摇头,“我不能离开这里的!”
      
      我才知道,她虽然不是魔树,却是魔树千年孕育的花灵,离开魔树她就会死。
      
      迟毓是个英雄,他敢与我一战,魔界已亡,小花留在这里只会越来越虚弱,我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以净化魔树的理由,将魔树移植到瑶池。
      
      这个办法很好,上天有好生之德,况且小花并没有犯过大罪过,天帝很快同意了。
      
      移植魔树的那天,我在清城山被诸事缠身走不开,便没有去看她。
      
      待我有空已经是三个月之后,那天我看见她坐在瑶池边儿上,嘟着嘴,我问她为什么闷闷不乐。
      
      她跟我说:“夜郢哥哥,小花是不是很讨人厌?”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说,只是摸着她的脑袋安慰道,“怎么会?小花为什么这么说?”
      
      “那些漂亮姐姐都说我早该死在魔界里了,不应该来天庭。”
      
      我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小花是最乖的,何必在乎别人的想法,你只要明白,经过这池水进化千年,你定然可以脱胎换骨,成为一个人人都喜欢的仙子。”
      
      她好像懂了一般点了点头,朝着我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我想,我终究欠缺考虑。这个办法虽然奏效,可是也同样限制了小花的自由。在魔界,她是个受人喜欢的小精灵,可在天庭她只会是个人人喊打的妖魔,每天接受着来自仙子仙娥的嘲讽和讥笑,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少,我始料未及。
      
      那之后,我有了空闲便经常与她聊天,她常常会想念迟毓或者问他去了哪里。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她,只得到:“他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小花天真地问我:“那他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他走了这么久了,还会记得小花吗?”
      
      我毫不犹豫地点头:“会的,他一定会记得你的。”他怎么会忘了你呢?哪怕是临死之前,都不忘记把你交托给我,那样的人是不会忘记小花的。
      
      小花又道:“夜郢哥哥,你有想要做的事情吗?”
      
      我想了想,“大概是拥有一件趁手的兵器。”
      
      “可是你的兵器已经很厉害了。”
      
      我摇头,这还远远不够,“小花有什么想要做的吗?”
      
      “我想出去看看。”
      
      我想那个时候不会太远,也许再过千年。与小花聊天可以无忧无虑,从她的口中,我知道了曾经令天界闻风丧胆的迟毓是个内向害羞的人,他从小无父无母,因为在别人的嘲笑中成长,所以对什么都分外厌恶,他不喜欢任何人的靠近,除了小花。
      为了这一点,小花还很是骄傲地跟着我炫耀了一番,满脸的天真与无邪。
      
      我想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迟毓叫我照顾小花的时候,我如此惊讶。他是个嗜杀的魔头,但是他仍旧有良知要去照顾一个人,任何一个生物活在这个世界上,心中总会有一片令人向往的净土,而小花就是那块净土的缔造者,她是他的桃花源。
      
      而在天界,我是战神,一把剑可以毫不留情地斩杀妖魔,旁人见我是个冷面冷心的人,如今我却在此与小花谈笑风生,她又何尝不是我的桃花源?
      
      百年后,小花逐渐长大,成了一个明媚如水的少女,她的容颜不是最美的,却是最温暖的,连我都没有自己竟然会对她产生异样的情愫。
      
      后来,清城山出了变故,我不得不赶回去。
      玉珑是被我从山下就下来的凡女,她痴恋谢垚致使清城山至宝被盗,我非常生气,当下将她打入清城炼狱,并勒令谢垚归还,他有恃无恐只因背后势力强大,不断挑衅清城山,并打伤众仙子。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顿时觉得烦躁不堪,祭出了灵剑之魄势必要将其射杀,却被他逃过一劫,只打断他一条腿。
      
      谢垚之后将这件事上告天庭,称我为了一件法宝竟然妄想杀害仙友,他将至宝归还之后,要与我算清此账,轮回镜之下,往日情景再现,我百口莫辩。
      
      从善说,我当日面色如常,只是眼神不对。我恍惚记得,我在看望玉珑的时候,她曾经跪在我面前求我原谅她,那时我嗅到了一股奇香,我此时方知,我中计了。
      
      我常年坐拥战神之位,天帝早已看我不顺眼,此时不过利用个机会,要对我小惩大诫。谢垚不过是个棋子,而玉珑更加可怜,她爱慕谢垚的眼神不假,却不小心当了这棋子的棋子。
      
      这盘棋,天帝下得比我好。
      
      从善问我,“要不要我杀了玉珑,她竟敢谋害主上!”
      
      我摇了摇头,“她有什么错?她不过爱错了人。”对于自己看着长大、教授本领的凡女,我多少有些护短,也可能是在天庭安逸久了,我竟然觉得去炼狱中受百年折磨还不错,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花。
      
      我走到瑶池旁边看她,她却异常伤心,我问她:“为何在哭?”
      
      小花抬头看我,却不说话。
      
      “是有什么伤心的事情,告诉我。”
      
      小花却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我笑了,正想说话,她却又哭着说,“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不然我会不知道自己是该不该讨厌你!”
      “他们说,是你保护了天庭的安危,可是你为什么要杀了迟毓哥哥呢,迟毓哥哥那么好,你为什么杀他,为什么?”
      
      我本要抚摸她头顶举起一半的手缓缓落下,还在微笑的面容疏忽消散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因为,迟毓确实是死在我手上,我又该如何跟他解释,因为所处的阵营不同,不管早晚,我们都会兵刃相见,到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看着小花伤心的样子,我竟然开始奢望,如果她先见到的是我,如果当初战场上死的是我,被杀的是我,她心里惦记的那个人会不会变成我,而不是已经灰飞烟灭的迟毓!
      
      迟毓,我小看了他,他虽然身死,却在另一个方便给我了最承重的打击,一个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教训。这不是男人的战场,而是一种无形的伤害,痛彻心底。
      
      我没有告诉小花,我要去凡间受罚的事情。我收拾行李的时候,从善咋咋呼呼的,拾掇出了一大堆我平时能用上,或者用不上的东西,而最后我只能带走一样。
      
      从善问我:“主上,东西这么多,你倒是选择一个吧!”
      
      我定定地看他:“小花。”从善傻了眼,亲眼看着我拔了剑,当夜,我砍断了禁锢的魔树的锁链,将小花放了出来。
      
      她要的自由,我不能为她求得,但是我可以给她,哪怕粉身碎骨!
      
      因为这个,炼狱的惩罚直接被升级到了十世轮回,我竟然觉得异常开心。
      
      从善见我跟神经病似的:“主上,你傻了吗?”
      
      “下凡也不错。”
      
      从善道:“凡人常想着修炼就是为了免受轮回之苦,主上竟然还觉得好!”
      
      我笑着看他,却没有说话。
      天庭以为我是发泄不满,但我心里很清楚,当我砍断锁链的那一刻,我真正地喜欢上了一个人,不,确切的说,她是魔灵。
      一个神,爱上了魔灵,多么可笑,若是往常我都不会相信,可是那一刻心脏咚咚咚的跳动与喜悦的心情告诉我是真的,是真的!我竟会因为这件事情如此快活。
      
      更多的,我竟有些恐惧。神魔如何相恋,我受苦无所谓,可是小花不行。
      那种小心思却不想被太多人知晓,从善太过聪明,我只告诉他,我需要小花为我做事,所以我才放了她。
      
      我想那时,从善是真的信了,所以才会曲解了我的意思,又利用的小花的造成了之后种种不可承担的后果,让我很难过。
      
      小花,你大概不知道,在藏剑山庄的那些岁月,是我这一生一世最幸福的时光,大约也只有那一段日子,你才真正的属于我的。
      
      小花走之后,我瞬间想通了很多,走了也好,起码不会觉得难过,不会在意我曾经手刃了你最在乎的那个人,你们之间的情感让我捉摸不透,但我知道,你心中不会真正在意我,我只是一个在路上给你造成困扰的路人。
      
      我努力练剑,争取早日回到天庭去庇佑你,这种心情越来越强烈,虽然不知道你在哪里,但是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不是吗?
      
      那年我三十二岁,经历了枫华谷最为惨烈的一战,江湖中腥风血雨,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前功尽弃,我受了极重的伤势,我要闭关修炼。
      
      这大概是我成为叶英之后最狼狈的一次,可是我很庆幸,她不在,她看到这样的我,不会对我有任何的失望。
      
      她已经不叫小花了,她有自己的名字了,她叫孟绦。也许这个时候,她在时间上任何一个地方会游山玩水,也可能在一间屋里画着她的画,这一向是她最爱的。
      
      进了天泽楼之后,从善将九鼎送了进来,那是曾经救了孟绦的神器,他希望它能够帮助我度过难关。
      
      我闭关无聊的时候,会观察九鼎,那个东西很是精巧,内里却有很大的世界,一次偶然,我不小心将它打开,发现里面有了很多画满东西的宣纸。
      
      而九鼎之中只存在过一个人,孟绦。
      
      纸上跃然是个男人从小到大的样子,或坐或卧,更多的是树下舞剑,都是出自一个人之手。那画中之人赫然就是我!
      
      “你在画什么?”
      “以后再给你看。”
      
      那一瞬间,我呆立原地,脑中嗡嗡作响,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思考。
      
      她来见我的那天,因为心绪紊乱,我吐了一口血,睁眼时,她在我面前默默地流着眼泪,我却只是说了句,“你回来了。”
      
      她道:“我想跟你说些话。”
      
      “什么?”
      
      孟绦擦干眼泪,“我一直没有告诉你,迟毓其实是我哥哥,我从小体弱多病,他将我的神魂种在魔树之上,让我得以生存,魔界灭亡之后,我其实已经快油尽灯枯了。谢谢你,夜郢,我知道没有你,我不可能活到现在,现在我要将你给的恩情还给你!”
      
      我眉头一皱,道:“你……”
      
      她动用灵力点了我周身穴道,这让我很害怕。
      
      我已经不是那个叱咤风云、无人匹敌的战神,根本破不了这般的禁制,我只能眼睁睁地、眼睁睁看着她将功力全部传给我!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说:“你一定很好奇,这些日子,我去哪里了。我不怕告诉你,第一天,我偷偷去了魔界山,看了数日潮起潮落,想起了以前在魔界的时日。我曾经跟你说,我想去四处看看,我做到了,我去了纯阳看雪,去了七秀划船,还去唐门看他们炼制机关□□,长歌的湖,少林的松,各有各的好,这些地方我都去了,可是我发现,到了哪里我都不会开心,所以,我又回到了这里,我来看你。
      
      “叶英,你不是说要拿我练剑的吗!我等了这么久,你为什么不来!”她哭了,“我很害怕,我怕因为自己爱上了你,而忘了你杀害哥哥的事。那样,我不能原谅我自己,可是我又害怕,你会因为我承受轮回之苦!叶英,你不要对我这么好!”
      
      “可是我又这么自私,叶英,我要拿走你的一样东西,那样的话,你就不会忘记我了!”她的手轻轻抚摸上了我的眼睛,那一瞬间黑暗将至。
      
      我听得她对我说,“对不起,如果我从来没有来过,那该多好。”
      那是她消散之前的最后一句话。
      
      我却还欠她一句我爱你。
      
      我握住她的手,承受着心底极度压抑的伤痛,我曾经是个铁石心肠的神,睥睨众人,我以为自己可以拯救任何人,却发现一切都离我这么远,生人勿近。
      
      唯有孟绦曾经离我的心最近,近到她都因为这份隔阂的厚冰而不得入,而如今,我却只想把她锁在心底。
      
      孟绦,我爱你。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有点蠢,其实看完本篇推荐大家去听一首歌《年轮》-张碧晨_(:з」∠)_如果我的播放器搞不出来的话,特别有感触。
    或者点这里《年轮》(#°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