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7、番外 ...

  •   青丘狐,有九尾,可以独断苍生。
      
      我生下来必将是个异类,我被家族所遗弃的时候尚早,姑且我那些所谓的家人也没有想过让我活下去。
      
      当我以为我真快死了的时候,那人出现了。
      
      救了我的人后来成了我的主上,他的名字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叫夜郢。
      
      那时,他刚从魔界凯旋,将我带在身边。
      
      他给我起名叫从善,他还说:“我一生杀了太多的魔,也杀很多不该杀的人,我希望你,可以一心向善。”
      
      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砍断禁锢魔树的锁链,这让原本叱咤风云的主上成了天界的罪人。那些往日的仇敌纷纷落井下石,将主上罪状告到了天帝那里,包括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都数了个干净。
      
      他们还说主上身为战神,嗜血成性,砍断锁链是为了炼器,他要将魔树中的花魂炼化成自己的宝器,造成更多的杀孽。
      
      我不信,我问他:“主上真的是为了炼器才砍断了锁链吗?”
      
      主上却没有回我,只是道:“前几日,我去月老那里转了一圈,他说我此生此世都不会有姻缘,若是我做出一些违背天道的事情,或许会有转机。”
      
      我咋舌:“可是主上,从善问的不是这个。”
      
      “我知道,”主上点头,淡淡地道,“我琢磨着我总不能把天帝给杀了,所以就把锁链给砍了。”
      
      我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就为了这个?”
      
      “或许吧,”他只是笑笑,问我:“如果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你还会跟着我吗?”
      
      是真的又怎么样?我的命都是主上救回来的,一条命都是主上的,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毫不犹豫跟随主上而去的。
      
      因此,我很郑重地点了点头,却只得到了主上意味不明的一笑。
      
      他被带走的那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我却觉得心情并不好,与我交好的牛妖安慰了我半响,我才想起主上临走前吩咐我将他的半身修为提取出来,将那个花妖魂魄封印在西子湖畔的事情来,片刻都不敢耽搁。
      
      虽然不明白主上的用意,但是我还是照做了。
      
      后来,主上因为放了花魂被天帝贬下凡间轮回九世,直到寿元耗尽,才能回归天庭。
      我一直都在想尽办法让主上提前回来,却都没有机会,直到第六世,牛妖告诉我,清华山出了事儿。
      
      那个曾经暗恋主上的小女仙玉珑为了跟谢垚那个伪君子私奔,偷了清华山的秘宝,也就是那时候我才知道有《九天兵谏》这种书。
      
      这书是司命马虎之下的遗留下的天书残害,上面记录着解开主上封印的秘密,如果得到了它,说不定主上能够提前回来。
      
      我得了消息片刻不敢停留,但又想起封印在西子湖畔的那个晦物来,心中很是烦躁。如果不是因为它,主上也不会被贬下凡间受那等轮回之苦!
      
      可当我真正见到它的时候,我当真是大吃了一惊。
      
      未想到在主上法力所制造的结界之下,那花魂竟然修成了人形,初见时便是一个粉衣白裙的小女孩儿,一见面就要将我杀了吃肉,如此顽劣不堪!
      
      可是有的时候,她又如此天真无邪,可她毕竟来自魔界,我心有余悸,不敢与她纠缠太久。
      心中岁愤懑,却不得不委曲求全,因为在这等结界之下,我没有任何法力,反而只能以狐狸的形态示人。
      
      不过大丈夫能屈能伸,我自然管不了这么多。因为早已经预料到,主上将会在此处投胎,我故意将花魂再世的消息放了出去,引得几个魔界妖怪夺取花魂之时,借了他们的力道冲开了幻境的封印。
      
      再借着受伤的名义,将这个善良好骗的小花妖诱拐去照顾主上。
      
      直觉告诉我,主上能不能回天庭,跟这个小花妖脱不了干系。
      
      而这段时间,我只能现行在民间探访《九天兵谏》的消息。
      
      等我回去找花妖的时候,已经是几十年之后,主上已经长成了一个八岁的男孩。他似乎与那个小花妖感情甚好,还给她去了一个名字,叫孟绦。
      
      这让我心中不免有了危机感。
      
      牛妖跟我说,她一直在照顾主上,问我能不能不杀她。
      
      我觉得牛妖就是妇人之仁,她显然已经被一个小花妖给收买了,已经忘记了主上对我们的教导。
      我一直想拿孟绦开刀,直到有一天,主上被一个叫杨思慧的凡人陷害,孟绦用百年修为换了主上能够重拾仙力,这让我很是诧异。
      
      她是在收买我?还是在收买主上?
      
      我不懂,我也不想懂。
      自我成仙以来,唯一记挂的人只有夜郢,我不会为了任何一个旁人而改变自己的心意,起码现在不行。
      
      她还没有将主上带回来,她不能死!我和牛妖从昆仑山偷了九鼎来救她,让她好看出我们的情谊。
      
      在这期间,我接手了照看主上的活儿,我是狐狸,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只能默默地在他的身后守护着他。
      
      这一世的主上,名字叫叶英,是藏剑山庄的大少爷。
      
      我想我终归太粗心了,我竟不晓得主上对那花妖的感情如此深厚。因为花妖的离去,他竟好像在一夜之间就冷了许多,藏剑众人都道,大少爷冰冷不易亲近,只不过是因为被在乎的人伤了心。
      
      只不过,那花妖有什么好的?值得主上为她这般挂念?
      
      牛妖说:“你不懂,孟绦能为主上付出百年修为,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我不服:“别说百年了,就是我这条命也可。”
      
      牛妖道:“主上救过你,待你如兄弟,你自然可以这么说。”
      
      我哼了一声,道:“说的好像主上没有救过她一样?那年的锁链是谁砍得,牛妖,你好像忘了?”
      
      她片刻不吭声,我以为她没了理,却又听见她说:“从善,你忘了,孟绦记忆已失,她根本不知道叶英曾经救过她,况且,你当日假意受伤,让她尽力照顾叶英,如今叶英无损,她却已只能在鼎中了。”
      
      我不由低下了头,心中兀自一惊,未想到那花魂竟然肯为叶英付出至此。难道真是我错了?现在的她已经不是魔界的她了?
      
      我敛了下眸子,心中却不断告诫自己,就算如此,主上为了这个花妖受了多少的苦?我现在终究是不能心软的。
      
      那日,我去看叶英练剑,他将四季剑法已经使得炉火纯青,秋风萧瑟吹落了一地的枫叶。主上用剑气将枫叶卷起,在地上铺就了两个字——
      孟绦。
      
      我看得心中一跳,顿觉不好。
      
      一阵风吹过,枫叶散了,字也乱了。
      
      他将剑收回剑鞘,站在风中看了许久。
      
      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往控制不住地方向走。
      
      开元十一年,孟绦出鼎之日,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将她再送回叶英的身边。
      藏剑山庄是世家大族,孟绦无权无势根本进不了叶家的门,除非以弟子之姿进入,那就更不可能了,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花妖,如今法力全无,如同凡人,要在短时间内接近叶英根本没有可能,除非,她只是个丫头。
      
      牛妖不同意。
      
      我道:“只有这样,她才有可能恢复记忆。”
      令人惊喜的是,她一出鼎就失忆了,她忘记了叶英,也忘记了她曾经为了叶英付出的那份心性,这样最好!
      我常听人说,感情的维持本就是平等相对的,如果她只是叶英的丫头,她会不会对自己的主子生出些不该有的心思?
      我坚信,孟绦还不敢这样做,可是我却低估了叶英对她的重视。
      
      朝夕相对,近水流台!哎!我真是猪脑子!
      有时候,情之一字来的太快,我非局中人,已看得透彻。
      那日主上将孟绦抱出剑冢的时候,他给她治伤,给她敷药这都无可厚非。
      唯独最后,夜深人静,他吻了她的额角。
      
      我拿着玄体之精,骇得忘了眨眼。
      那股子宠溺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我忽然想起那日主上对我说的话来——
      “前几日,我去月老那里转了一圈,他说我此生此世都不会有姻缘,若是我做出一些违背天道的事情,或许会有转机。”
      
      孟绦,你大概不知道,主上早已爱上你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