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6、后续 ...

  •   孟绦想起了一切,这是柳瑶始料未及的事情。但是亡羊补牢为时未亡,司命封印她记忆的时候上了两道封印。
      
      柳瑶只要坚守到最后,那么一切都还来得及,可以,她既想要保住孟绦,又想要大家和平相处。她大概并不知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玉珑亲自下山用另一个身份拜访藏剑山庄,用三千幻梦破坏了孟绦的记忆封印,让她对叶英完全心死,更让她抱着最后的希望来找自己。
      
      玉珑策划了一切,只为在最后出击。柳瑶终于明白,她在谢垚离开清华山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她说:“所有的一切都会在即将完满的时候结束。”
      
      玉珑要杀掉孟绦,在孟绦最绝望的时候。
      
      那一刀下去,柳瑶觉得心中异常难受,她试图从玉珑手上救下孟绦,然而并没有成功。
      
      玉珑以为孟绦必死,她张狂地笑起来,却在下一刻被一只手抓住了手腕。
      
      她错愕地抬头,看到了口吐鲜血的孟绦唇线上惊艳的血色,她的瞳孔突然变成了金色的,然后在下一刻,孟绦忽然微微一笑:“杀我?你做梦。”
      
      原本仙气萦绕的花妖瞬间被魔气不断地侵蚀了,柳瑶心中一跳。
      
      不好!封印解除,孟绦变回花魔了!
      
      当年,为了洗涤花魔戾气将其困于波澜池中,
      
      她起手一掌将玉珑拍了出去,然后单手将插在心口的刀拔了出来,几乎下一刻,她所有的伤都以奇迹般的速度开始愈合!速度十分惊人!
      
      玉珑吐出一口鲜血,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切:“怎么会这样!”
      
      柳瑶呆呆地道:“她醒了,我们能谁也阻止不了她了!”
      
      “她是谁?”
      
      “玉珑,你忘了吗?孟绦原来生在何处?”
      
      “魔魔……魔界!”
      
      柳瑶点点头,忽然看向已经面目全非的女人:“孟绦,你……”
      
      后者微微一笑,她逐渐缓缓地走出昆仑山的道观中,远远地站在积雪之地上,一阵风雪吹过,孟绦消失了……
      
      那之后,柳瑶再也没有没有见过孟绦。或者说,孟绦再也没有出现在柳瑶的面前。
      
      从善等待叶英三十岁之约,不过几年的光景。
      
      从善知晓孟绦失踪,提前用《九天兵鉴》开启了叶英的记忆。夜郢终于在问了三十遍孟绦以后成了那个清淡冷漠的人。
      
      从善说,夜郢一个人在剑冢苦苦坐了三天。他出关之时,胡子拉碴,从善都快认不出来了!然而眼中的冷漠却一如往昔。
      
      将孟绦的一切告诉夜郢,从善本是不想的,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无法挽回,就算用《九天兵鉴》,亦或找七公子都找不到孟绦的下落。
      
      哦,忘了说了。从善后来才知道,他之所以知道这么多,不过是因为他就是隐元会的首座黄字零零七。
      
      而那个被从善诓骗孟绦去偷的玄铁之精已经被七公子还给了叶英。如今的时日,它在剑冢之中苦熬砕月,制造了一个又一个幻境。
      
      而当七公子和从善再见玄铁之精的时候,每每想起那个曾经鲜活的女子,各自心中的滋味都不言而喻。
      
      这些年,偌大的江湖发生了不少的事。
      
      明教一派崛起已经成为武林大患,一众名门正派打算一举歼灭之。
      
      而与此同时,明教联合其他袄教各部与唐门、丐帮等门派会战枫华谷,却不想因为奸细告密而让天衣无缝的计划变得不堪一击!
      
      丐帮、唐门两派死伤惨重,丐帮帮主更因此下落不明。
      
      夜郢深知江湖险恶,决定闭关三个月,修炼藏剑山庄的无上心法心剑,以求护佑江湖一方平静。
      
      据说那三个月中,剑思和剑韵曾经在叶英的剑冢之外见到过一个长发飘飘,粉衣白裙的女人,那夜天气很暗,他们并没有看清,不过对于柳瑶和从善来说已经是最好的消息。
      
      三月闭关之期一过,叶英出关。
      
      那天从善守在剑冢门口,叶英缓步移出不过片刻,从善已经怔然,那朵梅花的印记回到了夜郢的额上,而他的眼睛却已经盲了。
      
      “主上,你的眼睛?”
      
      “无碍,眼盲心不盲。”叶英的声线干哑生涩,就像刚刚从泥土中剥开的宝石,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却觉得心都没了一样,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了。
      
      ……
      “夜郢,我要拿走你的一样东西。”
      他轻轻抬头看着那个面容如初的女子,她披散着头发,面目冷淡。
      “你的眼睛这么好看,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取走你这一双眼睛。”
      取走了眼睛,却用命来换,他不想要了……
      
      ***
      
      许多年以后,叶英坐于一处树下,柳琦菲已经八岁了,她乖巧,爷爷让她来练剑,却没想到见到了大伯。
      
      大伯坐在一处墓地之外,柳琦菲眨了眨眼睛:“大伯,你怎么会在此?大伯不会回去吗?今天可冷了!”说完,她还哈了口气,提着小木剑暖了暖手。
      
      叶英微微一笑却不言语。
      
      “大伯,这是谁的墓?”
      
      谁的墓?瞧瞧,他竟然忘了给她的墓碑上写字了。
      
      他掏出那把被他摸了不下几千遍的匕首,很熟练地在墓碑上刻下了字。
      
      叶琦菲道:“吾妻叶氏孟绦之墓!大伯,你什么时候娶媳妇儿了。”
      
      叶英看不见,只寻着声音微微一笑,“很久以前。”
      
      ……
      “我还小,我不想嫁人。”
      “不然我等你到四十岁好了。”
      ……
      
      如今我已经四十岁了,孟绦,你却不在了。
      
      “什么声音?”叶英忽道。
      
      叶琦菲道:“大伯,是梅花开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