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御神(修) ...

  •   孟绦,孟绦……
      我想,大约我并不喜欢这个名字,她让我想起那个在梅树下的虔诚祈祷的女子来,以及她不得善终的结局。
      
      叶英虽然只有四岁,可为人聪慧,我见他当下应承了我,还没有来得及高兴,他就要跟我立字为据。
      
      我不以为然,遂同意了。
      
      我心道他只不过是个孩子,便连契约都没有看完,鬼使神差地就在这份薄薄地纸面儿上写上了“孟绦”两个字。
      
      虽不喜欢,但我也有了名字。
      
      这其实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不是吗?
      
      于是乎,我在藏剑山庄混吃等死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
      
      四岁的叶英是个活泼的孩子,虽然没有娘在身边照顾,可是皮猴儿的性子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变。他那么小,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玩。
      
      他会爬树掏鸟蛋急得一群丫鬟们心惊胆战,他会抓蛐蛐儿给他们编上小笼子吓唬我,他会晚上坐在屋顶上看星星跟我讲每个星星都有自己的故事,他还说每个人死后都会变成星星,他娘一定是最亮的那颗。
      
      他还会看着书册编织各种小蚂蚱,然后把蚂蚱排在窗台上。我每天路过那里带走一只,回去把它们系上红绳子然后带来绑在院子里的一棵大树上。
      
      春去秋来,风儿一荡,晃晃悠悠地吹黄了这一只只的蚂蚱。
      
      这一年冬日未走,二月里,春风拂面尚有寒意,藏剑山庄迎来了第一届名剑大会。
      
      这是一件盛事,看热闹的人一定也多。
      
      叶小屁孩耳濡目染江湖事件众多,对于大侠,他既崇拜又敬仰,很想见上一见。可惜,他实在年幼,叶孟秋不肯,让他好好呆在内院里面,以免刀剑无眼伤了他。
      
      对于这种爹不疼,娘不爱的宝贝儿啊,我只能略施小计带着他混进了大会会场。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藏剑山庄庄门大开迎接四方来客。
      
      第一次名剑大会彩头名为“御神”,长三尺三寸,重六十六两六钱。
      
      这宝剑叶孟秋为自己亲手打造的配剑,劈金断玉,曾伴随中年时的叶孟秋扫荡江南群魔,诛五霸,赢得江南大侠的称号。现今还能在那个叫天罡地煞兵器谱上排天罡第二十六位,可见是个厉害东西。
      
      我不懂剑,但是要我去争夺一把宝剑,我必然是万万不敢的,夺剑太危险,参赛需谨慎啊!
      叶孟秋邀请来品剑的人一共六位,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拓拔思南、“剑舞”公孙大娘、少林达摩堂首座灵善、唐门前门主唐怀仁、明教教主陆危楼,纯阳的吕洞宾。
      
      藏剑山庄有言,只认贴不认人,如有剑帖,藏剑都是一视同仁、待为上宾。
      
      因此,我听隔壁村的牛妖说,这个来的几个人都不是原来的那些人了。
      
      公孙大娘把帖子给了自己的妹妹,来的是二娘。而代表灵善大师来的是方丈俗家大弟子李君延,还有这个吕洞宾派来的是他座下的谢云流,更有没规矩的,那个陆危楼把帖子卖给了唐怀仁!
      
      “这东西还能卖?”
      
      牛妖一边吃草,一边义愤填膺:“可不是吗?卖了八千金呢!”
      
      我对金钱倒是没有什么概念。
      
      “八千金可以买下整个藏剑山庄,”牛妖愣了愣,又道,“外带外面那条大西湖,还绰绰有余!”
      
      我不禁感慨:“唐门真有钱!”
      
      “谁说不是呢!听说唐门的人因为经常试验飞行器经常摔断腿,不仅给抚恤金还给他们装上打造好的精美假肢,可以当做真的腿来用!这福利,我都想去唐门了!”
      
      我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尽管如此,赛事依旧紧张。
      
      我跟叶英躲在楼外楼上的一处阁楼中偷瞄着下面的景象。
      
      来的都是唐门、七秀、纯阳、少林等数一数二的高手。
      
      高手对决,招式极为简略,但是任何一招都不是虚晃,也不容小觑,稍一放松就可能前功尽弃。
      刚一上场,便是少林李君延对阵纯阳谢云流。
      
      两人行过礼,便是棍剑想向。
      
      李君延使棍法,姿势变化,挑、拨、刺几乎一气呵成,他棍法万千直叫人看的眼花缭乱,光是一招千斤坠就能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来,以小力使大力,着实让人惊叹。
      
      谢云流使剑,又有剑气护体,人道一寸短一寸险,却不尽然,只见那小剑在他手中竟然异常灵活,李君延几招横扫六合竟然被他的天道剑封破以四两拨千斤之势挡了回去,实在叫人瞠目结舌。
      
      李君延自然不甘居于人下,又用韦陀攻了上去,招招逼人,颇有卷土而来之风。
      
      咳咳,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叶英这孩子一直在旁边跟我讲着呢,他从书上看的多,此时说来竟然头头是道。我原觉得他是个聪明的,可是这回竟然发现他过目不忘,他前些日子只看了一遍江湖论剑实录就能在此时辨出一二来,我当真是说不出一句话了。
      
      对于我这个脸盲来说,这真真是极大的讽刺!
      
      此时,我回头在瞧着他。他说得口干舌燥,幼嫩的脸上那一双丹凤眼却是精光乍现,不觉疲惫。我给他递了杯水,他看也没看接了,咕噜噜喝下去,又凑到窗口瞭望。
      
      这般废寝忘食的样子,我心道他是真喜欢了。
      
      最后,名剑大会是在十日之后结束的。拓跋思南仅仅半招输给了公孙二娘的山河流云剑,二娘得了御神,自然喜不自禁。
      
      叶孟秋是东家,客套地留了众人在藏剑山庄歇息几日再走不迟。
      
      几人推拒不过,便也应了。
      
      次日,公孙盈正把玩剑柄,瞧着粉嫩嫩的团子叶英,不由心生爱怜,张嘴便问:“你是哪里的娃娃,怎么到这里来玩耍?”这女子瞧着聪慧,立即又道,“哦,我懂了。听说叶庄主有个儿子,你可是姓叶?”
      
      叶英乖巧答道:“公孙姐姐好,我是姓叶。”
      
      “噗!”我当即一口花露差点儿喷了出来。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这熊孩子还真是拍得一手好马屁!
      
      公孙盈早已不是二八年华,这句姐姐她受用得很,当即笑得花枝乱颤,便道:“你这孩子真会说话,可我早已经不是姐姐了,我与你爹一辈儿大,你便叫我一声姑姑吧!”
      
      “公孙姑姑。”叶英乖乖的样子,眼睛溜溜一转,待公孙盈应了,他便道,“我可以摸摸你的剑吗?”
      
      “剑,你说的可是御神?”
      
      叶英点头如捣蒜。
      
      我瞬间心下了然。这叶英想摸御神,怪不得缠着我让他带着他来找公孙盈呢!我心里竟然有些吃味。
      
      哎……
      
      公孙盈是个好说话的女人,她行走江湖多年,当即很爽快地把剑递给了面前粉嫩嫩的小男孩,脸上有着柔和的笑意。
      
      “这是你爹的剑?怎么又要想我讨要着摸一摸?”
      
      “我爹说,这是好剑,我还小,他不许我碰。可现在,这把御神是姑姑你的了,我自然应该向您借了。”
      
      叶英边说,边将剑拔了出来。
      
      这剑一定很重,他拔着吃力,竟是沁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小心!”
      
      待剑出鞘,公孙盈脸色一变,已然阻止不及。
      那御神是把什么样的剑我倒是不知道,可是这剑锋出鞘,竟闪过一丝金光!
      
      这不是普通的光,而是剑锋。叶英后来常与我说,好剑是有生命的,一把好剑锋芒毕露,就算不使用招数也能伤人。
      
      他就这样被御神伤了,还是在我眼皮子底下。
      
      我一个趔趄从树上跌了下来,摔了个狗吃屎,从此再也不敢在一边看热闹了。
      
      公孙盈施力一排剑柄,将这剑又拍了回去,才消停片刻。
      
      “还好,御神温和,你还好吧?”
      “姑姑放心,我还好。”叶英咬唇,脸上没有一丝恼色。
      
      御神是名门正统之剑,剑光还算柔和,叶英只是手掌划过一道小口子,可待鲜血流淌下来,红得耀眼。
      
      这画面有些刺眼。
      
      想想前几天,我还在孟孟的墓前发誓来着,我说要帮她好好照顾叶英,可现在,我竟然觉得我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了!
      
      还能记得那些日子,她在梅树下的深情祈祷的情景。
      
      她虽然不知道我的存在,可是每每这时我都在看她笑话,我总觉得我有些对不起她……
      
      公孙盈用随身的帕子给他包扎了,看着他眼神依然忘我地跟着那把剑,有些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你喜欢剑吗?”
      
      叶英点头:“很喜欢。”
      
      “可有练剑?”
      
      “爹说,我还小,待我长大一些。”
      
      公孙盈笑着摸了摸叶英的头:“叶家娃娃,这剑就像我们的朋友,你剑术高超能够制住它,它便为你所用,所向披靡,你若制不住它,它便会背叛你,走火入魔。”
      
      “这么厉害?”叶英瞪大了眼睛。
      
      “你可知练剑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是什么?”
      
      公孙盈道:“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那一瞬间,我看见叶英的眼睛绽放出璀璨的光彩,比抓蛐蛐的时候更加好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