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静心(捉虫) ...

  •   公孙盈又笑着说:“你若想学剑,便好好跟你爹爹学罢。叶庄主已是江湖中的翘楚,江南大侠的名号并不是空话。他能够凭借以及之力创办藏剑山庄,除了他功夫了得之外,品性也十足纯正。江湖上谁不得称赞他一句叶大侠。此次,我们这来赴仙剑大会的武林同道,多半也是看着他的面子。”
      
      “姑姑,英儿懂了。”叶英受教。
      
      公孙盈走后,叶英还在原地发呆,半响没有回过神来,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低头看着他包扎成粽子的手,伸手戳了戳:“你疼吗?”
      
      “不疼。”然后,他便不说话了。
      
      我陪着他坐了一会儿,百无聊赖,正要起身回去找些花露喝,他忽然叫住我。
      
      “孟绦。”
      
      “嗯?”我低头不解地看他。
      
      “我也要成为像我爹爹一样的大侠!”像是做了一个很重的决定,他朝着我笑了笑,一脸轻松的样子。
      
      我懵懂地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名剑大会之后,叶英变得沉稳了许多。过完这个年他就五岁了。
      
      五年的光阴成就了一个小男孩的童年,而这一点点时间,对我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叶英这孩子虽然年幼,可他初初长成就被叶孟秋寄予厚望,希望他将来继承藏剑山庄,成为闻名天下的一代大侠。
      
      而这个想法跟当初叶英跟我说的一模一样,所以他自己很是努力。一个人一旦有了目标,浑身就充满了力量,可他找我玩的时候却越来越少了。
      
      这一点让我有些不高兴。
      
      六岁开始,叶孟秋就开始教他剑法。
      
      早上闻鸡起舞,习作到卯时。
      
      卯时大食过后,去教书先生那里做功课,学的无非是些之乎者也,实在枯燥无味,可叶英却能稳如泰山地坐在那里两个时辰。
      
      有一次,我坐在房梁上听那先生讲课。
      
      他讲的是《荀子》中一篇:君子有三思而不可不思也:少而不学,长无能也;老而不教,死无思也;有而不施,穷无与也。是故君子少思长,则学;老思死,则教;有思穷,则施也。
      
      教书先生是个白胡子老头子,被叶孟秋从长安重金请来的,老气横秋的模样十分自命清高。
      
      他背过身去来回踱步,我玩心大起,拿着石头打老头儿全是鹤发的脑后勺,一打一个准。
      
      “哎哟!谁?”
      
      这白发先生的脑壳弹力十足,将石子儿弹到了叶英习字的课桌上,他小小的手掌吃力地拿着笔杆子,此时无奈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朝他吐吐舌头,谁让他不跟我玩!
      
      他拿着石头正要丢开,却没想被那教书先生逮个正着。
      
      那教书先生当下便气得吹胡子瞪眼,用戒尺拍着桌子直骂:“少而不学,长无能也!长无能也!”
      
      我暗道这下闯了祸,心虚地从门缝儿溜了出去。
      
      我还没有出藏剑山庄,就听到那教书先生打叶英手板的声响,惊得我一声冷汗。
      
      我躲进山洞里,摸了几本从丫鬟房里顺来的话本子看。怪哉了,原本这些用来愉悦心情的话本子,此时看来却是乏而无味。
      
      隔了几天,我觉得叶英大概是气消了,忙不迭地晃悠到藏剑山庄去。
      
      这突然一去,我又不敢去见那小屁孩儿了。仔细一想,万一他还在生气怎么办,会不会恼我?会不会怪我?我一个比他大了三百多岁的老妖精,难道还要低头向他认错不成?又一想,那石头也确实是我砸的,错也在我啊,哎……
      
      这下子我倒拿不定主意,只得假装四处逛逛,却偏偏不去内院看那小屁孩儿,不敢见他,没脸呀!
      
      午后,我坐在墙头听两个丫鬟聊天。
      
      “听说了吗?宋先生走了!”
      
      “啊?你说的是庄主从长安请来的那个博古通今的宋文明吗?”
      
      “可不是吗?听说,他是被大少爷气走的。大少爷用弹珠子打了宋文明的脑袋,现在可惨了。你说,他才那么大点儿,正是贪玩儿的年纪,谁不得犯个错啊?这会儿少爷被庄主关在藏书阁中,还要抄写百遍《荀子》呢,哎,说来已经五天了……”
      
      我听不下去了,心里生出一种栽赃叶英之后的愧疚感。
      
      我生来性子直,无人教养,是个从天地间蹦出来的精怪。
      
      但人之初,性本善,何况妖乎?
      
      我不愿别人替我受罪、受牵连,就以从善这只白毛狐狸来说吧,我虽不待见它,可它为我挨了一刀,我就愿意帮他找人。
      
      叶英才六岁啊。
      
      孟绦啊孟绦,你让一个六岁的孩子给你背黑锅,你这张百年的老脸可得丢到长安城了!
      
      这回,我是真的知道自己做错了。
      
      乖乖,这人要是被关在房里三四天,那还有个人样儿吗?
      我不由心惊肉跳。
      
      待我冲到藏书阁,便瞧着那小小的儿郎、小小的身子伏在案几前睡得香甜。
      
      这个年月天气乍冷,他却穿的单薄,秋衫下面便是皮肉。这藏书阁常年阴暗,此处只有他案几上那唯一的烛光照明,显得异常清冷。
      
      说不心疼是假的。
      
      这孩子到底是孟孟的儿子,叶孟秋那个家伙怎么就这么狠心?
      
      瞧着他冻得有些青紫的脸庞,那小眉头还蹙着呢,这一点儿大的右手掌中还牢牢地握着笔杆子,像是累极了的样子,却又有一股子不放弃的精神气儿。
      
      我拿起架子上的斗篷飞了过来,然后盖在叶英的肩上,想给他暖和暖和。他似有所感地挪了挪身子,还带着砸吧了几下嘴,也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眉头竟然舒展开来。
      
      我一低头,瞧着他手下压着的那弯曲不太成熟的笔迹。
      
      是他自己写的。
      
      其上曰:不知戒,后必有,恨后遂过不肯悔,谗夫多进。
      
      那日之后,恐怕是我的良心作祟。
      
      我每日都去藏书阁看他,他也能见着我,可我不与他说话,他也不理我,故意还在怪我,我又何必热脸贴他的冷屁股?就这么冷着吧,总好过两两相对难受着。
      
      两人就这么相处,一个人默默的抄写,一个人默默地坐在书架上观书,像是生出些默契来。
      
      我几日在藏书阁呆久了,无聊就看着之乎者也的书,瞧着竟比话本子生出些趣味来。我估摸着那个叫荀子的人说的还真是对: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先人告诉我们,环境决定人才的产生。
      十几天下来,我竟然觉得自己已经超凡脱俗了!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腹有诗书气自华。
      
      叶英抄完百遍名家著作的时候竟然破天荒地跟我说了第一句话,这着实让我受宠若惊。
      
      “你每天在我窗台上放花露做什么?”
      
      我才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回事,忙道:“你在这藏书阁中被囚禁这么久了,怎么可以没饭吃呢,你放心,我这些花露可都是自己找来的,可好喝了……”
      
      “谁跟你说我没饭吃的?”
      
      我一愣:“你被关在这里,不就是没饭吃的吗?还有还有,我都没有看见有人给你送饭。”
      
      叶英小脸一沉:“我是受罚,又不是受死,我才不会挨饿呢。”
      
      他哼了一声,似有些不服气,道,“倒是你,好吃懒做、胆小怕事,睡觉还喜欢赖床,我大食和小食的饭时恰好被你错过,你便觉得我没有饭吃了是吗?这是自以为是,以偏概全。”
      
      我很是震惊,不仅仅因为叶英那非常有规律的生活方式,还因为他以最短的句子概括了我最大的两个缺点——
      好吃懒做,胆小怕事。
      
      这这这……这真的是一个六岁的孩子说的话吗?
      
      真真是字字诛心,句句啼血啊!
      
      我一手捂着心脏部位有些喘不过气儿来,半响才憋出一个字:“我……”
      
      叶英抬头,小身子穿着素白的袄子,一边收拾纸张,一边叹了口气,仿佛根本没有听我说下去的欲望。
      
      随后,他简单地总结道:“你这个梅花仙实在是太笨了!”
      
      我感觉到,一把刀扎进了了我的心窝,还搅了两下的那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