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柳絮 ...

  •   从善告诉过我,生孩子就像闯了一次鬼门关,我原本不信的。
      
      叶孟秋在产房外面等了三天,只抱出了一个襁褓之中的婴儿,我听到里面传来女人哭泣的声音,却不是出自那个日夜在梅花树下观花的温柔女子之口,我就知道她大约是死了。
      
      她在鬼门关里流连忘返,被四周的景色吸引住,忘了回来。
      
      “庄主,这孩子天生不会哭,安安静静的可真懂事啊。”产婆叹了口气一声,随后不禁抹起了眼泪,“可惜夫人她……”
      
      叶孟秋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年轻人了,他蓄起了胡须,鬓角处有肉眼可以看到沧桑。他安静地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孩子,将他轻轻地交给了产婆,一个人进了屋子亲手将女人的身子擦拭了干净。
      
      七尺男儿佝偻着身子蹲在床边,静静地望着床上女子熟睡的美丽容颜,唯有唇瓣的一抹苍白似乎泄漏了天机,没来由剜得人心疼。
      
      他说:“孟孟,我们的儿子将来会长得很结实,你不是说要给他做衣裳的吗?”
      
      他还说:“孟孟,我来陪你,你别走好吗?别走……”那近乎恳求的话语一遍又一遍,无休止地念叨在他口中。
      
      孟孟还是死了。哎,想起那个笑意盈盈的姑娘,我怕是因为心太冷了,我哭不出来。是啊,我只是个妖精,妖精的感情很简单,又怎么会哭呢?
      
      但有,那一种情绪郁结在心头,让我整个人都变得很奇怪。我憋得难受了,只得坐在屋檐上吹风。
      
      我还记得她进门的那一天,大红盖头下娇羞的容颜,叶孟秋与她共饮美酒,为她说着面红耳赤的情话。
      
      她羞红了脸点了点头。
      
      可如今,万般不情愿,却无可奈何,逝者如斯。
      
      什么是爱?什么是恨?
      
      从善说,一个人喜欢一个人,那不叫爱。爱是要相随,相伴,相守的。真正的爱不是得到,而是谦让。
      
      她爱叶孟秋吗?为了孩子将自己的性命都付之一炬,可不就是让出了自己的生命吗?这个傻姑娘呐!
      
      那日,她对着梅花许愿,态度很是虔诚。似乎在她的家乡,梅花是一种神灵的象征,她祈求着梅仙能够让她生一个健康漂亮的孩子。
      
      可是在我看来,却是无稽之谈。这西湖在他们来之前一入冬天就冰封千里荒无人烟,哪来的梅仙?
      
      那树上坐的可不就是我吗?
      
      她的丫鬟担忧道:“夫人,你身体弱,这胎本就不稳,庄主说若是生不了就不生了,你为何如此执拗呢?”
      
      她笑了:“傻丫头,你不懂,我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他都二十八了,若是再没有个孩子,旁人该如何看他?我只愿,若我有心可以生下他就算拼尽我这条命又如何?”
      “夫人万不可这么说,夫人洪福齐天,必然可以化险为夷的!”
      
      二十八怎么了?
      
      我都三百岁了。
      
      我没心没肺地笑着,站在梅树上假装比划着赐福给她,然后屁颠屁颠儿地去洗剑台睡午觉。
      
      却没想,一语成谶。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
      
      我觉得此刻我忽然有些大彻大悟,忙跑到山洞里面躲了起来思考人生。
      
      过了不久我再出山洞已经是四年之后。
      
      这四年就像做了一场梦,对于我来说没有长短只有无聊跟不无聊。
      
      这四年我就悟出来花瓣儿应该怎么吃才能入口爽滑,甘露应该怎么喝才能美容养颜。
      
      我是一只妖。
      
      一只生长在西子湖畔百年、吃花瓣饮露的小妖。
      
      从善说,我不像妖,反而像是一缕修出神识的魂魄。简而言之,我是魂魄成精了,定是当年死的时候和尚没有超度我,所以我去不了地府,变成了游魂,眼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成了这个模样算是我的造化了。
      
      除了妖、神之外没有人可以看见我,除了一个人。
      
      我一个人在这里住了三百年,直到遇到了从善,它告诉我,这里会有人来,还告诉我,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哦不对!是魂。
      
      一出山洞,我就觉得天气分外明朗,空气分外清新。
      
      让我目瞪口呆的是,叶孟秋正胡子拉渣地跪在山洞前面,那饱经风霜的面容,让我觉得我应该在山洞里面消磨了几十年的岁月。
      
      这就好比你一起床就看见隔壁的婶婶在你床边喂鸡喂得谷物撒了一地,而她的孙子已经可以打酱油了。
      
      我眼神一转看到孟孟的墓碑瞬间心下了然。
      
      叶孟秋把她的尸体葬到了这里。已经四年了,今天是她的忌日。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里不是我的山洞门口吗?怎么想都觉得那里不对呢……
      
      我晃了晃脑袋才想起来她死的时候,那个团子才刚出生,此刻必然已经长得很大了。
      
      我倏忽眼前一亮。
      
      对了,在此处出生……他会不会就是从善要找的那个人?
      
      我没有顾得上许多,提气飞了过去,估计是急的。
      
      找遍了藏剑山庄的每个房间,愣是找不到他!我急得团团转。
      
      苍天啊!屁大点儿的孩子能跑那里去啊?我站在屋檐上叹了口气,眼神一撩看到庭院中那棵梅树下站着一个穿着金色小袄的小男孩。
      
      我心中一喜,忙上前探去。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走到那小男孩的身边,他扎着竖起来的小马尾,柔顺的发丝服帖覆在额头之上,娇嫩的容颜昭示着新生的朝气,肉嘟嘟的脸蛋儿,他的五官很精致,跟孟孟很像,美貌异常,我瞧着便是喜欢。此刻,他正撅着小嘴往前探着身子往下看着什么。
      
      我见着这样粉雕玉琢的娃娃,差点儿没有忍住上去捏上两吧。
      
      我弯腰看着他盯着什么呢,脚底下一跺脚,嘿哟!是一群蚂蚁在搬家呢!
      
      他看得津津有味,一动不动,似乎已经入定了一般。
      
      我在他身侧蹲下身子拖着脑袋无聊地打了个哈欠。等着最后蚂蚁入洞,已经是夕阳西下了。
      
      此时,他忽然看了我一眼:“你是谁?”
      
      我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为他突如其来的问题,只为他一个凡人竟然可以看见我。
      
      他转过身来,小眉头皱得紧紧的:“你到底是谁?我在藏剑山庄怎么没有见过你?”
      
      “我我我……”我是妖!不对,说是妖会不会吓到小孩子啊?
      
      我语无伦次,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当时急中生智,我的脑袋里面出现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脸皮支撑着我正色地告诉他,“没错,竟然被你发现了,我就是梅花仙!”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你骗人。”
      
      我眼睛一眯,故作镇定道:“我没有骗你!我可以证明给你看!你跟我来!”
      
      巧的是,此时正有一个侍女拖着果盘迎面走来。我没有细想上前冲了过去,我本就灵力魂体,犹如空气一般,我是触碰不到任何人类的,这身子便自然直接从侍女身体里面穿了过去。
      
      那侍女似觉得有股子寒风窜过忽地一惊,揉了揉脖子,没事儿人似的又走了过来,看见不远处的
      小男孩,立马笑着说:“小少爷,吃水果吗?”
      
      他木然摇了摇头,问她:“你刚才看到一个女孩走过去?”
      
      “女孩?”侍女尴尬了,立马笑了笑,“没有呢!少爷,你说些具体的相貌?要不奴婢帮你找找看?”
      
      “不用了,你下去吧!”
      
      我在远处朝他做了个鬼脸,他朝我努了努嘴巴,似是有些不服气。
      
      “怎么样?信了吧!”
      
      我心想,一个小屁孩,我还治不了你了!
      
      “可是,桃花仙不是都长得很漂亮的吗?”
      
      我:“……”
      
      他说我丑……这孩子……
      
      不过,我如今的模样也才十四岁而已。
      
      我暗自在心里默念着童言无忌,端着一张笑脸凑到他的跟前:“我跟她们不一样,我是不一样的梅花仙。”
      
      “梅花仙就应该有法力,那你能把我娘变出来吗?”
      
      我乍乍舌,心道到底是个孩子,他这是想娘了。
      可我就是一个小妖,怎么会大变活人呢?这不是叫我为难吗?
      
      我随口又编了一个谎话:“我下凡历劫没有仙力,不能把你娘变出来。”
      
      他看起来特别沮丧,让孩子伤心真是罪大恶极了!我内心恻隐之心一动,只得缓缓安慰道:“我虽然不能变你娘,但是我见过你娘啊,我知道她长得什么模样,而且,我可以陪你玩!”
      
      “那好,你帮我画个我娘的画像吧?”他伸手过来拉我,我没来由觉得心头一紧,看着他的手即
      将穿透我的手掌,我莫名觉得有些凄苦。
      
      可是在下一刻,我却被他的那双小手牢牢地抓在了手里。他的手很小,并不是很暖,有着微微的凉意。
      
      奇怪……太奇怪了!
      
      他让我画画,我就拿起了笔,让我回想他娘的脸,我就不由自主地想起来孟孟,然后落笔就画,龙飞凤舞,一蹴而就。
      
      待我将画完成放到他的手上的时候,我瞧着小男孩脸有点儿绿……
      
      “你到底是不是神仙啊?这是你画的画吗?这不是人,这是猪好吗?”他撅嘴把画扔到桌上,气急败坏地模样,“你这个大骗子,你一定没有见过我娘!”
      
      “我没有骗你!”我有些心虚,拿着画仔细端详起来,“人不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的吗,天地良心,我心里想的绝对是她,可是画出来怎么就不一样了呢!”
      
      他:“……”
      
      好吧我承认,我把鼻子画的是有点大了!
      
      但是归根到底,我没有画出孟孟的画像是有原因的。第一,是我画技实在太差,不忍直视;第二,我脸盲。
      
      我讪讪笑起来:“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但是我保证有一天我想起来了,一定给你画出来!”
      
      他叉腰瞪了我一眼:“我爹说,说话不算话的是小狗。”
      
      我:“……”
      
      我不是小狗!我绝对交画!
      
      我问他:“那个,你是叫猪伤吗?”
      
      小男孩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你这个梅花仙,不止笨,脑子还不好使,我在藏剑山庄,是这里的少爷,我叫叶英!”
      
      我当然知道他叫叶英,我只是想确认他是不是从善要找的人,可是明显他也不知道。
      
      从善说,人一旦投胎就会忘记之前的记忆。我之所以什么都想不起来,一定也是因为孟婆汤喝的
      太多了,想来那孟婆汤是花露味的,我一时贪杯了。
      
      我理所当然地以为,他大概也忘了吧,还有他额头上红梅去哪儿了呢?
      叶英又问我:“你叫什么?”
      
      “我?”我看别处,“我自从修炼成仙还没有名字呢。”这句话说的半真半假,我差一点儿连自己都信了。
      
      叶英撅嘴想了想,又看了我几眼,像是勉强信了我。
      
      他看着外间的桃红柳绿,缓缓念叨:“碧玉妆成一束高,万条吹下绿丝绦。你不是要来跟我玩吗?我给你取个名字,你就叫孟绦吧!”
      
      “为什么要姓孟呢?”
      
      叶英深深望了我一眼,缓缓道:“因为我娘姓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