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雪见(修) ...

  •   我出生的时候,外面下着漫天花雨。那时的藏剑山庄还不叫藏剑山庄,那里只是西湖边的一块地。
      
      靠近湖畔的河岸之上烟雾袅袅恍如仙境,肆意飘着无尽的玫红色花瓣儿,有的落到水面上,有的落到茁壮的小草上,还有的落到我的幻化的衣裳上。
      
      我一伸手就能接到一片,它粉粉嫩嫩、毛茸茸的,轻轻触碰,那茸毛还不由自主地颤了颤,说不出的可爱。
      
      这一场花雨下了好久,直将这十里河提的梅花落了个干净,嫣红过后,顷刻便飘起鹅毛大雪。
      
      那日,我坐在西湖的河堤上,盯着一望无垠冰冻三尺的西湖正在发呆。
      
      烟雾缭绕中,我的目光陡然一缩。
      
      我看见从对岸跑过来一只白毛狐狸,它长得一身的白毛,唯独有一双猩红的眼睛,杀气尽现,看起来颇为惊心。
      
      它轻灵地在湖面上跳跃,然后噗通一声掉进了岸边的我事先挖好的冰窟窿里。
      
      等我将它和鱼饵一起捞起来的时候,它已经冻得晕了过去。
      
      我一想也好,随手将这个白毛狐狸拖进了山洞。
      
      它既然搅了我晚餐,冤有头债有主,我便索性准备杀了它吃肉。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这狐狸警觉性还是很强的,正在我磨刀霍霍的时刻它就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起来,倒是没有看我,而是抱着我从外面随手捡来的木棍哭得稀里哗啦,还叫着:“猪伤,猪伤……”
      
      我愣了愣。
      
      它哭了不一会儿,才发现我正提刀看着他,立马抱着木棍蹬着两个脏兮兮的蹄子上了我的炕。
      
      “你,你是谁啊?”
      
      它在炕上不安地转悠起来,踩的我那白色的小石床都是泥印子。我面色一沉,把刀放了下来,捋起袖子就要上炕捉它。
      
      这狐狸很是灵活,面上惊恐,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热泪盈眶,不是落下几颗泪水打湿自己灰白的皮毛。
      
      “你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不知道它是谁?”
      
      我指着它抱着不撒手的木棍,慢条斯理道:“那是我捡来准备撑门板的木棍。”
      
      它仔细看了看怀里的东西,约莫明白真的是个木棍,还不是它认识的猪伤,立马耳朵就耷拉下来,看起来有点儿失望。此刻我约莫是知道了,这个白狐狸那双猩红的眼睛哪里是杀气,分明是哭多了连木棍和猪都分不清楚了罢,定然是眼神不好的。
      
      我又指了指它:“你是我今天晚上的晚餐。”
      
      “放肆!”白毛狐狸跳了起来,它气急败坏落地一个脚滑摔到了后背,立马滚了一圈儿缩到了墙角,形容十分狼狈,“我是神君大人座下的从善!你竟然敢吃我!我告诉你,吃神使是要遭天谴的!哪怕……”
      
      “哪怕什么?”我问道。
      
      灰白的狐狸脸一扭:“哼,没什么!”
      
      我回身拿起白晃晃的大刀,随手拽了一根头发放了上去。嚯,我磨得这把刀可是十足的锋利,竟然吹毛立断!
      
      我缓缓道:“你放心,我第一次杀狐狸,下手一定快准狠,不让你有一点儿痛苦。”
      白毛狐狸噗通一声在我身后跪了下来:“女侠饶命,从善有眼无珠,只求女侠不杀之恩,他日必定结草衔环报答您的恩情!”
      
      我微微一笑,小样儿我还治不了你?
      
      其实仔细想来,我并不爱吃狐狸。狐狸肉骚得很,没有我的花露来得可口。
      
      我见它诚恳便点了点头,问它为什么会来西湖?它说,它是来等一个人。
      
      我问它:“喂,白毛畜生,你要等什么人?”
      
      它昂头,不屑地瞪了我一眼,瞧着我那把拿在手中的刀,身子不由往后缩了缩,告诉我,他要等猪伤归来,然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好吧,我大概可以想象出一头猪和一头狐狸相拥而泣的情景!
      
      我又问它,它怎么知道那个人一定会来?
      
      从善说,司命那里有一本书,记录这每个人的前世今生,它要等的那个人前世犯了大错,书上说他会投胎到这里,所以它就来等他了。
      
      我看了看外面一望无际的雪原和冰河,同情地看了它一眼。
      
      司命听起来应该是个神仙,可是没想到神仙的书也会骗人。这荒原百里没有人烟,哪里来的人投胎?莫不是那个猪伤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
      
      白毛狐狸还告诉我,它叫从善,不是白毛畜生。
      
      它问我叫什么,我竟然说不出来。
      
      我从一出生就在这里,这里也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人给我起名字,我也不需要起名字。起名字干什么呢?又没有人会叫我。
      
      千里雪原,只我一人,唯有花草鸟兽为伴,名字对我来说可有可无。
      
      然而,我自得其乐。
      
      后来,我想我留下从善的最大原因可能也是因为这个,我需要它陪我一起玩。
      
      时间证明,我和从善有太多不对盘的地方了。
      
      比如,我当着它的面将鱼篓子里面的鱼一股脑的都丢回了湖中,然后继续放鱼饵下去。如此来来回回,乐此不疲。
      
      它那张惊恐的狐狸脸望着我,觉得难以置信:“既钓了鱼,怎么又放了?”
      
      我看他一眼:“我不吃肉。”
      
      从善用“你有病”的眼神看我:“既不吃肉,钓鱼干什么?耍鱼玩?”
      
      我乐了,耍鱼玩倒是个新鲜词。
      
      我慢条斯理地给它解释道:“你不知道这里冰封千里,没有一个人,我实在太无聊了,只能钓鱼解闷了。你知道吗?这西湖里的鱼可傻了,放什么进去它们都吃!”
      
      从善摇头不信。
      
      我偷摸着把它的尾巴放进了湖里,结果它在床上躺了三天,它看我眼神越发怨恨了。
      
      我乐得清闲,自己变着花样的找乐子。
      
      春天的时候扑蝴蝶,夏天的时候捉知了,秋天的时候看枫叶飘落,冬天就开始堆雪人了。
      我堆了好多的雪人,一个一个各具形态,有高有矮,却唯独没有脸。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从善在我这里不知道蹭了多少顿饭。
      
      大约是它觉得欠我太多,愧疚在心,当我的仇家找上门的时候,它挺身而出为我挨了一刀,而仇家却被它一蹄子踹得去见了阎王。
      
      这一回,它伤势重得去得找个狐狸洞好好养伤,临走之前,它嘱咐我帮他看着地界儿,以免猪伤来了见不到它。
      
      我一想,不就是只猪妖吗?包在我的身上了。
      
      从善闻言一个激灵,差点儿没有一口气而厥过去,语重心长地看着我抹泪:“我说的不是猪妖,
      是一个人。猪伤的左侧额头上有一颗梅花印记!唉!想当年,我在山丘上刚逮到我最爱的食物梅花鹿,正不知道如何下口,猪伤那时候在一棵树下正磨着他的匕首,他上来就帮我切了一刀……”
      
      从善滔滔不绝地又将起了它跟猪伤的第一次见面,感动得痛哭流涕。
      
      “想当年,他待我可好了,有好吃的先给我吃,有好玩的先给我玩……”
      
      我打了哈欠,催促着从善上路,它背着我给他准备的几瓶花露一步三回头看了看我。
      
      我不知道,它是舍不得我还是舍不得每天都能吃到的鲜嫩西湖肥鱼。
      
      可是我明白,我这一辈子,最怕的就是亏欠别人,从善虽然吃了我这么多的饭,可是,它为我挨刀的事儿足够我记挂一辈子,我不能辜负它的期望。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决定足以改变我以后的生活,而那时的我,单纯得就像个孩子,以为一切都可以船到桥头自然直。
      
      功夫不负有心人。
      
      这一年春暖花开,积雪消融得很快,不过几天,我的雪人都化成了雪水。正在我遗憾之际,西子湖畔来了一个年轻人。
      
      我高兴极了,我第一次看见一个人。
      
      他跟我长得差不多。
      
      不同的是,嗯,这个人好像长得很高大魁梧。
      
      他先在这里找了个山洞住了几天,我在他的山洞里面参观过,倒是挺整洁的,还有许多我没有看到过的东西,比如木头做成的小箱子里面全是一些矿石做的东西。
      
      年轻人最宝贝的是一块被他用黑布包裹起来的晶体,他好像叫它玄铁之精,每日三省自身必会拿来观看几番。
      
      不出一个月,他在山头上弄出了一个很深的山洞,接着叫来了好多的人在西子湖畔盖起房屋。
      
      我很高兴,因为西湖的热闹同时也渲染了我。我开始看着他们到处动工,大兴土木。他们每天都在做不同的事情,每一件工作都一丝不苟,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直到一年之后,山洞成型,建筑成廊。
      
      无意间听到,这个山洞名叫剑冢,群山一般的建筑就叫做藏剑山庄。
      
      随着人越来越多,我搬到了另一处山洞。因为睡觉的时候,我不喜欢别人吵我。
      
      而在我所居住的山洞之外,不远处的小山坡上就能眺望到藏剑山庄巍峨壮丽的景色。
      
      下人们经常聚在一起聊天,说的无非是叶庄主弃文从武、创建山庄的事迹,无不啧啧称赞。那块玄铁之精就被他供奉在剑冢之中。
      
      哦对了,那个年轻人叫叶孟秋,就是他们口中的叶庄主。
      
      时至今日,我才觉得日子有了盼头,只想着从善早些回来,说不定他要找的人就在藏剑山庄之中。
      
      叶孟秋显然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我常年住在山上,不知道人的财力是怎么界定的,但是他在建成藏剑山庄的第二年便广发藏剑英雄帖请了好多高手于三年后来到此地,并从中挑选出当时最有名望兼武功剑法最高的剑客,赠予庄内精心打造的宝剑一把。
      
      所赠宝剑不但锋利无匹,而且打造之法独特,普天之下绝无相同之剑。
      
      一个剑客无非梦寐以求的是两样东西,绝世的秘籍和一件趁手的兵器。
      
      我那时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的门派,七秀、少林、天策、纯阳等等。而我所居住的西子湖畔早就已经繁华古今,只有我一人偏安一隅,不问世事,整日守着千里冰封的湖面,坐着自己的春秋大梦。
      
      也是那一年,叶孟秋娶了一个女人。
      
      我想,他一定很爱她,才会在新婚之夜靠着她畏寒的身子搂了一宿。
      
      隔年,他们生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取名叶英。
      

  •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须知:
    这是一篇中篇(or长篇?)小说。
    双处。1V1。
    剑三er对于庄花舔屏执念不解释!
    本来是8月20号开的文,现在才发,因为我写的比较慢,有了相当字数的存稿才敢发出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