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Fire,Burn! ...

  •   未远川入海口不远,就是冬木市堪称跨国枢纽的大型货运港口。夜幕之下,昏暗的灯光照射着空荡荡的街道,无人驾驶的起重机整齐地排列在海边。
      
      海风吹拂,夜色清冷。
      
      身着便装的少女沿海滩漫步之时,天上已是繁星点点了。城市里的夜空总像褪了色一般,只有微小的星尘若无地发出惨淡的微光。可是,这里的星空,却截然相反。就像是在有限的空间挤进了太多太多星,星与星相互碰撞放出的光辉,仿佛研磨过的金属发出的又冷又硬的光,宛如一把把尖利的凶器要直刺下来,令人毫无温暖之感。
      
      而今日,连这种平日里惨淡冷清的气氛,也被远近皆可听闻的清越剑戟之声一举打破了。
      
      ——短暂的对峙之后,Lancer与Saber,在港口旁仓库街的宽阔大道上,正式开始了这个时代的第一次交锋。
      
      ————————
      “……已经开始了吧。”
      
      仅靠周围传来的魔力的气息,切嗣就正确地判断出了情况。
      
      切嗣在岸壁间的集装箱堆放场上,悄悄将配备了皮卡丁尼导轨和热成像、光量增幅双重瞄准镜的瓦尔特WA2000狙击□□,架在堆积如山的集装箱间。透过电子瞄准镜,他穿透夜色观察战况。
      
      首先用热感应仪——看到了。显示冷色的黑色和蓝色的屏幕上,赫然出现了以红色和橙色组成的影像。热量图中的伪彩色图案纷飞着激战中两名英灵,仿佛盛开着一轮大型的花卉。
      而更远处,则显示出两个稍小的图形。其中一个站在道路正中见证着这场战斗,无疑是爱丽斯菲尔;而另一个,则在稍远处的仓库顶上,俯身隐藏着。
      为了确认,切嗣转而使用光量增幅瞄准镜继续窥视。眼前是一片淡绿色散发着彩色磷光的深海般的视界,却比刚才看到的更为鲜明。
      ——果然如此。那屋顶上的,就应该是敌方的Master……Lancer的主人,没有如爱丽斯菲尔一样站在自己的英灵身旁,而是隐匿在暗处,伺机观察着战况。
      
      切嗣在黑暗中满意地笑了。预料之中的开始。Lancer的Master应该是使用了隐藏气息的魔术吧,可这在机械面前是却无所遁形。只有三百米不到的距离——点30口径的马格努姆□□弹,没有哪个魔术师能防御得了。
      支起枪身的支架,切嗣刚想进入狙击状态,突然他一愣,将重狙枪身转回了街道。
      
      一瞬间,他感觉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了。
      
      他有些慌乱地通过通讯器再次呼叫自己占据了另一处狙击点的助手。
      
      “舞弥,你看仓库街……”
      “……是,我这里也确认了,如你所见。”女狙击手用沉稳的语调回复道。
      
      暗视瞄准镜中人影,看来舞弥在AUG突击□□的瞄准镜中也捕捉到了。切嗣再次从瞄准镜观察着那个淡绿色的画像。
      ——那个不紧不慢,朝着激战正酣的两位英灵走去的人影……
      
      那是谁?
      
      在提前选定的狙击点布好掩体的切嗣,早已注意到仓库街的战场有完善的结界布置。毫无疑问应该是敌方Master的手笔。为了防止将无关人等卷入圣杯战争,也为了避免战斗受到不相干的打搅,这种准备几乎是理所当然的。这也就是说,此时此刻能够靠近Saber与Lancer激烈拼杀的战圈的人,除了英灵,就只有被选定的魔术师了。
      
      但是,如果出现在屋顶上的人才是Lancer的Master,那么,此时出现在瞄准镜中的、毫无压力地穿破结界走入仓库街战局的人影……又是谁?
      
      保持狙击的姿势,切嗣换上加装了红外微光夜视仪的Vectronix特种军用测距望远镜,再次对准的仓库街上身份不明的人影。
      
      ——是个……孩子?!
      
      ——————————
      十分钟前。
      
      【间桐?】
      一身轻便短装的少女试探地发送出讯息。
      【我在。】
      对方很快给出回应。
      【通讯正常。】少女继续无声地发出指令。【保持原位。】
      【收到。】对方停顿了几秒。【请注意安全。】
      虽然没有人看得到,在此时已经完全变作普通人打扮的英灵脸上,一贯僵硬的表情还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请……保持警戒。】她最后应道。
      ————————
      
      正如切嗣瞄准镜中所见的那样,身着现代装束的少女,一步一步地沿着海滨大道靠近激斗的战场。剑戟交加,斗气凌冽,无论是手持无形利器、英姿飒爽的银铠剑士,还是挥舞长短双枪、攻势凛利的轻甲枪兵,都已近在眼前。
      
      身披盔甲的武士,在刀光剑影中,互相奋力厮杀着。
      超高速的动作已无法用肉眼看清,亦无法用凡笔描绘。所能感受的只有迸发的魔力还有热量的激流,那是两位英灵战斗时的余波。
      
      几米之外,身穿华服、气质高贵的银发女子爱丽丝菲尔,静静立在少女剑士身后,神情肃然。
      
      圣杯战争……
      作为长久居于极北之地城堡中的艾因茨贝伦之女,爱丽丝菲尔正感受着传说中的威胁与惊愕。传说和神话中的世界,就样活生生地出现她眼前。
      “这就是……Servant间的战斗……”
      爱丽丝菲尔面对着从来曾构想过的世界,只能一动不动地注视着。
      
      太过专注于眼前战局的银发女子,已然忘我,完全忽略了周边的变化。所以,等她蓦然发觉之时,装束低调的娇小人形,竟仿佛凭空出现般,突然之间就已立了她身边。
      
      “——嘘。”容貌绝美的陌生少女甜甜地笑着,俏皮地竖起手指,朝着一时张大了眼睛的她比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爱丽斯菲尔漂亮的红眸瞪得更大了。
      
      看起来几乎还是孩子的美貌少女——竖起的左手上,赫然是血红色的精美图案。由正反两枚正三角形组成的、精确的正六芒星,还将六芒星廓其内的精确的圆。
      
      毫无疑问,那是一枚标准的六芒星魔法阵图案。
      ——那是……令咒?
      
      爱丽斯菲尔愕然无语。
      ——这样小的孩子,她竟是……Lancer的Master吗?
      ————————————
      
      莎乐美。
      
      生前作为犹太公主,未谙剑戟亦未稔兵戈的莎乐美。但另一方面,她却是以凄丽血腥的形象名留于世的英灵。她是乱伦母亲的女儿,是巴比伦之女,是罪恶的化身。她是倾世的舞姬,是祸国的妖女,是天真而残忍的异教徒。
      月光之下,捧起圣徒刚刚被斩下的头颅,吻上那冰冷嘴唇的巴比伦公主——这个形象,从此变成一个美丽而恐怖的符号,深入人心。
      莎乐美,稚嫩却冷血的魔鬼。七种职介里,唯有Assassin与她的性格略为相像——因为,她的灵魂便是血腥,她的血肉便是□□,她得以存在于此的全部缘由,便是那次惊艳而残忍、狠毒而绝望的杀戮。
      
      莎乐美,由英灵之体而现世,是因为她杀的人,也因为她杀了人。
      虽然她的手段,一向更为理智也更为疯狂,更为精巧也更为简洁——利用过后的就抛弃;追求不到的就毁灭;征服不了的,就借刀杀人;无法得到那个人的爱,就要千方百计得到他的恨。
      
      而此时此刻,现代衣装的Caster少女,目光专注地追随着眼前的刀光剑影。
      
      爸爸……
      
      记忆里,不属于巴比伦公主的部分,微微苦笑着。
      
      爸爸,一定也是这样,随手拿起任何武器都得心应手吧……
      
      爸爸,如果你在……有多好。
      ————————————
      
      “……未远川入海口附近的仓库街好像有情况,看来最初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被深夜的寂静所笼罩的冬木教会的地下室里,言峰绮礼正经由隐匿在战斗现场的Assassin的眼睛,监视着这远处的仓库街所进行的Servant之战。
      
      “不是最初,要说起来应该算是‘第二战’了,绮礼。”
      一个从容优雅的声音,从绮礼面前一架留声机的黄铜喇叭口里传了出来。两个装置的宝石通过共振,互相传送喇叭中空气的振动,乃是使用宝石魔术的“通信装置”。
      
      远坂时臣。圣杯之战七位Master中的另一位,Archer的令主,绮礼的盟友和老师——也是事先约好,要让身为Assassin的令主的绮礼全力辅佐取得圣杯的人。
      
      前一天晚上,为了制造绮礼与老师决裂的假象,以便让承担潜行跟踪任务的Assassin在暗处监控全局,时臣与绮礼共同导演了Archer击杀Assassin的一幕。
      事实上,前夜,那位身为英雄王的Archer,的确将一名Assassin当场格杀——但绮礼召唤出的Assassin,并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看来是Saber和Lancer的战斗。Saber的能力值很高啊,大部分都相当于A级。”
      
      “Saber吗。不愧是最强的职阶。对了,能看到她的Master吗。”
      
      “另外只看到两个人……一个站在Saber背后的银发女子。年轻的白种女孩。银发赤瞳,总觉得不像人类。”
      
      “……艾因兹贝伦的人造人吗?虽然不是不可能……”
      黄铜喇叭的另一面,似乎在沉默地思考着。
      “那另一个呢?”
      
      “相当奇怪,和那个银发女子站在一起……”黑暗中监视的绮礼也不禁皱起了眉。“不是一开始就在那里,而是不久前刚刚沿海滨大道走过来……好像是个年纪相当轻的女孩子。黑色头发,看不出什么来头。”
      
      “原来如此。是Lancer的Master吗?”
      
      “我看不像……”绮礼的眼睛随Assassin一起注视着仓库街的人影。
      
      “如果没有站在Lancer一侧、反而与对方令主站在一起的话……”男人的语调变得有些微妙,“继续观察,绮礼。”
      
      “明白,老师。”
      
      ——————————
      
      回到仓库街。相比给监视者们带来的巨大混乱,在这里,少女的出现反而并未激起太大波澜。
      
      表面上轻巧无害的漂亮面孔无疑起了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光明正大走入战圈的少女,恰到好处地利用了大家的思维盲点。
      故意不发一言,而是甫一出面便将手上的“令咒”图案展示出来——担任Saber“代理令主”的爱丽斯菲尔,无疑直接会把她认作Lancer的Master。
      而恰恰相反,看到来者若无其事站到银发女子身旁,Lancer,甚至包括隐藏着的Lancer的真正Master,则会自然而然地把她认作Saber一方的盟友。
      
      与身为人类的爱丽斯菲尔不同,英灵莎乐美的眼睛,其实是可以跟随上交战中的动作的。作为一舞倾国的美索不达米亚公主,莎乐美自然称不上武道里手;但是,作为来自三战的英灵,却能够从这刀光剑影中看出一些门道。
      
      比如,Saber能持双手剑而与Lancer战平,本身就相当难得;而Lancer能以双枪与无形之剑慨然相抗,更是有如奇迹。
      
      原本,Lancer以枪对剑,这本身就是一种优势。枪乃百兵之祖,剑为百器之王。然而,枪可破百器,而双手剑却恰恰不具备破枪之力。
      Lancer出枪动作节奏极快,攻势凌厉,招式娴熟,显然是功力深厚的枪术高手。□□距离长,速度快,配上虚实变化,封劈拿拦,一线之间先发制人;□□击刺点深,转换迅速,素来灵活多变,刺过来的力量和速度更是很难判断。枪以缠枪虚晃点刺,而剑唯劈砍抡击格挡,单以武器而言,双手剑对枪几乎无力防守,而速度与变招余地亦不可同日而语。遇上这样的对手而能战而不败,Lancer对Saber的赞美,其实绝非虚言。
      
      但恰恰相反,这次对决之中,兵器的优势却反而并不在Lancer手上——因为Saber手中握着的,是一把无形的剑。仅此一点,无从把握对手出招,便瞬间换做了Lancer自己。
      Saber用风的结界隐藏了剑身,剑的形制便无从判断。突刺、劈砍、斩击、割削、刺挑,每种剑制皆有所长。而这一切,在“看不见的武器”面前,根本不可捉摸。枪的要诀在于点刺灵活,也在虚实变化;但在不可见的武器面前,优势完全成为了弱势。而Lancer能仅凭临场对战经验和一瞥之力与这样的武器对决,这也绝非常人所能为!
      
      站在艾因茨贝伦家气质出众的银发美人身旁,被众人暂时忽略的少女Caster眼中,闪出异样的光。
      
      在技击的角度而言,这是一场世所仅见的对决;从交战双方来看,这也是一场棋逢对手的较量!
      
      “无法像真正的骑士那样堂堂正正报上名姓来再决一死战,还真是遗憾啊。”
      Lancer挥舞着充满杀意的□□,却用满是轻松的语气问Saber。
      
      Saber冰冷的表情稍稍地缓和了下来。
      “这是没办法的。这本就不是我们为自己的荣誉而战的。你应该也是为了你的主人奉上了你手中的枪吧。”
      
      虽然这两人都是初次见面,但可以肯定,两人的心里,有一部分是相通的。
      两人都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了自信,所以当遇到真正的对手时会奉上自己的敬意。两人不但都是孤高的战士,同时也是惺惺相惜的英灵。
      
      但是……
      
      “别再浪费时间了!Lancer!”
      
      爱丽丝菲尔反射性地抬头,第一时间看向刚刚出现在这里的女孩。
      “Lancer的……Master?”
      ——不是她。
      因为声音来的突然,就连这声音是男是女、从哪儿响起都没来得及判断。但是,无论如何都可以肯定,说出这话的人,绝不是身旁的女孩。
      
      “允许你用宝具,速战速决。”那个声音却完全没感觉什么不对,颇为傲慢地对Lancer继续下令道。
      
      “明白了。我的主人。”
      Lancer突然改而使用尊敬的口吻回答着,同时他改变了自己的姿势。
      
      他随手将左手的□□扔在了脚下。
      
      在Saber的眼前,Lancer右手中□□的咒符被慢慢解开。
      那是一把深红色的枪。枪刃上缠绕着一股与刚才完全不同的魔力,仿佛不祥的海市蜃楼。
      这把魔枪——就是,Lancer的宝具么?
      
      “就是这样。上去,杀了她。”远处的声音近乎残酷地发出指令。
      
      爱丽丝菲尔环视周围,却没发现人影。总之对方似乎不打算让Saber和爱丽丝菲尔看到自己。
      
      那孩子却突然开口。“我不是Lancer的Master。”带着很漂亮的笑容,似乎多此一举地,莎乐美轻轻地说。
      
      ——那么,我是谁的Master?大姐姐一定在这样想对吧?
      稚嫩而美丽的小脸绽放出纯真的笑颜。
      ——可是啊……谁会想到,我根本不是Master?
      ——呐,作为英灵的我,可是Caster哦~
      
      收敛气息、普通人打扮的英灵Caster,莎乐美——居然就这样,以扑朔迷离的身份,大大方方地站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Ta是个工科女 & 伪军迷……
    So——
    真的是一见猫耳君的军火库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存在(跪orz……)所以一不小心就把切嗣殿和舞弥姐写了好多!(扑……)
    比如原著里的华瑟这里用了瓦尔特,原著的马格努姆改成习惯的帕奴贝努姆(虽然德国叫卢格手枪/□□弹),还有Vectronix测距望远镜、热成像/夜视瞄准镜里加伪彩色之类——反正自己写起来很嗨~~o(>_<)o ~~
    截一张猫耳君

    神父

    觉得原文里姬骑部分莫名带感呢~~~帝妃也是哦O(∩_∩)O~
    枪哥有灵当面冒充你Master……然后你和你Master完全没感觉到orz~
    ————————————
    这一章的公主还没有正面在其他Master/Servant面前亮相,只是显示了“存在”而已。下章就会正式认识咯~
    另外感慨一句,作为“第二英灵”的存在果然还是加卡利亚这组最好。。。虽然是令主最弱的一组,但是唯一能自由开策略BUFF的就是Berserker组撒~\(≧▽≦)/~
    如果在时臣Papa手下的话……萝莉公主现在已经开巴比伦二号门跟闪闪轰开了orz~
    英灵都要隐藏身份呢。莎妹的计划是隐藏得彻底一点……
    介个是莎乐美

    介个是……达芬奇画的施洗者约翰!一定要记得是这个才是约翰!其他什么歌剧舞剧历史剧里的约翰都不是!!(被各种歌剧舞剧虐得……一脸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