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And Cauldron Bubbles ...

  •   (预先提示:本章群战视角,大家期待的巴比伦双门下章出场……
      (→单挑闪闪倒计时!殿下表示其实她是好孩纸~
      
      ——————————————
      
      一切在电光火石间完成。
      
      剑舞如风,枪动如虹。几番较量,Lancer加持破魔之力的红色□□划破Saber宝剑之上的风王结界,继而穿透Saber由魔力凝成的盔甲。少女剑士当机立断,舍弃铠甲轻身而战——然而枪兵之前丢弃在地的金黄□□却并非障眼之法,而是具有必破之诅咒的第二把宝具。
      
      而就在两位英灵激斗战场几米之外,身份未明的Caster少女,却静静与Saber组的爱丽斯菲尔并肩而立。这种平静,放在圣杯战争里,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观。
      
      飞舞着的鲜红血花鲜艳绽放——然后又在一刹那间消散。
      
      冲锋而过的Saber停了下来,与此同时两个人回头。
      
      “原来如此。”少女剑士垂手握剑而立,神色清冷。“斩断魔力的红枪。诅咒必破的黄枪。你的身份也很清楚了啊,Lancer。”
      清冽肃然的声音,隐藏的却是棋逢对手的欣喜。
      “费奥纳骑士团第一战士,迪卢木多·奥迪那——我没想到圣杯把参赛的荣誉赋予了你。”
      
      被点破真名的爱尔兰骑士,反而以清爽的心情眯起了眼睛。
      “那么,跟鼎鼎有名的骑士王竞技,报我的一剑之仇——哼、这也是我不能放弃的。”
      眼角一颗令少女受到媚惑泪痣的英俊枪兵,微笑着看向自己的对手。
      “你醒悟吧Saber,这次的圣杯是我的。”
      
      “这是你在我还没有拿到圣杯时才能说的话。Lancer!”
      Saber毅然决然地断言着。虽然左臂负伤,但Saber的斗志不但没有退缩,反而更加高昂。
      
      太明显了。那种遇到真正渴望的对手的喜悦。
      银发女子身旁的英灵Caster默然不语。
      然而,为什么呢——
      明明连斗魂也心心相应的两个人。明明即使是敌人也互生敬意。
      手中的武器,却毫不犹豫地,直取对方的性命。
      
      这就是骑士吗。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武士。
      悲凉的,喋血的,顽冥不化却又可歌可叹的——消逝在历史中的,独属于他们自己的决绝。
      
      生死相搏的战斗。
      唯有Lancer的□□入Saber的心脏,又或Saber的剑斩下Lancer的首级。
      至死,方休——
      
      ……吗?
      
      不。
      
      生与死的间不容发,却被突然降临的不速之客硬生生地打断了——
      ——伴着紫色的闪电,巨大的战车,轰然降落在激斗的战场。
      
      ——————
      
      “吾名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战车之上,威风凛凛的魁梧巨汉一声大喝:“今以Rider之职介,降临圣杯战争!”
      
      “……”
      
      ——嗨你好,我是Caster~?
      虽然很诡异,但剑拔弩张的气氛确实瞬间被一种突如其来的凝涩所替代。这个家伙——打得好岔啊。
      
      ——等等。
      猛地想到了什么,低调打扮的英灵王女猝然抬起头,第一次正视眼前的巨汉。
      ——伊斯坎达尔(Iskandel)的话……Alexander?这个家伙,是马其顿王亚历山大大帝?
      王女英灵眯起了眼睛,幼嫩可人的面孔无端显出一丝危险的意味。
      ——这倒是个意外呢。要算起来,和Rider……还真有那么一点渊源可言……
      
      不管被众人忽略的Caster心底如何作想,打破沉默的却是某位少年抓狂的声音。
      “Rider~!你个笨蛋笨蛋笨蛋谁要你说出去的啊啊啊!”征服王身旁,某个跟他身材对比简直两个极端的瘦弱少年抓狂地扯住自家Servant的披风大叫道。可惜妹妹头少年的声音和他的小身板一样,都在身为征服王的英灵的对比下自动调成可忽略状态了。
      
      这下,气氛……开始向全员黑线转变……
      
      “那么——”征服王‘嘣~’的一下一指甲弹在自家小Master脑门上(后者‘嗷~’的一声),转过身来像是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一样豪迈地开口,“汝等的战斗非常精彩!余有心结交你们。如果你们把圣杯让给余,那么余将视你们为朋友,与你们一起分享征服世界的喜悦!如何?”
      
      ……Rider你注意到你家小Master一副没脸见人的表情了?
      
      没人答应。Saber和Lancer的脸色同时沉了下来。
      
      “我已在吾主面前发誓,必以手中之枪将胜利与圣杯带给吾主。”爱尔兰的枪兵冷然拒绝。“你的提议,恕我不能接受!”
      
      “我也同样。”气质凛然的剑士少女面色冷峻。“这些戏言,就是你妨碍我跟骑士决斗的原因?”
      
      ——这家伙,真是马其顿的亚历山大?那个远隔200年,暨祖父尼布甲尼撒二世与波斯霸主居鲁士大帝之后,第三位入主巴比伦城的征服之王。
      观战进程被无故打断了的王女殿下暗暗摇头。
      ——如此狂妄而天真的口气……因为虚幻到有如实体的□□,便天真地以为可以再现前世的霸业与英名吗?
      
      仿佛回应这一感叹,战车上的巨汉随意地挠挠头。“原来如此。”征服王认真地摸摸下巴。“那你们这是……加入之前,要和征服王我讲条件的意思?~”
      
      “少废话!”这一次,Lancer和Saber非常默契地同声呵斥道。
      
      倒是征服王的反应让Caster惊讶——被毫不客气当面呵斥的英灵王者,却完全没有露出任何被冒犯的神气。
      “Saber,Lancer,你们果然是好汉!”
      Rider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这次是面向空无一人的夜空。
      “出来!还有别的人吧——隐藏在黑暗中窥视着我们的胆小鼠辈!”
      
      Saber和Lancer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怎么了?Rider。”
      
      面向询问自己的Saber,征服王满面笑容同时竖起了拇指。
      
      “Saber还有Lancer,你们如此清脆的剑戟碰撞之声,所引出的参战者,恐怕不止一位吧!”Rider用震耳欲聋的声音大笑着。
      
      Rider并没有注意到,爱丽丝菲尔此时猛然一惊。
      参战者……
      难道说……切嗣?!被发现了吗!
      
      而Lancer,还有尚未暴露身份的Caster,同样微微变色。
      
      Lancer所担心的,自然只有自己的Master。然而Caster……
      
      ——不。那家伙显然没有看出我的真实身份。
      以人类少女的形象站在众人之中的英灵很冷静地想。
      ——但是……?
      
      不管这些人的想法,仿佛嫌之前说得还不够,Rider震耳欲聋的声音再次送到周围的每一个角落:
      “可怜。真可怜!在冬木聚集的英雄豪杰们,徒有值得夸耀的英名,却偷偷地躲在这里一直偷看,连面也不敢露吗?是个英雄的,就快点给我光明正大站出来吧!!”
      
      在放声一顿大笑之后.Rider用挑衅的眼神眺望着四周。
      
      ——这种程度的激将法能把人戳出来才有鬼。
      巴比伦公主暗暗翻了个白眼。
      ——不过英灵就不一定了。
      年幼的王女眼前倏忽闪过一个人影。让她很不痛快的人影。
      ——哈。我猜一戳一个准儿。尤其是,有某人在情况下。
      
      事实证明……
      果、不、其、然。
      
      就在Rider话音刚落的一刹那,过于耀眼的光线,猛然间刺痛所有人的双眼!
      在离地面十米左右高的街灯球部顶端,一个身穿金色闪光铠甲的耀眼身影,赫然现身于众目之下!
      
      那一瞬间,令人战栗的王者之威,有如实体般碾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韦伯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不敢逼视他那令人目眩的伟大容颜。
      那个人是……
      只在短暂的一瞬间里见过他一面,但是让人留有如此强烈印象的身影,韦伯是不可能看错的。高高的街灯上悠然而立的一定是昨夜使用压倒性的破坏力葬送了入侵远坂府邸的暗杀者,像谜一样的Servant。
      
      ——啊哈哈。真是闪亮登场啊。
      在所有人沉浸于目眩与惊骇之际,王女英灵微微低头。看不见的阴影下,娇嫩的唇角挑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字面意义上的。
      
      ——果然,是你。
      年幼的英灵,露出不属于自己年龄的森然冷笑。
      ——又、一、次、吗……
      
      ————————
      
      但是,当然的——高高立在路灯上的英雄王,可是绝对没有把那个现代装束的少女看在眼里。
      ——也是字面意义。某王是真心……没看见她啊。
      
      “不把孤放在眼里,不知天高地厚就敢称王的人,一夜之间就窜出来了两个啊。”对少女的异样神情一无所察,带着对眼下对峙的三个Servant的鄙视之情,有着炫目美貌的黄金英灵露出嫌恶的冷笑,声音与神情里是毫不掩饰的冷酷与傲慢。
      “真正称得上王的英雄——”路灯上的王者傲然宣告。“天地之间,只有孤一个人而已!剩下的,不过就只是一些杂修罢了!”
      
      ——呵。
      阴影之下,王女英灵唇角的微笑逐渐扩大。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口出狂言啊……乌鲁克的王,篡取我巴比伦荣耀的家伙!!
      
      然而,曾经的欧亚大陆霸主,就这样当面被蔑呼的Rider,竟全然没有动怒——只是有些吃惊地叹了口气而已。
      “既然您也是王的话,就先报上自己的大名怎么样?”
      
      Archer通红的双眸越发带着高傲的怒火,紧盯着眼下的巨汉。
      “你在问我吗?如此杂修,也敢问本王我吗?”
      
      凌厉的杀气开始在黄金英灵周身蔓延。
      “如果说我让你身披遏拜我的荣耀却不知道我的名字,你那样的无知我也毫无办法!”
      烈焰般的怪异之气,在他的左右两边慢慢地升起。接下来的一瞬间,刀器闪耀着耀眼的光辉,突然出现在空荡荡的天空里。
      出鞘的剑、还有枪。都装饰得夺目闪亮,还发射出无法隐藏的魔力。绝非普通的武器,而是每一把都是强大到恐怖的宝具。
      
      几乎所有人都刹那间屏住呼吸。
      ——毫无疑问,这就是昨天夜里,暴风雨般倾泻而下、将暗杀者当场格杀的炫目宝具!
      
      ——————————
      【间桐?】
      
      【就绪。】
      
      【好。上!】
      
      伴着少女无声的下令,一股魔力的洪流,在半个街区以外的车道上蓦然涌起。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向上卷起的魔力渐渐凝固成形,化作了黑暗如地狱一般的人影。
      
      全身纯黑甲胄、铠甲周围缠绕的黑暗波动的人影。倔强不屈的黑骑士释放出来的,只有不折不扣的杀气,连其魔力生成的旋风都像怨恨的低吼,令人毛骨悚然。
      
      ——呵。
      依旧没有人注意的少女缓缓抬头,寒意透骨的目光直直对上傲立路灯的红眸,纯金色的瞳孔没有一丝温度。
      
      ——嚣张的僭主啊,就让我看看,你还能把这华丽的面具戴多久吧!
      ——————————
      
      “这是……?!”
      
      有那么一瞬间,仿佛连时间也凝滞了起来。
      
      “是……Berserker?”Rider率先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外表豪放不羁的汉子却第一时间做出了冷静的判断。
      
      怨灵般的黑暗无疑令人恐怖,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早已没有了惊讶的心情。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想象,一场大战前的热身战上竟然聚集了四个Servant,如今无论谁也没有把握今夜究竟会如何收场。
      
      Berserker。究竟是为了什么而现身于此?他的Master,又到底是什么人?
      几乎在场所有人都以怀疑和警戒的目光注视着黑骑士,然而,有一个声音,却是唯一的例外——
      
      闪耀着金黄色光辉的王者,通红的双眸带着高傲的怒火,冰冷而暴戾地俯视着地面上的人影:
      
      “卑微的蝼蚁,谁准你直视王的眼睛?!”
      艳丽的面容上卸下了所有的表情,只剩下了冻结的零度杀意。
      “那么着急去死吗?杂、修!”
      
      而在这个时候……
      古老的英雄王,绝没有意识到——他所即将要看到的,会是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修违禁词,“杂修”。英雄王被制裁中。“Language!”
    原更于2015-01-28
    ——————————
    正文补完~O(∩_∩)O~~!
    超级感谢阿唯给做的封面!!!太喜欢了这个画风了!!绝对理想!!我爱你mua~~!!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