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Toil and Trouble ...

  •   一片黑暗的楼梯间里,一豆烛火微微摇曳。一个被异常放大了的影子映在背后污黑的板壁上,随着影子主人移动的脚步不断晃动着,看上去异常诡谲。
      
      如果此时有人看到这一场景——任凭是谁,也绝不会生出把那个阴影与不久前才出场的金色英灵,传说中“一舞倾国”的妖冶巴比伦王女联系在一起的念头。
      
      端着烛台的少女却似完全没有感到什么不对,只是面无表情——或者说,略带好奇地,穿行在一级级老旧的台阶。
      楼梯分成两段,这在日本式建筑中很少见。不过,考虑它并非通向上面的高塔,而是盘曲沉入地下的话,这一点也不算奇异。没过多久,在楼梯中间出现一个四尺见方的平台。一瞥之下,她看见平台的墙上开着一个小门。
      莫非这是通向密室的暗门?少女停住了脚步。手中的烛焰不正常地摇曳着,气氛显得更加诡异。
      小门和墙壁都是用相同的木板制成,被烟熏得很黑,要是关起门来,谁也不会留意到这里还有一个隐蔽的入口。
      她用手拉了拉门板。但门锁得很紧,纹丝未动。
      
      去找钥匙么?或者……
      作为英灵,哪怕“筋力”一项只有可怜的E(最低等),击毁一扇日式门扇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她只是轻蔑地眯了眯眼。
      几分钟后,那个端着烛台的人形绕回到屋后的地炉,像猫一样轻捷地跳窗进到了昏暗的地下房间。
      
      ————————————
      “你不想要圣杯……?”
      灰发青年喃喃说。虽然说话时确实正对着属于小女孩的英灵,看起来却更像在自言自语。
      
      “作为‘万能许愿机’的圣杯么?”
      其时,王女英灵正面无表情地坐在钟塔半人高的大理石窗台上,膝上平摊着厚厚一沓有关圣杯战争其他可能的Master们的资料报告。临世之初纯金镶宝石的奢华皇室装扮,此时换成相当低调的牛仔短装;容貌纵然精美绝伦,其中的魅力却被少女刻意表现的中性化冲淡——无论怎么想,也是和传说中的巴比伦公主毫不搭界的角色。
      “倒不是不想要。”她的声音和容貌一样清澈姣美,却出奇地不带任何感情。“只是现在……不需要罢了。”
      
      ——不需要?怎么可能呵……
      因为八年之前逃离家族的缘故,间桐雁夜充其量是个勉强受过一年“特殊训练”的临时魔术师而已。与其他被圣杯选中的Master相比,实在不值一提的小角色。但是,出于之前作为记者的职业习惯,再加上那个名义上是他父亲的人的存在——雁夜对于圣杯战争的始末,绝非一无所知。
      
      ——英灵不会平白无故回应召唤。
      
      确实。英灵作为被召唤来的Servant参加圣杯战争,并不是完全没有理由的。正因为他们想要实现自己的愿望,才协助自己的Master共同参与圣杯的争夺。
      这个外貌过于年幼的王女英灵,一定也是因为有所渴盼,才会响应圣杯的召唤降临人间。
      
      所以Master在英灵回应其召唤现身后,首先会询问他的愿望是什么、为什么想要圣杯、为什么回应自己——如果不能明确其缘由,双方便无法达成信赖关系。万一双方意愿相左,在得到圣杯的同时Master便可能被无情的背叛。
      
      当然,在自己这一次遭遇的情况——某种意义上似乎是反过来的。
      雁夜苦笑。
      初作见面就被英灵直接放倒,刚刚醒来就被逼问所希望实现的愿望——这种情况,放眼整个圣杯战争的Master里,恐怕也是相当罕见的了。
      
      除非……
      
      除开有意隐瞒的可能——他本能感觉并非如此,因为对以谋划和欺骗著称的Caster职介而言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做。与其对令主假称“没有愿望”,倒不如随便编造一个听上去可信的“愿望”更为符合英灵的特色。
      那么,假如一个原本渴盼圣杯的英灵,真的是在应承了召唤之后反倒突然对传说中的“万能满愿机”失去了兴趣的话——其中,恐怕必须是发生什么异常的变故才对。
      
      短短一天时间,这个英灵并没有跟其他人交流的机会。除了……
      小樱。真正的Master,间桐樱。
      
      ——小樱?
      雁夜对自己的结论感到不可置信。
      
      难道说,莎乐美,那个有着凄丽传说,真正身世却犹如迷雾的英灵,她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异乎寻常的态度……竟是因为小樱——告诉了她什么吗?
      
      ————————————————
      举着烛台的少女信步踏入黑暗的地窖,极致精美的面孔一片木然,却也不带一丝犹疑或退缩。
      这种勇色,对于一个外表如此娇媚的少女而言,实在可谓一种奇观。
      不过,待英灵的视力看清眼前的一切,那种雕塑般美丽的冷酷,终于也露出了一瞬间的龟裂。
      
      那间黑暗屋子的天花板和四壁以及立柱都在不停地颤动,当然不是地震,而仅仅是墙壁表面、柱子表面在鼓鼓喁喁地抖动,天花板上的大房梁则像一条巨蟒在抖动身上的鳞片一样。
      
      即使身为存在于遥远时代的英灵,这个少女也不能不承认,无论是在自己所属的那个纸醉金迷的年代,还是后来所见,又或经由圣杯本身而赋予的知识——眼前如此怪异恐怖的景象,的确是有生以来头一回见到。整个房子感觉不到晃动,但的确又在不停地抖动。看着看着便会恍恍惚惚晕头转向了。
      她不由自主伸手往桌子上一摸,感到有东西鼓鼓喁喁爬到了手指上。抖落一看,原来是一只身体大如酒盅的黑色爬虫。
      再定睛仔细往墙上一看,尽管屋子昏暗看不太清,但还是看出墙上、柱子上、天花板上,都罩着一层网眼很细的铁丝网。在铁丝网里头,不知有几千万只同样的爬虫在密密麻麻地爬来爬去,多得简直看不到原来的柱子和墙壁,整个是一层虫子组成的铠甲。在墙上还有很多架子和洞穴,里面暗暗蠕动着,想来也爬满了同一种污秽的生物。
      
      然而,在一片密密麻麻的蠕动中,举着烛台的少女却已恢复了面无表情的表情。她默不作声地站在房中,将眼前的“奇观”尽收眼底,似乎把这当成一出奇特的戏剧,在黑暗中出神地观赏着。
      
      ————————————
      间桐雁夜不知道的是,在召唤仪式之后被放昏的那些人里,自己并不是第一个被唤醒的那个。
      
      “间桐……脏砚,老爷子。初次见面。”
      少女微笑着。
      没有人能抵抗这微笑。
      不是赐福,而是诅咒。
      
      莎乐美。
      传说中拥有【倾国】之貌的巴比伦王女,是个货真价实的美人。
      白皙的肌肤、高挺的鼻梁、翘密的睫毛、纯金的瞳孔,交织成不似人类的惊人美貌。七层薄纱的舞衣如梦似幻,披散垂肩的长发被宝石和珠链层叠累加,长长的流苏飘带系在腰间任由它垂落脚面,再用七彩的宝石和珠子串成的链子缠绕压垂。每一步行走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周身散发着撩人的芬芳。这是巴比伦王室庆典中最奢华的装扮,是王权、荣宠与光耀的象征。
      
      对面的老者慢悠悠的拾起手杖。“真是惊人啊。用一个随便捡来的死人头骨都能召唤出这样闪眼的傀儡。看来远坂家的那块料子果真是令人爱不释手的角色。”
      
      那个在少女对面坐下,冷淡嫌恶地扔下一句话的矮小老人,就是间桐一族的家长——间桐脏砚。看得出,此人对少女英灵本该轻而易举擒获人心的魅惑,竟全然不为所动。
      他的秃头与四肢都有如木乃伊一般的干瘦,但深陷的眼窝中露出矍铄的精光,无论从外貌还是行为上讲都是异于寻常的怪人。
      通过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可怕手段一次次延长自己的寿命,老而不死的魔术师,间桐血脉的统治者——活在当今世上的不折不扣的妖怪。
      
      我该杀掉他的。现在就可以。
      精致容貌的英灵轻柔地抚着指间的宝石。
      
      不过,也许……
      
      “我如果是你,就该感动才对呢。”
      清冽而幽魅的声音如丝一般萦绕在干枯的老人耳畔。
      “刚才,我可是问过,我那位小Master,对于圣杯的愿望是什么哦……”
      
      脏砚脸上的怒气一下子全都不见了,嘴角往上一拉。
      完全看不出任何像是人类的情绪,这简直就是怪物的笑容。
      
      “‘要完成爷爷的愿望’。”少女的笑容扩大了。“怎么样?这可是我听到过最可笑的愿望呢。”
      呵呵呵……老人愉快地从喉咙深处发出了潮湿的声音。
      
      “说到底,根本就是没有任何愿望才对吧。”英灵王女毫不介意地评价着,“一个完全没有自我意识的人偶——能在区区一年时间就做到这样彻底的改造,脏砚老爷,也是蛮拼的哦?”
      “至于脏砚老爷的愿望——也不过是圣杯本身而已吧?被这样的令主召唤而来,本殿简直连荒唐顶透了。”
      
      老魔术师发出了满意的嗤笑。王女之英灵步步紧逼的唇枪舌剑,仿佛给他带来了难得的愉悦。
      
      “做个交易吧,脏砚。”
      她慵懒地笑,丝一样的媚眼,掩藏的却是视人如蝼蚁的冷酷。
      “我会将胜利带到间桐手上。作为交换……”
      
      就在这一瞬间,仿佛天地变色,属于舞姬的娇媚、公主的华美在刹那间冰封瓦解,取而代之的,是那个金色英灵身上迸发出的全然不同的气息——
      
      “【Do 、It 、My 、Way.】”
      
      ——那是一种近乎暴戾的荣耀与血腥。绝不属于现世,而是一种唯有铁血时代方才闪耀的光辉。
      
      ————————————————
      
      谁会知道,我根本不是莎乐美?
      那么,谁又会第一个发现,我并不真的是莎乐美?
      
      少女默默看着黑暗中蠕动的虫群,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微笑。
      
      ——呵,怎么会……这样简单呢。
      等待第一个人发现我“是”莎乐美的过程,恐怕就已经会很难说了。
      
      何况,我,根本不是被间桐家所选中,而是有意选中了这个位于平衡边缘的没落世家才对。
      
      兵行诡道。实者虚之——
      没错,这,才是此次一改身份作为英灵降临圣杯战争,却会选择表面上最易崩塌的间桐一系的真正原因。
      Berserker。兰斯洛特。
      
      当然,比起Berserker的身份,若能够以Saber又或Lancer的职介现世更好。这样一位罕见地拥有“宝具剥夺(骑士不死徒手)”和“身份伪装(不为自己的荣光)”能力的英灵,几乎是个惊喜般的存在。不过事实总难免失望,但也好在,这一届召唤出兰斯洛特的令主反倒出自早已衰败的间桐家。
      
      至于少女的身份,与其说“不是莎乐美”,不如说“不只是莎乐美”更为恰当。也就是说,即使“莎乐美”这个身份,也完全是出于自己的选择。当然,Caster这个职介——毋宁说,表面的职介,也是因为看中了其以牺牲勇力换取智谋的特点而特意选择的。即使二十年前那场变数迭出的争夺之战,在处于极度不利的身份的情况下,她的情报工作依然是最终力挽狂澜的存在。【*】
      
      没错。二十年前的,第三次圣杯争夺战。
      ——这一次作为间桐家过继幼女樱的Servant而现世的英灵“莎乐美”,在二十年前的第三次圣杯战争中,也曾有着自己的角色。也正是在那场导致了日后一系列变数的战役中,她了解到了间桐一族的存在。
      
      通过当时那位代表间桐家出战的令主,间桐慎二。
      三战时,她与间桐慎二绝非盟友。老实说,那时的她甚至对于没能亲手杀掉此人颇有些耿耿于怀。不过,倒也是拜此人所赐,她对间桐家的情况——包括刚刚那位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间桐脏砚老爷子,有了初步的了解。
      
      好笑的是当年在户籍上写着他是慎二的父亲,然而在家谱上,他的曾祖父,乃至三代之前的先祖都写着脏砚这个名字。
      此前间桐雁夜曾说过间桐慎二是他的叔父,而他的父亲——自然是名义上的父亲,毫不意外,又是这位脏砚。这人到底跨越了多少代人一直统治着间桐家呢?
      
      ——间桐。
      
      还有……
      
      那位可爱的小Master,果真是个难得的造物啊。
      身为间桐家的过继女,本身却是作为“御三家”中的另一家——目下风头最盛的,远坂家主时臣的二女儿。
      
      没有意外的话——
      换上低调的现代装扮的英灵少女,对膝头资料夹里一张用曲别针夹着照片的纸张露出意味不明的笑。
      唔,间桐家另一位令主卡利亚,似乎对那位时臣不是一般的上心呢。毕竟是曾经身为记者的存在,就算之前一年经历“特殊训练”几乎没有行动自由,情报工作居然硬是做得无孔不入——至少,在针对远坂家方面,这么说确实是当之无愧。
      “都是时臣的错!都是时臣的错!!”
      想到虽然毁容但无论何时都保持温柔淡定的病弱间桐少主把资料送到手里时那种瞬间暴走的情态——
      呵呵,时臣,本殿对你很感兴趣啊。
      
      对了。
      少女形貌的英灵抚过照片上的人形,眼睛里露出奇异玩味的光。
      远坂时臣,我可爱的小Master的生身父亲——你将要召唤的,居然,又是那个……将属于“我”的巴比伦的荣光,狂妄地据为己有的家伙吗?
      
      ——————————————————————

  • 作者有话要说:  【注1】这里调整了设定。个人二设,六十年前原本的“三战”小圣杯损坏直接中止大圣杯未降临,故过四十年后再次重开,仍称作三战——也就是这里所说的【二十年前】的三战。在此之后,再过二十年,迎来了正常的四战,时间与原著的四战相同。
    ……貌似把它称作“第3.5次圣杯战争”好像倒是更贴切一点(~ ̄▽ ̄)~
    因为后面剧情需要而出现的二次设定
    【注2】注意到间桐慎二这个名字的话……可以发现,泠把部分五战人物放在“三战”里了(反正本文不打算延续到正常的五战了)。
    渣二被提前扔到三战的【历史长河】里冲走嘞~拜拜~~~~O(∩_∩)O~
    嘛,如此优雅淡定地处理掉一只渣二~(大快人心有木有?pia~)
    【注3】莎妹有参加三战哟~
    莎妹不止(真?)是犹太国公主哟~
    莎妹热爱着巴比伦哟~
    莎妹跟闪闪……世仇加私仇,哟~
    ————————————————
    我能说原本选中间桐家……是建立在看中了兰斯君【千面易容】、【宝具剥夺】以及【除切嗣papa外唯一能玩□□】这一认知、、、、想光速拐了Berserker直接去翘切嗣殿的军火库的美好愿景的存在下么(=@__@=)
    好吧我承认那时我动画只看了一半小说也神奇的恰好只看了一半
    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呢……
    呐,我看完了动画看完了小说又刷过了一把HF线——
    ——次奥!
    我知道虫爷渣我特么不知道虫爷这么渣。。。。!
    我知道虫爷玩虫我特么不知道不是一种虫是三种虫!!
    我……果然有种走哪里都把主角提前空降到最凶险的地方的直觉(内牛满面。。)
    本来的愉♂悦拐军火库的计划——咳,特么的虫爷我果然还是先把你杀掉再说吧(端茶远目ing)
    (→小时候犯罪心理看多了、长大义警情节发作肿么破)
    ——————————————————————
    另外,关于间桐家喜闻乐见的虫仓,以及上一章间桐家宅院塔楼的描写——来自江户川乱步君的《幽灵塔》
    ,包括其中“滑石的岩渊养虫国”部分。。
    另外也略有点参照乱步君的《在黑暗中蠕动》
    另,前章莎乐美外貌描写有所参考《通天塔》,以及《[吸血鬼]一主二仆》:非常出色的文笔和天真而魅惑地吸血鬼公主
    友情提示:
    1《.幽灵塔》很推荐去看!根本没想到乱步大神——写作本格读作变格的江户川乱步大神笔下居然还有全员HE(你!确!定?)这种存在!……北川乃果然是乱步家的亲儿子比明智小五郎还亲(泪。。)
    相比森村侦探家(森村诚一先生啦)那位北川警辅……果然同姓不同命啊
    2.《在黑暗中蠕动》,嗯,如题,纯暗黑。这个是泠中一时看过的,看时阴风阵阵,看完感觉……呜,后悔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