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Double,Double ...

  • 作者有话要说:  泠的第一篇Fate同人哦
    莎乐美(Salomé),一般是认为是记载在《圣经》中的犹太国王希律王和其兄弟腓力的妻子所生的女儿(王尔德将希律作巴比伦国王)。公主莎乐美在希律王生日宴会跳舞,王许以任何要求,哪怕王国的一半。莎乐美为母亲所使,要得到先知施洗者约翰的头颅。希律王迫于所发之誓,将先知约翰斩首,把头颅拿给女儿,女儿把它交给母亲。
    有关莎乐美的故事,点这里《莎乐美》o柳穿鱼→神作膜拜之~!
    ——————————
    那么,英灵莎乐美的故事,以及执念
    又是怎样的存在?

  •   深夜,冬木市,间桐宅。
      
      “【誓いを此処に、我は常世総ての善と成る者、我は常世総ての悪を敷く者】
      ——吾誓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されど汝はその眼を混沌に昙らせ侍るべし】
      ——然汝当以混沌自迷双眼,侍奉吾身
      “【汝、狂乱の槛に囚われし者、我はその锁を手缲る者――】
      汝即囚于狂乱之槛者,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现身吧——”
      阴暗的地下虫仓被猛然间爆发的刺眼白光笼罩,水银与鲜血画就的巨大魔法阵交织旋转,仿佛来自地底的震颤撼动大地,低沉的轰鸣如远古战场的遗响。
      
      “——Berserker!”
      
      伴着将这阴森晦暗中的一切挟裹洞穿的惊人异状,一团狂暴旋卷的黑雾自法阵之上蓦然而旋转具形,转瞬之间,一位自顶至踵全身沉黑甲胄、头戴厚重头盔面甲的古代战士的身形,巍然现身于浓黑色风暴之中。
      
      【——汝,即吾之Master?】
      
      然而黑色战士英灵对面的灰发青年并没有即刻回应。
      
      ——在他开口之前便打断他的,是英灵背后隐藏在暗影之中的畸形老者,那一字一顿的嘶哑病态的音调。
      “干得,好啊……”那老者阴森森地怪笑着。“卡利亚……”
      
      ——————————————
      乌云掩映之下,暗淡的月色洒落冬木市。从日间繁华的市区向外不过十几公里,眼前景象已然换做寂静的荒野。老百姓的村舍稀稀拉拉地分布着,掩映在树林中。穿过冷清的山村,间桐家的洋楼宅院就伫立于眼前了。
      
      在头一次见到它的人眼中,这是座不可思议的奇特建筑,在阴沉沉的天空和黑压压的山林映衬下,一座古老的钟楼拔地而起,就像是从地面突兀跳出的恶魔,简直是噩梦中才有的恐怖画面。
      
      整栋建筑分成三层,占地广阔,看上去像个大仓库。外墙没有贴砖,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都变成了深灰色。有些地方墙皮已经脱落,墙上的裂缝中还长出了野草。在这栋难以形容的西式古风建筑的三层屋顶上,还建有一个四方形的钟楼,钟楼上有个巨大的黑色表盘,如同巨人的眼睛朝夜行的旅人怒目而视。就连钟楼的顶部也并不是通常的西式钟楼那样美观的石板屋顶,而是纯然用黑瓦砌成,仿佛日式古寺庙的藏骨塔,更给整个的建筑格调平添一分险恶之感。
      
      当然,这些并不值得惊讶。恰恰相反,这相当生动地暗示着宅邸的主人——数百年前远自欧洲大陆而来、将昔年家族姓氏“玛奇里”改作“间桐”的魔术师,是怎样的一个人。
      ——如果他所剩的那部分还足以称之为人的话。
      
      ——————————————
      
      “【みたせ、みたせ、みたせ、みたせ、みたせ】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这是个小小的声音,小心翼翼地重复着。
      
      “【缲り返すつどに五度。ただ、満たされる刻を破却する】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然,满盈之时亦即废弃之机
      
      幽幽的光华,自勾画在地面的六芒星魔法阵升腾而起,飘飘转转,仿佛来自异世界的薄雾。
      立在魔法阵前,小小的身影微微颤抖,苍白而精美的面孔映着薄雾般的光线显得异常虚幻。
      
      “【祖には我が大师シュバインオーグ。王冠より出で自、王国に至る三叉路は循环せよ】
      —— 其祖承吾先师修拜因奥古;王冠而出,于前往王国之三岔路上循环往复
      
      小女孩的声音带着不由自主的颤音,同时却又是空洞而麻木的,仿佛念咒的并不是一个活生生的女孩,而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精致机械玩偶。
      然而,御三家中,流传之现世所仅存的、传承修拜因奥古之秘技的苗裔远坂氏所独有的召唤之咒语——却正是这样,在这个自有史存在以来从未出现过的、被圣杯出人意料地秘密选中的最为年幼的Maser之人选的口中,如履薄冰般地念出。
      
      雾一样幽幽幂幂的光华,于此刻终于沉寂,然后在转瞬之间陡然会聚成体,化作一道幽冷的银色闪亮光幕笼罩整个空间。明明没有丝毫现实的质感,那抹诡异流转的光辉却如利刃般令人骨透心寒。
      
      有着半长的深紫色头发、空洞的深紫色眸子的小女孩,此时仍然以那种平板而小心的语调,将召唤英灵的咒语缓缓倾吐。繁复深奥、冠冕堂皇的古言,配着稚嫩的童声在潮湿阴暗的恐怖虫仓中回荡。
      
      “【汝三大の言霊を缠う七天、抑止の轮より来たれ、天秤の守り手よ――!】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之守护者!
      
      就在这小女孩声音落幕的一刹那,巨大魔法阵之上的冷厉的银光,陡然之间竟变幻化作纯粹而耀眼的重重金色光束!
      同一瞬间,交织成幕的一束束金色光芒中,现出的,却是一个异样虚幻的身影——
      
      ——怎么说呢?
      站在一边、默默观察着“侄女”的一整套降灵召唤仪式的间桐雁夜(卡利亚),竟也不禁苦笑。
      
      那是一个,完全与这个肮脏黑暗的家系、与这个污秽阴沉的地下虫仓截然相反的……
      惊人的灿烂夺目,有如耀眼宝石一般的存在……
      
      “【试问——】”
      
      那个耀目得与整个间桐家全然不相配的异族英灵,此刻,却已微微挑眉,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的玩味直视阴暗虫仓中分立的数道身影,含着若有若无的冷笑,慢慢地——却完全出人意料地,出口问道:
      
      “你们,四个……”
      
      来自遥远国度、遥远时代的英灵唇角挑起,就站在尚未消散的光华之中,一双光焰流转的纯金色眸子含着毫无敬意的情感,一个不漏地、空洞冷淡地轮流打量着在场的所有人。
      
      “我的,Master……”
      
      间桐雁夜死死盯住那个金色的身影,两手暗暗握拳。
      
      ——这样做,是拒绝承认小樱作为圣杯指定的Master资格吗?
      
      依然黑雾缭绕的Berserker一动不动,默不作声地站在他身后,犹如一具没有生命的死物。
      雁夜半边被毁掉的脸上突然浮现出几道狰狞的游痕,那些交错的痕迹一出现便不受控制地绞动痉挛着,仿佛每一道血管中都有虫豸暗中游弋窜动。然而年轻男人对此似乎早已习以为常,全不在意。那双蜕变成死灰色的瞳孔,此刻完完全全,会聚在那道金色的身影之上。
      
      ——怎么会?在英灵的召唤中,竟出现这种情况……
      
      空气一时仿佛凝固。然而就在这时,那个金色耀眼的英灵却终于绷不住了。
      “呃,我说啊——”
      那个黑色长发、金色瞳仁,配镂金错银镶青金猫眼石宝冠,以及鸽血红宝石嵌金额饰、星光蓝宝石鎏金项链、孔雀石闪金臂钏、绿松石点金手镯的来自古老巴比伦王朝的英灵,那个传说中以七重纱之舞要挟叔王希律斩下施洗者圣约翰的头颅一吻,令巴比伦帝国失去上帝之庇佑、转瞬倾国而亡的妖媚祸国之王女,却突然用一种丝毫不合传说形象的、几乎快要哭出来的调子,弱弱地问:
      
      “那个,你们四个……到底哪个才是我Master啊喂!!”
      
      ——哈?!
      饶是一年以来为圣杯之战背负巨重、于今更是抱有必死之念完成了自己的英灵召唤的间桐雁夜,面对眼前这一幕也不禁一时无语。
      
      看着眼前带着一脸“人好多认不清”的困惑表情的——那个属于小樱的金色英灵,雁夜不由自主地露出苦笑。
      
      被问“谁是Master”的所谓“你们四个”,包括了眼神木然的紫瞳女孩间桐樱,作为另一名Servant之御主的自己,只能靠操纵他人觊觎圣杯的脏砚老头,还有……
      还有,明明同样身为英灵的、刚刚被召唤出来的Berserker!
      
      ——认不出自己的Master姑且不论,Berserker他,至少是个英灵吧!
      那个被樱召唤而来英灵,即便外貌稚嫩,但是身为七个职介中本该对魔法气息最为敏感的一个……居然会落到连一个Berserker是不是英灵都认不出的地步?
      
      灰发青年面无表情地看着总算开始手忙脚乱收敛光束的年幼(?)女性英灵,突然感到一种无语的荒谬感。
      ——呐,小樱啊……圣杯这次的Master×Servant配对,不会真的是完全按年龄层的相(似)性安排的吧……
      
      “梆!”
      一声脆响。
      雁夜反射性地抬头,看到的,竟是那个阴沉沉俯视一切的脏砚老头突然倒地的身影。那声音,便是一瞬之前猝然脱手落地的手杖所发出。然而这并不是真正怪异之处——真正值得在意的是,那个靠化身虫豸拼命追求永生不死的老鬼……
      那张扭曲变形的脸上,竟带着一丝他从未见过的,异常满足而甚至近乎狂喜的扭曲笑意。
      
      灰发青年冷丁又一次看向那个仍带稚气却绝美到妖冶的金色英灵。
      那个——孩子,略微偏偏头,用一种似乎好奇又隐含不屑的目光,一眨不眨、很认真地看着倒在地上的老人,嘴角依然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她在笑。
      
      雁夜突然感觉有些恍惚。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在意起这个,但是,就在那一瞬间,他的脑中轰然被这个奇怪的念头充满。
      
      她在笑。
      
      ——那孩子……
      她,在笑。
      ——她……
      在,笑……
      
      “当。”
      
      最后一丝恍惚的意识里,间桐雁夜似乎看到,自己,在一束束金色光芒的映射之下,直直倒向地面……
      
      ————————————————
      “嗨。Master樱小姐的卡利亚叔叔。”
      
      间桐雁夜恢复意识的时候,第一句话听到的就是那个巴比伦英灵的声音。不远不近的疏离。
      雁夜睁开眼睛,第一个念头。
      
      ——呐,果然还是个孩子吧。
      
      那是一个异常美貌的少女,似乎刚刚脱离孩童的年纪。身材尚不及成年女子风致,但已经足够颀长;海藻般浓密的黑发只在末端卷曲,松散地垂在肩上。瞳仁是灿烂到刺眼的沙金色,星芒点点,眼神带着仿佛与生俱来的娇媚。右眼下一滴泪痣,将那种未曾成熟却独具风情的魅惑点缀到极致。
      
      【她像只迷途的鸽子……她像风中摇曳的水仙……她像银白美丽的花朵。 】
      
      “我叫莎乐美。希罗底的女儿,犹太王国的公主。”
      看上去尚未成年的英灵少女俯下身,直视着雁夜已经异化的灰白色眼睛。
      
      “今以Caster(魔法师)之职介,降临圣杯战争。”
      巴比伦的年幼王女以半跪之姿说着这话,看上去却并不像对身为Master之一的人类有何表示,似乎只是为了……能够直接看到对方的眼睛而已。
      
      “所以,告诉我吧——”
      那个英灵……那个宝石一样璀璨的孩子,忽然停住了,然后抿抿嘴,敛去了笑意。
      “一个两个抗魔力都这么强呢……”她好像在自言自语,但对雁夜听到这些话又显得毫不在意,“真是伤脑筋啊……”
      
      ——抗魔力……吗?
      雁夜挣扎着从虫仓冰冷的地板上支起身子。而那个介于孩童与少女之间的巴比伦王女英灵,就停在一旁,依然偏着头,纯金色的瞳孔以一种似乎好奇又仿佛不以为然的眼光打量着男人。
      
      然后,她眯眯眼,又一次开口说话:
      
      “告诉我吧,我的小Master小姐的卡利亚叔叔——”
      
      王女英灵涂着金粉眼影、眼角装饰碎青金石的眼睑缓缓合上,然后又缓缓睁开,露出纯金色却异常淡漠的瞳仁。
      
      “你将寄托于圣杯的愿望,到底,是什么?”
      
      ————————————————————————————
      
      【注1】
      有注意到雁夜叔叔和小樱召唤咒文的暗藏玄机么?
      雁叔那段当然是强制限定召唤Berserker的狂化咒文,不过小樱那段……【吾先师修拜因奥古】blabla,是远坂家的家传咒文哦
      (于是和papa一样召唤出金闪闪的英灵咯?)
      【注2】
      莎乐美的Master——是完全超乎常规的小樱酱
      开始有没有在把召唤出来的英灵当闪闪?
      (金闪闪:杂-修!!!!!!!!)
      呐,同出巴比伦国却不是苏美尔神系的祸水公主,莎妹的闪度也是相当值得期待的(笑)
      【注3】
      莎妹保有技能第一弹——
      魅惑人类!(。。。毕竟也是有【巴比伦黄金妆】+【祸国之貌】+【真·泪痣】的神奇存在呐)
      
      不过魅惑能力……呵呵……因人而异……(喂!)
      毕竟这里莎妹是个小姑娘撒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