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 4 ...

  •   休思在B市长大,B市的春天和秋天都短,九月初就可以穿上薄薄的外套了,到了十月末,就是时候在外套里加一件羊毛衫御寒。于是,Z市温暖湿润的气候让她有些不习惯。到了十月初,人们依然短袖短裤的时候,休思就开始在包里备一件薄外套,免得突然降温的时候冻感冒了。
      一个人,就要学会照顾好自己了。
      第一次月考,四班的同学们让休思充分的认识到了夏乔所谓的“语文的确是个难题”是什么意思。四班同学的语文平均分低了年纪平均分足足十分,大部分同学都在语文上吃了亏导致年级排名靠后了几名。休思十分的头疼,更让她为难的是,由于语文分数长期以来都是这个情况,又是理科班,同学们对语文就显得十分的放纵,不重视,几乎有一种听之任之的趋势,而语文偏偏又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提高的。
      学生兴趣弱,短期又无法出成果。摆在休思和同学们面前的是一个大难题。
      对着排名成绩单,休思长吁短叹了一早上,陈怡安伸着脖子来看了一眼,问:“怎么了?不是还好么?”
      “你看语文。”
      陈怡安笑了两声,说:“这个,你们班的语文成绩是全段出名的,尚老师你努力。”
      休思瞥了她一眼,没再说了,拿出试卷,开始分析起来,决定哪一块比较弱,就从哪一块开始加强,逐个击破。
      一张张让人不禁摇头的试卷翻下来,终于翻到了一张令人眼前一亮的,休思看了下名字,是夏乔的卷子。这次夏乔依旧稳坐第一,照陈怡安的话来说,要是她没考第一,大家才会比较奇怪。
      休思蔫了一半的脑袋精神起来,兴致勃勃的开始看她的卷子。整体看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连作文都是中规中矩的,开头结尾扣题,中间分段论述,再拿几个论据作支撑。但是显得非常有答题技巧,层次分明,条理清晰。
      语文试卷前面部分的基础题是靠记靠背的,后面的阅读和作文题虽然看个人文学基础和素养,但在应试教育的体制下,也非常讲究答题技巧。夏乔就是在答题技巧上面把握得非常好,分数自然就高了。
      休思撑着下颔,垂首看着那卷子,默默地想着,是不是可以请夏乔在全班面前做一个关于考试答题技巧的报告,夏乔的报告,同学们应该非常感兴趣吧。
      念头刚出,又被打消了下去。夏乔同学非常低调,她的座位在靠窗那排的第一桌,当她站在讲台上平视前方的时候,那个位子基本进入盲区,这也是为什么她第一堂课没有注意到班上有夏乔这一号人的原因。开学以来,她也真的没有见过她和班里的哪个同学多说过什么。
      要不是她说起话来还算流利,休思就要怀疑这孩子是不是有什么失语症之类的。
      让她在全班面前说好长一段话,恐怕没什么可能。
      休思无奈的想。
      摆在写字台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休思看了眼屏幕,稍微有些惊讶,忙接了起来。
      那边传来一个女人温柔低缓的声音:“休思,我是沈清艺。你在Z市怎么样,还习惯么?”
      “挺好的,生活和工作两方面也已经上轨道了。沈阿姨,你呢?最近好么?”休思说。
      “嗯,那我就放心了,”沈清艺笑着说,电话那头响起开门的声音,还有人进进出出的脚步声,沈清艺停顿了片刻,继续说:“我也很好,就是一如既往的忙。我这次是有一件事想要麻烦你。”
      休思放松的撑着下巴,笑着说:“沈阿姨你说。”
      “是这样,我女儿一直跟着她爷爷在Z市,不过,十月份,她爷爷要到B市开XXX会,那么这一个多月就要留她一个人在Z市了,我很不放心。她又坚持不肯跟她爷爷一起过来,Z市这边我想来想去,只能找你帮忙替我照看一下了。”
      “这个没问题。”休思立即回答,“您女儿多大了,住哪?到时候我去接她。肯定给您照看的好好的。”
      沈清艺在那头笑了出来:“那就先谢谢你了。她这孩子挺省事的,话也不多,你只要能帮我让她按时吃饭,睡觉就行了,她要不听话,你就随便教训,不用太将就她。”休思听着也笑了起来。笔在纸上流利滑动的声音沙沙的传来,沈清艺略微有些伤感:“说起来,我也大半年没见她了。”
      事业型的女强人,想要兼顾家庭和工作太难,尤其还分隔两地,得到了一些,就要牺牲另一些。休思只能安慰说:“沈阿姨,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替您看好她,等她放假,就给您打包寄到B市去,让您和叔叔好好的看看她。”
      “那好,休思,她叫夏乔,在六中上高二,你把地址告诉我,到时候我让她自己过去就好。”沈清艺说。
      
      晚上,莹洁的月光下,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在一动白色的小别墅前,小别墅掩映一丛罗汉竹后,在夜色下显得十分宁静。
      黑色轿车打开,夏乔背着书包走了下来,看到在罗汉竹边上站着的郑持胤,走了过去。
      “阿乔。”郑持胤叫了一声,见夏乔就在自己身前站定,微微的抬起头来看他,郑持胤清俊的面容舒展开来,右手搭着白色的栅栏,笑着说起来意,“明天夏爷爷就要去B市,这次蒋副官应该也会跟着去,你一个人就去我家住吧。”
      “不用。”夏乔拒绝,“我已经有地方去了。”
      郑持胤笑笑,唇角勾出一个略微嘲讽的弧度:“好吧,我理解,这个时候夏爷爷想和我们家保持距离也很正常,毕竟政治见地不同了,他老人家一向谨慎,防微杜渐。”夏乔皱起眉快速的打断他:“这不是爷爷的意思,是我自己不想去你家。”
      郑持胤错愕:“为什么?”
      “你心里很清楚,郑爷爷这次的选择很可能在几年后会让你们家在政界彻底消失。郑爷爷激进,你就应该在边上劝劝,你的话郑爷爷多少会考虑一点,可是你没有,你非但没有阻止,你还推波助澜。”
      “你是怕到时候,我们会牵连了你们?”
      “可以这么说。”夏乔毫不避讳。
      “可是阿乔,你怎么就能肯定,到时候不是另一番景象!等到我……”
      “等你能发挥作用,起码也是二十年后,现在说什么都太早了,这二十年里能发生的事太多,你们何必非要揪着这个危险的机会?”夏乔有些不耐烦起来,拽了下书包,准备要走。郑持胤忙拦住她,软下声音说:“我们不说这个,阿乔,你至少告诉我,你要住到哪去?”
      夏乔犹豫了一下,还是在离开前告诉了他:“尚老师那。”
      
      在这世界未免也太小了点。休思怎么也没想到,夏乔居然是沈阿姨和夏叔叔的孩子。休思不时的看看跟在身后的夏乔,心里说不出的别扭。夏乔则坦然的多,每次对上她的眼睛都回以一抹甜甜的笑。
      休思指了指她手上拎着的一个大大的行李袋,说:“重不重,我帮你吧。”
      夏乔把行李袋换了个方向提,婉言拒绝:“没关系,反正不远。”
      不过二十分钟的路程就到了,休思打开灯,领着夏乔到一个空着的房间,里面床、衣橱、写字台都有,看上去,应该都是新买的,床上铺着藤席,一层淡蓝点星的空调被,还有一个看上去舒适绵软的单人枕头。夏乔放下行李袋,又把书包放到桌上,在床边坐好,眼睛四下里看了看这个房间,有些拘谨的抿了抿唇。
      休思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脑袋,温声说:“你就住这个房间,先看看还需要什么,我们周末的时候一起去买。”
      “这样就好。”夏乔轻声回答。
      休思笑了笑,不挑剔不娇气的孩子总是比较惹人喜爱,她再扫视了一遍房间,确定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要添置的了,就问:“饿不饿?想不想吃点什么?”
      夏乔摇头。
      “沈阿姨说,你饭量很少。你这个年纪正长身体吧,学习又那么紧张,营养跟不上可不行,还是吃点宵夜吧?我给你煮。”休思坚持的说,夏乔动了下身子,抬起头和她对视,固执的说:“我不饿,我也没有晚上吃东西的习惯。”
      休思比她更固执,直接就问:“你要饺子还是馄饨,或者牛奶和华夫饼?”
      狭路相逢勇者胜。
      勇者相逢智者胜。
      智者相逢无赖胜。
      休思当然不无赖,但是她比较坚定,夏乔默默的和她对视,直到败下阵来,垂首嘟哝道:“华夫饼吧,两块就够了,不要牛奶,咖啡或白水都行。”
      休思本想教育她晚上喝咖啡不好,不过想到这是她第一晚来,要是限制管束的太严,小孩也许就会产生逆反心理,于是就说:“那你先整理下东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