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 3 ...

  •   白天还是晴空万里的,到了晚上却下起暴雨来,下了一阵,雨势渐弱一些,过了一会儿又瓢泼般的下起来,反反复复的,却始终没有停下。到了晚自习下课,校门口围满了来接孩子下课的家长。陈怡安男朋友早早的在那等着了,一听到下课铃就打了电话过来。陈怡安挂了电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男朋友来接我了,那尚老师,我先走了。”
      休思笑着挥挥手:“快去吧。”
      陈怡安快速的整理了东西,跳走出两步,又忙蹦回来,从书桌下的柜子底部翻出一把折叠伞,递给休思:“上次下雨放在这里,你先拿着用。”说罢,又匆匆的跑了。
      休思还来不及道谢,人就没影了。她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对着课本在上面写写画画,注释了几个重要的地方。等到外头的走廊安静下来,学生们都差不多走了,休思才站起来,背起包回家。
      外头雨小了许多,却还淅淅沥沥不停不歇的下着。
      住处离学校不远,走两个路口就到了,休思撑着伞,慢慢的走着。雨水带来凉意,空气中不像白天那么燥热了,校园的半空中弥漫着尘土的味道,走过一丛柏树,鼻间就溢满了柏树独特的味道,一种青色的芳香。
      马路上车辆往来,炽亮的车灯在雨中穿梭不息。隔着一条街,她看到那个小巷子口,一辆黑色的轿车,穿黑色制服的司机打开车门,夏乔正要弯身上车。
      雨还在下,斜飞进伞下,打在了休思的胸口,肩头和手臂,白色的雪纺衬衣上留下一个个亮晶晶的水珠。街上积了水,街灯与两旁店面的彩灯倒影在水里,反射出这个城市的浮华。
      休思正要收回目光,就见夏乔心有所感一般,忽然回头,看到对面街边下樟树下的休思,她直起身子,眯起眼睛愉快的笑,然后冲她挥了挥手。
      休思心下一动,也抬了下手,那孩子得到回应,那双明亮的眼眸似乎又亮了一些,转身坐进了车子里。
      司机为她关上车门,黑色的轿车很快开走了。
      
      这个夏乔,怎么总能在意想不到的时候见到她?休思笑了笑,在陈怡安老师的看法里,这个叫夏乔的小孩简直是传说中的天才,自入学以来,月考段考期末考,次次考试稳居第一,从没有一次意外,学校最稀罕的就是这样的学生,当然各科老师就像对待稀世珍宝似的对待她;学生间有竞争和嫉妒,可是当一个人永远高高在上,无法超越的时候,这些竞争和嫉妒就都化为了崇拜和羡慕,在用成绩说话的六中,夏乔显然具有各种一般同学无法拥有的优势。但是,天才之所以为天才,她总有一点常人无法理解的地方,比如,她从来不参加任何学科的竞赛,老师们也无法勉强她,又比如她很内向基本不和班上同学交流。
      休思对夏乔内向这个问题始终保留意见,这个能跟着一个陌生人走且笑容天真单纯的孩子要是内向,这世上恐怕没几个人不内向了。不过,不喜欢和班里同学交流,怎么当班长?
      你没发现她说起班级情况的时候头头是道,条理清晰么?我觉得她有很强的观察能力和管理能力。班上同学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会主动跟她报告,然后她处理,就这样,没人对她不满,上学期四班班干部改选,夏乔没有参加,也被几乎全票的通过班长。陈怡安说。
      休思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很惊讶吧?陈怡安瞄了她一眼,被夏乔同学惊到的大有人在,她忽然又振奋的说,不过,我发现,夏乔对你很友善,你们是不是之前就认识?
      没。一面之缘。休思答。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要九点半了。休思软绵绵的躺到床上,这第一天的教学生涯算是圆满的落下帷幕了,她轻轻地吁了口气,对自己能成为一个好的老师开始有信心起来。
      
      每周一中午都有固定的教师会议。
      照例是由校长开篇,秃了半边头的校长对着话筒严肃的说:“明年高考情势很严峻,高三各科老师不能有丝毫放松,理科的理综和文科的数学文综必须要严抓。往年高考卷也要让学生吃透,高三一开始时间就会像流水一样过去,非常紧迫,各位老师千万抓紧……”
      休思不属于高三各科老师的范畴,她稍稍开始走神。会议室在行政楼三楼,窗边正好对着学校门口的那条马路,无色的玻璃窗一关,噪音就隔在了窗外。学校门口那棵高高大大的冬青树,据说和六中一个年纪,称得上百年古树了,树干粗壮,枝繁叶茂,现在看去,还有一串串橙红色的浆果掩映在墨绿色的叶子间。视线就被这棵爷爷级的冬青树给挡住了。
      休思想,要不是有人修剪着,也许树枝都要伸进窗子里了。这样好,夏天的时候能挡住阳光,连窗帘都不用装了。她又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电影,说的是一个夏威夷人,他到美洲的一个热带雨林度假,遇到了一只猴子,猴子通过他家的外面的一棵枝干繁茂的大树跳进窗子里,进行一系列的破坏——不过,这个地方可没有猴子……
      讲话的人换了好几个。
      “下面,我们对这学期新来的的尚老师表示欢迎,欢迎她加入我们六中的阵列!”
      休思立即回神,站起身,对会议室中百余名老师浅浅微笑,弯身示意,前辈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尚老师,你学的是中国语言文学系,怎么会来做高中老师?我总觉得这个专业就应该是在大学里做学术研究啊,一路进修,直到博士后,偶尔再开个公选课,对着一个大教室的学生,跟作报告似的讲几堂课。”回去路上,陈怡安问,或许是觉得太有即视感,她自己都笑了起来。
      休思想起当初决定来Z市,恩师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由心虚和抱歉,只简单地回答:“我妈让我来Z市,然后刚好六中招老师,就来试试看了。”
      “一试就试进来了。”陈怡安笑。两人走进教学楼,拐进楼梯。“那你肯定是Z市人,你妈不放心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像我大学是在S市,毕业后我爸妈千呼万唤,非要我回来不可。”
      休思笑着看她讲,没有回答。
      办公室就在楼梯边上,到了二楼,就见夏乔和一个身姿挺拔,面容英俊的男生倚在阳台上聊天,两人面对面地站着,男生的校服衬衫扣得整整齐齐,面带微笑的看着夏乔说着什么。夏乔侧倚在栏杆上倾听,明亮的眼睛此时微微眯着,有些迷离的样子。
      “很般配对不对?”陈怡安见休思看着这两人,说。
      “啊?”休思回过头,不解的看着她,“般配?学校不是不允许早恋的么?”
      陈怡安白了她一眼,说:“当然是我们私下里想想的啊。”
      “你们?”还不止她一个?
      陈怡安啧啧的叹息说:“学校老师都这么觉得。那个男生是高三的郑持胤,长得又高挑又帅气,成绩优异,家世也很不是一般的好,更重要的是,整个学校夏乔也就愿意跟他说上几句。”
      少年鼻梁高挺,温文俊朗,少女容色清新,似笑非笑。风花雪月,普罗月影,的确挺配的。
      “他们本来就认识吧。”休思说。
      “应该不会吧。没听别人说过啊,他们初中也不是一个学校的。”
      两人说着就走进了办公室。
      下午第一节陈怡安有课,拿了课本就立刻去教室了。休思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等到下课,夏乔就来了。
      她拿着几张A4纸的表格:“这是贫困生申报表格。”每学年开始,学校都会统计每班的贫困生名单,酌情减免学费,予以补助。
      “放这吧。”休思看了她手中那薄薄的纸一眼,说。
      过了一会儿,却见夏乔依然岿然不动的站着,表格也还在她手里。休思不得不再次抬头,问:“还有什么事么?”
      “你找到住的地方了么?”夏乔问。
      休思对上她明亮的双眸,语气严肃:“这是我的私事,和你没关系,和郑家也没关系。”
      夏乔一愣,笑说:“我就是随便问问,你若是还没找到地方,刚好我可以给你介绍。”对她的话丝毫不以为意。
      “不用,我已经稳定下来了,谢谢你的好意,请出去吧。”休思迅速说完,朝门边做了个请的动作。
      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让夏乔脸上露出些许受伤的神色,她依旧不动,哀怨的看着休思,直到休思微愠,才慢吞吞的走了。
      “咦,怎么我刚来夏乔就走了。”陈怡安回到办公室,说道。
      休思无力扶额:“她来交表格的。”
      
      到周末的时候,休思跟安然通电话,把这件事讲给了安然听。
      “其实你只是不想跟姓郑那一家子扯上关系,你并不讨厌那个叫夏乔的小孩。”听了休思的一通陈述,安然总结。休思默然,她的确不讨厌夏乔,她甚至在她无助的时候帮助过她,她有什么理由讨厌她呢。可是,中午看到她和郑持胤面对面的站在一起聊天时,突然就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其实,哪有欺骗,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夏乔和他们郑家关系亲密。
      “休思,你在顾忌什么,或者是在害怕什么呢?”安然问。
      “我只是,只是……”休思叹了口气,“好吧,我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跟那姓郑的一家子有关系,我更怕被他们认为是想死缠烂打。要不是妈妈遗愿,我根本不会踏进郑家一步。”休思语气黯然。
      安然温柔安慰她:“阿姨的本意并不是让你这样难过的,她是希望你好的。”
      “我知道。”
      “说起来,夏乔倒是无辜呢。”安然笑着说。
      休思想起那天,夏乔就站在她面前,一双水润的黑眸如琥珀般明澈,带着一点点水润,薄唇微抿,眉峰轻蹙,十分的哀怨委屈,拖着步子慢腾腾的,不情不愿的走出办公室的样子,不由的也笑了起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