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周梅缝的针脚细密平整,但也只是简简单单缝好而已,并未减弱衬衣出土文物的既视感。若是让陈晚来,同样的用时,他不仅能把划口缝好,还把补丁变得漂亮那么一点点。
      在看到衬衣的第一时间,陈晚脑海里就出现了三版设计方案。
      不过他无法立刻付诸行动,毕竟原身从小到大都没碰过缝衣针。

      许空山穿戴整齐打算走了,周梅留他吃饭,没留住。

      “大山呢?”陈前进去了趟茅房,出来见陈晚跟周梅站在院子里,疑惑道。
      “回去了。”周梅拿起靠在墙上用楠竹枝绑的大扫帚,准备把院里散落的柴火扫到一块。
      “怎么没留他吃饭?”陈前进接过媳妇的活计,临近中午,周梅该去厨房做饭了。
      “我像是舍不得那口饭的人吗?”周梅拍了拍棉袄上沾着的松针,“他死活要走我也拦不住呀。”

      说完许空山,夫妻俩把目光转到陈晚身上,这可是他们陈家上上下下第一个参加高考的宝贝蛋。
      陈晚知道他们想问什么,神色有些惭愧:“大哥、大嫂,对不起,我考砸了。”

      “啊,怎么会考砸呢?”周梅下意识反应,预考的时候不是说稳上吗?
      陈前进咳嗽一声,用手肘碰了一下媳妇:“先去把饭做了吧,六儿该饿了。”
      周梅语噎,随即挤出微笑:“对对对,先做饭,六儿饿不饿?饿了的话我那屋有饼干,你吃两块垫垫。”

      “大嫂我不饿。”陈晚再次道歉,“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
      “嗐,有什么对不起的,这次考砸了不是还有下次么,家里又不是供不起你,别想那么多啊。”

      比起考砸了,陈前进更在意陈晚的感受,一家人里陈晚才是最在乎高考结果的那个,他此刻肯定非常难过。
      陈前进院子也不扫了,忙着安慰人,周梅有心多问两句,又惦记着陈晚可能连早饭都没吃,犹豫一会还是去了厨房。

      年龄相差二十二岁的兄弟俩并肩进了堂屋,陈前进不停宽慰陈晚,让他别太伤心。
      陈晚不伤心,羞愧也是基于原身在家里享受的待遇而产生的。

      俗话说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作为陈家幺儿,陈晚生来就最受老两口的疼爱,上面的哥哥姐姐们也宠着这个格外乖巧可怜的小弟弟。
      陈晚打小身体不好是因为陈老太太怀他那年都四十二了,实打实的高领产妇,陈晚出生体重不到四斤,哭声弱不可闻,连接生婆都说这孩子大概率养不活。

      那时候陈勇飞才一岁多,陈老太太奶水不足,为了让陈晚吃饱,周梅狠心给儿子断了奶。就这样婆媳俩轮流照看,终于有惊无险地把陈晚养到了八个月大,虽然身体还是比同龄人瘦弱,但好歹是带活了。

      养小孩本是件麻烦事,奈何陈晚在娘胎里就懂事,一点都不折腾。出生以后不哭不闹的,见谁都笑,喝奶的时候还会用紫葡萄似的眼珠滴溜溜望着你,周梅那颗心啊,都要融化了,这孩子养的没有半句怨言。

      婴儿时期的事情原身当然是不记得的,这些都是他大了从周梅他们嘴里听说的。
      陈晚有记忆是四岁以后,因为体弱,家里的所有活都落不到他的身上,换成别的小孩可能就养废了,但陈晚没有,他总会主动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后来等陈晚长到七岁,陈老爷子把他跟陈勇飞一块送进了学校。陈勇飞最讨厌念书,但为了照顾好自己最喜欢的小叔叔,他一直陪到了初中毕业。
      陈勇飞自己也说,要不是有陈晚,他顶多是个小学文凭。
      有初中文凭的陈勇飞两年前进了机械厂,现在已经是一个月工资能有四十二块的小组长了。

      陈晚十岁那年陈老爷子去世,在六十年代养一大家人不是一件易事,老两口甚至还吃过观音泥、啃过老树皮,身体早苦坏了。六年后陈家刚建好新房,操劳了一辈子的老太太也去了,连六十岁生日都没过上。

      至此陈晚正式跟着陈前进一家过日子了,村里人表面不显,暗地里却等着看热闹,两个老的都去了,做兄嫂的还能像以前一样待陈晚这个弟弟吗?
      事实证明,能。用村里人的话来形容,陈前进夫妻是把弟弟当亲儿子在爱。

      村里七八岁小姑娘都要下地打猪草挣工分,陈晚长到十九愣是没有正经干过农活,可见他的日子过得有多好。
      然而之前日子过得有多好,若是原来的陈晚,此刻怕是头都抬不起来了。

      陈晚在看原文里与许空山有关的内容时顺带瞟到了几段跟陈家有关的剧情,亦是命途多舛。
      或许穿越大神就是为了让他改变许空山和陈家人的命运,所以才把他弄来的?

      陈晚的思维不合时宜地发散了一下,然后又在陈前进的声音中凝聚。
      “是不是考试太难了?要不我给你三哥打个电话,让他再帮你多找点复习资料?”
      “不是。”陈晚回过神,“我考试前两天感冒了,做试卷的时候脑袋发懵,没办法集中精神,所以才没发挥好。”

      陈晚的聪明并非浪得虚名,他是真的学有所得,顶尖学府够不上,考个普通大学还是没问题的。

      “感冒了?”陈前进观察力一般,现在才看出陈晚的脸色白得不正常,“吃药了吗?”
      “回来在镇上卫生所看过了,打了针开了药。”陈晚摸着额头,“好像没发烧了。”
      他放下手,陈前进用掌心探了下,不烫:“嗓子疼吗?鼻子堵不堵?”

      陈晚每年会感冒两到三次,固定流程是发烧、嗓子疼、流鼻涕、咳嗽、痊愈,从他的症状陈前进就能推测出他前后的时间。

      “嗓子有点疼,鼻子不堵。”陈晚嗓音清亮,难怪陈前进没发现他感冒。
      “等等我去厨房给你大嫂说一声,让她别炒鸡蛋。”在陈前进他们的观念里,感冒不能吃煎蛋。

      厨房里周梅切好了土豆丝,听到陈前进的话揭开锅盖:“那我给六儿做个蒸蛋吧。”
      她叹了口气,入冬以来都好好的,怎么偏偏临考试的时候感冒了呢?

      “明儿你去买点肉和大骨,给六儿补补身体。再给小飞打个电话,叫他带罐麦乳精回来。”
      陈前进一一应了,心里可惜的同时又有些庆幸,因为感冒考砸了跟不会做是两码事,村里人问起来陈晚面子上也好看些。

      趁着周梅做饭的功夫陈晚把军绿挎包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到书桌上,几本做满笔记的本子,一支钢笔,半瓶墨水。

      陈晚随意翻开一本笔记,一张蓝色的信笺纸从里面掉了出来,仔细看内容,上面写的竟然是一首情诗,字迹明显不是他的,落款是“南国之春”。
      嗯?
      陈晚对原身的感情史没有兴趣,但他接下来要以对方的身份进行社交,保险起见还是得了解清楚了。

      收了别人的情诗没有丢,还夹在笔记本里,陈晚有理由怀疑原身对这位“南国之春”有那么点超越友情的想法,甚至两人私底下交情匪浅也说不定。
      可他把记忆扒了个底朝天,死活想不起情诗是谁递的。

      难道是他想多了,原身收下情诗不过是出于尊重?
      理了半天没有头绪,陈晚把情诗夹回笔记里,藏到书桌下面一个不起眼的位置。

      另一边许空山前脚踏进院门,他妈孙大花的脸就拉了下来:“你上哪去了现在才回来?卖柴的钱呢?”
      “没去哪。”许空山交了两块钱到孙大花手上,“妈,我饿了。”
      拿到钱孙大花勾起嘴角,下一秒听到许空山说他饿了又垮了下去,看着跟嘴角抽筋似的:“吃吃吃,就知道吃,去把红薯洗了!”

      “大山挣那么多钱你还拿红薯打发人啊?”红薯吃多了烧心,吃多少顿红薯了都,刘强妈看不下去数落了一句。孙大花立马跟要打架的公鸡一样昂起脖子:“关你什么事,我洗红薯喂猪不行啊!”

      许空山的脸色冷了一瞬,许家根本没养猪。
      刘强妈被她的不要脸恶心到了,气得扭头就走。

      “六儿,吃饭了。”周梅做好了饭,陈晚答应着走出去,空气里弥漫着炒土豆丝和蒸蛋的香味。
      饭是和着红薯一起煮的,陈晚那碗里的红薯事先挑了出去,剩下整碗的白米饭。

      除了这两个菜周梅还煮了个萝卜清汤,出锅撒上一小把葱花,吃着甜丝丝的。
      软嫩的蒸蛋摆到陈晚面前,陈前进跟周梅两个碰也不碰,夹着土豆丝和萝卜下饭。

      陈晚说不出你们不吃我也不吃的煽情话,默默把蒸蛋一分为三,给陈前进和周梅一人擓了两勺。
      “专门为你蒸的给我们干什么?”陈前进说着端起碗要给陈晚拨回去,陈晚一掌盖住饭碗:“我够了。”

      他嗓子疼没胃口,吞一下眉头就皱一下,吃得痛苦极了,看得周梅满脸心疼,恨不得代他遭罪。
      好不容易吃完饭,陈晚脱力一般瘫倒在椅子上,陈前进掐着时间提醒他吃药,完了叫他去床上睡会。
      陈晚精神不济,打着哈欠躺到床上,没一会便睡着了。陈前进中途进去看了一眼,陈晚裹着被子睡得毫无知觉。

      下午两点,大队的拖拉机把其他几位参加高考的人接了回来。

  • 作者有话要说:  默默去删上一章作话QAQ感谢在2021-08-23 20:44:22~2021-08-24 01:17: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砚台染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