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沙石路面约有五人宽,两侧杂草丛生,若是遇上下雨,行走间溅起的烂泥能从脚后跟到膝盖窝。
      沿着大路走要绕行,许空山带头拐进小路,他来时也走的这条小路,草面上的露水被他踩过一遍,不会打湿陈晚他们的裤脚。

      村里的建筑多是低矮的泥土房,几家人或围成圈或连成片,几乎见不到独门独户的。
      陈、许、刘三家原是邻居,前几年陈家批了新的宅基地建房,一家老小才全部搬了出去,新房跟老宅隔得不远,几步路的功夫。原来的宅子也没空着,成了部分知青借住的地方。
      因着这层关系,陈晚他们跟几个知青的关系还不错。

      陈家的青砖大瓦房紧沿马路,先经过的是老宅,刘强把陈晚的军绿挎包取下来,从许空山手里接过自己的行李。有许空山在,他就不把人送到门口了。

      “妈,我回来了。”刘强的声音渐行渐远,许空山拉了一把望着院墙愣神的陈晚:“六儿,走了。”
      他手劲大,自以为收了力气,仍然把没有防备的陈晚拉动了。

      冬天集体挣工分的活不多,手脚勤快的要么拿了刀上山砍柴,要么扛着锄头侍弄自家的几分自留地,种点萝卜白菜之类的。
      陈家的院门敞开着,陈前进夫妇正把从山上砍回来的柴码到屋檐下面,见到陈晚,陈前进有些惊喜:“六儿回来了。”

      许空山放下挎包去帮忙,陈前进肩膀一松,成年男人合抱粗的一捆柴被许空山轻轻松松扛了起来。
      “大哥、大嫂。”陈晚喊完人准备过去帮忙,被大嫂周梅拦了下来。

      “我跟你大哥忙得过来。累不累?屋里有橘子,给大山拿两个。”
      陈晚估摸着自己身板可能还没那捆柴重,陈前进和许空山也都不让他沾边,于是听话进堂屋给许空山拿橘子去了。

      橘子是周梅昨天从娘家带回来的,平安村种的李树,不产橘子。周梅娘家那边半个山头都是橘子树,秋天的时候摘了,一部分由大队卖给供销社,一部分分给村里人甜甜嘴。
      和刘强摸出来那个舍不得吃放得焉了吧唧的橘子不同,周梅娘家的橘子个个表皮水亮,没剥皮就能闻到橘子的清香。

      许空山扛着柴健步如飞,忙热了把棉袄一脱,露出内里开了线的盘扣衬衣,起毛的布料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水洗,上面的补丁一个接一个,看不出衣服本身的颜色。

      这么破的衣服许空山竟然还在穿,陈晚内心百味杂陈。
      他做服装设计的时候研究过布料,稍微夸张一点,许空山正穿着的衣服快赶得上出土文物了。

      蓬勃的肌肉鼓起,在衣服上撑出鲜明的弧度,许空山此刻宛如行走的荷尔蒙,陈晚悄悄摸了摸脸,比打针前还要烫。

      砍回来的柴虽然用竹篾捆住了,但仍有不服从管教的枝丫斜出来,许空山动作快,一个不注意把衣袖勾了个巴掌长的口子,发出刺啦的声响。
      陈晚手上的橘子递了一半,话到嘴边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哎哟,怎么划了这么大一道口子,没挂着肉吧?”周梅听见声音看过来,这话提醒了陈晚,他放下橘子上前两步站到许空山旁边,双手抓着许空山的胳膊,观察上面有没有受伤。
      许空山的衣服明显不合身,袖子短到遮不住手腕,陈晚的手掌直接接触到他的皮肤,似乎能感觉到坚韧表皮下跳动的脉搏。

      “没挂着肉。”许空山回答周梅,陈晚看清他胳膊上有道红痕,没有破皮。
      “肩膀也开线了。”周梅叹了口气,“大山你把衣服脱下来婶给你缝两针吧。”

      陈家老两口一共生了六个孩子,陈晚是最小那个,比陈前进的大儿子陈勇飞还小了一岁多,许空山跟陈勇飞是一辈人,所以他得管陈前进和周梅叫叔婶。
      不过陈许两家没有亲戚关系,论年纪陈晚叫许空山一声哥也没错。

      “不用了婶,我回去自己缝一缝就行了。”许空山身上就剩这一件衣服,脱下来得打赤膊了。
      “跟婶有什么好客气的。”周梅指着他衣服上的一个补丁,语气里带着笑意,“这是你自己缝的吧?针脚粗得能漏米了都,你力气大,但缝衣服的活还得是女人来。”
      “咱们家没你能穿的衣服,你上六儿那屋把衣服脱了让六儿拿给我,等缝好了我再让六儿给你送过去,费不了多少功夫。”

      周梅心细,明白许空山的处境,快二十四的人了没个知冷知热的对象,还穿着他爸许有财淘汰下来的衣服。忙了一年到头,挣那么多工分孙大花那贼婆娘连件新衣服都不给人做,真是丧良心。
      “那麻烦周婶了。”许空山回去自己缝还得找孙大花讨针线,到时候指定又要被说一通。虽然对他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谁会想主动找骂呢?

      陈前进舀了盆热水让许空山洗了把脸,然后陈晚才领着人进屋。
      “山哥你——”
      陈晚刚想说你把衣服脱下来吧,一转头,许空山已经把衣服掀到了头上,明明是可以解扣子的衬衣,被他用了脱T恤的方法。
      许空山把脑袋从领口里挣出来,本来就乱的短发更炸了,张牙舞爪地支棱着,他随手捋了几下,收效甚微。

      面对仅穿着内裤的男模,陈晚尚能做到心如止水无动于衷。而许空山只脱了个衬衣,下半身还穿着棉裤,陈晚却觉得浑身跟通了电似的,连骨头都被许空山身上扑面而来的性张力浸酥了。
      野性与淳朴两种矛盾的气质在许空山身上相交杂,形成了一种专克陈晚的诱惑力。

      在农民普遍缺衣少食的六七十年代,身材健硕的许空山宛如一朵奇葩,开在了这个男性平均身高不到一米七的南方小镇上。
      所以每次有人为许空山打抱不平,责怪许有财和孙大花的所作所为不配为人父母时,孙大花都会拿许空山的体格当借口。
      她要是真苛待了许空山,许空山能长这么大个头?

      说多了她还会反过来装可怜,哭诉许空山吃得太多,家里要揭不开锅了。
      这话让人怎么接?久而久之,面对许家夫妇对许空山的一些行为,村里人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别的不提,现在这个年头,吃饱饭的确是排在首位的。

      许空山把衣袖翻好,陈晚略微平复了心跳,接过还带着他体温的衬衣:“山哥你随便坐,我给大嫂拿过去。”
      陈晚低头快步离开,把衣服交给周梅。

      穿堂风吹散了他脸上的热气,陈晚站了一会,拿上落下的橘子返回自己的屋子。
      陈晚做好了再次直面许空山身体的心理准备,结果没想到他已经穿上了棉袄。

      “山哥,吃橘子。”陈晚暗自唾弃,他失望什么呢失望,大冬天的打赤膊把人冻着了怎么办?
      许空山的棉袄也是穿了不少年头的,里面的棉花都洗得发硬了,保暖效果一年比一年差,袖扣和前襟都沾着洗不掉的印记,脏是脏了点,但不邋遢。
      陈晚身上的棉袄同样穿了半个多星期了,村里人一件棉袄过冬的海了去了,许空山算干净的。

      许空山接了橘子,一手掰成两半:“给。”
      他递出大的那份,陈晚笑了下:“山哥你吃吧,我嗓子疼。”
      两个橘子,许空山吃了一个,第二个说什么也不吃了,叫陈晚留着,等嗓子不疼了再吃。

      陈晚屋里的书桌和椅子是陈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打的,那时候他还小,所以尺寸做得也比普通桌椅要矮,陈晚平时坐着都嫌不够,许空山此刻坐在他的小椅子上,长腿支出去老远,看得陈晚十分羡慕。

      为了方便,许空山没扣棉袄的扣子,衣襟微敞,露出小片胸膛和腹肌。
      “山哥你要不坐我床上吧,搭着被子比较暖和。”陈晚把自己代入许空山,不禁打了个寒颤。
      “没事,我不冷。”许空山裹了裹棉袄,他又不是铁打的,咋可能不冷。

      陈晚不想许空山步他重感冒的后尘,索性弯腰抓住他的胳膊,入手的皮肤比他手心还凉。陈晚用力,许空山纹丝不动。
      “我身上脏。”许空山道出不愿去陈晚床上坐的原因。
      脏不脏的,能有身体重要?陈晚拉不动他,撒手取了被子罩在许空山身上:“我又不嫌弃你。”
      “六儿对我真好。”许空山的笑容让他平添了几分傻气,看得陈晚眼角溢出笑意。
      陈晚的被子很大,许空山一手捞着以防掉在地上。

      周梅动作麻利地缝好了许空山的衣服,另外针脚粗的地方也补了几针,站在门口唤陈晚:“六儿,衣服我缝好了。”
      陈晚开门接了衣服,一转身,许空山正拎着他的被子使劲抖灰,一连抖了十数下,这才把被子放回床上。

      许空山动作利落地脱了棉袄,他身上的皮肤是蜜色的,陈晚能想象到触手将会有多美妙。
      他摩挲着发痒的指尖,目光贪婪而迷恋。
      陈晚咽了口口水,想摸。

  • 作者有话要说:  六儿:我馋他身子。
    感谢在2021-08-23 02:03:53~2021-08-23 20:44: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贞子不忘挖井人 20瓶;天色如漆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