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惊怒 ...

  •   福晋看着苏叶害怕得瑟瑟发抖的样子,整个人都哆嗦了,心里有些无奈。
      
      不过富察格格在府里呆了十年,即便在福晋进府后五年来也没给她添什么麻烦。
      
      整个人安静又安分窝在院子里也不爱出来走动,不挑剔也不闹腾,很容易让人忘记了她。
      
      唯独一次就是一年前富察格格鼓起勇气跟王爷提出换掉永璜院子里的下人,给了福晋一个没脸。
      
      只是福晋也能明白富察格格这是受了别人的挑拨才如此,倒不是故意的坏心,便也没计较,还顺着她的意思换掉了下人。
      
      连内务府送人来,福晋都没看过,一股脑送过去让富察格格自个挑了。
      
      挑了什么人,福晋也不在意,反正她是一点都不插手的,免得叫富察格格又胆战心惊的,连个觉都睡不好,自己吓自己。
      
      因为太害怕,听说富察格格夜里睡不好,一点风吹草动就惊醒过来。
      
      怀着孕的时候也这样,所以她生下的小格格一落地就孱弱得很,连哭声都没猫儿大,瞧着十分可怜。
      
      但是后院可怜的女人多了去,福晋也不大在意。
      
      要不是富察格格这次又跑到她跟前来,福晋可能都不大想管。
      
      最多顺着富察格格的意思再把满院子的下人又换一遍,然后她夜里跟王爷说一声便是了。
      
      不过刚才苏叶跪得那么利索,这会儿又在哆嗦,显然是真的害怕又选错人。
      
      福晋心下叹气,就算选了不错的奴才,今天是不错,明天未必就还好,总要富察格格这个主子立起来镇得住才行。
      
      只是连福晋都没想到大阿哥的奶嬷嬷会如此胆大,竟然敢偷了大阿哥的金项圈不说,还偷偷融掉做成金叶子来挥霍。
      
      连阿哥的东西都敢动,这奶嬷嬷有什么是不敢动的?
      
      王府里是只有这么一个奶嬷嬷敢伸手,还是其他人也如此?
      
      这也是福晋愿意出手的缘故,光是看苏叶这一跪,她好心去查探一番,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那就不能轻饶了。
      
      即便只有这么一个奶嬷嬷胆大妄为,也该用来杀鸡儆猴才行。
      
      不然以后府里的下人一个个把主子的东西占为己有,这不是反了天了?
      
      内务府很快带人过来,先是宫女一排排进来让主子过目。
      
      福晋扫了一眼还没发话,苏叶已经眼巴巴看过来,跟她怀里的永璜一样睁大眼睛无辜地看过来,就跟两个孩子一样。
      
      她顿时觉得头疼,只好点了点最左边一个,让云言把人留下,就叫另外一排进来。
      
      最后留下六个宫女四个太监,再让富察格格自己挑一挑。
      
      被福晋能留下的肯定不错,苏叶就放心了,仔细看了看就低头问永璜:“大阿哥喜欢哪个?”
      
      永璜仰起小脸全是茫然,苏叶再抬头看这些奴才,一个个刚才低眉顺眼的,听见富察格格的话忍不住有两个微微抬头了一点,似乎竖起耳朵。
      
      这两个不够稳重的自然可以剔除掉,余下四个宫女里,富察格格挑了一个面盘圆圆,瞧着就十分有富态又亲切的,又选了一个相貌清秀,瞧着比较稳重的。
      
      前者赐名叫锦屏,后面这个叫锦霜,两人连忙行礼谢恩。
      
      “以后你们两个就负责照顾大阿哥,之前的宫女去哪里你们也该知道的,记住不要重蹈覆辙。”
      
      苏叶板着脸敲打一番,两个宫女郑重应下。
      
      她们自然知道前面的宫人怠慢了大阿哥,如今暂时被关着,回头就要退回内务府去。
      
      退回去之前,还得看四皇子会不会再责罚一番。
      
      要是把人不小心打死了,内务府也不敢吭一声。
      
      即便好好儿被退回去的,也没哪个宫愿意收,只能做最苦最累的活儿了。
      
      福晋难得看了苏叶一眼,只觉得她大病一场是真的变了,还知道敲打底下的奴才。
      
      苏叶看着四个太监,很快挑了两个最瘦的,细胳膊细腿,个子还是最矮的两个。
      
      一个眼睛小小的,欢天喜地跪下后就一串好话出口,词都不带重复,一看就是个会来事的,苏叶便赐名叫小喜子。
      
      另外一个颇为沉默,却结结实实磕头谢恩,额头都磕红了,是个实心眼的,苏叶就给了他一个小欢子的名字。
      
      两人加起来就是欢喜,她就希望永璜以后的日子也是欢欢喜喜的。
      
      余下的六人没被挑中,有些失望地被带回去内务府了。
      
      苏叶打发身边的春宁去给这几个新来的说王府的规矩,再去后面下人的院子收拾一番住下。
      
      福晋见她安排得有条有理,瞧着似乎大有长进,有些好奇地问道:“怎么挑了两个瘦弱的太监?他们看着力气不大,要是抬不起拎不动又跑不快,可不是白收下了?”
      
      苏叶也没隐瞒,笑着解释道:“太监是自小就进内务府的,两人那么瘦小,在内务府的日子必定不算很好过。既然能被挑来,自然是心性坚毅又上进的。能留下来就有大福气,他们比谁都要尽心尽力,毕竟身后没有退路。”
      
      估计这两个太监是咬咬牙把这些年的私房钱全送上才换来这个机会,只盼着被贵人看中能留下。
      
      虽然希望太渺茫,要是被看中,他们的生活就能翻天覆地。
      
      因为没有退路,他们自然比谁都拼命讨好主子,这才能长长久久地留下来。
      
      苏叶自然她不是苛责之人,福晋仁慈,厨房敛财不厉害,不必到处打点得厉害,手头还有点余钱,院子里的下人能吃饱穿暖还是可以的。
      
      都是半大小子,两个太监只要好好吃饭,很快就能长大有力气了,就是这份心性和处境才难得。
      
      有一点苏叶没说的是,如果宫人是谁的钉子,背后有人支持,自然不会把日子过成这样。
      
      两人不管以后怎么样,暂时还是干干净净的,身后没站着谁。
      
      福晋挑眉笑道:“病了一场,富察格格倒叫人刮目相看了。”
      
      苏叶苦笑了:“叫福晋谬赞了,我受苦倒无妨,却绝不能苦了大阿哥。福晋不知道刚才大阿哥忽然独自一个人跑过来,我险些吓得魂飞魄散。”
      
      她如今回想还心有余悸,恨不能直接把永璜身边那些该死的奴才狠狠打一顿出气。
      
      云言这时候小声提醒道:“福晋,格格,柳御医到了。”
      
      柳御医匆忙赶来,他是宫里专治儿科的圣手,要不是四皇子的帖子未必能请得动。
      
      他行礼后就让永璜把小手放在桌上的软枕,两指搭上脉搏细细查看,半晌后收回手答道:“大阿哥有些寒气入体,却不严重,喝两贴药发发汗就好。就是肠胃有些淤堵,似是有一段时间了。幸好发现得早,不然阿哥就得难受了。”
      
      御医说话喜欢模棱两可,说是难受,恐怕不是一般的难受。
      
      小孩子多是不敏感的,等真是难受的时候就棘手了!
      
      苏叶听得大惊失色,小孩子肠胃原本就比较弱,如今有淤堵是怎么一回事?
      
      福晋也连忙问了:“可是大阿哥在吃食方面有不妥当的地方?”
      
      柳御医轻轻点头,见苏叶吓得面色惨白又连忙解释道:“想是大阿哥喜欢吃不好克化的吃食,回头吃些清淡好克化的,再添几服药,又每天轻揉肚子做按摩,约莫半个月就能好一些了。”
      
      苏叶又惊又怒,照顾永璜的人究竟给他吃了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又来更新啦!~~
    每天中午12点更新呀!^_^
    来嘛来收藏一下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