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偷窃 ...

  •   苏叶身后跟着春宁,她亲自抱着永璜去见福晋。
      
      虽然小团子只是三头身,也不胖,但是刚大病初愈的她还是走得气喘吁吁的。
      
      等到了主院,苏叶放下怀里的小团子急急忙忙行礼,永璜也有模有样地磕头。
      
      可惜他三头身跪不稳,一下子就翻了个跟头,摔在地上还一脸懵,似乎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躺着了。
      
      福晋看得微微一笑,让云言去把苏叶扶起来,苏叶又赶紧抱着永璜起身:“不必多礼,富察格格先抱着孩子坐下,云言送两杯蜜水来。”
      
      她又笑着解释:“不是我这里的茶叶不肯给格格用,而是格格还要喝汤药,茶水要冲了药性,就不给富察格格上了。”
      
      原本苏叶满心慌乱,被福晋温柔平静的语调也安抚下来,搂着永璜叹气道:“是我莽撞过来,倒是给福晋添麻烦了。要不是我之前没多注意,也不至于叫那起子人养大了心,险些冻坏了永璜。”
      
      福晋认真听完后也微微蹙眉,苏叶还怕福晋误会了,她这次跑过来是抱怨福晋管家的问题,就想往回补,却见身边的春宁拼命对自己使眼色。
      
      苏叶一时不解,低头看着永璜,一个激灵忽然从脑海深处找到这个记忆。
      
      福晋生下嫡子之后,富察格格被身边奴才暗地里提醒,才开始害怕福晋会对永璜不利,于是兢兢战战的,直到再次怀孕,还以为怀的是儿子,她就更害怕了。
      
      所以她求了四皇子把永璜身边的奴才全换了一遍,都是富察格格精心挑选过的,一个劲防着福晋,就怕福晋要害了大阿哥!
      
      福晋的脾气好,也没说什么,四皇子不耐烦管这些,难得富察格格开口就成全了她。
      
      谁知道如今那些奴才竟然不好好办差,还怠慢了主子,如今苏叶哪里有脸来福晋面前抱怨?
      
      苏叶面露尴尬,她刚才一急,又不是原来的富察格格,一时没想起一年前的事来,顿时有些坐立不安。
      
      她心里埋怨以前的富察格格耳根软,福晋要没嫡子就算了,如今有嫡子了还跟大阿哥较劲什么?
      
      难不成王爷还会放着好好的嫡子不培养,反而看重长子吗?
      
      更别提永璜这个长子的亲娘富察格格压根不受宠,王爷去她院子的次数屈指可数,偏偏富察格格没几次就怀上了,肚皮倒是挺争气的。
      
      历史上永璜平平安安长大,足见福晋不屑于用什么手段去谋害后院的孩子。
      
      福晋真要出手害永璜,哪里需要直接派伺候的人来动手那么大的把柄?
      
      她只要什么都不做,背地里动动指头,永璜就有一千种让人发现不出问题的死法。
      
      毕竟后院孩子长不大实在太容易了,吃多了吃少了,稍微冻着,沾上不干净的东西,病得厉害一点都容易夭折。
      
      分明是有人故意在胆小的富察格格耳边嘀咕,才叫她怀着孩子也不安稳,叫女儿生下来孱弱,即便精心照顾也没熬多久就去了。
      
      如今她还闹到福晋这里来,富察格格恨不得在来这里之前掐自己的大腿一下醒一醒。
      
      不过事情都到这一步,她人来都来了,总不能就这么回去。
      
      那些个奴才发落了,总要再换靠谱的来。
      
      没见福晋这里一个个齐齐整整的,走路轻手轻脚,腰板挺直,伺候得又极为妥帖。
      
      送来的蜜水温度刚刚好能入口,既不会太淡又不会甜腻,足见奴才们的用心。
      
      永璜盯着杯子里的蜜水眼巴巴的,苏叶自个喝了一口就拿起另外一杯蜜水喂他。
      
      福晋看得有点惊讶,便温和道:“正好富察格格的院子缺了一个宫女,已经让内务府送人来。这次大阿哥身边的奴才,格格也索性一并看了,有顺眼的就留下。”
      
      这是她不打算管了,之前既然富察格格对自己忌惮,福晋也不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但是苏叶不同啊,她一个现代人哪里会看奴才们究竟谁比较好,更别提是糊里糊涂的富察格格,就算她本人在也瞧不出什么来,肯定得请福晋帮忙看看。
      
      就是这些奴才来的时候可能是好的,时间长了见主子软弱可欺,心就大了,开始怠慢起来。
      
      没见春环就这么跑的,不就是看富察格格这里不得宠,又没什么油水可捞了吗?
      
      苏叶低下头酝酿一番,再抬头的时候眼圈红了,把永璜放在椅子上就给福晋跪下道:“之前是我糊涂,被人在耳边念叨几句就草木皆兵,幸得福晋心善不计较。小格格病的时候,福晋频频帮忙请御医来,又送来库房珍贵的药材,才叫小格格没受什么大罪。更别提小格格去了,我又病得起不来,收敛下葬都是福晋派人帮忙。”
      
      她道谢得真心实意,要不是福晋出手,小格格可没那么体面下葬的。
      
      要是内务府接手,也就不大错,随意找个地方便下葬了。
      
      虽然福晋愿意帮把手也是为了王府和王爷的面子,不叫外人看笑话。
      
      富察格格病得起不来,也不可能亲自操办这些,总不能叫小格格在府里一直放着,福晋才会派人办妥此事。
      
      见苏叶忽然跪下了,福晋一愣,一叠声吩咐道:“快,你们去把富察格格扶起来。”
      
      富察格格还体弱,这跪下可真的自个起不来了。
      
      云言带着另外一个大宫女云芝一人架着苏叶的一边胳膊,愣是把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苏叶刚病好,到底力气小,被两个宫女架着手臂,跟鹌鹑一样挣扎不了多少就被扶起来重新落座。
      
      福晋嘴角的笑容依旧温和:“做额娘的总归会为孩子多想一些,也不是什么大错。内务府等会就送人来,到时候我就陪着富察格格看一看。”
      
      她这是愿意掌眼了,苏叶高兴得又要起身跪下。
      
      虽然她在现代是跪天跪地跪父母,如今这个身体却习惯了,对福晋又是真心实意的感谢。
      
      没这位强大的福晋帮忙,苏叶看人真的两眼一抹黑,指不定又弄回来乱七八糟的奴才,又要让永璜受罪了。
      
      云言不知道什么时候端来好克化的点心,只有两个拇指大小,永璜回头看了苏叶一眼,见她点头,他才奶声奶气谢了福晋和云言,伸手捻起一块点心吃了起来。
      
      点心不大,他吃起来也不麻烦,又不会弄花脸。
      
      盘子上只有五六块点心,看着多,却不大,孩子吃完一盘也不会撑着。
      
      苏叶不由感慨福晋这里的下人简直成精了一样,细节无一不烫贴。
      
      主子没吩咐,下人就把该想的都想明白了,没叫主子来操心这点小事,更不会给主子添麻烦。
      
      要是以前的富察格格有这个能耐管得住下人,哪个敢怠慢永璜了?
      
      怪就怪之前的富察格格虽然为母则刚,性子却不够强硬,手段又不够厉害,还疑神疑鬼,胆子比兔子大不了多少,怎么护得住自家孩子?
      
      永璜吃了两块点心,云言就把蜜水递过去,叫他也没被点心噎着。
      
      苏叶看三头身的孩子嗷呜两口吃掉点心,高兴地两条小腿一甩一甩的,然后发现自己在动腿觉得不规矩又赶紧停住,等继续吃点心的时候又忍不住小脚轻轻晃了起来。
      
      可爱得她看着心都化了,伸手摸了摸永璜的小脑袋。
      
      永璜仰起头还以为苏叶想吃点心,伸着小手把点心往她嘴边凑:“额娘,吃。”
      
      苏叶低头吃了一口就推了推他的小手:“我吃了,你也别吃太多了。”
      
      她摸了摸永璜的肚子没鼓起来,应该没吃太饱这才放心了:“奶嬷嬷就在外头跪着,福晋说该把人打发走,还是暂时留下来?”
      
      其实永璜已经可以断奶了,不过在王府一般断断续续吃到五岁,苏叶却是觉得没必要。
      
      毕竟母乳吃多了也没营养,孩子年纪大点可以吃辅食,慢慢开始正经吃饭,很不必继续吃奶了。
      
      奶嬷嬷留下来大多不是为了喂奶,而是照顾小主子,替小主子管着院子。
      
      福晋没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富察格格想把她留下吗?”
      
      “不想,”苏叶毫不犹豫地回答,又道:“就怕有人背后说奶嬷嬷照顾主子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这就被打发出府,传出去兴许会说闲话。”
      
      这说的自然是王府的闲话,毕竟她们如今是一体的。
      
      说王府的闲话就是叫四皇子没脸,所以富察格格才有所顾忌。
      
      福晋笑笑,只觉得来了这么一遭,平日傻乎乎的富察格格似乎终于清醒了一些,明白有些事不能冲动而为,也算是进步了。
      
      “正好,云言刚派人去搜了奶嬷嬷的屋子,里头多了些东西。”
      
      云言已经带着宫女捧了个两巴掌大的锦盒上来,里面是一堆金叶子,数量之多叫苏叶都吃惊。
      
      就连她这个格格手边的私房钱都不多,奶嬷嬷哪来这么些比自己还多的金叶子?
      
      “这是哪里来的?莫不是有人送她的?”
      
      一个奶嬷嬷罢了,谁会送这么多钱去巴结她?
      
      见苏叶的惊讶中带着茫然,福晋看了云言一眼,这宫女连忙解释道:“这金子成色极好,不是外头的东西。”
      
      云言是点到即止,苏叶还是茫然,福晋只好具体提醒道:“阿哥出生的时候宫里都会送一个金项圈,只是孩子小,项圈太重,一般只会叫下人守着,等年纪大一点才戴上。”
      
      就算阿哥们年纪大一点也不可能整天挂着沉甸甸的金项圈压着脖子不舒服,而且也太夸张奢靡了一些。
      
      也就重大节日的时候进宫拜见贵人们,孩子们才会戴上。
      
      苏叶瞪大眼不可思议,奶嬷嬷的胆子那么大,难道把永璜的金项圈融了做成金叶子吗?
      
      “这、这……岂有此理!”
      
      她一时不知道要怎么骂人,气得满脸涨红!
      
      阿哥们的金项圈可是宫里送的好东西,不可能再找到一样的。
      
      以后进宫别人都有金项圈,唯独大阿哥没有,叫他在众人面前不就丢脸了?
      
      丢脸就算了,要宫里的贵人问起来,他要怎么回答?
      
      因为不小心被奶嬷嬷偷走了,还拿去融掉做成金叶子挥霍吗?
      
      想想苏叶就觉得丢脸,一时伸手捂着半边脸觉得都要牙疼了。
      
      这要怎么补救,难道再把金叶子融回去做项圈吗?
      
      项圈是内务府送来的,要重新做只能送回去。
      
      要内务府知道了,宫里的贵人能不知道吗?
      
      更别提四皇子,他肯定要知道。
      
      他最是要脸面,如今这脸丢大了,苏叶开始害怕自己会被打一顿扔出去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又来更新啦!么么哒!
    喜欢文文的记得收藏一下,就能第一时间看到更新了呢!^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