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 ...

  •   这让郁夏想起了刘志泽的话。
      
      小郁夏,你怎么这么社会,抱上了岑女神的大腿。
      
      这么一想,刘志泽说的好像还挺对。
      
      她不断地想要接近岑荷,想要更加了解她,想要她的名字写在岑荷后面,只要她好好把论文写好,被收录,她们的名字就会一起被写入论文集。
      
      这样是不是就会离岑荷更近一些。
      
      郁夏发着呆,岑荷用手指点了点郁夏的额头,柔软且异样的触感传来。
      
      岑荷:“走神啦?”,她接回刚刚的话题,“论文这事我挂个名,你负责写,我负责修改,你看这样可以吧?”
      
      “嗯,那谢谢姐姐了。”
      
      “要怎么感谢?”岑荷故意放慢语速。
      
      郁夏不怎么敢看岑荷的视线,她别过脸,“我请姐姐吃饭,姐姐想吃什么?”
      
      岑荷笑:“姐姐像吃不起饭的人吗?”,“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谢?”
      
      特殊两个字在郁夏的脑子里盘旋,她琢磨着岑荷的意思。
      
      岑荷继续:“现在很多人只会口头上说谢谢,什么实际行动都没有,谢谢都成了廉价的代名词了。”
      
      郁夏不安地放下手中的茶杯,“那姐姐要我怎么谢你啊?”
      
      “你过来一点。”岑荷用手指示意。
      
      郁夏不知所措,一度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岑荷:“愣着做什么?”
      
      郁夏挪了挪身子,皮质的沙发发出轻微地声响,而郁夏的心狂跳不止。
      
      见郁夏的样子,岑荷把郁夏的身子扳向她那边,用力捏了捏她的脸,“好好写论文,争取发表,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别丢了我的脸。”
      
      郁夏内心长舒一口气,“好的,姐姐,我会努力的。”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留下来吃晚饭,我做饭很好吃。”岑荷循循善诱,“那我先去忙,你自己随意。”
      
      郁夏从书架上随便挑了一本书来看,刑法的私塾,有回到大学课堂的感觉。
      
      良久,郁夏感觉到腿麻,厨房传来岑荷的声音:“小朋友,帮个忙,切个洋葱,我接个电话。”
      
      “奥”,郁夏应声进入厨房,切起了洋葱,顿时泪流满面,她大喊:“姐姐,你快来,我睁不开眼睛了。”
      
      伴随而来的是岑荷明媚的笑声:“对不起,我忘记提醒你把洋葱放凉水里了。”
      
      这是郁夏第一次听到岑荷这么肆意地笑,她接过岑荷的纸巾擦了眼睛,勉强睁开眼睛,红红的眼睛像极了小白兔。
      
      这笑声一定是故意的吧。
      
      她吸了吸鼻子回到客厅,有些不满。路过卧室,门侧开着,露出一条缝,她瞄到了床上的男士衬衫,整个情绪低落到了谷底。
      
      很快菜全部被端上了餐桌,岑荷:“知道你喜欢吃辣的,特意为你做了。”
      
      郁夏带了点情绪,“我最近胃不好,不能吃辣的。”
      
      似乎是很遗憾,岑荷带了惋惜道:“也是,你们小年轻都不好好吃早饭,经常点外卖,胃肯定不好。”
      
      随即,她拾起筷子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郁夏急了,她不顾刚刚自己说过的话,用调羹舀起辣子鸡丁往自己碗里倒。
      
      郁夏不以为然解释:“我饿了,总要吃点垫饱肚子。”
      
      岑荷轻笑:“好,你吃完,我开车送你回去。”
      
      郁夏答:“不需要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岑荷问:“怎么,还闹小脾气?”
      
      郁夏沉默,反思自己,是她太小心眼了?
      
      岑荷:“行,那你自己回去吧。”
      
      郁夏把小心眼持续到底:“姐姐你不是说晚上不安全,你不放心?”
      
      岑荷看了一眼窗外:“现在天还没黑。”
      
      郁夏:“哦。”,她放慢吃饭的速度,直到天黑。
      
      汽车上,郁夏注意到了后座上整理好的一整套男士衣服,岑荷开口:“等会你在车里等我,我先去趟医院,把衣服带给我弟弟,他骨折了。”
      
      郁夏脱口而出:“是亲弟弟?”
      
      岑荷不明所以:“是啊,不然呢。”
      
      郁夏的脑子里已经全然是姐姐的小奶狗,小狼狗这些,猝不及防得知是弟弟之后,她内心深处沉甸甸的东西不见了。
      
      她的声音变得欢快:“我只是好奇,没别的意思。”
      
      到了医院住院部,岑荷把车停在了地下车库,把车窗打开,留了钥匙。
      
      郁夏打开了王者荣耀,首页显示圣诞节活动,她挑了一款圣诞节限定皮肤送给了岑荷,并附言:谢谢姐姐。随即又打了一把游戏,游戏结束,看到岑荷从电梯出来。
      
      回到汽车上,岑荷:“有没有很无聊?”
      
      心情由阴转晴的郁夏摇头,“弟弟没什么大碍吧?”
      
      岑荷笑:“你应该叫哥哥。”,“怎么笨笨的,跟着我叫呢?”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郁夏辩解道:“你弟弟也可能比我小的。”
      
      岑荷愣了一会,没有解释,而是启动了汽车,“我弟弟没大碍,让小朋友你操心了。”
      
      郁夏接着问岑荷:“姐姐,我写论文,需要你的卷宗。”
      
      岑荷一只手从包里翻出一把钥匙,“这是我办公室钥匙,你自己去拿,我最近都不会去办公室。”
      
      — —
      
      接下来的日子,郁夏泡在了岑荷的办公室,卷宗分门别类整整齐齐地被放在了柜子里,这些卷宗主要是婚姻类的案子和公司方面的。
      
      公司法尤其是破产法对郁夏来说太难了点,她果断选择了婚姻纠纷作为此次论文的主题。
      
      结合最近很火的未婚生子子女抚养权问题,郁夏找到了思路。
      
      她找了所有相关的法律条文,案例,期刊,图书,利用平时琐碎的时间还有周末,花了一个月,把论文的雏形给写了出来。
      
      修修改改之后,她很满意地把论文发给了岑荷,期待着岑荷的夸奖。
      
      岑荷:“我在区图书馆,你过来吧,我跟你讲讲。”
      
      郁夏屁颠屁颠地跑到图书馆,可能不是市图书馆的缘故。
      
      诺大的图书馆只有寥寥数人,一楼是开放式的空间,四周是落地窗,二楼三楼是自习室,一间间隔开。
      
      岑荷在二楼自习室,里面只有她一人。
      
      郁夏看到岑荷对着笔记本电脑,敲击着键盘。
      
      看到郁夏后,岑荷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来。
      
      郁夏关上自习室的门带着一丝丝地紧张坐了过去。
      
      不像是一楼,阳光大把大把通过落地窗洒进来,二楼的自习室里有些冷。
      
      岑荷忙完手里的活打开了郁夏发给她的论文,“论文我看了,有几处地方不严谨,还有这几处措辞激烈,加入了太多个人感情|色彩,法律它是理智的,而不是感性的。”
      
      郁夏看了一眼岑荷指出的不严谨部分,有些不服气,“姐姐,这个真的有那么严重吗。”
      
      “当然,法律人最基础的素质就是严谨,任何工作上的事都要做到一丝不苟。”
      
      “也许你觉得大差不差的没关系,但往往导致的后果是你我所不能承受的。很多年前,一个实习生把10万元的借条原件放入碎纸机粉碎了,但凡是她把原件还给当事人或者把原件放入档案袋就不会出这种事,不严谨等于葬送了自己整个职业生涯。”
      
      一个借贷纠纷把当事人的借条粉碎?
      
      简直不可思议!
      
      师父姜温文第一天就告诉她,每个案子所有的原件复印好后都必须交还给当事人,只留复印件。
      
      证据原件至关重要。
      
      郁夏:“姐姐,我不会那样的。”
      
      岑荷凝视着郁夏:“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是故事,发生在自己上就是事故,那个实习生粉碎借条之前也不会说自己会那样。”
      
      今天的岑荷格外严肃。
      
      她问郁夏:“这就是你说的要努力写论文?”
      
      郁夏裹紧外套,期待的夸奖落空。
      
      一个月的努力好似笑话,满腹委屈爬上心头,她没有答话,眼神空洞看着前方的笔记本。
      
      岑荷叹气,恢复了之前的语气:“小朋友,生姐姐的气了?”
      
      听着熟悉的语调,郁夏更加委屈了,她和岑荷的差距有那么一点大,岑荷名牌大学,律所合伙人,听刘志泽说还是省优秀律师和市律协委员会副会长。
      
      憋的难受,郁夏吐了一口气,可爱加上搞笑:“姐姐,你可能不知道,这就是我的上限,就像有些人再怎么努力她就只能考60分,就像你不能让鸭子开口说话,这太强人所难了。”
      
      岑荷被她逗笑:“哪有人比喻自己是鸭子的?”
      
      “其实你这篇论文还是有很多优点的,首先切入点不错,论据充分,看得出来是花心思的。”
      
      “那你刚刚还质疑我的努力?”
      
      “那是姐姐不清楚你的实力。”
      
      郁夏:“......”
      
      岑荷:“放心,姐姐帮你再完善完善。”
      
      “阿嚏”,郁夏冷得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毫无心思在论文上了。
      
      她看着岑荷在论文上删改操作,心思飞到了远处。
      
      过了一会,岑荷合上笔记本电脑,温柔道:“我们走吧。”
      
      郁夏茫然,现在还没到点。
      
      岑荷收拾好东西,特别嘱咐郁夏,“冷的话要说出来。”
      
      “姐姐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现在我们回去吧。”
      
      原来姐姐已经注意到了她冷,
      
      她跟在岑荷身后,走出了图书馆,前方是一片草地,站在草地上,前所未有的暖和。
      
      沐浴在阳光下,岑荷笑得张扬:“圣诞节皮肤很好看,姐姐很喜欢。”
      
      有些人生来就是耀眼的,郁夏默默地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