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这顿午餐郁夏吃得战战兢兢的,而刘志泽就是一副我就知道他喜欢你的表情。
      
      刘志泽打破沉默:“你太不够意思了吧,去酒吧居然不叫上我?”
      
      郁夏剥着皮皮虾若无其事,刘志泽又追问道:“你跟谁一起去的啊?”
      
      “岑荷。”郁夏假装很镇定,反正也瞒不住,卢墨迟早会知道岑荷。
      
      “岑女神???”,刘志泽不可思议,“你们关系都这么好了?”
      
      “没想到啊,小郁夏你这么社会,这么快就抱上了大腿。”刘志泽的语气特别欠打。
      
      郁夏把用手肘戳了刘志泽:“闭嘴吧你。”
      刘志泽吃痛乖乖闭嘴。
      
      午饭结束,回到所里,所里聚集了好多平时都不会来的律师。
      
      因为主任在群里通知了今天下午开会。
      
      大概是介绍新来的同事和其他一些事宜吧。
      
      那岑荷今天应该也会过来?郁夏环视一圈,没有发现岑荷的身影。
      
      她看了一眼时间,现在还早,岑荷一向很忙,说不定等会就过来。
      
      她打开朋友圈,仔细盯着她和岑荷的合照,照片里她的头微微偏向岑荷的方向。
      
      刘志泽又不合时宜地凑了过来,“你在看什么呢?笑得那么猥琐。”
      
      “你能不能别总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地出现在我身后?你怕不是之前做过高中班主任?一点声音都没有。”郁夏心有余悸。
      
      高中时期,郁夏不爱做作业,经常早上去的早早的,问别人要作业抄,班主任时不时地出现在她身后,收起她的作业让她去办公室补作业。
      
      陶烟:“我也好奇,你来我们所里之前做的什么工作啊?不会真的是老师吧?”
      
      “嗯,幼稚园老师。”
      
      陶烟大笑:“那和你的气质挺符合的,幼稚鬼。”
      
      刘志泽从陶烟桌上自顾自地拿了枸杞泡了起来,“应该是我太帅,小朋友都特别乖特别听话。”
      
      郁夏表示怀疑,“难道不是因为你长得太丑,她们都怕你。你应该是误会了什么。”
      
      在刘志泽暴躁起来之前,陶烟抢话,“那你为什么不继续当幼儿园老师了?”
      
      “为了匡扶正义,所以我要当律师。”刘志泽激昂地说着。
      
      陶烟嗤之以鼻,“少说这些屁话,我要当律师就是为了钱,为了自由一点。”她坦坦荡荡地反驳。
      
      郁夏陷入回忆,为什么要成为一名律师?
      
      她小的时候,电视上经常播放港台律师剧,那些律师帮助一个又一个当事人解决问题,维护了他们的权益。
      
      如同奥特曼,恐龙战队一样拯救世界,大家都想成为英雄,成为救世主,她也不例外,她是为了满足自己除恶扬善的英雄情结吧。
      
      — —
      
      午睡过后,迷迷糊糊地郁夏被拉去会议室,下午三点,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把会议室切割成明暗两个部分,岑荷没有过来,郁夏她坐在暗处,心情有些沉闷。
      
      会议冗长而无聊,围绕进一步防范律师执业风险展开,郁夏用笔在空白笔记本上胡乱画着,表现出十分认真听讲的样子。
      
      最后,主任着重强调了写论文一事,参与者论文能被收录发表则奖励现金一万元。
      
      郁夏停下笔,来了兴趣。
      
      回到办公室,她兴致颇高地问陶烟:“师姐,你要参加吗?你知道的,我现在实习期不能完全以自己的名义参加,必须和人合作。”
      
      陶烟皱眉,“我和刘志泽前两年都参加了,没有一次被收录成文刊登过,所以这次我们都不准备参加。”
      
      “那师父呢?他会参加吗?”郁夏根本没抱希望,师父的热情全在案子业务身上,对于学术论文这种完全无感。
      
      陶烟斩钉截铁:“不会,我们所里也就卢墨师父乐桥比较擅长论文一事。”
      
      刘志泽:“还有岑女神,前几年每年优秀论文里都有她,这几年也没参加过了。”
      
      听到岑荷的名字,郁夏一怔,她拿出律协发的论文集刊,书很厚,她翻到目录页,从2012年开始到2018年,每年都有岑荷,往后就没有了。
      
      郁夏装作不经意地接话:“那会不会是恋爱了,很忙,没时间写?”
      
      刘志泽:“经过我仔细地观察,通过缜密的分析,岑女神没有在恋爱。”
      
      “除非她保密工作做的好。”
      
      陶烟:“你以为都像你,谈个恋爱恨不得告知全世界。”
      
      郁夏变得更纠结了。
      
      微信上,郁夏给岑荷发消息,“姐姐,衣服我已经洗干净了,我什么时候给你送过去?”
      
      岑荷发来语音:“这周末来我家?你应该认识路吧,我就不去接你了。”她的声音带了些疲惫。
      
      郁夏满心欢喜等到周末,凭借着记忆来到了岑荷家,经过玄关,她坐到了客厅沙发上。
      
      衣服被她放在了专门放礼服的袋子里,岑荷接过衣服走进了衣帽间,回到客厅后,她给郁夏熟了普洱茶,用玉制的茶撬把普洱茶饼撬开,拾取一些放入锅中煮了起来。
      
      环视四周,如上次来的时候一样,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这里并不是像有两人一起生活的痕迹。
      
      “小朋友,你是看上了这里?”
      
      “啊,没有,这里的装修很好看,比我家的好看多了。”
      
      茶水咕噜咕噜地响着,水蒸气从缝隙处冒出来,郁夏把论文一事告诉了岑荷。
      
      岑荷:“所以你是想找我帮忙?”
      
      看不出岑荷的情绪,郁夏点了点头。
      
      许是在家里的缘故,岑荷一身休闲杏色居家服,整个人慵懒很多。
      
      她坐在靠近落地窗的沙发上,额头上细碎的小绒毛在阳光照射下格外清晰。
      
      郁夏抿了一口茶水,静候岑荷的回答,其实被拒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今年不参加,明年就可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只是她好奇岑荷为什么这两年都不写了,如果不是因为谈恋爱还能因为什么呢?
      
      岑荷从沙发中站了起来,向郁夏走来,她坐到郁夏身边,水蜜桃分子无序地钻入郁夏的鼻腔,进入肺部。
      
      声音透着戏谑:“所以,小朋友,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被戳穿之后的郁夏从脖子到耳朵一片红。
      
      岑荷:“明着是要还衣服,其实是要让我帮忙。”
      
      “不过,倒也不是不可以。”
      
      

  • 作者有话要说:  郁夏:日常脸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