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我在青楼当厨子(2) ...

  •   所谓花街柳巷,便是指青楼妓馆通常扎堆开在一个地方,一来方便客人寻欢,二来是官府便于管理,也正是因为这个,青楼里的竞争相当激烈。
      
      软玉楼的老鸨苏娘子是个精明能干的人,她每年会定期购买一批外地美妓上新,花大价钱请人来教导妓子琴棋书画,又将软玉楼的妓子分为三等,一等名妓只许卖艺,与富贵公子周旋敛财,这也是最挣钱的一等,二等妓子卖艺也卖身,白日在楼下大堂歌舞助兴,晚上开张接客,这是软玉楼里最稳定的生意,最末一等就是不卖艺只卖身的,堂上挂了红牌,接待往来行脚商人,价钱不贵,挣个口碑。
      
      上京城的青楼聚集地有个颇为好听的名字,叫做楚楚巷,分东西二区,分别开在上京城东和城西,西区价贱,东区楚楚巷才是真正的销金窟,软玉楼就是东区楚楚巷里的翘楚,和软玉楼齐名的青楼只有三家,楚人馆,玉霞阁,还有一家温风楼,当然,有实质竞争的只有楚人馆和玉霞阁,温风楼是小倌馆,卖的是男色,与软玉楼的利益无关。
      
      楚楚巷地方不大,谁家客人多了谁家客人就少几个,但各家有各家的看家本事,软玉楼主打才艺,楚人馆卖弄风情,玉霞阁的妓子多为官妓,客流不同,也从来没有哪家逼死哪家的情况,但最近小半个月以来,不光楚人馆很少开张,就连有官妓购买渠道的玉霞阁都遇了冷。
      
      要知道这个季节正是官府发卖官妓的时候,玉霞阁才花了大价钱买了四个美貌官妓,甚至有一家原户部尚书的女儿,才十五岁,去年家里满京城挑选青年才俊,如今流落风尘,是正儿八经的落难贵女,玉霞阁不是软玉楼,有钱就能一亲芳泽,就这,这位身价一万两银子的大小姐来了有四天,都还没开张。
      
      玉霞阁的老鸨周妈妈实在坐不住了,一早就让她娘家弟弟周雄去软玉楼打听,这几天楼子里不开张,姑娘们也都懒懒散散闭着门,不料周雄刚走没多久就有人登门,是个二十来岁的小郎君,长得一般,看着也很老实,却是玉霞阁的常客。
      
      几年前这小郎君年岁更小,跟本家两个哥哥来喝花酒见世面,对当时正红的素玉姑娘一见钟情,青楼里的钟情本是笑话,素玉原本也只当逗个乐子,但一晃四年过去,昔日一掷千金的贵客早就散了个干净,唯有这个小郎君隔三差五仍来看她,楼里那么多年轻美貌的姑娘都视而不见,时日长了,这些姑娘倒也看明白了,都开玩笑管这小郎君叫姐夫。
      
      小郎君手里提着个大大的食盒,平时他带什么东西除了专门送给素玉的,其他都是随手散了给素玉做人情,这会儿没肯散,食盒提在手里,脸红红的,交了十两银子的见面钱,周妈妈也习惯了,抬抬手让他上去。
      
      素玉早就不红了,不红的姑娘连单间都没有,平时睡通铺,有客人才去专门的花房待客,但因为有个细水长流的小郎君常来送些银钱,素玉现在还住在二楼的单间里,有个丫鬟小绿伺候着。
      
      这小郎君姓刘,叫做刘开元,家里是做丝绸生意的,上京的商户里也算一号,素玉昨晚没客,正坐在镜前梳妆,这时候是不给人进房的,刘开元等了片刻有点急,在门口喊道:“玉儿,我不进去,我给你带了些吃食,你让小绿出来拿,冷了就不好吃了!”
      
      素玉没理他,把妆画完又细细打理了头发,才披上外衣来开门,见到刘开元心里就有些欣喜,却还是端着,冷哼一声道:“小郎君可是厌了我,出去跑了一趟商,回来就大吼大叫,下次是不是要踹门了?”
      
      刘开元连忙摇头,又讨好地把食盒捧起来,脸上笑笑的,“玉儿别生气,你看我刚回来,才见了爹娘就来见你,这是我在软玉楼……”
      
      听见软玉楼三个字,素玉的脸色就变了,刘开元来玉霞阁从来不点别人,她也为这个得意,觉得自己一个官妓哪怕一辈子就这样了,至少还有一段真挚的感情,可刘开元在玉霞阁不点姑娘,在别的青楼难道也做君子?
      
      刘开元本是个钢铁直男,谈了四年感情已经学会看素玉脸色,顿时慌了,立刻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经过软玉楼的时候,闻见里面的香气,听人说软玉楼换了新厨子,手艺比万象楼的御派师傅都好,我让人进去打了包,过来跟你一起吃。”
      
      素玉这才高兴了,抿着唇给了刘开元一个笑,把人让进房来,刘开元没让小绿伺候,自己殷勤地把食盒里几样菜肴端出来,把一盘糕点放在素玉手边上,这菜原本隔着食盒就有些隐香传来,只是刘开元出去跑了三个月的商,和素玉见面正是情浓,谁也没注意,这会儿食盒打开,菜肴上桌,奇异的香气满溢出来,两人面面相觑,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刘开元本是一肚子话想说,这会儿也没法说了,两个人分食了六道菜和一盘糕点,刘开元也就算了,素玉平时是节食的,一时都吃撑了,端着茶水消了会儿食才缓过来,吃完漱了口,那香气还是经久不散。
      
      刘开元呆坐了会儿才回过神,感叹道:“怪不得软玉楼生意那么好,我在外面看着,队伍都排出楚楚巷了,要不是二哥店里的伙计在前面排队,我都买不着。”
      
      素玉有些日子没出门了,倒也挺感兴趣,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正好底下周雄也回来了,周妈妈迎上去问,周雄摔了个茶杯才骂骂咧咧嚷起来,“老子还当他们家姑娘骚出楚楚巷,妈了个巴子的是换厨子了,排了一个早上的队,那菜香闻得饿死老子了,结果他妈的到我的时候就卖光了!屁都没吃着!”
      
      周妈妈不太相信,吃喝玩乐,吃虽然排在第一位,但上京的贵人哪个不是锦衣玉食长大的,到楚楚巷来玩姑娘还惦记着吃喝?再说他们玉霞阁的厨子也不差啊,上京城最好的厨子吃的是名头,在宫里干过御厨出来就能开宗立派,这些御厨传人就叫御派,玉霞阁的掌勺大师傅就是个御派,是为着二十年前红遍上京的官妓柳明月留下来的,软玉楼还能弄来比这更好的?
      
      可生意没了也是真的,周妈妈也跟着啐了几口,让人把掌勺大师傅请来,青楼之间也是有官面上联系的,偶尔也会让各家姑娘到别家去见见规矩,这会儿虽然换成厨子,也大差不离,周妈妈准备让自家大师傅去软玉楼见见规矩,先摸清楚对家的厨子是哪里人士,什么门路,再琢磨如何应对。
      
      软玉楼的新任大师傅张小白正在三楼最好的雅间里听曲,青楼里夜夜笙歌,厨子也是晚上做事,他昨天晚上忙活到大半夜,早上又被叫起来忙了一早,喝了浓茶提神,结果睡不着了,苏娘子这半个月靠着张小白的手艺挣得盆满钵满,脸都笑烂了,看张小白实在是疲惫到手都抬不起来了,立刻就心疼了,让人把他带到雅间里睡西域的软床,因为人睡不着,又让最当红的黄莺姑娘温言软语唱眠曲儿哄他睡觉,还配了两个专精按摩的师傅,一个捏肩膀按手,一个揉腿捏脚。
      
      黄莺姑娘唱曲累了,喝了半盏张小白昨晚炖下锅的银耳梨子汤,吃了两块脆皮奶酥,磨磨蹭蹭着又唱几句,张小白被按得舒服,眼睛都没睁,有些无奈地说道:“还有一包晒好的肉干,在灶上笊篱边上,姑娘让人去拿了吃吧。”
      
      黄莺正在偷吃糕点,听了这话本来挺高兴的,一听在灶上就垮了脸,“小白,你把东西放在灶上肯定就没了啊,下次姐姐给你唱曲,你把东西藏在身上,给姐姐带来好不好?”
      
      张小白以前在仙界见过不少仙娥,但都规规矩矩的,实在不如青楼里的姑娘可爱,他点点头,打了个哈欠,终于有了一点睡意。
      
      黄莺和两个按摩师傅先前得了吩咐,这会儿都松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带上门出去了。
      
      今天的软玉楼仍然客满,稍微没什么钱的客人都被挤出去了,坐在大堂底下的客人平时都是上二三楼专门开雅间叫姑娘的,二三楼的雅间客人平时都是一等贵客,真正的一等贵客……看楼子里太挤都不进门了,专门让人打包吃食到隔壁温风楼去吃,也不敢走远,美味佳肴都是有自己脾气的,菜冷了味道就要打折。
      
      温风楼蹭了隔壁的便宜,客流量大涨,专门腾出雅间来置办得跟大酒楼雅座似的,原本就是男风馆子,小倌们换身衣服就能当小二使唤,倒也得了不少贵人赏赐。
      
      对这种情况心下有数,张小白毫不犹豫向苏娘子提出涨薪,毕竟虽然有卖身合同,但厨子的手艺是可以自己拿捏的,心情不好菜就不好吃,怎么能不涨工钱?
      
      掌勺的第一个月,张小白的薪资水平成功赶超楼里的一等名妓,干上了高薪职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