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014】 ...

  •   【014】
      
      然后猫猫和管饭的大黑豹一起回了家。
      
      客厅的灯没有亮。
      
      鹤丸国永还在东京那边忙着解决乙骨忧太的身份和手续问题,刚才已经见缝插针地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可能要花上几天功夫,不用等他。
      
      倒是伏黑甚尔回来得比预计要早。
      
      好耶!那今天就不用去津美纪和惠家蹭饭了!
      
      夏目沙罗刚把樱花限定款蛋糕放进冰箱里,一扭头,身后就是反手在给自己系围裙的伏黑甚尔。
      
      虽然这个家姓夏目,但厨房偶尔姓鹤丸,主要姓伏黑。
      
      据说是为了哄客户而学会的技能之一,付出一点小的前期投资,以换取更大的回报,伏黑甚尔的料理手艺相当不错,色香味俱全,甚至比伏黑津美纪还要更胜一筹。
      
      黑猫图案还缝了蕾丝花边的少女心围裙,是夏目沙罗的喜好。
      
      这样的风格套在女孩子身上,自然相得益彰,是双倍的可爱;可换给伏黑甚尔时,也出乎意料,有点微妙的合适。
      
      由于版型是以女性为主考虑的,即便特意买了最大号,但对身材挑不出一丝毛病的青年来说,依然显得稍嫌局促。
      
      围裙兜不住轮廓分明的肌肉,健美的线条自胸口以上漏了出来,而背后,漂亮的蝴蝶骨沟()壑起伏,连环过肩颈的宽边挂带都被衬得迷你起来。
      
      可偏偏用绳子系起的腰却是细窄的。
      
      双手自然垂下时,手臂与腰之间便空出了不大不小的一道隙缝,看起来就让人很想把手穿过去,再抱一抱那段绝对好摸的腰。
      
      这样的吸引是种本能,如同纸袋子对猫咪的天然诱惑。
      
      于是夏目沙罗想也不想地立刻积极响应!
      
      黏到伏黑甚尔的身后,她将两只手穿过那道缝隙,贴在凹陷进去的腰线上。因为夏衣单薄,还隐约能感受到其下掩盖的温热与呼吸起伏。
      
      偷()渡成功的手,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在对方眼皮子底下晃动,像小猫做了坏事后还无辜甩动的尾巴。
      
      因为指尖触到塑料袋,夏目沙罗为了探头去看料理台上的东西,愈发贴近伏黑甚尔的后背,甚至距离近得足以让双手环住那截专杀女人的腰。
      
      本能作祟的钻洞游戏,至此,化作一个亲密无间的拥抱。
      
      主犯却还毫无自觉地在揪购物袋里的彩椒,试图从根源上消灭掉讨厌的食物。
      
      “为什么甚尔要买彩椒?不要。送去给津美纪和惠嘛!我们家门口应该竖一块‘彩椒与森首领不可入内’的牌子才对!”
      
      挑食的猫可不好养。
      
      不管是剁碎了的彩椒,还是浸在汤里只为提鲜、都没摆上桌的香菜末,就算只有藏得极好的一点点,都能被察觉到,进而把碗一推,脑袋抬得高高的,绝不妥协。
      
      但还从福泽谕吉那边领着第二份保父工资的伏黑甚尔,并没有纵容夏目沙罗挑食的意思。
      
      术业有专攻,他多得是办法,专治各种不服。
      
      尤其是夏目沙罗。
      
      无视了那些还在垂死挣扎的喵喵叫,伏黑甚尔打算和之前一样,喂她一点甜头,把人吻得晕晕乎乎,吃饱了,自然就会听话。
      
      从某种角度来说,夏目沙罗的确是个挺容易满足的人,特别是吃饱了之后,就变得格外好说话。
      
      这大概是干饭人的基本素养。
      
      可伏黑甚尔这百试百灵的一招,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迫意外中止——他一惯用来持刀的右臂,忽然整个从躯干上卸落!
      
      刚才还在握住夏目沙罗手腕的那只手,就这么滚落在地板上。
      
      更诡异的是,不论是骨骼还是血肉的切面都非常平滑整齐,没有裂痕,也没有飞溅的血液。比起人类的肢体,倒更像是可拆卸的偶人。
      
      但二人对此都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反应。
      
      “啊。”伏黑甚尔弯腰捡起那截胳膊,咂了咂舌,大概猜到原因,“那个咒灵力气不小嘛。”
      
      应该是当时武()力镇()压的时候,就在内部震出了裂痕,又随时间推移不断扩大,现在才彻底断开。
      
      “毕竟是特级过咒咒灵?被诅咒的里香生前应该只是普通人而已。不愧是菅原道真的后代,忧太应该是个很有天赋的咒术师吧。”
      
      ——不过,现在都是她的了!
      
      美滋滋的夏目沙罗,也暂时忘掉彩椒的事,只是接过残肢,将灵力均匀附在切面处,然后熟练地按回伏黑甚尔的右肩。
      
      以灵力为粘合剂,被祈本里香震裂的手臂很快与主干融为一体,连一丝红痕都没有留下。
      
      伏黑甚尔转了转右臂,确认灵活无碍后,便继续了那个被打断的吻,再把吃过零食、收完贿()赂的猫剥夺话语权,丢出厨房重地。
      
      夏目沙罗抿了抿唇,被吮吸得有些麻酥,还隐约泛着点灼人的疼。
      
      不过吃饭事大。
      
      她转身从冰箱里捞了根巧克力榛子冰淇淋出来,解馋顺便镇痛,决定不跟打工人计较这些细枝末节的失误!
      
      ………………
      …………
      ……
      
      伏黑甚尔是夏目沙罗捡回来的战利品。
      
      应该可以这么说。
      
      当时夏目沙罗还没有被送来埼玉,是横滨的一位议()员在戒备森严的家中被杀,警察束手无策,便拜托了当时声名鹊起的武装侦探社。
      
      凶手是一名诅咒师。
      
      有江户川乱步的推理,加上夏目沙罗的阴阳术,虽然在抓捕时稍微费了点功夫,但还是顺利逮捕了那个靠“唤灵附身”咒杀目标的诅咒师。
      
      事情本该就此结束。
      
      可江户川乱步对没怎么接触过的诅咒师很感兴趣,闹着要去看抄家(指搜查诅咒师的据点)。
      
      夏目沙罗受他指使变成猫,抱着尾巴,窝在名侦探的手心里,再一人一猫都可怜巴巴地盯着监护人。
      
      福泽谕吉:“……不行。这与规矩不合,不要给警员添麻烦。”
      
      江户川乱步点点头,然后手一伸,把猫塞进监护人的怀里。
      
      “猫小姐!上!决定就是你了!”
      
      接收到信号,还奶乎乎的黑猫便伸出爪子,试着爬上剑客的肩。
      
      可幼猫的四肢还是软的,短短十几厘米的路程,被她走得东倒西歪,让福泽谕吉都不由屏住呼吸,下意识抬起双手,护在它左右。
      
      好不容易把自己成功挂在监护人的肩上,她又压下耳朵,用毛茸茸的脑袋去蹭福泽谕吉的脸颊,喵喵叫着撒娇。
      
      是猫。
      不会跑的猫。
      
      福泽谕吉:……
      福泽谕吉:…………
      
      最后,监护人生疏而笨拙地挠了挠小猫的下巴,声音艰涩。
      
      “……要我跟着一起。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耶!好耶!”
      
      江户川乱步一个箭步冲上前,学着《狮子王》里的姿势,把可靠的战友猫小姐高高举起,又蹦又跳地转圈圈。
      
      “很好!这次名侦探要给猫小姐记一等功!”
      
      夏目沙罗用肉垫贴了贴名侦探的额头,低调地喵了一声,深藏功与名。
      
      福泽谕吉:…………他、他的猫。
      
      *** ***
      
      而伏黑甚尔,就是夏目沙罗这一趟捡来的战利品。
      
      ——更准确地说,是他的尸首。

  • 作者有话要说:  沙罗喵,妖精系神奇宝贝,是非常罕见且难以捕捉的神奇宝贝,不建议神奇宝贝训练家初学者擅自靠近。
    因为基础技能是召唤守护者,“打了小的来了全家”是最常见的标准结局。
    ——By 神奇宝贝图鉴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不喜欢宝可梦的小朋友呢.jp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