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013】 ...

  •   【013】
      
      可伏黑惠却迟迟没有走。
      
      还在自我夸奖刚才那番精彩的即兴表演,察觉到伏黑惠仍站在旁边,夏目沙罗才有些纳闷地看过去一眼,催他赶紧跑。
      
      “惠也不想被津美纪知道吧?那可就不能再迟到了!记得和老师认错的时候,态度诚恳一点,反正嘴甜又不要花钱。”
      
      她甚至好心传授自己多年总结下来的经验。
      
      伏黑惠想问点什么。
      
      但在他说出口之前,夏目沙罗就仿佛已经了解,于是踮起脚来,揉玉犬似的摸了摸少年不听话的、固执翘起的发。
      
      “打架可以,反正惠总会有自己的理由的。”
      
      “但是我讨厌惠受伤!下次如果惠受伤了的话,我就不但不会帮忙瞒着津美纪,还要惩罚惠了。”
      
      捧起少年清秀的脸,她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养了这么久的惠,认真地说。
      
      “所以,惠不能让自己受伤哦?我只在乎这个。要是遇到麻烦,丢给鹤去处理就好啦!”
      
      多任性的发言。
      
      要是鹤先生听到了,大概会气得滋儿哇乱叫,变得一点都不像鹤。
      
      但伏黑惠只听见了心脏传到耳膜的一下下振动。
      
      身体先于本能,他拦下了自觉交代完毕,准备继续去买蛋糕的夏目沙罗。
      
      没有选择抓住对方的手,甚至连手腕都不是,他攥在手心里的,只是很小很小的一片衣角。
      
      “……下一次。”
      
      伏黑惠直视夏目沙罗泛着困惑的眼睛。
      
      声音好像都不是自己的,而是别的什么暂时操纵了身体,将原本已经深埋藏起的字句吐露。
      
      “下一次,如果要临时离开,或者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直接跟我说。”
      
      “早餐是我做,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不要让他变成津美纪的附赠品。
      
      完全没有察觉到少年错综复杂的心事,本来就只是偷懒的夏目沙罗眨了眨眼睛,相当干脆地应下。
      
      怎么群发来着?
      她想。
      
      ………………
      …………
      ……
      
      仗着身体素质极佳,明明耽误了那么多时间,可伏黑惠不但没有迟到,还提前了三分钟推开老师办公室的门。
      
      他其实事后都不太记得是怎么应付老师的说教了。
      
      等回过神来,人已经坐在教室里,黑板上是早就谙熟于心的题目。
      
      虽然该掌握的知识都差不多会了,但出于严谨的性格,伏黑惠向来不会仗着这一点就放弃听课,甚至连课堂笔记都是班上最详细工整的。
      
      然而今天是例外。
      
      作为成绩优秀的问题学生,他就算光明正大地弯下腰,把脸埋在交叠的手臂间,老师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大动干戈。
      
      整个教室里,连老师带学生合计四十二人,都绝无一个会猜到,伏黑惠想要藏起的,竟是近乎胆怯的无措。
      
      伏黑惠讨厌恶人,不喜欢善人,同样对自己评价很低。
      
      因为也没有人会喜欢他。
      
      他的母亲早逝,父亲把他以十亿把他卖给禅院家后人间蒸发,继母同样拿到钱就立刻失踪。
      
      而五条老师买下他,是因为他完美继承了禅院家的术式,希望他成为能追上自己的咒术师。
      
      在伏黑惠年幼却孤独的生命中,只剩下与他相依为命的津美纪,以及突然出现,不讲任何道理就擅自闯入的夏目沙罗。
      
      可即便是津美纪,也会出于那副善人性格,而一次次宽恕被他打过的恶人。
      
      她总是站在对方的角度,再自顾自以他的名义“原谅”和“道歉”。
      
      没吃过糖,却一直浸在苦厄中的青春期少年,读不透家人训斥背后的担忧,也不屑于争辩,不过沉默接下。
      
      伏黑惠当然爱津美纪,但爱不等于能够彼此理解,只是无限包容。
      
      他早就放弃对“被选择”、“被偏爱”这种事心存期待。
      
      ——可夏目沙罗选择了他。
      
      没有犹豫,没有询问前因后果,就这样任性地选择站在他这一边。
      
      将脸愈发藏进手臂圈出的阴影中,伏黑惠像是被突然用糖果塞了满怀的小孩子,茫然的,不知所措的。
      
      连高兴都带着迟疑,下意识变得小心翼翼。
      
      这样想是可以的吗?
      
      或许只是他理解错了而已。
      
      可既然没有人知道。误会也好,那在今天放学铃响之前,就让他……短暂地,再窃喜一下吧。
      
      只是一会儿而已。
      
      ……
      …………
      ………………
      
      夏目沙罗则在纠结买什么味道的蛋糕。
      
      首先排除芒果!
      
      草莓和水蜜桃味的点心最近吃过了,她的视线在剩下几个人气蛋糕间徘徊时,不自觉落到了牛奶巧克力那款上。
      
      刚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惠那股牛奶巧克力的味道,突然变得好浓。
      
      看起来是苦涩的巧克力,可只要塞入口中,就会迅速融化开来,变成口感柔和而绵软的甜。
      
      是和其主人一样披着伪装的美味。
      
      然而那点情绪波动不够强烈,只能勉强算尝了个味道的夏目沙罗,此时不满足的饥饿感被蛋糕的香气再次勾起。
      
      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这幅眼巴巴盯着柜子里的蛋糕的样子,自然也引起了店员的注意。
      
      业务能力超强的店员,立刻热情地上前招呼。
      
      搭话的同时,目光顺着客人的方向扫去,她很快锁定了那款牛奶巧克力味的人气新品。
      
      “这个是最近卖得最好的新品哦!”
      
      “今天是会员日,办理会员再充值的话,买一个,第二个还可以半价。小姐姐考虑一下吗?”
      
      夏目沙罗一直都很难拒绝别人发自真心的恳求。
      
      而且现在的确很馋牛奶巧克力的味道,但又不能把自己养的惠当做觅食的饲主,她顺势做了决定。
      
      耳根软的夏目沙罗,很没原则地掏出了钱包,打算代餐。
      
      可突然出现的一只手,抽走了她都已经递出去的卡。
      
      “她不要这款牛奶巧克力的。”
      
      “给她换……哦,就这个樱花限定吧。反正和玫瑰一样都是红色的。”
      
      店员尴尬地看了看夏目沙罗,再看了看莫名介入对话的黑发男人,不知道该听谁的。
      
      有一说一,就算你长得帅……但樱花和玫瑰,不管是意义、颜色、味道、花型,都差了十万八千里吧!
      
      而且有本事刷自己的卡啊!
      
      拿人家女孩子的卡,换人家女孩子想吃的蛋糕,这男的问题很大吼!
      
      店员微笑着看向自己的客人,用眼神示意,她随时可以一个电话,就让人民警察来帮助消费者。
      
      还是夏目沙罗挽救了岌岌可危的局面。
      
      “甚尔?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本来也就是被店员突然怂恿了一下,所以心动,并没有特别深的执念,既然伏黑甚尔言之凿凿,那她也没有坚持要买之前的牛奶巧克力。
      
      最后,夏目沙罗拎着樱花限定蛋糕,和伏黑甚尔并肩离开甜品屋。
      
      不过走在路上,越看伏黑甚尔,她就越想起容貌与之相似的伏黑惠,还有那股闻起来很好吃的牛奶巧克力味。
      
      吃不到就越想吃!
      
      怨念逐渐叠加的夏目沙罗鼓着腮帮子,开始嘀嘀咕咕,甚至想折回甜品屋,把那款牛奶巧克力蛋糕买下来,吵得伏黑甚尔头疼。
      
      青年神情不妙地挑起了眉。
      
      蓦地停下脚步,抬手用大拇指与食指捏住夏目沙罗的下颌,他俯身,以吻,堵住冲自己撒娇的贪吃小孩的嘴。
      
      干燥柔软的唇瓣,透着热度的怀抱,紧实有力的肌肉。
      
      狩猎般气势凶狠的唇齿交缠,于生死搏斗中晕染的危险荷尔蒙扑面而来。
      
      但更令人沉醉其中的,是随着这个吻渡来的汹涌情()欲。
      
      纯粹的黑巧克力,不添加任何柔化口感的材料,加工粗糙,产生了苦涩乃至泛着辛辣的味道,毫无亲和力的同时,毋庸置疑,容易上()瘾。
      
      终于不用挨饿的夏目沙罗顿时安静下来,面色飘红,亮晶晶的眼睛蒙着欲滴的水雾,一副饕足的模样。
      
      “……我看你想吃的不是蛋糕,是我那个牛奶巧克力味的儿子吧?啧。那个小鬼怎么会是这个味道。”
      
      换得一时清静,伏黑甚尔漫不经心地用大拇指擦去唇角水渍,又饶有兴趣地追问。
      
      “如何?和牛奶巧克力比起来,黑巧克力呢。”
      
      夏目沙罗立刻起立鼓掌,雀跃着给出五星好评。
      
      “都好吃!太好了,当初决定把甚尔捡回来。不然就没有黑巧克力,也没有牛奶巧克力和红豆年糕汤了!”
      
      哦?
      还挺贪心。
      
      姓伏黑的就三个,她倒想一网打尽。
      
      舌尖还残留了陌生的温度与气息,浅尝即止的黑豹并未满足,只是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交代。
      
      “小老板开心就好。”
      
      从不拖欠工资的良心好老板,闻言,吃完一抹嘴,立刻很上道地掏出手机转账,操作熟练。
      
      说到底,夏目沙罗不过是想做个平平无奇的、不用挨饿的干饭人罢了!
      
      却总是事与愿违。
      
      又有几秒钟没有吃饭了的猫猫委屈。

  • 作者有话要说:  朋友,你可曾听受过一道传说中的名菜……叫“亲子盖浇饭”?
    惠:?
    由于评论日渐稀少,寂寞作者把甚尔踹出来拉客,并美其名曰“子债父偿”。
    我,坏咕咕,无法无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