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小神医 ...

  •   沈盈盈看着狗蛋的脸色,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顶着狗蛋妈那狂热的眼神,忍着不爽,催促地说:“快,不然来不及了!”
      
      其他人见沈盈盈连陪葬的话都敢说了,想想那袁老师是大有文化的人,城里来的小姐,还认识军官,说不定这小姑娘真的有两把子,于是也帮忙劝狗蛋妈。
      
      死马当活马医,万一救回来了呢?
      
      狗蛋妈终于肯松手了,男人们分别驾着狗蛋爸和陆国强,也都纷纷停了手,所有人都在看着沈盈盈。
      
      沈盈盈扶着狗蛋,有点吃力,见狗蛋妈手太抖,马上回头朝男人们说:“来个人搭把手,托起这孩子。”
      
      狗蛋爸正想出来,她一看他手上带伤,估计刚才干架时被陆斌打的,也是抖得不行,皱着眉说:“你不行,不能手抖的,来个稳一点的。”
      
      沈盈盈目光沉稳,逐一扫过众人,五大三粗的男人们眼神开始躲闪,竟是没一个敢站出来。
      
      狗蛋爸也急了,喊了一下旁边的人去帮忙,那人各种推脱,不知谁说了一句:“这话说得,万一出了事,这算谁的?”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小声附和了。
      
      “就是啊,看这势头哦,怕是不能行了。”
      
      “这都快过年了,可不能触了霉头。”
      
      “要我说啊,搁在桌子上得了。”
      
      ……
      
      狗蛋爸本来还想揪出头个说这晦气话的人,谁想到这就跟开了水龙头一样,其他人也跟着说了起来。
      
      狗蛋妈看见这情形,指着其中一个矮胖男人,开始叫骂了起来:“狗娘养的大冬瓜,去年咱家还给你借过钱,你良心被狗吃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甚至开始互相对线,沈盈盈觉得整个脑袋都嗡嗡响,简直气得想骂人。
      
      这群愚蠢的人,脑子是不是都有坑?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快啊,我一个人托不起来!”
      
      场面已经乱哄哄,有人干脆说去请生产队长过来。
      
      在这个年代,生产队队长就是村民公仆。
      
      队里什么事都要管,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开工走在最前面,收工排在最后面,别人不愿意做的,队长就得做。
      
      称一句用爱发电也不为过,也深受村民尊敬。
      
      此时队长估计还在哪个田沟里发电,要是指望他,黄花菜都凉了。
      
      沈盈盈把目光落到陆斌身上,一脸焦急地。
      
      陆斌冷笑一声:“看我做什么?我可是扫把星,被我碰到是会死人的。”
      
      这话说的,那刚才这帮人揍你一顿,是不是都得凉?沈盈盈有点无语,但既然这小反派还能说气话,就说明还能争取。
      
      关键词是“扫把星”。
      
      沈盈盈指着他,马上大声朝狗蛋妈问:“婶,现在就只有他了。要是他愿意帮忙,他就是狗蛋的救命恩人了,可不是什么扫把星,您说呢?”
      
      陆斌横眉冷眼,却也没再反驳沈盈盈。
      
      陆斌祖上是大地主,家里曾经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凄惨。
      
      别的地主成分都老实夹着尾巴,隔三岔五挨一下打都是家常饭,偏偏陆斌性子倔,被欺负到头上来时,从来都不会乖乖挨打。
      
      以前家人在世时他还有些顾忌,现在家里就剩他一个,打起架来跟不要命似的,谁也不敢一个人去惹他。
      
      狗蛋妈一张嘴喷遍公社无敌手,陆斌经她嘴里一说,成了个无恶不作的小无赖。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自己儿子的小命捏在陆斌手里。
      
      她一把鼻涕一把泪,一副差点就要跪下的样子,扯着嗓子嚎哭:“陆斌娃,从前是婶儿嘴臭,对你不住……”
      
      陆斌眼底闪过一丝复杂,下意识地看了沈盈盈一眼,见她朝自己挤眉弄眼,他轻哼了一声,马上又别开目光。
      
      沈盈盈心中哈哈大笑:你个小反派,傲娇,就傲娇呗!
      
      陆斌一言不发地走了过去,接过她手里的狗蛋,沉着声问:“要怎么托?”
      
      狗蛋妈还在抽抽噎噎,其他人见他们开始动手了,声音渐渐小了下来,二十几个成年人四十多只眼睛,全都粘在了两个孩子身上。
      
      陆斌平常都是做“坏人”,被恶意的眼光看惯了,现在这样反倒不习惯。他有点小紧张,喉结动了动,脸上仍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狗蛋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狗蛋爸妈抖得更加厉害,四周的人都忍不住屏着呼吸,却见那小姑娘一脸沉着,镇定地指挥陆斌。
      
      沈盈盈比了比手势,点着狗蛋的胸腹处,声音稚嫩平稳:“手掌打开,平托着这里,另一只手抓着他的腿,抓稳别动,让他头朝下、脸朝地。”
      
      她每吩咐一个动作,陆斌就马上照做。
      
      紧接着,她托着狗蛋的脸,让狗蛋的头保持在低于胸部的位置,另一只手连续叩击他肩胛骨中间的位置。
      
      在村民们眼里,这些动作实在是奇怪,目光渐渐又带了点怀疑。
      
      “这是在干啥呢?”
      
      “闹着玩儿呢?”
      
      “我就说,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
      
      ……
      
      然而,议论声还没变大,不过是二十秒左右的时间,在沈盈盈的连续叩击下,狗蛋忽然抽搐了一下,咯出一小截菜梗。
      
      众人还来不及收住声音,沈盈盈又接着连续叩击了几下,狗蛋忽然“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所有人都懵了,没一个人说话,傻楞着眼看沈盈盈,千言万语尽在目光中——
      
      我嘞个乖乖,这小女娃还真把人救回来了!
      
      城里来的孩子果然就是不一样!
      
      就连陆斌,也都一脸震惊地看着她。
      
      沈盈盈拍拍手,站起来,笑而不语,深藏功与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