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拯救你 ...

  •   “医生”两个字够抢眼,尤其是狗蛋妈,激动得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拨开身边的女人,主动循声找喊话人。
      
      众人看着沈盈盈,惊讶之后,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这谁家的孩子呀?”
      
      “不知道啊!”
      
      “这不是袁老师的女儿吗?”
      
      “袁老师?哟,那这孩子不就是大牛家侄女?”
      
      ……
      
      狗蛋妈一见所谓的医生竟然是个小孩儿,本来还满怀希望,这时简直像被人兜头淋了一盆冰水,心情再次跌落谷底,顿时就火冒三丈。
      
      她红着眼朝沈盈盈叫骂了一通:“你这有娘生没娘养的小蹄子!信不信老娘撕了你的嘴!胡说八道,心忒坏!烧坏脑的小傻子!”
      
      沈盈盈在心中呸了一声。
      
      当初她朋友拉大纲前,就是托她拍的农村房屋照片,还跟着她去探望了外婆,取素材。
      
      真要算起来,她可是在座各位的爸爸。
      
      她才不要跟纸片人生气。
      
      赤脚医生经常外出走访,现在一时间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人,众人有的安慰狗蛋妈,有的帮忙去别的生产队打听赤脚医生。
      
      男人们也停下了手,陆斌已经被制住,锄头掉在地上,狗蛋爸还嫌不解气,抬脚又踹了陆斌一下:“贱种!”
      
      那一脚力气很大,陆斌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倔强地抬起头。
      
      他脸上都挂了彩,鼻青眼肿,却硬是不吭一声,血顺着额角留下来,染红了眉骨那道浅浅的伤疤,看着有点瘆人。
      
      陆斌挣扎着想要起来,被其他人死死摁着。
      
      狗蛋爸还想打人,沈盈盈看了他一眼,说:“这位叔,别打了,我是医生的外甥,学过一点医,能救您儿子。”
      
      狗蛋爸的拳头顿了一下,回头看了看沈盈盈,根本没将她当回事。
      
      陆斌目光微转,也落到了沈盈盈脸上,死死地盯着她。
      
      沈盈盈站着,任由众人打量。
      
      她刚才一边听着众人的话,一边观察他们的态度,已经快速地分析了一轮。
      
      这些人一开始甚至都认不出她,显然对她不怎么了解,加上老屋里没来得及拆箱的行礼,看来原身跟漂亮妈袁秀玲,确实是刚到陆家村不久。
      
      她结合梦里的背景,“周叔叔”那身军装,军衔可不低,他来这陆家村找“袁老师”,村里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心里肯定有各种猜测。
      
      沈盈盈今天特地把自己收拾干净,衣服还是昨天醒来的那套,虽然不够暖,但很体面,脚上穿着小皮鞋,跟这年代的城市孩子毫无区别。
      
      她目光镇定,一双杏眼平静如水,如果她是二十几岁的大姑娘,说自己是医生,狗蛋爹娘肯就信了。
      
      沈盈盈却没看他,走到狗蛋妈身边,见那女人又要发作,她看了一眼女人怀里的孩子,说:“嘴唇和皮肤发紫,缺氧窒息了,不信您探一下他鼻子。”
      
      她想了想,怕女人听不懂,又换了个说法:“就是没呼吸的意思。”
      
      刚才所有人都以为只是被撞晕了过去,狗蛋妈只顾着哭骂,被小姑娘一提醒,连忙伸手探狗蛋鼻息,果然已经没什么气进出了。
      
      女人登时六神无主了,腿一软,坐在地上,整个人抖如筛糠,刚才骂人的气势早就不见了。
      
      狗蛋爸一看这架势,也连忙跑过来,就见自己儿子不过眨眼功夫,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刚才还只是脸白,现在嘴唇已经变得乌青,就像是中了什么毒似的!
      
      “哎呀,这……”陆国强一看,连忙朝狗蛋爸说,“柱子啊,你俩赶紧先把狗蛋抱回去躺着,等兄弟们找到贾医生了,就让他立马去你家!”
      
      陆国强心想,今天可是他家大胖儿子满月,半点晦气都沾不得的,万一狗蛋在这儿两腿一蹬,那可就他娘的太要命了!
      
      他这点心思哪里瞒得过狗蛋爸,狗蛋爸当即急了眼,指着陆国强骂道:“大强,你这龟孙子什么意思?咒谁呢你!”
      
      陆国强一听也来了气,两人吵了起来,互相推搡,众人连忙拉架,陆斌反而被放开了,一脸嘲讽地看着戏。
      
      沈盈盈黑人问号脸:儿子都快凉了,还打架,这什么脑回路?
      
      她估摸了时间,又看了看狗蛋,飞快地跟几乎昏厥的狗蛋妈说:“这位婶啊,您看这都快没气了,时间不多,等不到赤脚医生来了,我真的能救!”
      
      她故意加快了语速,一副紧急的样子,听得狗蛋妈一颗心也被吊了起来。
      
      狗蛋妈都快绝望了,可她看面前这小丫头说得头头是道,还提醒她狗蛋快没气,心中又忍不住腾起一丝希望。
      
      但是,给他们村看病的贾医生都快五十了,而这小丫头小脸儿都还没长开,狗蛋妈一颗心浮浮沉沉,手都抖了:“要是你救不回来……”
      
      沈盈盈斩钉截铁地说:“我就给狗蛋陪葬。”
      
      她的话一出,四周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陆斌瞳仁一缩,微微拧着眉头,走过去拽她,一脸凶狠:“小屁孩儿凑什么热闹!滚一边去!”
      
      陆斌手劲大,沈盈盈“嘶”地一声,小脸皱成一团,狗蛋妈本来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抓沈盈盈这跟稻草,这时见她被拖走,马上尖叫起来:“陆斌你给老娘撒手!”
      
      狗蛋妈倒不是指望这小丫头能救回来,可小丫头说万一救不回来,就给狗蛋陪葬。
      
      她家狗蛋这么小,都还没来得及长大娶媳妇儿。
      
      这丫头小模样够漂亮,狗蛋要是有个万一,到了下面也有个伴。
      
      陆斌不喜欢欠人人情,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小孩儿。他看出了这漂亮小孩儿似乎是想帮他,她让狗蛋爸不要打他,说是能救狗蛋,简直是不知死活。
      
      陆斌将沈盈盈拽到身后,指着狗蛋妈正要说话,沈盈盈又从他胳膊下刺溜一下跑了。
      
      陆斌:“……”
      
      草!这傻小孩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