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被这么一双湿润,晶亮的冰蓝色眼睛盯着是什么感觉?
      心跳加速,害羞,肾上腺素激增?
      都不是。
      中原中也感觉阿雪看他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什么奇珍异兽,就像极端的收藏家想要给自己的库存添一件新品,作为被打量的那一方他感觉很糟糕——尤其是有一个作风微妙的有几分相似的前任搭档,这份前车之鉴让他愈发敲响警钟。
      以及,他总感觉方才那句索要赔偿绝对不是心血来潮。
      总之,中原中也觉得顺着这个人的话说下去是不行的。
      他立刻转了话题,问道:“……你不去找他吗?你不是说你的同伴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吗。”
      阿雪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提出请求赔偿被对方“故意无视”的事。
      他眨了眨眼睛,继续盯着中原中也。
      ……怎么说呢,作为一人之下的港.黑干部,暴力级别顶端的重力使,无论是哪方面来看中原中也都有极长时间没有收到过这样不遮掩、逾越的目光了。突然被阿雪这么“深情”的盯着,他发自内心的感到不自在。
      阿雪则是在感觉自己的得寸进尺差不多要触碰到地雷边缘时,才收起了目光。
      改口用温柔的口吻同中原中也说道:“再怎么说小百也是成年人了,一直被我管着他也会不开心的嘛。人类最喜欢说‘距离产生美’不是吗?”
      中原中也不由自主的槽了一句:“若是这样……我倒是希望你真能像自己说的那样注意一下距离感啊。”
      他注意到,阿雪换上了另一幅面孔:他昨晚初次登场时那清雅的做派。
      ……嗯……即使他现在穿着白底上印着蓝色椰子树的夏威夷衬衫。
      “啊,抱歉抱歉,我对人类的规矩不是很懂。”阿雪立刻微笑道:“比起这个,索要赔偿这件事嘛……我相信帽子先生这样优秀的男性是不会逃避现实的吧?”
      “这要取决你接下来说的内容。”中原中也蹙眉。
      借着这个机会对他们多点了解也算完成了首领交代的工作。
      
      “你也太戒备了吧?不过这不是什么坏事,我倒是希望我家的那些孩子们也能像帽子先生这样多点戒心啊。”
      没有错过这个得到情报的机会,中原中也问:“你家的孩子?是指的和刚才离开的那家伙差不多的存在吗?”
      话都说到这里了,久苑觉得是透露情报的合适时机。
      阿雪微笑着:“你很感兴趣吗?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我可是有一个大家庭啊,虽然我大概是幼儿园教师或者教导主任一样的存在吧……”
      中原中也:不,这俩还是差得挺远的。
      “教导主任……”中原中也思索一番,问道:“那还有校长存在吗?”
      换言之,等同在问你上面是不是还有人了。
      阿雪平静说道:“有哦。帽子先生本来就是想问这个吧?”
      “对我们来说,家主大人就是校长。”
      “也就是说,他是你们的首领?”中原中也皱眉。
      毕竟家主大人这个称呼,听起来和普通的上下级关系有区别。
      “首领?不是哦,我们不是上下级这种天真烂漫的关系,只有人类才会这么想吧?”阿雪说,“当代社会很提倡人权吧?人类平时说的上下级,只是职务权利上的划分,通常并不存在人身权利上的掌控关系。但是我们是不同的,家主大人和我们的关系,搞不好更接近于旧时代的主仆,或者说是奴隶和主人关系……”
      “……听起来很糟糕。”
      见中原中也若有所思的表情,久苑觉得还可以再加把火。
      “可是妖怪,怪谈,就是这样的存在,不同的实力面前怎么可能平等。”阿雪冷漠的说道:“我无非也只是‘主人认为更好用一点的奴隶’罢了。”
      中原中也想,既然如此,那他们做什么都是主人授意的,他们应该也不能暴露主人的目的,再问下去岂不是没有意义吗?
      然而阿雪早就看穿了这点,他说:“人类是对利害关系非常讲究的生物,同样有很强的领地意识,但是比起动物要懂得如何粉饰太平……我猜是帽子先生的上司授意让你来搞清楚我们的目的和来历的,对吧?以及帽子先生在听完之后,是不是觉得‘反正我们也无法做主,问下去也没用’?”
      中原中也沉声道:“既然你直白的说出这点,看来你也早就想到了这些。”
      “放心吧,我们对人类的权力斗争没有兴趣,你们大可不必对我们如此试探和戒备。这次我出来,只是为了找一个逃家的孩子,毕竟他一个人跑出来,家主大人很是担心,可家主大人日理万机,只能将此事交由我来办了。”
      对方都如此直白的表示自己“没有敌意”了,中原中也也不好再揪着不放。
      阿雪抿唇笑道:“还有,如果我刚才让你不愉快了,我道歉。”
      中原中也:“……没事。”
      他真的觉得这群人很奇怪,每次都是做完让人恼火的事后又坦率的道歉,关键是还格外真诚,若是你真的同他们计较了,反而显得自己很没风度。
      这也是因为碰到的人是中原中也。
      毕竟这种不知不觉让人憋屈窝火的作风,只有比他们更加放荡不羁、对脸面之类的东西根本不在乎的性格的人才能反客为主制服他们。
      说白了就是——逮着老实人薅羊毛。
      中原中也就输在了他是个有下限的人这点上。
      阿雪这边,见中原中也好像懒得抵抗的样子,索性放开了继续说起来。
      “你知道吗,帽子先生,我以前是住在雪山上的,那里真的很无聊,甚至还没有网。不过偶尔也会遇到些有意思的事情。”
      “好多年前我在山上捡到了一只猫,似乎是附近的学生们做的好事,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只是一只普通的橘猫,甚至瘦弱得可怜。”
      “但它有双和我很像的蓝眼睛,我就拿了些吃的喂给它,看看它能不能活下去……毕竟,雪女虽然有收藏人的坏习惯,但没听说过有人收藏猫的对不对。”
      “那只猫,当然就被我放走了。”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好可惜啊,我为什么不把它留下来呢?”
      中原中也越听越不对味,他刚想说点什么,就被阿雪无情打断——
      “帽子先生也是,有一双很漂亮的蓝眼睛啊。”
      中原中也:“……所以?”
      他感觉自己好像打游戏时一不小心进入了什么奇怪的隐藏线路,现在恨不得立刻掰碎游戏卡带。
      这个人不会真的说出那种粉碎常识的话吧?
      不,说到底他自称都不是人类啊。
      中原中也觉得还好早就遣散了部下,否则这场景被看到了该有多损面子。
      “所以……”阿雪故意拖了个长音,最后眯眼笑道:“就麻烦帽子先生送我这个可怜人离开擂钵街吧,作为你吓跑小百的补偿,这个请求并不过分吧?”
      中原中也刚想说他提出的要求意外的正常,就被阿雪下一句话噎住。
      “……难道说你以为我要说‘那就麻烦帽子先生来做我的猫吧’这种话吗?就算我是雪男,多少也是有点羞耻心的,请不要把我当成变.态,很失礼哦。”
      中原中也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两个字——
      “没有。”
      心满意足的阿雪微笑道:“那就麻烦您把我带出去了,我对这里的路不熟,一个人走出去太浪费时间了。”
      毕竟小百不在的话,他一个人留下来也没有意义。
      (嗯……至于小百那边,反正有家主大人看着,不会有问题的。)
      阿雪乐观的想着。
      ……
      ……
      和阿雪分开后,对比他和中原中也“轻松愉快”的闲聊,裂口男的经历要波折些许。
      没有阿雪在身旁,他一个人也做不来调查工作。久苑虽然能够强行支配他,但在做怪谈角色不擅长的工作时效率会大打折扣,所以他也放弃了。
      另一件事是,他现在情绪不怎么稳定。
      原本就性格内向,但是有着出色容貌的百矢早在还是个普通人类时,就有过不少不愉快的遭遇。
      他并不享受被人注视的感觉,甚至非常社恐。
      所以惨痛的结果就是——
      整容前太帅了会被人围观,很难受。
      整容失败后太难看了还是会被人围观,甚至是饱含恶意的围观,双份痛苦。
      而在成为“怪谈”之后,他不仅仅是山城百矢这个人了,而是融合了“裂口女”这个怪谈的一个复杂的集合体,更像是一个由无数人共同打造的怪谈。
      这让本体是个生性敏感的普通人的小百愈发痛苦,因为裂口女这个怪谈本身就是一种人类对畸形、猎奇之类的存在抱有的又怕又爱的象征,时常感受着这种扭曲的负面情绪的他,只能让自己更加懒散,才能保持平静,不进入疯狂。
      尤其是在看见优秀又耀眼的人时,他会有种被对方的光芒灼伤的感觉。
      更别提中原中也刚才还很认真的看着他,这让他更加觉得煎熬,只想赶紧逃离现场。
      一路只想着“我要离开,离这里远一点”的裂口男,竟是就这么离开了这片区域,直接跑回了普通城区内。
      也许这也和久苑的意识有关,他想着“反正今天的计划已经乱套了干脆大家就都离开镭钵街明天继续吧”,结果裂口男就真的跑出去了。
      只不过到了人多的地方,他更焦虑了。
      眉眼俊朗,身材修长匀称,衣品也很好,即使戴着口罩也不妨碍路人觉得“这肯定是个帅哥”。
      在他优秀的听力之中,这些人说的“哇快看那个黑色风衣的男生……”、“眼睛也太好看了”、“一个人欸搞不好是单身你说我去要line会成功吗”之类的话一句不漏的传入了耳朵。
      对久苑来说是已经听习惯了的话,但对裂口男来说是听多少次都会心里不安的□□。
      方才有阿雪在旁边高调的展示自己的容貌来分散注意力,现在火力都集中到他一个人身上了,他顿时感觉压力很大。
      久苑也感觉这样不行,他决定找个人少的地方,等雪男过来找他。
      他扬起头来环视四周,很快就在街角发现了一家咖啡店。
      和大部分装修精美,容易吸引年轻男孩女孩的咖啡店、法式甜品店不同,这家店坐落在一个看起来有几分陈旧但还算干净的写字楼一层,风格也更加古朴。
      很好,只要避开年轻男女,挑个客流量不大的店坐坐,应该就安全了。
      这么想着,他推开了这扇咖啡店的门。然而刚踏进去半步,就和里面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不好意……”道歉的话还未说完,那人的脸就已经近在咫尺。
      换做是平时,被人在这么近的距离盯着裂口男早就炸毛了,但这次不一样,因为这个人——
      他戴着眼罩啊!
      久苑:……他真的能看到东西吗?
      
      

  • 作者有话要说:  阿雪:我可是正经人
    小百:我怀疑我遇到不正经人了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