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 13 章 ...

  •   
      镭钵街这地方,就算是警察也不怎么认真的去管理。
      
      早就有了自己法则的镭钵街对外来人群并不算热情,但他们并不排外——因为外来者意味着新的、可以被他们转换成价值的东西,但是能否将这价值吞入自己口中,还得看自己的牙口是否坚硬了。
      
      二人做着无聊的走访工作,情报的来源无非就是威逼或者利诱,在找寻过几个地下密医的诊所后依然毫无收获后,积极性确实略有些受挫。
      
      与此同时,阿雪的忍耐似乎也到了临界点。
      ——说是娇气、洁癖都可以,他没法忍受这里的环境。
      
      “啊,好脏。真的好乱,没办法,谁让我是居住在雪山上的老妖怪,没办法,我就讨厌你们人类这一点……脏死了。”
      
      看得出来他是真的不开心,裂口男安抚似的呼唤了一声他的名字:“阿雪。”
      其声之温柔,前所未有。
      
      “……嗯?”
      
      他猛地驻足,走在后面的阿雪差点撞上他的背脊,怎料他轻轻回头,用十分郑重的口吻说了句——
      “谢谢你。”
      
      “嗯?”阿雪被他的态度所触动,先是瞳孔缩紧,在短暂几秒缓冲后,他厌烦的也稍微软和了些,反问道:“……怎么突然这么说?”
      
      “因为,阿雪明明很讨厌这里,还愿意陪着我。”
      也许是因为在恶意和绝望中诞生,起到了物极必反的效果,他似乎对纯粹的善意变得格外珍惜,甚至在找寻善这方面颇有天分。
      
      久苑能保证,这是充满真诚绝不掺半点虚假的感谢。
      
      “——真的,很感谢你。”
      
      就像一剂良方,能够迅速拨开云雾重见光明。
      
      在听完他直率、真诚的告白后,方才还喋喋不休充满怨言的阿雪,微微睁大双眼,看着面前这位沉稳的同伴,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心中欢欣雀跃,礼炮起响。
      
      (——太有趣了!小百!)
      
      他很快也做出了符合自己形象的回答,说是回答,更像是单方面的发泄情绪。
      “啊,谁让我是长辈呢。照顾你这样的孩子,也许是我的职责。”他抿唇微笑,“否则家主大人也不会让我来了,毕竟令人头疼的孩子也不只是你一个嘛……”
      
      话未说完,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极其有趣的东西,瞳孔收紧,嘴角噙满笑意。
      他一声窃笑后,拍了拍裂口男的肩膀,然后指着远处那个同样看过来的人。
      “哦呀……小百,你看。”
      
      站在不远处的正是中原中也和他的同伴,即使在这样的热天还穿着严严实实的外套,不由得让人想替他送上一丝凉风。
      
      阿雪玩心大发,老远就开始呼着冷气送去。
      
      那头感受到凉意的黑西装们,先是曲起手臂开始思考这盛夏之中冷如冰雪的风是从何处吹来,当他们下意识寻着风望去,就见远处一位雪发的青年甩开折扇置于唇边,笑眼弯弯的看着他们。
      
      中原中也自然也看见了二人组,白色的那家伙不知道在欢喜雀跃些什么。
      不仅如此,这个完全没有“见好就收”的概念的家伙甚至还扬起手臂来打招呼——
      
      “中——午——好——帽子先生~”
      
      被这么热情似火的打招呼,还挺让人难为情的,中原中也想。
      只可惜这璀璨的笑容只让他联想到昨晚糟糕的回忆:冰雪之姿的青年,和他抛出那诱人的艳色幻想,以及在调侃他过后逃之夭夭令人无语凝噎的事迹。
      
      “……你们退下吧。”他对部下发命令,说完又觉得不妥,改口道:“稍微退后一点。”
      
      遣散了旁边跟着的两三个人,他独自朝前走去。
      
      还未等他靠近,就看见口罩男人的手突然扬起——中原中也下意识的开始准备异能,然而下一秒他发现事情并不是他所想的那般。
      
      白发的青年正站在口罩青年背后,他捉住了口罩青年的双手,将他们举起来。
      中原中也认为很荒谬——因为这画面看起来就像一只黑猫被人抓起双爪,用肚皮朝着人那样,只是放在面前的人做这个动作,竟然有点黑色幽默。
      
      不只是中原中也,被强迫抓着手臂的裂口男也很不自在,他抵抗的发出一句低吟。
      听起来好像是在说“别这样”,但是太弱了根本无法阻止无法无天的阿雪。
      
      “好了,小百,要和人打招呼啊。”阿雪悉心教导起伙伴来,“来~”
      
      想着如果真被人用这种奇怪的姿势打招呼,搞不好会影响睡眠。中原中也轻咳了一声,沉声道:“不必了。”
      以他多年来对付太宰的心得,他知道这类我行我素的人最擅长用自己的节奏将话题带偏,所以他要先发制人。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他表现得比昨天放松不少,但依旧很戒备。
      
      “好!我来回答——!”完全不介意他的冷淡,阿雪高声回答了起来,“我们在做正事哦。”
      他还把裂口男的一只手举得高高的,他说:“事实上,我们正在寻找一位‘医术精湛’的医生,对吧,小百?”
      
      已经放弃抵抗,开始任由对方摆弄的裂口男:“……嗯,找医生。”
      
      (……小百?是假名,还是昵称?)
      中原中也看着被口罩遮住脸,但今天的气质与那晚截然不同的黑发青年。
      
      (他还真听同伴的话,是被驯服了吗?)
      
      放弃了揣测他们之间关系的念头,中原中也更关心他们刚才提到的关键词。
      ——他们在寻找“医生”。
      
      对事业和老板忠心耿耿的中原中也,很快就想到了自家老板头上,毕竟他以前也是做过地下密医的人。
      
      不过中原中也还是不动声色,用常规逻辑回答道:“找医生?生病了吗?”
      
      “没有。”黑发的男人摇了摇头,“只是……单纯的,在找人。”
      
      (找人啊……)中原中也眯起眼睛。
      
      阿雪踮起脚把下巴搁在小百的肩上——对方比他要高一点点。他伸手戳了戳他半边脸颊,然后对中原中也说:“我们在找的医生,是做整容相关的。帽子先生也知道,地下密医里会做整形的可是不少。”
      
      中原中也点点头。
      会去黑诊所的,大多是些职业不能见光的人,暴力组织居多,所以在牵扯到一些不太光彩的情况时,他们会去找些地下诊所做整容来金蝉脱壳——中原中也觉得,如果做个业务排行,除开常见的刀伤枪伤之类的救治,地下诊所第三多的搞不好就是整容。
      
      (不过,既然是整容医生就和首领没什么关系了。)他想。
      
      “是么?”那他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就在中原中也思考要不就这么放着不管他们直接离开时,一直表现得寡言的口罩青年开口了。他不自然的往中原中也这里瞟了两眼。
      
      “那个……昨天晚上,对不起。”
      
      突如其来的直白的道歉让中原中也有极其短暂的愣神。
      面前的人和昨晚给人的印象相差太大了,如果说昨晚是沸腾的油,那今天就是清透的水——甚至连水波都漾不起来的那种。
      
      怎么说呢……
      面对这种状态下的他,好像也很难生气起来。
      
      中原中也发现,这两人(虽然大概率不是人)都是能让他哑口无言的存在。
      
      “没什么。”他大度的回答道:“只要你们不与港.黑为敌,和我没有关系。”
      
      “嗯。”小百点点头。
      但他懵懂的反应让中原中也在心中不由得感慨:也不知道这人听懂了没。
      
      想到自己顶头上司的话,中原中也还是多问了一句。
      “……你和广津先生认识?”
      
      “啊。”他捂着口罩,对中原中也直勾勾盯着他的视线感到害羞,侧过头了头,但又乖巧的点了点头。
      
      “是吗……”
      中原中也想起他得到的消息——这个人分明已经去世了。
      那么眼前这个自称和广津先生认识的人,也有可能是假借死者的身份另有所图之辈,更糟糕的说,就算是死后被人利用,同样有可能。
      毕竟他知道有诅咒师这类的存在,既然有咒杀这种技术,好像利用他人的尸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想到这里,中原中也原本松懈的神经又变得警惕了起来。
      
      “……准确的说,是我生前。”他缓缓开口,他并不是很懂得修饰语言的人,尤其是变成怪谈之后,又被都市传说所影响,已经很难说是和生前的自己完全一样了。
      只不过,身为人类时残留下的些许勉强称得上美好的回忆,还没有被完全抹消掉,所以接下来的话,是他自己想说的——
      
      “那个……昨天晚上的事。能否请帽子先生向广津先生替我转达我的……歉意,对不起,以及我很感谢他。”光是说这些话,对他来说已经很需要挑战了,可是在说话时,中原中也仍是死死盯着他看。
      
      ——其实中原中也也是没办法,裂口男戴着口罩,又喜欢用侧脸对着人,所以他很根本没法去看对方的表情,再加上他本就是比较直率的个性,除非是和首领,此外说话时他都是很有礼貌的注视着对方的。
      
      只是对裂口男来说,这道视线太猛烈了点。
      
      所以话说到一半,他就又开始不自在的隔着口罩抚摸自己的脸颊,就像是担心被人看到脸颊上丑陋的这部分。到最后,他竟是直接选择逃避现实——
      
      “那个,请不要这样……看我……我……我……对不起!我……我先离开一下!”
      说完,他直接推开旁边的阿雪直接一个人跑走了。
      
      “欸?欸欸欸?”旁边的阿雪被他一推,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看到小伙伴一个人跑掉了。
      
      完全是落荒而逃。
      
      留在原地的中原中也也是一脸迷茫:“……?”
      
      阿雪立刻开始火上浇油:“啊,帽子先生太过分了吧?不可以欺负小百哦。”
      
      中原中也:“……”
      我不是,我没有。
      
      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对上了阿雪灼灼的目光——
      
      “我说,把我的猫吓跑了,帽子先生要怎么赔我呢?”
      
      

  • 作者有话要说:  中原中也:合理怀疑被碰瓷了。
    ——————————————————————————
    感谢在2021-04-06 21:21:51~2021-04-08 16:59: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银、今天做出罗贝利亚了吗 4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糯米团酱 90瓶;慕如松 28瓶;麒峽、墨葭、墨岚 10瓶;山有木兮木有枝 5瓶;墨槿昔年 3瓶;26398729、明镜止水、清都山水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