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毒药 ...

  •   马车终于驶入了朝歌。
      
      料峭春寒,朝歌的桃花刚开了零星几朵,微风吹入衣襟,遍体生凉。
      
      殷玉衡撩开车帘,看了一眼路边柳树新绿,心情愉悦地眯起眼。
      
      一别三月,终于回家。
      
      现在小说剧情还没有正式开始,殷玉衡也还没有失忆,还是金尊玉贵的离朝太子殿下。
      
      作为太子,殷玉衡三月前离开朝歌,远赴西北,代表离朝出使,与魔域签下了止战之盟。
      
      至于与陆厌的相遇,不过是回程途中的一段小插曲而已。
      
      ……
      
      殷玉衡没有急着回太子东宫,而是率先拐了一趟国师府。
      
      国师府的主人便是李光寒,也是殷玉衡的老师。
      
      ——按照修真界的规矩,本应该叫师尊的。但殷玉衡是离朝太子,除了皇帝,谁有资格在他面前称尊?所以殷玉衡叫对方老师。
      
      殷玉衡踏入国师府,门口的小道童见到来人,忍不住愣了愣,惊喜地迎上来:“殿下,您回来了!”
      
      殷玉衡含笑点了点头,问道:“一别三月,老师近来如何?”
      
      小道童连忙答道:“国师一切安好。”
      
      小道童一拍脑袋,又想起来一件大事:“对了,国师前些日子外出了一趟,带回来一个少年,收为弟子。”
      
      “哦?”殷玉衡眨了眨眼,似乎有几分惊喜,“那我以后就有师弟了?叫什么名字?”
      
      “祝安宁。”小道童笑道。
      
      殷玉衡目光闪动,笑着重复了一遍:“祝安宁,好名字。”
      
      殷玉衡端着木盒走进国师府,穿过亭台楼阁,雪地上留下一串脚印。
      
      朝歌已经是初春时节,然而整座国师府依旧覆盖着一层白茫茫的雪。
      
      李光寒修炼九寒道意,整个国师府常年积雪不化。殷玉衡一路走来,脸颊被冻的发红。但一想到很快便能见到朝思暮想的老师,殷玉衡脸上笑意更深了些。
      
      “老师今日还在问天台清修吗?”殷玉衡顺嘴问道。
      
      李光寒冷心冷情,内心只有修炼,经常整日待在问天台打坐悟道。哪怕殷玉衡是他徒弟,他也并不怎么亲近。
      
      小道童连忙道:“今日国师大人在祝公子的住处,好像要为他调理灵脉。”
      
      殷玉衡脚步一顿,轻笑一声:“老师对师弟可真上心啊……”
      
      祝安宁的院子在西边,清秀雅丽,可见挑选的时候费了一番心思。殷玉衡来的时候,李光寒尚未出来,还在为祝安宁梳理灵脉。
      
      殷玉衡注意到院子中竟然开着桃花,有些惊讶。
      
      小道童解释道:“祝公子怕冷,国师大人特地在院中铺满暖石,让这处院子一年四季都温暖如春。”
      
      寒风吹入衣襟,殷玉衡动了动冰凉的手指,垂眸笑道:“原来如此。”
      
      院子布满阵法,不能随意进入,殷玉衡便在外面雪地里等。
      
      小道童犹豫道:“国师大人只怕一时半刻还出不来。”
      
      殷玉衡抱着盒子咳凑两声,低声道:“没关系,我在这里等着就好,有礼物想亲手送给老师。”
      
      说这话的时候,青年眼睛里含着笑意,连这积雪的国师府,都好似拂过了一缕春风。小道童看呆了一瞬,连忙低下头。
      
      殷玉衡抱着盒子,一直等到晚霞漫天,暮色四合,才听见“吱呀”一声门开的声音。
      
      殷玉衡站的浑身发冷,指尖冰凉,双腿麻木。他却顾不上这些,目光一亮,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欣喜之色:“老师!”
      
      屋里踏出一人,锦衣玉冠,面容如同玉雕一般好看又冰冷。那双无悲无喜的眸子里空无一物,倒映出殷玉衡的影子。
      
      他便是名满天下、被世人仰望的化神剑修,李光寒。
      
      殷玉衡轻柔地笑起来,珍而重之地捧出怀里的盒子:“老师,送给你,我从魔域带回来的。”
      
      李光寒淡淡看了他一眼,接过盒子,殷玉衡连忙低下头。
      
      盒子里是一朵小小的白色莲花,在夜里发出幽光。
      
      李光寒一向冷漠的脸上,竟也浮现出一丝惊讶:“魔域的黄泉花?”
      
      黄泉花只生于鬼河岸边,然而鬼河凶险,不知埋葬过多少白骨。而且这花需要用鲜血浇灌才不会枯萎,看殷玉衡苍白的脸色,便知他为这朵花付出了多少。
      
      然而这一路的艰苦殷玉衡一句也没提,只是柔声道:“老师,黄泉花能蕴养灵魄,您很快就要突破化神小圆满境界,兴许用的到。”
      
      李光寒略略沉默,最后叹了口气:“你有心了。”
      
      殷玉衡笑眼弯弯:“能帮到老师,玉衡便很欣喜。”
      
      殷玉衡站在梅树下,朔风卷过梅枝,吹落几团白雪,眉眼温润,一笑更是天地都失了色。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祝安宁跟着李光寒走出屋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
      
      祝安宁眸光一黯,快走两步上前,轻轻扯住李光寒的袖子:“师尊!这就是大师兄吧?”
      
      殷玉衡一怔,目光从祝安宁手上扫过,最后点点头:“对,我是……”
      
      “师兄送给师尊的礼物一定是好东西!”祝安宁轻笑着打断他,凑过去看盒子里的东西,一点也不拘谨。李光寒也没有推开他,还有一丝微妙的纵容。
      
      倒衬得殷玉衡像个外人。
      
      “这是你的小师弟,祝安宁。”李光寒一向冷漠的声音里带上了一点温柔,“他出身不好,吃过很多苦,你多照顾他。”
      
      “……好。”殷玉衡沉默一瞬,点了点头,对祝安宁温柔一笑,“第一次见师弟,应该给见面礼的。”
      
      他从乾坤袋里取出一个坠子,递给祝安宁。只是这坠子灰扑扑的不好看,像一块石头。
      
      祝安宁愣了一下,目光落在坠子上,面露落寞之色:“师兄可是不太喜欢我?”
      
      殷玉衡有些不解,继而反应过来,笑叹道:“师弟误会了,这不是普通石头,而是离焰暖玉,蕴养灵脉再好不过。师弟刚刚洗脉,应当需要这个。”
      
      说着,殷玉衡还抬头抱怨了李光寒一句:“师弟来自苦寒之地,肯定没见过这种东西,老师您怎么忘记给师弟备上一枚?”
      
      小道童笑道:“殿下真是关爱师弟。”
      
      李光寒点点头:“是我忽略了。”
      
      只有祝安宁脸色一僵,接过暖玉的手过分用力,有些泛白。
      
      明明殷玉衡语调温柔关切,可他偏偏觉得殷玉衡话中隐藏着高高在上的不屑。这是在施舍嘲讽他吗?
      
      祝安宁表情僵硬,说不出话。
      
      “能帮到小师弟就好。”殷玉衡笑意清浅,笑着笑着,忽然猛烈咳凑起来。
      
      一丝血迹滑下唇角。
      
      “你……”李光寒一愣,正想上前,却被祝安宁拉住。
      
      “师尊,我身体突然有点难受。”祝安宁脸色苍白。
      
      “你刚刚洗脉,有些难受很正常。”李光寒回头看向祝安宁,皱起眉,“我先带你去温华池温养。玉衡,你……”
      
      殷玉衡心领神会,边咳边道:“我无事,老师,你先带师弟去温华池吧。”
      
      说完,还不等李光寒回答,转身就走,只留下一个有些单薄消瘦又孤寂的背影。
      
      李光寒望着他的背影怔了怔。
      
      ……
      
      吐血跑路的殷玉衡出了国师府,立刻神清气爽,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唇角的血迹。
      
      门口,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停在路边,殷玉衡上了马车,放松下来,懒洋洋地靠在软垫上,又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杯热茶抿了一口,四肢百骸才渐渐有了暖意。
      
      “黄泉花送出去了,今天的戏终于演完了。好冷,李光寒这么喜欢雪,怎么不干脆搬到雪原去住。”
      
      小白接话:“根据剧情,您以后有机会和李光寒一起去雪原,还会被李光寒扔进冰湖,奄奄一息……啊呸,我刚刚什么也没说,衡哥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它一定也是被国师府的雪冻傻了,好端端的提这些渣攻事迹做什么。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这个狗男人。”殷玉衡似笑非笑,食指轻轻敲着茶杯。
      
      他是离朝最尊贵的小太子,天生有灵骨,七岁入剑道,十一岁筑基,十六岁结丹,名扬天下。
      
      他出身高贵,天赋纵横,本该拥有一段肆意张扬的人生。
      
      可惜……
      
      不幸遇见了几个人,付出了不该付出的真心,颠沛流离,受尽折磨。
      
      而这一切苦难的缘起,就是李光寒。
      
      马车在小巷中穿行,殷玉衡懒懒散散地靠在软榻上,眯眼道:“如果我把李光寒杀了,会怎样?”
      
      “……您杀不掉他,也杀不掉陆厌,”小白抖了抖书页,说道,“书上的剧情注定会发生,这是命运。”
      
      剧情里注定要出现的人物,在剧情结束前,是杀不死的。
      
      “我知道,”殷玉衡露出遗憾表情,“就是随便想想。”
      
      过了一会儿,殷玉衡忽然又说道:“我觉得黄泉花这名字取得好。”
      
      小白:“?”
      
      殷玉衡微笑:“送给李光寒,祝他早日下黄泉。”
      
      识海中,白色书本抖了抖,默默回忆起了当初。
      
      ……
      
      殷玉衡第一次见到李光寒,才十三岁。
      
      男人被人仇家暗算,重伤晕倒在山中。出游的小皇子刚巧路过,心生怜悯,好心施以援手。
      
      ——这是书中原本的剧情。
      
      “前面山洞里就是李光寒,按照剧情,您要救了他,”小白有些激动,“他可是戏份最重的攻一!快上快上!”
      
      小皇子蹲下来,看着地上哪怕如此狼狈,也依旧十分好看的男人,摸了摸下巴:“就是他啊。”
      
      这时候的小白尚且是个天真单纯的孩子,完全没意识到殷玉衡的险恶用心:“对对,他可是蓬莱的神君,以后……”
      
      话没说完,殷玉衡已经一把掐住了对方的脖子,脸上一片冷漠。
      
      小白吓的都结巴了:“您您您……”
      
      “我不先下手为强,还救他,难道等着他以后来折磨我?”殷玉衡冷笑。
      
      “可,这,”小白已经混乱了,“按照剧情……”
      
      殷玉衡手上更用力了。地上人呼吸先是急促起来,最后渐渐微弱。
      
      殷玉衡仍不放心,又死死地掐了半盏茶的时间,才放开手。
      
      殷玉衡直起身,揉了揉发酸的手腕,终于露出一丝微笑,笑的小白瑟瑟发抖。
      
      “死了的渣攻才是好渣攻,不是吗?”殷玉衡转身想走。
      
      “咳……”忽然,地上的李光寒猛地咳凑了一声,胸膛剧烈起伏,唇角溢出一丝黑血。
      
      殷玉衡脚步一顿:“……”
      
      小白结结巴巴说道:“李光寒被人伤到了心脉,您刚刚掐他脖子,不知怎地,刚好让他把心口毒血咳了出来,反而帮了他……”
      
      下一瞬,李光寒迷迷糊糊地醒来。
      
      李光寒只觉得浑身发疼,胸口沉闷,脖子也有些疼痛。他茫然了一会儿,隐隐约约看到身边站着一位少年,才意识到自己被人救了。
      
      他伤的太重,而且伤到了眼睛,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对方的脸。
      
      “多谢……”李光寒很少这么狼狈过,连说话都用尽了全身力气,“救命之恩……我……来日必报。”
      
      殷玉衡:“……不客气。”
      
      小白:“……”剧情好像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完成了。
      
      殷玉衡抽了抽嘴角,弯腰关切道:“你可还好?你伤的这么重,千万别动,等我。”
      
      殷玉衡说完,转身就走。
      
      第二天,殷玉衡提了满满一壶热鸡汤过来,温柔道:“汤里加了灵药,你多少喝一点,补补身子。”
      
      小白眼睁睁地看着李光寒把那壶加了砒霜的鸡汤喝完,没死,还说了一句谢谢。
      
      第三天,殷玉衡带来涂了鹤顶红的灵果。
      
      第四天,殷玉衡带来放了断肠草的馅饼。
      
      第五天,殷玉衡干脆提来一壶剧毒的鸩酒。
      
      过了十几天,李光寒身体渐渐恢复,气色越来越好。
      
      殷玉衡:……
      

  • 作者有话要说:  李光寒:当年救我的少年,是我心底抹不掉的白月光……
    小白:是毒月光吧
    殷玉衡:今天沙雕渣攻死了吗?没有的话我明天再问一遍
    社会你衡哥,人狠话不多。
    你以为我想舔你,其实我只想弄死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