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谎言 ...

  •   火光给殷玉衡清冷的脸增添了一丝温度。
      
      殷玉衡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笑而不语,伸手擦干净陆厌脸上的血。
      
      陆厌怔怔地凝视着殷玉衡。
      
      殷玉衡目光温柔关切,好像刚刚那一箭不是自己射的一样:“别动,药效还没过。你身上是不是有旧伤?新伤旧伤叠在一起,一定很疼。”
      
      殷玉衡悠悠地想,能有多疼呢?有毁灵台、剔灵骨、断手脚疼吗?
      
      陆厌确实很疼,听到殷玉衡的声音,心里忽然一酸。
      
      他远离故土,被人追杀,餐风露宿,只能独自疗伤,已经渐渐绝望,从没想过有人会救他,问他疼不疼。
      
      突然受伤昏迷,突然被人救醒。一切发生的太快,他来不及反应。他身上疼痛未消,动弹不得,只能下意识的抓住殷玉衡的衣摆,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枝浮木。
      
      殷玉衡以为他是疼得难以忍受,安慰道:“别担心,我给你喂的是灵髓丹,能续灵脉、清余毒,新伤旧伤都能治好。”
      
      陆厌心中微微一震。
      
      他知道灵髓丹。这是传说中的极品丹药,有价无市,只有朝歌的高门世家藏有几粒,从不示人。
      
      这价值连城的丹药,就随手喂给了他一个陌生人?
      
      陆厌说不上来此刻的心情。
      
      他出身高贵,也见过无数勾心斗角。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太多,别说雪中送炭,不落井下石就算好。
      
      陆厌断断续续地开口:“萍水相逢,你……为何……”
      
      殷玉衡轻轻笑了笑:“相逢有缘,救你一命又何妨?”
      
      见陆厌还想说话,殷玉衡柔声打断他:“不用硬撑,你先睡吧,我替你守着,放心。”
      
      也许是殷玉衡的声音太真诚,太让人安心,陆厌觉得头脑昏昏沉沉,几欲睡去。
      
      陆厌哑声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在彻底闭上眼的前一刻,他听见青年含着笑意的声音:“白衡。”
      
      ……
      
      陆厌沉沉睡去。
      
      四周的火光的渐渐熄灭了,弥漫着一股草木的焦糊味。
      
      殷玉衡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笑意,专注地凝视着陆厌。
      
      殷玉衡这一张脸真真生的极好,看向一个人时,会给人一种你是他全世界的温柔错觉;笑起来好似春风,遮掩了眼底深处的冷漠疏离。哪怕明知道都是虚情假意,怕也忍不住沉沦。
      
      小白在暗中观看了全程。它是一个书灵,不是人,不懂人的情感,但连它都觉得月色下的衡哥好看的不像话。
      
      小白还记得自己第一次遇见殷玉衡时,对方靠在二十七楼的窗前,金色窗帘在他身侧随风起起伏伏。暮色里,远天交融着沉沉的蓝、浅浅的红。
      
      潮湿的江风带起了少年细碎柔软的短发,半明半暗的光影里,他轻轻地笑。
      
      “不是要穿越拯救书中世界吗?”
      
      “走呀。”
      
      恍惚中,小白觉得自己又听见了殷玉衡的声音。
      
      突然它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发现并不是自己的错觉,殷玉衡真的在喊它走,有点懵。
      
      “走……?这就走啦?”
      
      殷玉衡早已松开手,把陆厌往旁边一推,站了起来。
      
      “不然呢?留在这里吹冷风?”
      
      突然殷玉衡又想起什么,重新俯身……把陆厌怀里的手炉扒了回来。
      
      凉风吹过,陆厌在睡梦中抖了抖。
      
      “这下没问题了,走。”
      
      小白:“……”
      
      它怎么忘了,它衡哥好看是真的好看,无情也是真的无情。
      
      “不是说要守着吗?”
      
      “顺嘴一说,谁信谁傻。”殷玉衡漫不经心道。
      
      小白:“……”感觉自己有被内涵到。
      
      突然它想起来,剧情里写,陆厌发现一箭重伤自己的人是谁后,便故意接近原书的“殷玉衡”,骗取对方感情。又在“殷玉衡”满心欢喜、全心信任时,狠狠的背叛。
      
      先捧你入云端,再弃你入泥潭。
      
      欣赏你的痛苦,鄙夷你的愚蠢。
      
      玩弄羞辱,冷笑嘲讽——
      
      “骗你而已,谁信谁傻。”
      
      小白想到这里,便明白了。
      
      衡哥这是记仇呢。
      
      小白看着地上的陆厌,顿时也不心疼了:“走走走,剧情都过完了,衡哥咱们回家吃饺子!”
      
      ……
      
      殷玉衡离开客栈重新上路,马车向朝歌方向行去。
      
      “恐怕还吃不了饺子。渣男一二三四,刚应付完一个,等下还有。”
      
      殷玉衡坐在车里,裹着狐裘,腿上放着一个精致的小木盒,盒子里躺着一朵白色莲花。
      
      殷玉衡咬破手指,血顺着指尖滴落,渗入花瓣中,很快便看不到半点痕迹。
      
      殷玉衡合上木盒,脸色更加苍白,剧烈咳凑起来。
      
      这是殷玉衡专门从魔域寻来的黄泉花,只生于鬼河岸边,采摘十分不易。这花一旦摘下,很快就会枯萎,除非每天用摘花人的灵血喂养着,才能常开不败。
      
      ——从魔域到朝歌,哪怕是日行千里的乌睢马,也要走上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殷玉衡用血喂了一路,只为了把这朵花捧到那个人面前。
      
      可惜,殷玉衡心里清楚,他千辛万苦带回来的黄泉花,最后不过是被那人随手转送的下场。
      
      殷玉衡心想这就是舔狗的下场啊!他前世最看不上的类型。
      
      然而此刻这只舔狗就是他。
      
      在心里默念了两句命运弄人命运弄人,殷玉衡把木盒随手扔到一边,微笑道:“黄泉花送给阴间人,绝配。”
      
      小白:“……你在骂李光寒吗?”
      
      李光寒,大名鼎鼎的蓬莱神君、离朝国师,修为高绝,一剑惊天下。
      
      他也是殷玉衡的老师。
      
      这朵黄泉花,便是要送给他的。
      
      殷玉衡继续微笑:“怎么会呢!我可喜欢老师了。老师就是我的月光,我是老师的舔狗啊!”
      
      不然怎么会为他生,为他死,为他付出一切,为他堕入深渊?
      
      小白被殷玉衡笑得抖了两抖,连忙安慰:“舔一个是舔狗,舔好多个就是海王。咱们这是一篇np虐恋文,有四个渣攻可以舔,所以你不是舔狗,是海王啊衡哥。”
      
      海王·殷玉衡:“……我谢谢你啊,你可真会安慰人。”
      
      ……
      
      正如小白所说,这个世界其实是由一本书衍生而来,书名很俗套,叫做《失忆后,成了大佬们的心尖宠》。
      
      前一世殷玉衡整日在病床躺着无所事事,无意间看见这个标题,心想虽然俗套,但应当是个甜文。尤其是主角名竟然和自己一样,殷玉衡起了好奇心,无聊点开。
      
      没想到往下一瞅,标签:虐恋情深。
      
      殷玉衡直觉不妙,看了剧情,才明白什么叫人间险恶。
      
      殷玉衡怀疑作者和主角受有仇。
      
      心尖宠?你家大佬宠人是靠欺骗、囚禁、折磨、凌虐来宠的?
      
      作为一个主角,原文中的“殷玉衡”简直惨的令人落泪。
      
      明明是离朝太子,出身高贵,姿容绝世,却被几个渣攻虐身虐心,失去了身份和记忆,流落底层。
      
      主角受失忆后,几个渣攻又轮番出现,做出一幅救世主般的深情模样,骗得主角受满心信任,上演了一番凄凄惨惨的感情大戏。
      
      几个攻都不是正常人。
      
      比如戏份最多的攻一李光寒,就是个心有白月光,强迫主角献血的奇葩。
      
      “他是你师弟啊,救救他……只是取一点血而已……就算为了老师,救救安宁,好不好?”
      
      殷玉衡看到这里,心想你是真的狗。我去献血造福社会还能领一盒牛奶,给你白月光喂血凭什么?凭我是爱狗人士吗?
      
      殷玉衡看的头疼,翻了结尾,直接沉默。
      
      主角受被几个神经病渣攻虐来虐去,结局死在陆厌剑下,几个渣攻才幡然醒悟,意识到自己真爱主角。悔恨交加下,渣攻们痛不欲生。可惜人死不能复生,渣攻们在日复一日的愧疚中,慢慢放下过去,决定带着对主角的爱,开启新的人生。
      
      就这样完结了。
      
      看完小说的殷玉衡,内心只有一个想法:好家伙,重金求购一双没看过这篇文的眼睛。
      
      囚禁,折磨,玩弄……这叫爱?可别侮辱爱这个词了。这哪里是四个攻,分明是四个催命鬼!书中主角受从头舔到尾,活脱脱一只究极舔狗。最后渣攻悔悟又有什么用?人都死了,还说个锤子。
      
      殷玉衡心里憋气,刚在评论区打了一句“标题欺诈”,就被书灵小白找上了门……
      
      殷玉衡闭眼回忆着剧情,慢慢睡着了。
      
      他用血喂养黄泉花,身体损耗太大,气血虚弱。
      
      半醒半梦中,殷玉衡想,书中的剧情并非面面俱到,只要大方向不变,还有很多小改动的余地。这就给了他发挥的机会……
      
      比如昨夜那一枚灵髓丹。
      
      ……
      
      另一边,客栈门口忽然来了一位客人。
      
      正是陆厌。
      
      陆厌已经换了一身黑纱玄衣,血迹也清除干净,长发束起,眸似星辰,端的是翩翩少年郎。掌柜一见他,心知不是普通人,不敢怠慢,连忙迎上来。
      
      少年清亮的眸子里含着隐秘的期待:“店家,昨夜可有人经过此处?”
      
      听掌柜说了作业住店之人的模样,陆厌眼神更明亮了。
      
      “我要找的就是他。你说他往朝歌方向去了?”
      
      “那我便去朝歌寻他。”

  • 作者有话要说:  感冒了,孤孤单单去医院,忧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