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天 ...

  •   沈游正迷茫着呢,只听见周婉淑嗤笑一声,“沈家妹妹,怎么是一双天足?”
      
      说着说着,周婉淑甚至将她掩盖在长长裙子下的脚尖微微的露出了一点点。
      
      高高拱起的脚背,小巧的弓鞋。
      
      沈游极其惊愕的发现,周婉淑居然是裹了小脚的!
      
      她即刻去看周围人,奈何那些人的脚统统掩盖在长裙之下,沈游什么也看不见。
      
      但她能够感受到周围人投来的目光,疑惑的,同情的。
      
      她自由生长的脚丫子在一众三寸金莲当中格格不入。
      
      沈游现在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捶了一个闷棍。她现在算是搞明白为什么刚刚进来的时候要坐轿子了,因为小脚的姑娘根本没办法长时间走路。
      
      而这些人理所当然的认为沈游也裹脚了,才会给她配备一顶小轿子。
      
      之前从大同府南下到金陵,最开始的时候沈游在养伤,浑浑噩噩,伤好后风餐露宿,根本没有机会见到多少女子。更别提要出门讨生活的女子怎么可能会给自己裹小脚。
      
      以至于沈游根本没料到,古代高门大户的女儿们是裹脚的。
      
      “沈家姐姐为何不答话?”周婉淑捏着帕子颇为造作的娇笑了两声。
      
      叫你拿白玉耳珰!
      
      我呸!
      
      沈游根本注意不到周婉淑的想法。她只是感觉自己要窒息了,下定决心要在生活里苟下去,却发现生活还能更狗。
      
      沈游绞尽脑汁,试图给自己找到一个不必裹脚的理由。
      
      “启禀外祖母,我少时顽劣,母亲疼惜我,不愿意让我裹小脚。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今父母皆亡故。再不敢损毁身体,唯恐有违孝道。”
      
      听完沈游的解释,在场众人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也是,理论上讲,乡下来的野丫头有一双天足也是常有的事。
      
      “沈家妹妹怕是想岔了,若是姑父姑母在天有灵,必定希望妹妹有一双三寸金莲,此时若是缠足更能告慰姑父姑母在天之灵,”周婉仪真诚的劝慰沈游。
      
      周婉仪诚恳的目光宛如一道利箭,眨眼之间把沈游的理由打了个稀巴烂。
      
      沈游狐疑的看向她。
      
      你是认真的吗?
      
      周婉仪优雅温婉的坐在椅子上,目光陈恳,情真意切的为沈游担忧。
      
      沈游定了定神,低下头,仿佛连声音都是颤抖的,“先考妣在世之时曾明确提及,不许我缠足。如今他们均亡故,身为人子,怎能枉顾父母遗愿?”
      
      车轱辘话来回说,反正就是我爹不同意,我娘不同意。
      
      你有本事去地底下找他们去。
      
      沈游上门投奔周府约莫就等于刘姥姥进贾府打秋风,众人之所以齐齐站在这里迎接,纯粹是昨天刚刚是中秋家宴,今天人还没散呢。
      
      否则一个穷酸表小姐哪来的这个牌面。
      
      所以沈游一拒绝,根本没人想劝她,没有谁非要来雕沈游这块朽木。
      
      沈游好不容易把这个话题混了过去,自觉自己暂时安全了。
      
      抬头一看,女主周婉仪正格外悲悯的看向她,活像是在看迷途不知返的失足少女。
      
      沈游:“……”
      
      坐在上首的老夫人将众人的戏码尽收眼底。心中暗叹一声,如今的高门大户都要求女子贞静,一双小脚乃是必需。天足固然痛快,怕只怕你将来婚事艰难啊。
      
      可看沈游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老夫人也不好说什么,看来只能以后慢慢劝了。
      
      紧接着,众人又是热火朝天的逗老祖宗开心,包袱一个接一个的抖出来。沈游感觉自己像是听了一场群口相声。
      
      一众相声演员们卖力的演出,就为了逗笑一位观众——老夫人。
      
      不过你还别说,这帮相声演员实在是实力强劲。里头有撒娇卖乖的,有彩衣娱亲的,居然还有一个当堂给老夫人表演了一个小魔术。
      
      沈游目瞪口呆,只觉眼界大开。要是每天早上的请安都要这么挖空心思的话,那怪不得女主上辈子要抑郁而终。
      
      一天一个创意,靓丽秀发远离你。
      
      ——————
      
      日头渐渐的高移,众人终于散场了。
      
      沈游长舒一口气,赶紧带着玲珑以及另一个老夫人给她的丫鬟又琴,跟着玉娘往两宜坞走。
      
      玉娘人到中年,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穿衣打扮也颇为朴素,整个人相当沉稳,不愧是老夫人身侧的管事姑姑。
      
      沈游全程半低着头跟着玉娘走,约莫是考虑到了沈游是天足,也就没有再给她配备小轿子了。
      
      一行人绕过曲曲折折的回廊,沈游是真的感觉自己走累了,周府怎么这么大。
      
      结果又走了好一会儿,终于到了两宜坞。
      
      两宜坞是一座小小的院子,老树荫荫,花木秀美,正院的墙角还缀着几株绣球花。进得屋来,有共计上下两层绣楼。
      
      沈游的住处是在二楼。
      
      沈游刚进两宜坞就注意到,整座绣楼整体的构造是向后回缩的,绣楼低矮,甚至可以堪称稍微有点逼仄。
      
      看起来实在是相当符合她这个穷酸破落表小姐的身份,
      
      等我有钱了,即刻去买一套房子,就住正院,打通个两间房做我的卧室,再搞一个大大的书房,爽!
      
      沈游在自己的幻想中上了二楼,卧室与小厅以挂落隔断,摆放着拔步床、梳妆台、博古架之类的,内饰多数都是半新不旧,应当是她守孝的缘故,故意为她换了更朴素的摆设。
      
      沈游上楼惯例先开窗通风,开了窗才发现,二楼对出去正好是一堵高墙。
      
      古代做园林不是讲究移步换景吗?正常情况下从窗户里望出去一般是自然美景。
      
      为什么会让两宜坞对着一堵高墙?
      
      沈游疑惑了一会儿,倒也没多想。
      
      她甚至来不及收拾行李,先邀请玉娘坐了下来。决定好好探听一下周府的基本情况。
      
      玉娘坐在小杌子上,笑容沉稳,语调不疾不徐的给沈游介绍周府,“回禀沈娘子,每日寅时三刻给老夫人请安,请安完毕可以自行回院子,朝食在老夫人那里用,其余两餐统一去大厨房取,”说着说着,玉娘又补了一句,“老夫人念在沈娘子还需守孝,允许沈娘子每六日前去请一次安即可。”
      
      沈游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说实在的,不管这位老夫人是出自于什么心思让她别去请安了,沈游都相当的感谢她。这直接给了沈游相当程度上的自由。
      
      聊着聊着,沈游好似不经意的问道:“说起来,我在家中只识得几个字,不知府上可有些女戒女训,素日里闲着,也好练练字。”
      
      沈游对于女戒女训丝毫不感兴趣,这种东西垫桌子都嫌脏。但她想知道府里对于读书识字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再怎么抄写女戒女训,前提是得识字啊。
      
      玉娘微笑着道:“沈娘子不必担心,稍有又琴会送来女戒,届时娘子也好研读一番”,说着又补充道,“不过沈娘子这几日也不要太耗费心力,再过三日族学便又要开课了。功课尤为繁重,沈小娘子不如养精蓄锐,以备来日。”
      
      族学?
      
      沈游很惊讶。
      
      一个要求女子裹小脚的地方居然还会给女孩子们读书识字。
      
      看着沈游讶异的样子,玉娘笑了笑,“沈娘子,周家是以诗书代代相传。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可若是斗大的字不识一个,怎能相夫教子呢?”
      
      沈游无语,感情是一切为了嫁人,一切为了丈夫。
      
      不过沈游依然格外配合的表现出一副憨了吧唧的茫然脸。
      
      你在说啥?
      
      玉娘暗叹一声,乡下来的,到底呆笨了些,还是需要好好调、教。
      
      两人继续交流了一番,玉娘简要介绍了一下周府布局,“说起来,两宜坞虽偏僻了一些,但是也安静,正合适沈娘子守孝。”
      
      能不偏僻吗?
      
      两宜坞位于周府内院角落中的角落,怪不得她刚刚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怎么走都走不到头。
      
      但是沈游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她认真的向玉娘道谢,“不偏僻的,能够有一处容身之所,已是不胜感激了。”
      
      话音刚落,沈游就发现玉娘的微笑似乎更真诚了一些。
      
      两人聊了好一会热,基本都是玉娘在科普。沈游恰到好处的摆出或茫然或感激的脸色。演完了这一场,沈游只觉得自己演技直线进步。
      
      唉,当时怎么就做了记者,没去当演员呢。
      
      玉娘叭叭叭了一通之后告辞离去,沈游颇为识趣的递给了玉娘一个小小的荷包。
      
      玉娘一摸就知道那荷包里只有一小串铜钱。
      
      她又抬头看向沈游,却发现沈游面色羞红。
      
      玉娘还以为沈游是因为过于穷酸,羞愧到脸红。其实是沈游第一次干这种近乎贿赂的事,以至于让她感觉自己辜负了dang和国家的教育。
      
      玉娘收了钱,谢了恩,状似高高兴兴的走了。
      
      沈游也知道这么点钱估摸着塞牙缝都不够用,可这玉娘的牙缝实在是太大了,沈游塞不起。
      
      作为一个贫穷少女,浑身上下资金总额为十五两银子,负债额为一千三百三十八两银子。
      
      欠债额是资金额的近九十倍啊!
      
      沈游一想到这里,悲从中来。
      
      当务之急是赚钱,赶紧赚钱。
      
      只要有了钱就能买房,搬出周府之后甚至连裹脚这件事情都解决了。到时候也没哪个憨逼会来跟她说要缠足。
      
      哦,除了女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