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天 ...

  •   第二天,一行六人紧赶慢赶进了金陵城。
      
      金陵是两京之一,也是南方重城。一路走来,叫卖声此起彼伏,人流如织。
      
      卖各类饮子的,卖自家做的小玩意儿的,杂耍的,卖烟花的,代写书信的……好一派人间烟火气。
      
      沈游被外头的热闹声弄得心痒痒。小心的掀开了一角车帘,兴致勃勃地看了一路,丝毫不觉厌烦。
      
      周恪是带着沈游从东城门进来的,穿过东市,街上便慢慢的安静下来了。
      
      金陵的格局是“南富北贵,东贫西贱”,而周府就坐落在金陵城北的武定桥。武定桥前的半条燕子巷都是周家的。
      
      周家是金陵当地的大族,绵延几百年的书香门第,出过数位部堂高官。门口的牌坊就有十几座。除了朝廷褒奖的节妇,还有许多家中弟子中进士、点翰林后营造的牌坊。
      
      那些个牌坊造得又高又大,一重接一重,直看得沈游眼花缭乱。
      
      周恪带着沈游穿过重重牌坊,才到周府大门。
      
      此时沈游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在油壁车里。甚至还难得带上了帷帽,摆出了一幅娴雅贞静的样子。
      
      周恪并未带着沈游从正门进,而是进了东北角的偏门。一到偏门,立刻就有两个身强力壮、膀大腰粗的婆子迎上来,扶着沈游上了一顶两人抬的小软轿。
      
      一见沈游上了轿子,周恪即刻告辞离去,他得前往外院复命。
      
      轿子过了影壁,又过了几间堂屋、门厅,便来了正堂,不过一众婆子丝毫没有要在正堂停留的意思。
      
      又穿过正堂,绕过偏厅,过了一路的亭台楼阁,就在沈游都快被颠吐了的时候,轿子终于停了。
      
      沈游揉了揉发闷欲呕的胸口,从颠簸的轿子中下来了。
      
      这一路颠的她七晕八素,幸亏从大同到金陵坐马车都颠簸习惯了,否则只怕要栽在这顶小软轿上。她完全搞不明白,大家闺秀们为啥要坐这么颠簸的轿子,也不怕把早饭吐出来。
      
      一下轿子,两名婆子行了个礼,口称“告退”便离去了。
      
      好了,现在只剩下沈游一个人站在了门口。
      
      她抬头一看,那牌匾上写着“寿康院”三字。
      
      取这种院子名,估摸着里面住的应该就是周家的两位老祖宗了。
      
      沈游暗笑道,这院名真是简单粗暴,表达了周府一众子弟们对于自家老祖宗长命百岁的美好祝愿。
      
      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两位老人自己取得。
      
      还没等沈游继续细细观察呢,院门一开,便有一个丫鬟迎了上来。
      
      沈游定睛一看,这个丫鬟穿着青色比甲,头上簪着一朵小绒花。样貌只算是清秀,但是周遭气质温和,看着便格外可亲。
      
      “可是沈家小娘子?”
      
      沈游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丫鬟也不甚在意,盈盈一礼,继续说道:“婢子青雀,见过沈娘子”
      
      沈游绕过打帘的丫鬟,一进院子,便见到主位上坐着一个老太太。
      
      她身量瘦削,衣着朴素,头发虽已花白,却根根梳理的整整齐齐,最让沈游赞叹的是这位老太太的一双眼睛,清亮有神,平和沉稳。
      
      年轻的时候多半也是个美人。
      
      沈游快步走上前,行了礼。
      
      这个礼仪还是她向玲珑学习的。玲珑是插草标自卖的,行的礼仪也是不伦不类。沈游学起来也是颇为尴尬,学出来的成品也是奇奇怪怪。
      
      但是大概是她的态度太坦荡,毫无局促不安。竟然让众人觉得也不好说她什么。
      
      “可是沈家小娘子?”
      
      沈游低头称是。
      
      老太太叹了口气,看着这个瘦弱的小姑娘,仿佛像是见到了当年的柳燕,心里便忍不住一软。
      
      “过来,来外祖母这里”,老太太牵着沈游的手,仔仔细细的打量她。
      
      小姑娘穿着一身白麻衣。瓜子脸,眉目姣好,待将来大了些,必是个绝顶的美人。许是因为父母过世打击太大,再加上旅途劳顿,沈游面白如纸,看着便柔柔弱弱。怕是得好生将养着。
      
      父死母丧是重孝。按照斩衰的说法必须服丧守孝三年,沈游为此穿着素白的麻衣,麻衣极其粗糙,沈游老感觉自己皮都要被磨破了。
      
      周老太太颇为怜惜的牵起沈游的手。
      
      “青雀,去把那对白玉耳珰拿来”。
      
      青雀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那对白玉耳珰曾是祖母少年时最喜欢的物件。祖母都没有送给过我!
      
      周婉淑搅了搅帕子,颇有些不高兴。
      
      一看见周婉淑有不高兴的趋势,坐在下首的大夫人即刻站起来打圆场。
      
      “老祖宗,您别难过,沈家小娘子千里迢迢来了金陵,便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不必客气”,妇人笑意盈盈,“两宜坞早早的便收拾出来了,那里僻静,正好适合静养。”
      
      沈游抬头一看,说话的这位妇人穿金戴银,格外富贵。
      
      妇人是个银盘脸,身材略略丰腴的美人。看上去亲和之中透露着些许精明。
      
      “瞧我,沈家小娘子一来,我都忘了介绍”,妇人站了起来,拉着沈游的手先做了个自我介绍,说她是大伯母,也是府中掌管中馈的,若有衣食住行上的不便,即刻前来寻她。
      
      沈游了然,这位打扮富贵的银盘脸就是女主的继母,女主前期宅斗路上的小boss。
      
      紧接着,继母又一一给她介绍别人。
      
      这个是谁谁谁,那个是谁谁谁。
      
      沈游真的感觉自己已经很努力了,但是这里的人未免也太多了,满屋子香风阵阵,吹得沈游脑壳疼。
      
      四百万字的小说,沈游只有一晚上的时间,除了记住了男女主名字加出场较多的人物之外,别的路人甲和炮灰乙,沈游根本来不及翻。
      
      这直接导致了沈游现在面对一众莺莺燕燕,感觉自己的秀发正在一根根脱落。
      
      好不容易介绍完了一众分支的杂牌亲戚,这位继母又拖着她与众姊妹见礼。
      
      “沈家妹妹,我是你大姐姐婉仪,你唤我元娘便是了”。一名年约十六七岁的姑娘站了起来,一边自我介绍,一边引着沈游前往别的姑娘面前。
      
      婉仪?!
      
      沈游昏昏的脑子打了个激灵。
      
      女主来了!
      
      沈游即刻抬头去看,女主果然是个美人胚子,气质娴静,温婉可人,整个人像是仕女图里走出来的。
      
      就是看上去精气神不是太好,眉目间笼罩着一股郁气。
      
      沈游了然,估计这时候的女主才重生回来没几天,还没从上辈子的阴影里走出来,自然没办法脸色红润有光泽。
      
      周婉仪领着她站到了另一位银盘脸的姑娘面前,这姑娘双颊饱满,整个人的脸呈现一种肉质感,是老一辈的人最喜欢的,极有福气的长相。
      
      这位圆盘脸的姑娘即刻站了起来,皮笑肉不笑地给女主和沈游见礼。
      
      “沈家妹妹,我是你二姐姐婉淑,你唤我二娘便是。”
      
      这是女主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就是那个继母的女儿。
      
      果真是一脉相承的圆盘脸。
      
      周婉淑说着便吩咐后面的丫头递上了一个小匣子。大约是见面礼一类的东西,玲珑极有眼色,迅速把沈游带过来的见面礼,给了这位二娘。
      
      紧接着是,是府里的三娘子,周婉绮。
      
      这位三娘子穿着一身月牙白衣裳,面白如雪,看上去体弱多病,弱不禁风的样子。说起自我介绍来也娇娇怯怯,一个字非要喘成两个字说,沈游听着都累。
      
      沈游暗自揣测这位三娘子该不会平日里伤春悲秋,对花落泪,对月伤怀什么的吧。
      
      果不其然,这位三娘子的见面礼是一本诗集。
      
      沈游瞄了一眼,那诗集的封皮写着《花月吟》。
      
      在那一瞬间,沈游仿佛看到了一位才女的崛起。
      
      可惜了,她们怕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了。
      
      最后,女主周婉仪带着沈游来到了最小的周婉安面前。
      
      周婉安嗫嚅着,声音小的跟蚊子叫一样,“沈家姐姐好”。
      
      这位四娘子衣服穿的不是很鲜亮,半新不旧的样子,整个人半低着头,沈游根本没看清楚这位四娘子到底长什么样子,约摸是个极瘦弱的小姑娘。
      
      沈游一看小姑娘整个人都快缩到大人后头去了,颇为理解的与她交换了见面礼,也不再逼她回复。
      
      沈游送给周家前三位姑娘的礼物统一是自己绣的荷包或者帕子,说是自己绣的,其实是沈游提前在金陵购买的成品。唯独送给这位最小的周婉安的是九连环,鲁班球这种小玩意儿。
      
      一通认亲下来,沈游尚且觉得还好,至少表面上来看周府众人待她还是颇友善的。沈游好歹松了一口气。
      
      谁知这口气还没放下来呢,刚刚送给周婉安的鲁班球,咕噜咕噜的滚到了沈游脚底下。
      
      周婉安吓得脸色煞白,即刻缩回了大人身后。
      
      然而众人的目光已经顺着鲁班球一路到了沈游脚下。
      
      仔细一看,众人神采各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