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空着的上铺堆了个脏兮兮的行李箱和两三个水盆,还有许多其他杂物,乱得人不忍直视。

      “谁的?”

      纪遥冷着脸问道。

      打游戏的忙摘下耳机,“行李箱我的,”匆匆忙忙地过来拿行李箱,小声道:“不好意思啊,我们都以为没人来了。”

      凝滞的空气重新活了起来,大家纷纷去拿自己堆在上铺的东西。

      像赶集抢购一样搬东西的宿舍里,纪遥冷眼旁观众人的狼狈,只有晏双,瘦小的一个,身上冒着水汽,贴在墙角低着头站着,什么都没做,看上去也可怜巴巴的,夜风吹动他的湿发,劣质的橘子香气飘到鼻尖,纪遥皱了皱眉,转身走出了宿舍。

      见他人走了,宿舍里的人都松了口气。

      “妈的,这架势,我以为校长来了呢。”

      “就是,哪来的少爷,一来就摆谱,”张帅从上铺脸盆的缝隙里抽出自己的毛巾,边摇头边道,“以后咱们宿舍可不太平了……唉那个谁,你说是不是?”

      被cue到的“那个谁”声音又轻又软,“是啊,以后……可不太平了。”

      到快熄灯的时候,纪遥才回来。

      宿舍里吐槽了一圈,也都快睡了,都在抓紧时间洗漱收拾,他的下铺被子铺得整整齐齐,人已经睡在里面,把半个头都塞到了被窝里,只露出毛茸茸的头顶。

      晏双察觉到宿舍里气压又是一低,知道肯定是纪遥回来了,他探出脑袋,与正站在他床前的纪遥对视了。

      纪遥有点恍惚,他好像看到了秦卿。

      和平常清冷孤高的模样不同,面颊粉白而富有活力,眼睛亮亮的,带了些水意。

      “你就这么睡吗?”

      不一样的声线打破了面前的梦境,纪遥的眼神重新变得清明。

      上铺的东西被拿了个干净,只剩下床板,而纪遥的架势似乎是打算在光秃秃的床板上凑合一晚上了。

      “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和我挤一挤。”

      声音压在被子里,闷闷的,有些羞涩的善意邀请,不包含任何其他的意思,却无端地令人想起夏日的禁果。

      纪遥低下头,避开了那双湿润的眼睛。

      “不用。”

      纪遥拿了桌上包里的钥匙和钱包,手在身侧垂着,“谢谢。”

      他永远无法对秦卿狠心,即使只是和秦卿相似的脸,他也会选择给予回应。

      晏双慢慢把头重新埋进被子,唉,可惜,多好的刷剧情的机会,纪遥就是太闷骚了,换成秦羽白,至少得刷两个剧情点。

      第二天一早,宿舍里气氛还是很压抑,像是生怕纪遥会突然回来一样。

      晏双淡定收书,按照剧情,纪遥得后天下午才回学校。

      身为好学的主角受,晏双早早地来到教室,选中了教室里的C位听课。

      其实原主原本学习优异,卷入渣攻们的爱情游戏后,有事没事就被哪个渣攻拉出去搞虐恋爆炒,成绩自然一落千丈。

      晏双绝不允许这种情况的发生。

      学期末奖学金整整三万!

      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合理敛财的机会。

      学,使劲地学!

      教室里陆陆续续地快坐满了人。

      这是一节大课,少说也有两百个人听课。

      晏双附近的座位也很快坐满。

      这本来就是一所学霸云集的高等学府,能考进这所大学的都非常出色。

      晏双:感受到了穿书局的恶意,这笔奖学金很不好拿!

      快坐满前,门口出现了一个令晏双意想不到的身影。

      纪遥。

      他换了一身衣服,没有换风格,全身上下没有一个logo的简单穿着,品质全都体现在精良的剪裁和布料上。

      纪遥一出现在教室里,整个教室就像昨天晚上的宿舍一样,气压瞬间变低了,连温度都像降了几度。

      冷淡的目光扫过班级,在经过晏双时微微顿了顿。

      戴着黑框眼镜的晏双看上去毫不起眼,他看到了自己,镜片后的眼睛笑得弯了起来,向他小幅度地挥了挥手。

      纪遥挪开目光,在教室最后的几个空位中坐下。

      晏双跟着他的身影转过头,纪遥坐定后,还对纪遥挥了挥手,用口型道:下次我帮你占座。

      隔了十多排的距离,纪遥看不清晏双在说什么。

      他只看到了两片破碎的嘴唇。

      昨晚被晏双和秦卿太相似的容貌给震撼,纪遥完全没有在意细节。

      晏双已经把头转了回去。

      纪遥手搭在课桌上,满脑子都是他刚刚看到的那两片嘴唇。

      丰润,微肿,伤痕累累。

      纪遥垂下眼,浓密的睫毛遮住了他眼眸中一瞬暴戾的情绪。

      课间休息,晏双主动走向留在原位的纪遥,他做出一副鼓起勇气交朋友的羞涩模样,“下次我帮你占座啊。”

      纪遥抬脸,眼神在晏双的唇上一扫而过,离得近了,看得就更清晰了,嘴唇上的伤口细碎、深浅不一,傻子也看得出来是被什么人凶狠咬过才造成这样的情景。

      “不用,”纪遥冷冷道,看到晏双受伤的眼神,他转过脸,语气更冷,“离我远点。”

      说完,他起身走出了教室,没有再看晏双一眼。

      晏双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纪遥刚刚多看了一下他的嘴唇。

      剧情里,纪遥对秦卿属于朝圣般的爱,在他心中,秦卿太美好了,他把秦卿当成神一样,他不容许神被亵渎,即使是与秦卿相似的晏双,他也抱有同样的期待。

      所以,在得知晏双和秦羽白的契约后,纪遥愤怒过,之后对晏双的态度也一度这样恶劣无视。

      知道晏双是被迫以后,纪遥才态度稍稍好转,同时也对被秦羽白羞辱的晏双多次伸出援手。

      他每次出手,其实并不是对晏双抱有多大的同情和善意,而是出于一种类似“爱屋及乌”的移情心理。

      他不忍秦卿遭受半点伤害,即使是秦卿的替代品也不行。

      晏双以为纪遥对他已经足够特别,却不知,纪遥对秦卿才是独一无二。

      所以是晏双误会,是晏双爱上他,是晏双主动献出自己的身体。

      纪遥从头至尾只是被动接受而已。

      他从来没有说过喜欢,一切都是晏双自作多情、一厢情愿。

      晏双放下摸嘴唇的手,他最喜欢这种单箭头的剧情了!纪遥只要乖乖躺着让他来动就好,剧情贼好刷!不容易被拖后腿!

      看,不过提前露了个脸,晏双就已经把纪遥的剧情快进到“讨厌不纯洁的晏双”了,good job。

      晏双着急刷纪遥的剧情进度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纪遥的剧情线和秦羽白的剧情线是交织进行,螺旋上升。

      晏双跟秦羽白搞虐恋的时候,纪遥是那个引起两人误会的吃醋工具人。

      晏双跟纪遥搞虐恋的时候,吃醋工具人角色则由秦羽白一肩扛起。

      秦羽白那里加速了,纪遥这里也得加速,要不然关键时刻没有吃醋工具人,剧情和感情线都会推动得很吃力。

      没办法,人都是贱的,有人争着抢的比没人要的香,别人嘴里的最香。

      一直到课间休息结束,纪遥都没回来上课。

      晏双心想小纪不会是被刺激狠了,在学校里的哪个角落无能狂怒吧?

      按剧情,纪遥正处于“该死,我不想继承家里的亿万家产”和家里人搞分裂的阶段,本来就挺糟心的,遇见晏双之后可以说是超级加倍。

      晏双:唉,可怜的小处男,气就气吧,以后有的是气受呢。

      微笑.jpg。

      下半节课没开始一会儿,教室门被敲响了。

      晏双心想是二号鸡蛋回来了,赶紧调整面部表情为“小心翼翼地想触碰又不敢碰的小可怜状态”。

      教授过去开门。

      “您好,我来接人。”

      是魏易尘。

      晏双:浪费表情。

      教授满脸懵,“你接谁?”

      魏易尘的目光落到晏双身上,而晏双正满脸愕然的不知所措。

      晏双看着魏易尘掏出手机给教授看了什么,教授脸色马上变了,“晏双是谁,出来一下。”

      晏双站起身,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走了出去,对教授怯生生道:“老师……”

      “有事就先走吧。”教授和颜悦色。

      “可是我……”晏双着急地看着教授,又看了一眼魏易尘,“我还要上课……”

      尾音在魏易尘冰冷的注视中逐渐变低。

      “晏先生,需要我再提醒你一次你的身份吗?”

      声音不高不低,毫无感情中暗含着想要将人摧毁的轻蔑。

      在教室里众人的注目礼中,晏双难堪地收拾着书包,慢慢走出了教室,到门口,他对教授说:“老师,今天落下的课……”

      “不要紧,”教授和蔼道,“课的ppt和资料我会上传到公共邮箱里,你自己自学一下,不懂的可以发邮件问我。”

      “谢谢老师。”

      教室门关上,魏易尘看着还恋恋不舍的晏双,毫无同情心道:“车在后门。”

      晏双转过脸,脸上表情柔弱又可怜,“魏先生,我刚才演的还不错吧,这样老师应该不会扣我平时分了吧。”

      魏易尘:“……”

      “你不用演,”魏易尘冷嘲道,“他也不会扣你的平时分。”

      放屁,原剧情里教授虽然表面放行了,暗地里可是狠狠地扣了晏双的平时分。

      晏双收起可怜兮兮的嘴脸,嫣然一笑,“别人帮忙和自己努力,我还是觉得后者更保险。”

      魏易尘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两人向楼梯口走去,魏易尘在前,晏双在后。

      走到拐角处,魏易尘的脚步忽然停下。

      “纪少。”

      跟在他身后的晏双眼睛一亮。

      哦吼,二号鸡蛋和五号鸡蛋在剧情线里的第一次会晤!值得纪念!

      一号鸡蛋隐藏在五号鸡蛋后面,所以这其实是三蛋会晤啊!

      用心点刷的话,几条感情线都会前进的!

      “你怎么在这儿?”

      纪遥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

      “我来接人。”

      魏易尘态度恭敬,说的含糊其辞。

      身为秦羽白最信任的管家兼秘书,他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纪遥靠在楼梯口,头微微偏了偏,他好像闻到了那股劣质的柑橘味道。

      视线掠到魏易尘的身后。

      低着头,掌心紧紧攥着包带,缩成一团的晏双暴露在纪遥的视线里。

      瞳孔猛地一缩。

      破碎的嘴唇,相似的容貌,秦羽白的管家。

      电光火石之间,纪遥的脑中已经拼凑出了一条完整的故事线。

      “失陪了。”

      魏易尘微微弯腰,看了身后的晏双一眼,示意晏双跟上。

      晏双头低得更厉害了,步履缓慢地经过纪遥身边时,攥住包带的手背力气大到骨节都在发白。

      “等等。”

  •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后面的投喂感谢统一调整到周日OvO
    谢谢老板们
    感谢投出地雷的老板:老伏敲可爱 2个;28737045、公主今天有钱了没、蘸酱、西瓜小虎鲸、莓九、熔、亦攻亦受明公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老板:鹤先生 110瓶;cylcyl. 100瓶;几鱼 66瓶;看遍浮云 60瓶;虎了吧唧 40瓶;口亨彳亍口巴 30瓶;废物点心超棒的、啾啾不是九九、竹子不是木又寸 20瓶;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18瓶;归鹤 14瓶;47186612、樂一粒、春情倦怠、兔九 10瓶;溟岚 9瓶;35591863、晴 8瓶;叶老爷 7瓶;17 6瓶;oscuro 3瓶;那个朋友就是我、解临. 2瓶;:-P、蓝莓猫meow、眠星、随便、是张红薯呀、盛夏 1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