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圣彼得医院。

      本书唯一指定医疗机构。

      无论是挖肾还是移植眼角-膜,技术都是相当的一流。

      也是三号渣攻戚斐云就职的医院。

      按照时间线,戚斐云现在还在国外交流,不然趁这个机会先刷个脸熟也不错。

      所以晏双是真不想上医院。

      身为一个一己之力先后单挑五个渣攻的贱受,晏双的身体恢复能力很强,也就是俗称的钢铁菊花,根本不需要上医院。

      其次,这一不是原书设定的剧情,二不能刷与任何人物的感情戏和剧情线,妥妥的浪费时间。

      原书中,签订契约的当晚,晏双被秦羽白睡了,两个处男搞得场面异常惨烈,秦羽白只要了晏双的第一次就草草收场,第二天,晏双只是受了轻伤,让魏易尘送他回了便利店,中间秦羽白并没有打电话来问晏双的情况。

      初夜的剧情也就到此结束。

      秦羽白再联系晏双已经是三天后,他派人到晏双的学校,直接把晏双从课上叫走,令晏双大大难堪了一把,直接击穿了晏双的心理防线。

      而晏双进入世界后跟秦羽白滚了恨不得一天一夜的床单。

      晏双是故意的。

      不可描述的剧情不可跳,且不可同时刷。

      要想在三个月之内和秦羽白刷满剧情,除了虐恋戏份,不可描述的戏份也得刷满,时间很紧迫。

      就是不知道秦羽白哪根筋抽了,要魏易尘送他去医院,秦兽人设不可能崩吧。

      是因为还没有“物尽其用”?

      “晏先生,请下车。”

      魏易尘一脸冷漠,完全没有要搭把手的意思。

      晏双挪着腿下车,脸色发白,双腿颤抖,却仍倔强地咬着牙不出声。

      魏易尘冷眼旁观,只要晏双不出声,他不会帮忙。

      这是秦羽白买下的玩物,就和秦羽白拍下的名画一样,没有秦羽白的允许,没有谁会不知死活地去触碰。

      福利院门口已经是个大失误。

      魏易尘跟在晏双身后,目光幽深地看着晏双和医院门口高高的台阶搏斗。

      晏双也没有让魏易尘帮忙,他艰难地一步一步跨上台阶,在最后一阶台阶停住,他背对着魏易尘,清冷道:“医院已经来过了,可以走了吗?”

      秦羽白的命令是送晏双去医院,并不包括后续。

      魏易尘站在医院的楼梯上,视线上扬,晏双的背又瘦又单薄,包裹在宽大的白T恤里,显得衣服都空空荡荡。

      魏易尘滚了滚喉结。

      “随你。”

      魏易尘送晏双回学校。

      来回耽搁的时间太长,去便利店打工已经来不及,晏双只好打了个电话跟人临时调了个班,先赶着回学校上课。

      车上,晏双从自己的帆布包里掏出了个橙子。

      橙子卖相绝佳,一看就是在充足的阳光下长大,晏双剥开橙子的一角,车里马上就弥漫起橙子浓烈的香气。

      这是晏双喜欢这份工作的原因之一。

      现实世界里,穿书局内只供应必备食物,不供应水果这种额外地用来取悦人味蕾的食物,除非是买下能产出水果的私人星球,才能随心所欲地享用水果。

      晏双看中的GKD43号星球就盛产水果。

      晏双带着感恩的心把橙子剥得极其完美,然后仔细地把橙子分成一瓣一瓣,低着头一口一口,吃得很专心。

      魏易尘从后视镜里看晏双。

      对待食物,晏双好像很虔诚。

      无论是初次见面的西餐,抑或是酒店里的粥,再到打包的水果。

      晏双的吃相都是欢喜又认真的。

      魏易尘知道晏双的所有底细。

      孤儿,福利院。

      这两个词汇联系在一起不会令人产生好的连想。

      魏易尘不是孤儿,但和孤儿也差不多。

      父母离异,双双再婚,他像个多余的包袱,被两个人丢来丢去。

      他没去过福利院,而是不断地寄人篱下,舅舅、叔叔、伯伯……太多了。

      因为从小不断地挨饿,长大以后就会变得格外贪心。

      “到了。”

      在晏双吃完一个橙子,三颗草莓的时候,魏易尘把车开到了大学的偏门,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

      梧桐树大片大片地连成一线,投下浓重的阴影。

      晏双下车,对魏易尘道:“谢谢你送我回来。”

      魏易尘满脸冷淡。

      下车后,晏双没有进校门,而是站到了驾驶位的车窗旁,“我说过的话依然有效。”

      魏易尘:“什么?”

      晏双弯下腰,他双臂交叠轻轻地搭在半开的车窗上,对近在咫尺的魏易尘笑了笑,嘴唇破碎脸色惨白,却无端地有了风情,“无论是秦先生,还是魏先生,我都一样欢迎。”

      魏易尘脸色不变,一言不发地按下车窗上摇键,暗茶色车窗缓缓上升,晏双放开手,魏易尘隔着车窗深深地看了晏双一眼,目光晦暗莫名。

      晏双从车窗最后摇上的缝隙里捕捉到了魏易尘的眼神,“还有九十八天。”

      魏易尘不动。

      “我只卖给他一百天,”晏双笑笑,“想要的话,可以提前预定,欲购从速,我可是很抢手的。”

      婊-子。

      魏易尘在心中冷冷道。

      车辆掉头,绝尘而去。

      晏双终于可以站直不装瘸了。

      根据剧情,晏双分析了一下刷五个渣攻好感度的方法。

      秦羽白走肾,纪遥搞养成,戚斐云喜欢玩调-教,盛光明向往纯洁的爱情。

      而全程围观的魏易尘。

      晏双给他取了个通俗易懂的亲切外号——“绿帽奴”。

      晏双越是堕落,越是在几个男人之间辗转颠沛,就越能激起魏易尘想得到他救赎他的冲动。

      所谓的“救风尘”,大抵就是像魏易尘那样的心态。

      原书剧情里晏双全程几乎都是被迫卷入那些渣攻的爱情游戏里,直到被盛光明伤透了,晏双自暴自弃去酒吧放浪,而正是在这时,一直暗中观察的魏易尘才跳了出来。

      晏双可等不到那么久。

      最简单的数学题,煮一个鸡蛋需要三十秒,煮五个鸡蛋最快需要多久?还是三十秒。

      一起煮嘛。

      不可描述的剧情可以排队慢慢来,感情线早点刷完早好。

      晏双转身进入了林荫大道。

      晏双的人设目前刚进入大一,开学也就才一个月。

      秦羽白要三天后才会出现,晏双安心地休息上课,静静等待二号人物纪遥的出场,趁这三天的空档,把这个鸡蛋也给下锅。

      纪遥是晏双的室友。

      宿舍是六人间,分为上下铺,目前只住了五个人,晏双的上铺还空着。

      刚开学的一个月,纪遥并没有住宿,之后跟家里产生矛盾才搬进了宿舍。

      要说纪遥和晏双的剧情,平心而论,晏双觉得纪遥线比秦羽白线虐得要更高质量一点。

      晏双和秦羽白始于交易,从一开始就不纯粹,虐身和走肾的剧情也更多,两个人没走心多久就掰了。

      但纪遥不同。

      晏双最先喜欢的其实就是纪遥——在他喜欢上秦羽白之前。

      晏双家境贫寒、性格怯懦,在剧情中被设定为学校里丝毫不起眼的人物。

      秦羽白派人把他从课上接走,去酒店套房翻云覆雨了一夜,第二天晏双在辅导员的早会上迟到,辅导员见迟到的是晏双这个没存在感的贫困生,于是杀鸡儆猴,罚晏双站了一节早会。

      晏双前一晚上被秦羽白干得死去活来,腰腿和身后难以启齿的部位都酸痛难忍,一个小时的早会,险些让他虚脱。

      晏双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正好撞见了也才来上学的纪遥。

      两人在前一天已经打过照面。

      纪遥性格冷漠,长相也是清冷俊美挂的,整个人像冰雕似的,加上他家世背景深厚,宿舍里的人都怕他。

      纪遥过来时,没与任何人打招呼,只和下铺的晏双说了句——“让开”。

      这便是两人唯一的交集。

      撞上纪遥,晏双匆匆躲避,实在难受,倒在床上就昏了过去。

      而等他昏迷醒来,人却是盖好了被子,额头上一块温温的湿毛巾,清冷的少年在他迷茫的眼神中递上了温水和退烧药。

      晏双心跳漏了一拍。

      纪遥是在他深陷困境后第一个对他好的人。

      但晏双不知道的是,因为他昏迷中不住呻-吟,纪遥不耐烦地想叫他闭嘴,翻下床后,发觉眼镜掉落在枕头一边的晏双竟然与他的青梅竹马兼梦中情人秦卿有如此相似的相貌,这才起了恻隐之心。

      晏双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从他们相遇的第一天,纪遥就对他抱有善意。

      宿舍生活中,也只有纪遥偶尔会理睬透明人一样的晏双,虽然也是冷言冷语居多,但有的时候他还会接济晏双一些生活用品。

      纪家和秦家是世交,纪遥免不了经常和秦羽白碰面,在一次宴会上秦羽白公开羞辱为难晏双时,纪遥站出来替晏双解了围。

      可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纪遥是晏双灰暗生活的唯一一抹亮色。

      晏双会喜欢上纪遥是再合情合理不过的事了。

      直到在长久的纠缠中,晏双爱上了秦羽白,这份对纪遥淡淡的喜欢才逐渐消逝。

      之后,秦羽白故意在赌桌上把晏双输给纪遥。

      被以赌局上的战利品的形式送到曾经喜欢的人身边,还是自己现在的爱人亲手所为,晏双一度万念俱灰。

      然而纪遥待晏双却温柔了起来,纪遥替他换专业,说这样就不会再因为缺课太多而被同学议论而难堪,纪遥亲手教他钢琴,说他有艺术天分,纪遥尊重他,爱护他,让他觉得自己真正地像一个人。

      那份喜欢在纪遥的呵护下重新开始生长。

      晏双以为纪遥和秦羽白不同,纪遥是真的喜欢他。

      像纪遥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少年,没有必要给任何他看不上的人以好颜色,所以纪遥的爱不会伪装。

      纪遥对他是特别的。

      晏双越陷越深。

      哪怕纪遥让他给秦卿捐肾,他还是自我欺骗,纪遥只是舍不得秦卿这个青梅竹马的玩伴,纪遥对秦卿只是亲情,为了纪遥,他可以救秦卿。

      一剂麻醉让这份喜欢沉沦到了黑暗之中。

      原来纪遥……也只是把他当成替代品……

      对两人剧情线的评价,晏双唯有“省心”二字。

      全程都是晏双独角戏,不容易翻车,舒服舒服,小纪同志真是爸爸的好大儿!

      “这也太特么热了,学校疯了吧,都三十度了还不让开空调?!”

      晚上八点,夜课结束,空荡的宿舍楼被正值火气旺盛的大学男生填满,整栋宿舍楼似乎都在流汗,所有回来的人都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洗澡。

      每间宿舍有独立卫浴,但是不供应热水,冬天是不能用,大夏天的男生们都无所谓,在宿舍里冲一把也就算了。

      晏双宿舍里也是排着队洗澡,晏双排在最后一个。

      “呼,舒服了——”

      第四个人光着上身,穿着大裤衩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毛巾粗鲁地擦着湿发,从抱着脸盆的晏双身边走过,看也没看晏双一眼。

      晏双也很淡定。

      别问,问就是眼镜buff。

      小说世界里必备的神奇眼镜,buff为:戴上这副眼镜就会立刻变成隐形人。

      推开浴室门,晏双脱下眼镜放到洗漱台,放水洗澡。

      身上的痕迹才两天就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受伤的地方更是早就好了,虐文总受的身体就是那么耐造。

      除了嘴唇。

      嘴唇上的伤痕好得格外慢,幸好也不难看,破碎的玫瑰颜色,更能吸引人的目光。

      当然,戴上debuff的眼镜后,一切就都泯然了。

      晏双开了冷水慢条斯理地洗澡,反正他是最后一个,也没什么人会来催。

      浴室的门很薄,晏双能清楚地听到宿舍里的谈笑声,大学男生谈论的话题离不开球赛、游戏和女生。

      开门声传来时,男生们都还没意识到,还在争论哪个女生的腿更漂亮,直到门被重重关上,议论声才戛然而止。

      原本热闹的宿舍一下鸦雀无声。

      门口的青年穿着剪裁得当的衬衣,笔直的裤腿一点褶皱都没有,到了晚上却仍然一丝不苟的穿着与乱成一团的男生宿舍格格不入,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却让人感觉到他此刻的姿态极为高高在上,释放出的低气压快要冻住整间宿舍。

      纪遥满脸郁色,没有与任何人打招呼,放下行李,转身先拧开了卫生间的门,手刚放到门把手,把手就已经先转动了。

      有一个瞬间,纪遥以为自己看到了秦卿,湿漉漉、宛若妖精的秦卿。

      “是张帅吗?”

      对方怯生生的。

      “我好像忘拿眼镜了,麻烦帮我拿一下眼镜。”

      桃花眼迷蒙地眯起,对方似乎是在辨认他的身份,因为看不清,还轻轻往前走了一步,马上就要暴露在宿舍众人的视线里。

      身体先于头脑反应。

      纪遥将这个陌生的、却与秦卿极其相似的男孩直接推回了浴室,在身后反锁上了浴室的门。

      听到关门声,男孩吓了一跳似的后退,却在狭小的浴室里踢到了身后凸起的挡板,在他即将摔倒的那一刻,纪遥伸出手将他抓住了。

      晏双一头撞到纪遥的怀里,被一双干燥又温暖的手安全地拥入怀中。

      晏双看了一眼进度条。

      和纪遥的感情线进度10%。

      看,这是个多么走心的好男人,对秦卿爱得如此深沉,哪怕只是相貌相似,也愿意给出10%的进度。

      不像秦羽白这个死秦兽。

      睡了他一天一夜,感情线进度条才1%!

      真太他妈抠了!

      “小心。”

      纪遥的声音和他的人设相匹配,听着就冷冰冰的,很干净,碎玉撞击一样。

      “啊,不好意思,谢谢你……你不是张帅吧……真不好意思,我没戴眼镜所以没看清……”晏双满脸通红,语无伦次地解释着,把头往下低着,对认错了人感到很羞愧的样子。

      纪遥瞥眼看到洗漱台上的眼镜,他拿起眼镜展开,轻轻架到还在低头解释的晏双耳朵上,解释的话像被掐住了似的戛然而止,纪遥看到两片薄薄的耳朵红得快要滴血。

      “谢、谢谢……”晏双讪讪的,抱起一边的脸盆,他推了推眼镜,这才想起介绍自己,“你、你好,我叫晏双。”

      沉默了一会儿,冷淡的回应才终于传来。

      “纪遥。”

      晏双点了点头,咬了下嘴唇,拧开反锁的浴室门,从纪遥身边兔子一样地窜过。

      晏双从身边穿过时,纪遥闻到一点淡淡的柑橘一样的香气。

      大概率来自浴室里摆放的廉价沐浴露。

      纪遥皱了皱眉。

      那样相似的一张脸,身上却充斥着如此劣质的味道。

      真是对那张脸的——亵渎。

  • 作者有话要说:  七夕快乐,本章发200个小红包,礼轻情意重,各位老板们别嫌弃啊OvO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老板:蘸酱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老板:开司机的猫、羊驼大人喜欢羊驼绒、38089172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老板:jamiler 2个;月小一、催更小能手、shoegaze、用户C40014、公主今天有钱了没、莓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老板:初玉-Leo 70瓶;18774579 60瓶;安山士 42瓶;闲潭 40瓶;21174360 30瓶;悲喜一念间、Ayu、今天那么谜、重新祈愿吧、残念 20瓶;一只钟儿啊、锐然、城南陆容 10瓶;七穗 6瓶;春季看鱼、每天都在变穷、港口大小姐中也、熔、解临. 5瓶;Ting 2瓶;蓝莓猫meow、盛夏 1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