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娱乐圈(二) ...

  •   301。
      
      王导晦气起身,准备合上门。
      
      沈翰宁赶到门边,门缝中光亮渐消。他直接一脚踹了上去,连门带人砸到墙上。
      
      “啊——”笨重的身子砸到墙上,王导哀嚎了声。
      
      沈翰宁掀起眼,盯着哀嚎的王海才,视线冰冷锐利。
      
      王海才支起身子,望着宛若杀神的人,声音都在打颤:“沈总?您这是……?”
      
      “找人。”沈翰宁一举一动都写满了暴躁,明晃晃的拦我者死:“让开。”
      
      王导呆住,他还没回神,就被沈翰宁直接甩开,再次撞到墙上,背后生疼。
      
      “哎哎,沈总!”
      
      沈翰宁闯进房内,顿时红了眼。
      
      齐哲的领口被撕开,白皙的肌肤裸-露到了胸口,而他整个人陷入昏迷,被刘任升抱住,手里还拿着一把手铐!
      
      沈翰宁踹门而入不过数秒,刘任升听到动静回身,瞪大了眼。
      
      下一秒,膝盖窝剧痛,膝盖顺着被袭击的力道直接砸到了地上。
      
      剧痛弄得他有点懵,眼睁睁地抬头,看着这位传说喜怒不定的金牌经纪人迈开长腿,走到齐哲身边。
      
      沈翰宁脱下外套,小心翼翼的盖在齐哲的身上,将他裹得严严实实。再回头,对上傻了眼的两人,双手握拳咯吱响,怒火中烧。
      
      他双眼通红,像是陷入了魔怔,一手轻柔的护着齐哲,另一手青筋直爆。
      
      “卧丨槽,你冷静点!!!不能杀人!!!!”
      
      小白虎也傻了,口脚并用,扯着他的裤脚:“这尼玛法治社会,你还要不要救阿哲了!”
      
      阿哲两字,唤醒了他最后的神智。
      
      眼中的红色缓缓褪去,他深呼吸,转身抱起齐哲,托着膝盖的手恨不得揽进怀中,但他不敢用力,就怕伤了齐哲。
      
      像是抱着稀世珍宝,沈翰宁步伐稳当的从两人身边走过,就在要离开房间时,沉而哑的声音,席卷着怒火而至。
      
      “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再看到第二次。我想,你们应该清楚尚谊的手段。”他回头,眉宇中戾气十足,明明淡漠得没有任何起伏,却让摊在地上的两人浑身一颤,不敢应声。
      
      18:47。
      
      距离19:00,还有13分钟。
      
      齐哲逃出深渊。
      
      —
      
      沈翰宁上来的时候,从尚榆辰那里顺来了张房卡,后勤处的房卡,可以打开所有的房间。
      
      他随便踹开一间房,掀开被子,把齐哲抱了上去,动作之轻柔,和前面判若两人。
      
      齐哲被下了迷-药,陷入深度昏迷。
      
      睡过去的他一点都不像外表那么清冷,狭长的丹凤眼阖上的时候,反而带着些许脆弱,从上到下,软软糯糯的。
      
      沈翰宁抿着唇,把卫生间的毛巾打湿,坐到齐哲身边,一点一点擦拭脸颊的脏污。
      
      他的眼中聚满了暴风雨,却在落到齐哲安静的睡颜上时,化作温柔的春风,轻柔似水,连带着整个房间都暖了几分。
      
      小白虎团成球,缩在沈翰宁脚边,它想拍开沈翰宁这个大猪蹄子的手,又不敢。
      
      ——白虎肉一点都不好吃,它认真的!
      
      只是算算时间,阿哲也快醒了,小白虎咽咽口水,用小小的爪子扯了扯沈翰宁的裤腿。
      
      房内回升的温度瞬间又降了。
      
      “说。”
      
      沈翰宁手上的动作依旧不停。
      
      “咳,那什么,你不怕待会儿阿哲醒来,以为你也是那个?”白虎小心翼翼的说。
      
      沈翰宁的手一顿,浓黑的眉毛皱起弧度,他想了想,拿出手机,给尚榆辰打了个电话。
      
      “上来一趟,有事找你。”
      
      “……”电话那端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一个主持而已,还非得你上?”
      
      “……”
      
      “公司有艺人被迷晕,我刚把人救下来。”
      
      那边突然没声,沈翰宁等了一会儿,尚榆辰才重新说话:“房间号。”
      
      “301的监控。我在315,待会儿来一趟。”
      
      沈翰宁言简意赅说完,顺便看看手机上的时间——
      
      19:00。
      
      他勾唇,回头,对上齐哲雾蒙蒙的双眼,轻笑:“你好,我是沈翰宁,放心吧,那两个混账不在这里。”
      
      齐哲还有些晕乎乎的,他只知道自己在的地方很危险,醒来的时候,模模糊糊听到了眼前人打电话的声音,瞬间一个激灵。
      
      只是药效还没过去,脑子晕晕乎乎,困意很浓。
      
      于是,他努力睁大的双眼落到沈翰宁的眼中就变成了迷迷糊糊的可爱模样。
      
      沈翰宁心都化了,他弯起眸,轻声问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别怕,尚总已经在处理这件事了。”
      
      “嗯……”齐哲眨了眨眼,声音有些干涩:“谢谢您。”
      
      他看着沈翰宁,下意识相信了他说的话,就好像这一幕发生过很多次,多到他习以为常不想再思考。
      
      沈翰宁直起身凑近,帮他理好被子,轻声唠叨:“再碰到这种事情不用怕,尚谊的第一宗旨就是保护好每个艺人,有尚总撑腰,现在已经安全了,放心。”
      
      是沈翰宁…安全了…
      
      齐哲听到熟悉的名字,最后一丝恐惧散去。
      
      危机解除,脑子里绷着的弦就松下来了,那股晕劲又冲了出来,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他边听边点头,像猫咪打瞌睡那样,一点一点。
      
      沈翰宁失笑,他是有多久没见到齐哲这副可爱模样了,搞得心里痒痒的。
      
      “睡吧。”他轻声安抚着,像哄着孩子睡觉般,轻轻拍着被子,一下、一下。
      
      一口气憋着喉咙中的白虎看不下去了,他家主人什么时候变成宝宝模样了!
      
      齐哲睡着了。
      
      沈翰宁嘴角的弧度扬地更大。
      
      他和齐哲认识的时候,丧尸病毒刚刚爆发,那时候他莫名其妙的觉醒了异能,又因为能力失控,直接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看到的就是齐哲干净清澈的笑容。
      
      “这里很安全。”他笑着说,清冷的外貌也掩不住笑容的暖意,像是冬日的暖阳,暖到沈翰宁的心里。
      
      末日刚刚开始,妖魔鬼怪横行霸道,人性的丑陋一览无余。
      
      只有齐哲,依旧怀着悲悯之心,善待每一个人。
      
      相识之初,他还以为齐哲是典型的圣母病,天天苦口婆心的劝。
      
      但齐哲就是笑着不反驳,手下盘着小白虎,脸上笑意浓浓。
      
      沈翰宁见状叹了口气,大不了自己保护他就好了。
      
      后来他才发现,自己是有多蠢,什么叫不能以貌取人,在齐哲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齐哲是修真者,本能地护着弱小的人,悲悯的性子刻在了他的思想中,但这不代表他会放过那些心怀不轨、恩将仇报的人。
      
      一把长剑,一身白衣,齐哲曾当着沈翰宁的面,在一次杀戮中三进三出。他从血路中走出来,依旧不染纤尘,洁净如初。
      
      沈翰宁还记得那个时候的齐哲,站在乱尸前,冲他展颜。
      
      声线是冷的,神色却是温柔的:“他们想害我。”
      
      那些背叛过齐哲的人,生不如死。
      
      他的手段,从不比沈翰宁差。
      
      火系异能者沈翰宁,水系修真者齐哲,两人携手建下了自己的基地,占据末世一霸的地位。
      
      想到之前的事情,沈翰宁的笑容淡了几分。
      
      齐哲外冷内热,但想闯进他的心,实属难事,结果自己一手搞砸了所有的温情。
      
      如果齐哲恢复了记忆,他还愿意再对自己展颜吗。
      
      天不怕地不怕的沈翰宁,陷入了无止境的纠结中。
      
      小白虎就在一旁趴着,幸灾乐祸,叫你对自己的兄弟不设防,被利用了怪谁!该!
      
      气氛一时有些复杂。
      
      沈翰宁干脆把自己的思绪拽了出来,清理起脑子里混乱的记忆。
      
      小白虎曾说过,血祭灵魂会使血祭者灵魂缺失,无法稳固灵魂。逃逸的灵魂分散开,就落到了平行位面上。
      
      只是灵魂残缺注定一生悲哀,独立的灵魂会经历不同的悲惨命运线。只有重回主位面,才能回到六道的法则庇佑下,转世投胎。
      
      他们所在的地球是主位面,正在经历末世考验,若是考验失败,将由现在这个位面顺位替补上。
      
      经历了末世、异能、修真,再给他什么妖魔鬼怪他都认了。
      
      更何况是复活为自己而死的齐哲。
      
      小白虎的话在脑子里荡悠,沈翰宁叹气,一步一步来吧。最起码第一印象还不错,待会就去把齐哲的合同抢过来,明天给他个惊喜。
      
      秒针滴答转动,沈翰宁揉了揉额角。
      
      原身的记忆中有一份关于齐哲未来规划表。
      
      大致的原因是原身喜欢拿新人练手,在合理的推演下去制定合理的计划,用来训练他对艺人发展的敏感度。
      
      不止齐哲,还有和他一个经纪人的陈祈等人,零零散散的,包含着很多艺人的规划。
      
      而齐哲因为形象人设越走越窄,也成了他重点关注的对象,脑子里有一堆设想,但现在还有一个关键问题——
      
      齐哲为什么会遭遇断层式瓶颈,甚至变成综艺路线的流量偶像,完全偏离了最开始的方向。
      
      出道即巅峰这种事很常见,但沈翰宁就是觉得不对劲。
      
      个中问题,想来只有齐哲和刘任升知道。
      
      沈翰宁坐在床边发呆,脑海中的那套方案慢慢回笼,他想起齐哲之前的那个综艺,又拿出手机,在围脖搜索‘齐哲’。
      
      入眼,是一连串的热搜——
      
      #齐哲演技是认真的吗?#
      
      #林磊隔空喊话,与齐哲争夺冠军#
      
      #李鸣洋点评齐哲:还差把火候#
      
      ......
      
      沈翰宁眯起眼,现在看着这些热搜,心下是压不住的怒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