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娱乐圈(一) ...

  •   【第一顺位平行时空:备份地球】
      
      【时间:2X11年,8月25日,19:00】
      
      【地点:s市荣江酒店,301房】
      
      【命运线播放——】
      
      被镣铐锁住的青年,几近绝望。
      
      昏暗的光缓缓拢上清冷卓绝的侧脸。
      
      他被牢牢困在床上,身上暗示性极强的玫瑰花被,将他逼近暗不见底的深渊。
      
      “哟,齐哲啊,还不死心?”
      
      穿着半套黑色西装的人笑眯眯地出来,微胖的脸上是触目可及的欲望。
      
      男人缓缓靠近床边,带着满身的酒味,呢喃:“放弃吧,老老实实的,保你大红大紫......”
      
      齐哲咬破苍白的嘴唇,黑眸空洞,合上清泪,顺着脸颊滑落。
      
      【命运线:十八层阿鼻地狱】
      
      【播放完毕,观看人解除禁锢】
      
      ‘砰!’
      
      被迫观看的沈翰宁,一拳轰碎光芒,满眼赤红。
      
      他的脚边,一只白猫摊在原地,葡萄大眼中再也抑制不住眼泪。
      
      这只猫,是四神兽之一白虎幼崽,是沈翰宁的爱人——齐哲的契约灵兽。
      
      “灵魂残缺十世悲,阿哲灵魂尽碎无法进入轮回,只会在天道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悲剧。”
      
      “他是在用轮回救你,沈翰宁!你有什么资格让他用轮回救你!”
      
      小白虎高声怒吼,到最后,怒气被痛意取代。它啜泣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齐哲,死于末世。死因——以命续命。
      
      修真世家的血祭换命,代价是灵魂尽碎,永无轮回。
      
      原本该死的人是他沈翰宁。
      
      末世十年,他落入所谓‘挚友’的圈套,思想被控制住。伤了齐哲,后被迫逃向丧尸潮,把命交代了。
      
      直到第二天醒来。
      
      他这个祸害没死成,齐哲死了,为救他而死。
      
      垂在身侧的手被紧紧攥住,沈翰宁哑着嗓子:“告诉我,要怎么做。”
      
      “去平行时空,让他重新爱上你。等四块灵魂齐聚,才能让他在主位面重新复活。”
      
      “现在,带我去,我要复活齐哲。”沈翰宁低头,声音又低又沉,裹挟着数不清的决绝。
      
      小白虎抬头望着他,被男人眼中的灼热烧得一颤后,低声说:“既然决定了,就不要后悔。”
      
      “不可能的。”
      
      “闭眼吧。”
      
      时钟齿轮不断转动,光亮前的一人一兽,眼前逐渐模糊,顺着几不可闻的哭泣,坠入深渊。
      
      第一个平行世界,避开末世的华夏。
      
      ‘咔——哒。’
      
      齿轮复位。
      
      华夏,s市,荣江酒店。
      
      今晚19:00整,尚屹旗下荣江酒店,有一场属于娱乐圈的顶级盛宴——
      
      尚谊娱乐五周年庆典。
      
      五年前,尚屹地产二少爷尚榆辰创立尚谊娱乐,并把自己的好友、圈内知名经纪人沈翰宁挖了过来。两人一个砸钱,一个砸资源,硬是把尚谊拉扯到一哥的位置。
      
      沈翰宁把脑中的信息消化得差不多后,手机闹铃响了起来。
      
      18:00整。
      
      距离开宴,还有一个小时。
      
      荣江酒店。
      
      大厅中人来人往,大部分客人已经到齐。
      
      与喧哗的大厅相反的,是安静昏暗的301房间。
      
      齐哲皱着眉,脑子里还是一片晕,昏迷前的记忆有些断层,他完全没弄清楚眼前的情况。
      
      本能的警惕心让他挣扎下床,却发现门已经反锁,他被困在了房间里。
      
      “有人吗?”齐哲大力拍着门,清冷的声音穿过门板,变成闷闷的响。
      
      无人回应。
      
      手机不见了,门窗被死死锁住,屋内一片黑暗,逃无可逃。
      
      齐哲站在原地,深呼吸,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带他上来的人,是陈祈。
      
      陈祈和他是一个经纪人,他们之间的关系算不上好,但陈祈应该不会傻到这么做......
      
      齐哲找了个角落靠着,右眼皮莫名开始跳动。
      
      18:30。
      
      酒店门前,一辆出租车踩下急刹,车上的人走下来,一身休闲装与这个大厅格格不入。
      
      他走的很急,凌厉的脸上写满了暴躁,完全不像各大杂质描述的风流倜傥。
      
      “快到七点了,快来不及了!”白虎毛球疯狂地挠着沈翰宁肩膀,别人看不到它,只有被齐哲献祭的沈翰宁可以看到。
      
      被纷杂记忆弄得头疼的沈翰宁烦躁抬手,薅住白团:“闭嘴,我知道,你快查他在哪。”
      
      白虎不能操控平行时空,只能借助本命契约的微弱联系寻找齐哲。
      
      呆了会儿,沈翰宁终于在强行塞进来的记忆中,找到了自家老总尚榆辰的手机号。
      
      尚榆辰很无语,丢下一堆莺莺燕燕出来接人:“我真服了,你连邀请函都不带,休假休得脑子麻了?”
      
      沈翰宁翻了个白眼,安静地接受尚榆辰的嘴炮攻击。
      
      大厅人很多,他一眼看到中间的旋转楼梯,朝尚榆辰摆摆手:“行了,别念叨了,你忙你的去,我找个房间休息下,累。”
      
      尚大总裁:?
      
      用完就丢可真行!
      
      沈翰宁大步往前走,路经楼梯旁的一群人,不小心听到了齐哲的名字。
      
      他们都聚在一起,但大致分散在其中几人身边,围成一个个小圆。
      
      其中有一个圈子聊得火热朝天,话题和齐哲有关。
      
      “哇,陈哥牛啊,这么火的ip剧都能拿下。”
      
      “王导的那个剧可是冲着锦鹰奖去的,陈哥,苟富贵莫相忘!”
      
      “是王导抬举我了,大家不要大肆宣扬,我的能力还比不上齐哥,得再练几年。”这声音很谦虚。
      
      沈翰宁往里看了看,那人端着杯香槟,和周围人聊天,看上去温润儒雅,左耳上的钻石耳钉闪着炫目的光亮。
      
      “齐哥?齐哲?他今年都没打出几个水花,陈哥你就是太谦虚了。”一个满头银发的少年靠过来,对齐哲是满满的不屑。
      
      听到这句话,沈翰宁止住步子,黑眸微眯。
      
      “那个是陈祈。”小白虎爬上沈翰宁肩膀,指着最中间看似谦虚的人说。
      
      陈祈是当红流量小生,和齐哲同属经纪人刘任升。
      
      他本来是唱跳选秀出道的,后来转型,往演艺圈发展。混了近两年,粉丝基础也慢慢巩固下来,算是新人中发展最好的。
      
      这些资料,沈翰宁都清楚,“你先找阿哲。”
      
      小白虎点头,闭上眼。
      
      有人过来寒暄,沈翰宁举起一杯酒,漫不经心地聊了几句,余光扫向陈祈那边。
      
      “别瞎说。”陈祈微微摆手,瞪了眼银发少年,看上去很无奈。
      
      “瞎说啥,他占着资源还没啥大收获。也不知道为什么刘哥这么重视他,明明你才更有潜力。你看看前面那几个综艺,齐哲这阵子算是红火咯,这要是给你,绝对比齐哲做的好。”
      
      “就是就是。”
      
      “可是......不是说那个综艺□□吗?齐哲现在被全网嘲,跟那个也有关系吧.....”
      
      “哎,你是不是傻,什么叫黑红,你管那么多干嘛,能红就行。”
      
      陈祈品着香槟,微微一笑,也不掺和。
      
      陈祈的动作,沈翰宁尽收眼底。
      
      小白虎只能给他提供和齐哲相关的资料,其余的事情都得自己思考。
      
      沈翰宁思考了,于是这个陈祈被他丢黑名单了——
      
      绝对有问题。
      
      一杯酒见底,沈翰宁举了举杯子,淡声道:“李总,我还有事,失陪了。”
      
      李总会意,“你忙,我先走了。”
      
      “找到了吗?”沈翰宁看向肩膀。
      
      蹲在他肩膀上的白团在不停地抖毛,抖毛,抖毛,抖到沈翰宁忍不住喷嚏的时候,终于查到。
      
      白团蹬在他的肩膀上,猛地窜出:“301,速度,我先过去!”
      
      喷嚏半路夭折。
      
      沈翰宁脸色瞬间变黑,唬得旁边想来搭话的人又顿在原地。
      
      正准备上楼梯,陈祈那边再次提起齐哲。
      
      有人东张西望一圈后,奇怪地问:“齐哲呢?他没有跟你一起来吗?”
      
      “齐哥?他好像不太舒服,刚刚上楼休息去了。”陈祈放下杯子,眸中闪着微光,他笑着说:“齐哥跟刘哥报备了,今天估计不参加宴席,挺可惜的。”
      
      “哇,刘哥估计要生气了,这么重要的场合请假。”
      
      陈祈叹了声:“是啊,但齐哥这段时间太忙,情有可原。”
      
      “.....”沈翰宁边走把玩着手指,带起咔咔响声。
      
      301包间。
      
      “刘哥,您这是什么意思。”齐哲背靠墙壁,他望着满脸微笑的经纪人,脸色有些难看。
      
      刘任升,齐哲和陈祈的经纪人。
      
      刘任升端着酒杯,杯子里透明的液体逐渐浑浊,他将酒杯递到齐哲面前,低笑:“阿哲,别说哥不照顾你,喝了这杯酒,保你之后荣华富贵。”
      
      那杯浑浊的液体抵在齐哲微薄的唇边,冰得他一颤。
      
      齐哲仰起脖颈错开杯口,一掌挥开刘任升的手,脱手甩出的玻璃杯摔到地上,把上好的羊毛地毯润出一片印迹。
      
      他大步冲到门边,扭动把锁,却发现徒劳无用。
      
      房门早在刘任升进来的时候就落了锁,
      
      “呵呵,别挣扎了。”刘任升戏谑的笑:“王导看上你,那是你的荣幸。说实在话,你伺候王导,我和陈祈养你。多划算的交易,为什么这么抗拒呢。”
      
      “乖,陈祈需要这个角色,我也需要这笔收入,你一个人的辛苦能救三个人,何乐而不为呢?”
      
      刘任升的话令齐哲浑身一麻,他从来没想过刘任升会无耻到这种地步。
      
      齐哲平复呼吸,缓声道:“刘任升,你不怕被举报吗?”
      
      “唉,你啊你,怎么还没弄清楚现在的情况呢。”刘任升惋惜的摇摇头,双手搭在齐哲的肩膀上。他比齐哲矮半个头,浅浅的呼吸全打在他的颈边。
      
      “你想举报什么呢?王导潜规则你?”他笑着说,眼里却冰冷得可怕:“我倒是想保你,但一个王导的压力就够大了,你也不想想,一直封杀你的是谁。”
      
      齐哲微眯眼,琥珀色眸光芒沉了下去,垂在身侧的手攥成拳。
      
      刘任升好心情地替他理着衣领,笑容不断。
      
      齐哲倚着门,借着身高优势侧过头,试图找一个工具,他还有机会,只要打晕刘任升,就能逃出去。
      
      -
      
      301的位置有点偏,在最侧边。
      
      沈翰宁心脏怦怦直跳,莫名的慌乱自心中涌起,好像是恐惧、慌乱。
      
      他深呼吸,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骂道:“这酒店谁设计的,这么多岔道!”
      
      白虎到处蹦哒找路标,闻言冷不丁地回:“你上司年轻时当设计师设计的!”
      
      上司=尚榆辰。
      
      刚把上司打发走的沈翰宁:……
      他揉揉额角,心中慌乱更甚。
      
      报应来得可真快。
      
      最边缘的301。
      
      房门被拉开,满身酒味的王导从新人堆里晃了上来,瞧见僵持的两人,乐呵一笑:“小哲啊,来啦?先进去吧,咱们有话慢慢说。”
      
      齐哲半眯着眼,见到王海才,忽然扬起薄唇。
      
      他站的地方逆着光,狭长的眼眸掩上光晕,柔和下来,让王导看得一呆。
      
      “既然王导都这么说了,那齐哲恭敬不如从命。”他轻声说着,嗓音微软,抓得王海才心里直痒痒。
      
      王海才不熟悉齐哲,见传闻中清冷的人这么温柔,以为他想通了。满面春风地回身,准备把门关上。
      
      就在这瞬间,齐哲看准机会,直接撞上去,将王导和门一起撞开,跌倒在走廊上。
      
      逃出来了......
      
      齐哲撑起身往外跑去,却在下一刻被紧紧的蒙住口鼻。
      
      他拼命挣扎,奈何药效发挥太快,挣扎无用陷入昏迷。
      
      “就知道你会逃。”刘任升冷笑伸手,在齐哲的脸上摩挲打圈。
      
      傻了眼的王导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被刘任升下了迷-药的齐哲,怒气渐生:“把他拖床上去!一个小明星而已,老子倒要看看他能有多大的心气!”
      
      刘任升应了声,把齐哲拦腰抱起,往房里走。
      
      王导晦气的拍拍身上的灰,伸手去关门。
      
      走廊拐角处。
      
      沈翰宁找了一路,左侧突然传来‘砰’的声音。
      
      小白虎瞪大眼,“绝对是阿哲!”
      
      沈翰宁拔腿往左侧跑,心脏跳动几乎到了极限。
      
      18:46。
      
      距离19:00,还有14分钟。

  • 作者有话要说:  嚎一嗓子——求收藏哇!!!!
    连载耽美文:《星际第一占命师(ABO)》
    文案:
    穿到古地球摸爬打滚三四年后,江知深重回蓝星,然后光荣失忆。忘记一切身世,除了知道自己是个Omega。
    .
    江知深抱着唯一、还吃钱的家当:我要怎么办?
    被抱着的答案之书:先赚钱,再喂我。
    .
    后来,江知深开了个算命馆,靠着答案之书混成了蓝星第一占命师。
    但他算天算地,有三件事算不出——
    1:自己的身世
    2:答案之书的来历
    3:隔壁Alpha的各种马甲:)
    .
    卡·隔壁Alpha·莱安:想知道?先让我咬一口~
    —------
    隔壁Alpha平时不爱打理自己,胡子拉碴像个大叔,但对江知深非常好。
    江知深决定帮他占一卦,以示感谢之心。
    .
    提问:卡莱安未来的爱人
    回答:江知深
    .
    江知深:……???
    卡拉安笑得意味深长。
    江知深:对不起,这玩意儿坏了,我去修一修。
    .
    Alpha按住他准备撕书的手,把江知深嫌弃许久的胡子刮掉,头发理直,顺便换身新衣服。
    一套操作下来,年轻十岁不止。
    又儒雅又俊朗,A得江知深一脸。
    .
    卡莱安左手抚上右心,微微弯身,低笑道:“重新认识下,我名卡莱安,是你的未婚A。”
    .
    江知深:……
    朋友,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
    许久后,他望望身边熟睡的人,再望望答案之书整理的一堆身份,陷入沉默。
    这A,到底还有多少马甲没爆出来?!
    ---------
    卡莱安心里有一株玫瑰花,从黑暗处破土而出,艳丽多姿。
    再次寻回那朵花时,他如痴如醉,只可惜花中带刺,只能悉心栽培。
    .
    卡莱安养花守则第一条:先做邻居再爬床,马甲该掉就得掉!
    .
    # 马甲掉得好,书房睡得少 #
    # 马甲掉的妙,小O怀里抱 #
    .
    卡莱安:掉马绝学已发送,请注意查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