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9.29
      
      我今天其实有点难过。
      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虽然好像之前我也是这个样子的,但是到现在这样我就觉得很难过,好像这些难过都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又好像这些东西其实也是没有办法忽视的。
      
      所以我就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
      我以为对于家里人这样的重男轻女我都是已经习惯了的,但是现在我知道,我并没有。
      我真的完全没有不在意。
      
      到现在为止,最让我感到难过的事情,就是之前我都母亲和一个亲戚说的话。
      就其实很早之前我就很疑惑为什么家里明明都对我很不好,却还是要将我生下来。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有人说这胎是男孩儿,只是生下来才知道我是女孩。
      
      所以我就这样诞生了。
      我从来没有被期待过,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我生下来之后,也没有被很好的对待。
      
      我的父亲对我是百分之七十的忽视,百分之三十的容忍。
      我的母亲对我是只要没有在涉及到我的哥哥的时候,就可以满足我,但是只要一旦和我的哥哥有关,那么就和我是百分之百的仇敌。
      我的哥哥,我的哥哥好像也还好,除了经常嘲笑我之外,就也没有说什么了。
      
      所以其实,我在家里,感觉最好的,是我哥哥。
      他其实对我也不算是很好,只是相对比起来,好像对我最好的就是他。
      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不知道要怎么将事情进行下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子。
      只是在很少的一段时间里,在那段时间里,总是让我感到一阵无趣和难过。
      
      我有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执着的活着。
      好像这样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嘿,我说真的,我觉得这简直让我很颓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颓唐。
      
      但是我确确实实,是这样的,就是很颓唐。
      我有时候会忍不住想,要是有一天我真的死去了,会不会他们会很难过。
      但是又觉得我这样将我自己的生命放弃,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
      
      似乎生命也总是这样。
      我很多时候会回想起来他们对我的不好,但是偶尔,偶尔也会觉得好像他们对我也还好。
      给我吃给我穿,就像是我母亲说的,除了这样我还想要怎么样?
      
      我还想要怎么样呢?
      我也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我只是莫名其妙的想起来,好像下午的时候,我妈让我擦窗台我忘记了。
      我忘记了,我也不知道明天早上会不会被骂,更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只是这样的情况,这样的时间。
      总是很多,好像确实是我的错,因为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我实在是太不走心,所以才会忘记。
      所以才会总是被我的母亲教训。
      
      我的母亲。
      她总是说我像是家里来的一个客人,什么都不为家里做。
      她总是端着教育的嘴脸,好像我什么都是错的。
      她总是想要给我讲很多的大道理,让我开始明白她的苦痛。
      
      但是,说真的,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受够了。
      我太懦弱,也没有能力反抗,更没有能力为我自己做什么。
      不敢,也不能。
      
      她是我的母亲。
      只这一条就足以让我感到我的生命开始变化。
      只这一条就可以让我感到我的生命好像看到了尽头。
      
      我有时候想,未来我有了孩子会不会也是这样对待她?
      会不会我也总是端着长辈的嘴脸去教训。
      会不会我也总是戳破她的幻想,让她不得不一直清醒的痛苦。
      会不会呢?
      
      我也不知道。
      我甚至不知道我会不会生孩子。
      想到我的父亲和我的哥哥,我就感觉到一阵心头的绝望。
      
      这种绝望并不足以致命。
      但是时时刻刻都可以围绕在心脏周围,好像稍微一动作就会飞扑上来让我难过。
      也许这么形容是很矫情的,但是讲真的,我总是会有这种感觉。
      感觉我好像是需要很多很多东西的。
      
      我总是,有时候会感觉自己很空。
      我感觉自己需要什么来填满。
      
      亲人又怎么样呢?
      朋友又怎么样呢?
      
      所有的故事都让人无趣。
      哦,外面我妈又在叫我了。
      
      确实是窗台的事情,我有点不想动。
      但是我会招致更大的骂声。
      
      我不希望这样。
      所以请你先等一下。
      我马上回来。
      
      ..
      是这样的。
      我回来了。
      
      我已经将窗台清理干净,我有点累。
      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我自己。
      我好像经常会感觉这样的动作很累。
      
      疲惫到有时候翻身都会感觉到一种难言的虚弱。
      虽然我,其实看起来有点,雄壮吗?
      似乎是的。
      
      但是我只是一种,所谓虚胖吗?
      我其实很矮,我才只有一米五七,我甚至不知道会不会我以后都不会再长高了。
      如果是真的,我觉得我会很难过。
      
      我记得呢,小时候我是班里最高的那个。
      但是到了初中,身边的小朋友都在长高,而我却一动不动。
      从倒数第一排一直站到第一排。
      
      细想起来好像还有点荒唐。
      哦,不是有点。
      是真的荒唐。
      
      这样说起来,我这么矫情。
      又实在是没有一张好看的脸。
      
      还真的就是丑人多作怪了?
      这可真是,让人感到一种浓重的,荒唐。
      
      啧,是不是呢?
      我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矫情可言。
      这个世界上比我惨的人也多了去了,我好歹是衣食无忧,所以也不应该在意这么多才对。
      我不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不是正常的。
      
      好像,我也很长时间没有和别人沟通了。
      其实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和别人沟通而已。
      我有时候觉得我这样是非常非常奇怪的。
      
      因为即使是我告诉别人我自己的什么,好像也不会得到什么谅解。
      我不会得到谅解,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
      久而久之,我已经开始习惯一个人对自己说话。
      
      原生家庭的影响,是会很大,但是我又觉得,这也和我自己怎么样是没有关系的。
      因为故事总是让人感觉到一种虚幻。
      
      假如我是生在一个更加贫穷的人家,我会觉得,其实像我现在这样也是不错的。
      人啊,还真是要学会在对比中找到一点点的自尊和优越。
      
      这种潜在的,微小的,沉默的盛大。
      都是让人积攒活下去的勇气。
      
      有死去的勇气,也该有活下去的勇气才对。
      是不是这样呢?
      我不知道,好像所有人在你身边说着你已经够好了的时候,心里是会突然冒出那种庆幸。
      更多时候很清醒的痛苦,都比不上偶尔做梦时候的庆幸。
      
      就像是家暴。
      那么多的女人,承受了很多年的家暴。
      这样的情况下,都是靠着男人在家暴后的忏悔而生存的。
      她们在前面会感到一种难过和愤怒以及无法忍受,但是很快,就再次陷入了深渊。
      
      可能男人在她的身边说说心疼的话,做一个虚假的保证,就可以过去了。
      但是谁都知道,下一次肯定就在不久后,不仅会同样的场景上演,还会更狠。
      
      女人呢,有时候好像真的会有一种自我感动的救赎感。
      这种感觉在这样的情况下总是格外的格外的明显。
      
      我似乎也是这样。
      我不得不这样。
      
      我其实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可是我没有办法让我自己脱离这样的生活。
      日子很重,很沉,压在枝头,沉甸甸的。
      好像下一秒就会掉落,然后摔成碎末。
      
      我哥哥进来了。
      
      ——
      终于走了。
      我不懂为什么他好像总是将自己过得很穷酸。
      明明家里零花钱多的永远是他。
      
      明明我也不过只有我的生活费而已。
      明明,明明我是那么那么的不想要给他。
      
      因为他已经不止一次说是要问我借钱,但是什么都没有还给我了。
      我知道这样的情况下,其实我自己选择过去才是正确的。
      但是这样的情况下,我总是没有办法选择才会这个样子。
      
      我也不是被他抓住了什么把柄,但是每次他表现出那么可怜的表情。
      我就心软。
      
      也不一定是心软,可能是自我感动的救赎。
      可能在他心里指不定怎么骂我傻呢。
      可能对他来说,这个妹妹存在的好处,就是帮他吸引了多半火力,以及可以免费取款?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起了之前看到的一个故事。
      
      一个很有毒的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
      
      一个女孩子,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
      母亲因为以为是女儿而将她生下来。
      但是她既没有姐姐漂亮,又不是女孩儿。
      
      她只能努力的学习,很努力的学习。
      最后考到了很好的成绩到了国外,成就很高,也很长时间都没有和家里人联系。
      
      但是她的心里越来越躁郁,不得不去看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让她拔掉自己的蛀牙。
      她于是想通,将自己的钱带回去都给了自己的家人。
      
      是不是呢?
      所谓的蛀牙就是自己心里的刺吗?
      也许是我比较狠,我只是觉得可笑,我觉得如果是我,我倒是宁愿我这辈子都心里有刺。
      
      我多希望我可以以后都离这里很远很远。
      远到让我根本没有办法继续承受啊。
      我多么希望,多么希望在很久很久以后,我都没有办法想起之前的生活和之前的所有懦弱。
      
      我多么希望。
      在未来的有一天。
      我可以让自己活得开心一点。
      
      再开心一点。
      
      晚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