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出租车的后座上坐着安静的两人,段聪烈转头无奈的瞥了眼沉默的古止。
      
      心想她真不会有什么想不开吧,随即靠在她的耳旁低语道,“昨晚到底有没有碰你,你应该自己有感觉才对吧。”
      
      瞬时,古止白皙的脸颊火烧般红了起来。
      
      她立即瞥头看向窗外,就算他什么也没做可睡衣是他帮自己换的,那岂不是都被看光了?
      
      到了酒店,正在大厅吃早餐的聪艺见一前一后走进来的两人忙跑了过去。
      
      昨晚因担心好友一连给哥哥去了好几个电话,让他务必照顾好她。
      
      “回来了,饿了么,吃点东西吧?”她小心翼翼地看着好友说道。
      
      冷静了些的古止抬头微笑,“我去换身衣服马上就来。”
      
      “我陪你。”聪艺忙后面跟了上去。
      
      缓缓来到段聪烈身旁的秦收望了眼远去的两人,“昨晚你们。。”
      
      “我对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没什么兴趣。”段聪烈不客气的打断了好友的发言,“叶向生呢?”
      
      “没见出来,大概还睡着呢!”秦收刚说完话就见他转身离开了。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睡得迷迷糊糊的叶向生顺手抓起散落在床边的浴袍闲散的披在肩头,下床去开门了。
      
      只是门刚打开,一记重拳便落在了他的嘴角。
      
      “爱美之心,我能理解。但她这次是我带出门的,所以我不允许她发生任何事情。”
      段聪烈揉了揉自己的拳头,口气不善的走了进来。
      
      叶向生低头吐了口嘴里带血的唾沫,抬头道,“意思,以后做什么你都不会管了么?”
      
      “也可以这么理解,但作为同学我奉劝你一句,这种事情最好两相情愿比较好。”
      他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叶向生的肩膀,顺手帮他理了理凌乱的睡衣领,抬脚关门走了出去。
      
      因为这次突发事件,原本的快乐旅程戛然而止,和聪女士道别后三人直接飞回了天城。
      
      到学校后日子开始恢复了往日平淡的模样,转瞬一个多月过去了。
      
      人力资源课上,穿着黑色外套的古止双手抱在胸前望着窗外的蓝天发呆。
      
      她忽然想起在夜店的那晚,其实很多细节后来都已慢慢回想起来,毕竟当时的自己并未喝醉。
      
      只要一想到那天是自己主动撩拨的他,而那人还一本正经的推开自己,她的脸颊就顿时滚烫一片。
      
      “古止。”讲台上梳着大背头的教授喊了声她的名字,可惜一直陷在自己思绪里的女孩并未觉察。
      
      赵教授阴沉着脸又喊了句,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此时,全班同学都齐刷刷的看向那个被点名的人儿。
      
      迫于无奈坐在她后桌的方勇伸手悄悄的戳了戳她的后背,古止这才缓过神来,见大家都看向自己瞬时一脸无措。
      
      “赵教授喊你呢!”后面的方勇俏摸的低头小声说了句。
      
      “教授你喊我?”古止连忙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
      
      “课后来办公室找我。”赵教授抬头低哼了句,又转身继续着刚才的讲义。
      
      他是整个系里出了名的刁老师,古止心怀忐忑的坐回了位子上。
      
      从办公室里出来,古止抱着书本低头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步入十一月的天城已经冷了起来。
      
      “教授有为难你么?”突然一旁的大树下走出来一个人影。
      
      定睛一看,正是刚才课上帮助自己的方勇。
      
      “刚才谢谢你了。”她停下脚步感激道。
      
      “还好吗?今天上课你好像心不在焉的?”斯文的男孩上前一步,站在了心仪女孩的面前。
      
      “嗯,没事。”古止低头敷衍了句。
      
      方勇见状也不多问,抬手看了看时间,“马上到吃饭时间了,一起吧?”
      
      鉴于他刚帮了自己,古止也不好拒绝,随即两人同去了学校食堂。
      
      恰巧聪艺也刚和自己班里的同学来吃饭,一落座就看见正前方不远处并肩坐着的两人,惊讶的她的眼睛珠子差点掉了出来。
      
      从军训认识古止以来,她可是真真正正第一次见她和男孩子在一起呢!
      
      聪艺学的是传媒专业,古止是管理专业,两人之所以能成为好朋友都要归功于最开始的入学军训。
      
      她俩被分到了一个宿舍里,一住便是一年,直到大二才各回各位。
      
      喝了口汤,聪艺在自家群里发了条信息,我一会准备买个彩票去!
      
      怎么,踩到狗屎了?发言人那颗星。
      
      哥,你能不能文明点,好歹你未来也是国家栋梁呢!
      
      小妞忍不住吐槽了句继续道,我今天可是发现了一个大新闻,千年的铁树估计要开花了。
      
      说着抬手对着对面的两人悄悄拍了张发进群里,照片中男孩不知道低头说了句什么,古止竟然难得一见的露出了美艳的笑容。
      
      嗯,铁树是要开花了,那颗星回了句。
      
      手机这头的段聪烈刚完成为期三周的魔鬼式训练,自十一后他便一直在学校里忙乎着各种事情,家也没回去过。
      
      最近的古止也是有点小忙,除了每天的教室、图书馆、食堂三点一线,周末还要去少年宫跳舞。
      
      据说某大电台要组织一场晚会,特意去了古止所在的少年宫选拔舞蹈演员。
      
      那天舞蹈老师特意让她们提前十分钟到,然后有个稍许发福的长发男子来到他们舞蹈室。
      
      说接下来会播放一段长约一分钟的音乐,让大家跟着节奏即兴发挥。
      
      随着一声开关的卡塔声,音乐戛然而止,只见那男子长臂一挥犹如指点江山般你、你、你。。
      
      最终舞蹈室里留下了八个人,其他人都不幸落了选,幸运的是古止便是这八人之一。
      
      她可开心坏了,甚至是不敢相信。
      
      因为她虽从小喜欢跳舞,但因经济原因并未去正规学校学习过。
      
      少年宫也是上大学后用自己省出的生活费来学习的,她还记得刚开始来这里自己还挺自卑的。
      
      因为身边同为跳舞的学生随便拉出一个不是八级就是十二级,而且还是初中或高中的孩子。
      
      恍惚间公交车到了目的地,她背着双肩包迅速下车。
      
      包里装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因为最近为了表演加紧练习,所以结束的会比较晚。
      
      安全起见,聪艺让她跳完舞晚上去自己家睡觉。
      
      此刻正躺在自家沙发上悠哉看着电视的聪艺听到一声开门声,紧接着就见自己那帅绝人寰的哥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直朝思暮想的秦收。
      
      “呀,你们来了啊!”她瞬间像打了鸡血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段聪烈自然知道自家妹子什么情况,但也没挑明,只是瞥了眼不争气的她就坐在沙发上喝起茶来。
      
      正在和秦收聊天的聪艺突然转动了下黑色的眼珠,扭头开口道,“哥,帮忙接个人呗!”
      
      正坐在榻榻米里刷着手机的段大帅哥抬头看了会她,张嘴道,“你这是在给我下任务?”
      
      “不敢不敢,哥真的帮个忙呗,这么晚我出去接人你也不放心呢。
      再说还是个漂亮妹子,所以这个任务就你最合适完成了。”
      聪艺忙上前抱着自家哥哥的胳膊,满脸媚笑的撒着娇。
      
      其实彼此心里都清楚,这丫头是想多些时间单独和秦收待着。
      
      段聪烈伸手毫不留情的弹了下她的脑门,随即站了起来,“地址发我。”
      
      开着一辆银色雷克萨斯的段聪烈瞧了眼妹子发来的地址,竟然是少年宫!
      
      莫非自己接的是个搞艺术的美女么,不由地咧嘴笑了起来。
      
      练完舞蹈的古止急匆匆换好衣服背着包向门口跑去,刚出门就看见好多家长已等在门口,心想有父母接真好!
      
      那丫头在哪呢?
      
      站在门口扫了一圈都没见着人,难道还没到么?
      
      正准备拿起手机打电话的古止借着鹅黄色的微暗灯光看见了马路对面靠在银色车头的男人,不是吧?
      
      她的内心极为抗拒。
      
      在门口徘徊了约莫两分钟,最终古止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在越来越靠近目标时,她抬头见穿着黑色毛呢大衣的男人嘴里叼着一根烟,双手插兜一脸坏笑的望着自己。
      
      “段大哥。”想起上次那一耳光她心虚的主动喊了句。
      
      “我就准备看着你打算过多久,再来我这里。”
      说话间,他伸手拿下嘴边的香烟自然的弹了弹烟灰,那亮点在黯黑的夜里显得清晰无比。
      
      随后慢慢上前俯身道,“怎么看见是我很失望么?脸色都不如刚出来时红润了!”
      
      低沉的声音在女孩的耳旁响起,月色下显得有些魅惑。
      
      最后见古止怔在那里,段聪烈笑了笑心想不能再捉弄她了,便拉着小丫头上了车。
      
      急速的轿车呼啸在宽阔的马路上,身边不断有各色行人来去匆匆。
      
      车厢里安静一片,段聪烈顺手打开了车载音乐,一首尚雯婕的《待我长发及腰》传了出来:
      
      嘿…待我长发及腰
      嘿…归来娶我可好
      等你等的忘了笑
      旧了头上的金步摇
      
      “现在还会有这么痴情的女人么!”大概是听了音乐有所感触,双手握着方向盘的他小声嘟囔了句。
      
      “痴情的女人比比皆是,痴情的男人倒像神秘的UFO,只听过没见过。”
      侧头欣赏着窗外夜色的古止突然接了句。
      
      听见她的话语,段聪烈好笑的转头看向她,“我说妹子,你是不是对男人有点敌意呢?”
      
      古止继续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看向窗外,仿佛刚才的声音不是她发出来的。
      
      段大帅哥回头无可奈何的看向前方,能给他钉子的女人只此一个。
      
      她这个反应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不是以前被男人伤过?
      
      空气里泛起尴尬的气息,他随即扯嘴干笑了声,
      “不过你男朋友挺帅的,原来你喜欢那种类型,你俩还挺配的。一个能冷死人,一个能融化人。”
      
      “什么男朋友?我从来没想过要交男朋友的。”刚才还安静如画的人瞬间转过头来。
      
      “难道是我搞错了?”段聪烈转头好奇的看向满脸震惊的女孩。
      
      “谁说女孩必须谈恋爱的,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的。”
      古止已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目光如水的开口。
      
      “说得好,晚点我给你补个掌声!”一旁的段聪烈眉开眼笑的说着。
      
      空气里又安静了几分钟。
      
      “对不起。”女孩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也要谢谢你。”
      
      一时间段聪烈诧异万分,忙扭头道,“在跟我说话?”
      
      古止点点头,“关于那次夜店。”
      
      闻言,他不由的咧嘴笑了,“哦,你是要谢谢我的,长这么大能打我耳光的你可是第一个!”
      
      听完这话,古止心里的歉意更深了。
      
      瞥了眼目光内疚的邻座,段聪烈哈哈笑了几下,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
      “不用放在心上,我这人从不记仇,当然仅限女人。”

  • 作者有话要说:  仙女们,你们在哪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