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渐渐地舞池里开始涌入大量人潮,他们三人心照不宣的将两个女孩围在圈内。
      
      耳旁充斥着重金属的电子音,伴着香烟味、酒精味,混杂着各种香水气息,这样的环境确实容易让人放松,也容易迷失。
      
      大概是被环境所动,刚才还有些拘谨的古止慢慢抬手轻轻扭动起自己纤细的腰肢,开始跟着高强的音乐节奏摇摆起来,不得不说她跳的很有感染力!
      
      乌黑的头发在削瘦的肩头颇有节奏的摆动着,那玲珑曼妙的身姿在高亢的音乐声下动感十足。
      
      再配着她由浅及深的咬唇妆,在迷离、暗淡的光影下散发着一股子极具诱惑力的性感。
      
      一旁正在跳舞的叶向生已看红了眼,忍不住滚动着喉结吞了口口水。
      
      随着音乐晃动的秦收扬手轻拍了下一旁同样舞动的段聪烈,抬手指指那个已经完全疯狂的投入在音乐节奏里的古止,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眸光。
      
      段聪烈也同样挑挑他的浓眉,目有所思的望着这个另一面的女孩。
      
      这样的古止再一次让大家刮目相看!
      
      一曲结束,舞动的人儿已大汗淋漓,几人又重新回到座位上。
      
      彼时,多了很多双不怀好意的目光射向古止。
      
      段聪烈抬手喝了口蓝色鸡尾酒,转头看了眼挨着他坐着的女孩。
      
      她此刻正心无旁骛的喝着叶向生给大家点的第二波酒水,身旁那些被她撩起的各色目光似乎不曾存在般。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儿呢?
      
      琢磨着,段聪烈突然觉得自己无聊至极,怎么会开始对一个女人不女孩好奇起来,随即摇摇头专注的喝起酒来。
      
      刚一杯下肚就感到一旁有人在轻捏自己的肩膀,抬头只见刚才那个棕色大波浪的美女不知何时已站在身后。
      
      “帅哥,有兴趣一起喝一杯么?”那炽烈的红唇在灯光下显得诱惑至极。
      
      秦收和叶向生一旁起哄的低笑起来。
      
      见他未动,秦收还特意伸手推了推好友,不怀好意的说了句,“还不快去呢!”
      
      闻言,段聪烈低头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随即爽快的起身牵起陌生女人的手离开了,只是离开前丢了句,“给我看好她俩!”
      
      见自家哥哥牵起一个陌生又妖艳的女人离开,聪艺顿时翘起樱桃般的红唇不满道,
      “现在的女人都这么大胆么?你们都喜欢这样的女人啊!”
      
      “哈哈,夜店么何必当真。再说那个女人也算个极品,有颜有料,你家哥哥不会吃亏的。”
      秦收毫无眼力价的回了句。
      
      望着离开人的背影,古止低头又喝了口饮料,男人本就风流,不然为什么来夜店呢!
      
      她想着,以后再也不能来这种地方了,这里唯一让她留恋的只有那动感的舞池可以毫无负担的发泄着自己对舞蹈的痴迷。
      
      其实她不喜欢尼古丁的味道,更不喜欢刺鼻的酒精味,特别是两者混在一起时。
      
      “想什么呢?”叶向生看着低头思索的她,第一次开了口。
      
      古止抬头瞥了眼他没有接话,对于这个男人她也没什么好感,总觉得他的目光好像总是不经意的停留在自己身上,特别像今晚那样有点让人讨厌。
      
      其实一向在这方面都迟钝的她之所以能发现,是因为叶向生今晚大概喝了些酒,所以目光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突然间古止觉得有些眩晕,心里闷热至极。
      
      再加上连着喝了几杯饮料,所以她趴在正和秦收聊天的好友耳旁说了句便起身去了洗手间。
      
      只是她刚离开,叶向生也借口去了洗手间,实则在通往女洗手间的一条暗道里等着她出来。
      
      踩着幽暗又闪烁不定的光线,古止觉得自己的目光都开始变得焕散。
      
      一阵头晕目眩,脚底也如踩着软绵绵的棉花一样。
      
      可自己一直没喝酒啊,到底怎么了!
      
      她告诉自己不着急,慢慢走。
      
      刚转身拐进一侧的走廊上,借着橘色的灯光看见一对男女正抱在一起亲吻着,似乎那女人更主动一些。
      
      因为她正热情地趴在男人的怀里,怎么看怎么都像投怀送抱!
      
      扫了眼晃晃悠悠不断靠近的女孩,段聪烈开始吻得心不在焉。
      
      随着距离的拉进,两人都认出了对方。
      
      随即,女孩的明眸大眼中泛起一抹鄙夷,聪明的他怎么会看不出呢?
      
      他在心里无声的笑了,看来真是个纯洁的小丫头呢!
      
      转身古止利落的进了洗手间,她怕再看下去会长针眼。
      
      上完洗手间,刚低头洗手就感觉浑身仅有的力量仿佛被抽走了般,连水龙头下搓着的双手也毫无力气。
      
      体内好像有一股热流在不断往外冒,她顿时燥热无比。
      
      抬手捧了些水轻轻打在脸上,凉一些似乎也舒服一些。
      
      连接做了好几次后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清醒了,便慢慢扶着墙壁向外面走去。
      
      看着纤弱的女孩东倒西歪的戳着墙壁,一步一步的轻微挪动着。
      
      段聪烈觉得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正寻思着,啪的一声古止依着墙边缘直直的倒了下去。
      
      没来得及多想,他一把推开那个黏在自己身上的妖媚女子,慌忙走过去抱起倒地的人儿。
      
      “古止?”他低头轻唤了句。
      
      隐约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怀里的人儿动了动,她肉肉的脸颊上泛着明显的潮红。
      
      随即睁开微红的双眼不由地伸手扯了把自己的衣领,“好热。”
      
      此时常常混迹于夜店的段聪烈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赶紧抱着女孩急步离去。
      
      进了夜店的客房,他准备将怀里的她放在床上,却见女孩紧紧搂着自己的脖子硬是不撒手。
      
      还一直用毛茸茸的小脑袋在胸前蹭来蹭去,嘴里不停的发出嘤嘤声。
      
      他终于忍不住大起声来,“再乱动,小心我就地办了你!”
      
      大概被他的厉声吓到了,女孩立马乖乖的松手,但脸上明显挂着委屈巴巴的表情。
      
      他快速转身进了浴室,附身打开浴缸上的花洒,同时打给秦收告诉他发生了什么,让他立马带着自己妹妹离开。
      
      忙完一切后段聪烈抬脚走出浴室,只见古止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上身的镂空长衫已被她脱去,正皱着眉嘴里喃喃着什么。
      
      他轻皱着浓眉,走近床边附身去抱她。
      
      感受到身边人的靠近,古止突然伸手似蛇般缠上了男人的脖子,一个踉跄两人一起跌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女孩的红唇止不住的靠近,随即轻吻着男人的脖子,这样的举动貌似会让自己舒服一些。
      
      段聪烈忍不住心里怒吼一声,他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使劲忍住了内心的翻滚一股作气起身将她抱去浴室。
      
      坐在浴缸里已浑身湿透的古止大概觉得不太舒服想挣扎着站起来,只是刚起身便被一个有力的手臂拉了下去。
      
      此时,没有比冷水更能帮到她的了。
      
      站在浴缸旁的段聪烈望着她因湿透的连衣裙紧裹着的曼妙曲线,还有因拉扯露出来的黑色胸衣。
      
      他狭长的眼眸暗了暗,瞬时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了句她只是一个小丫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浴缸里的人慢慢安分起来,乖乖的坐着一动不动。
      
      最后段聪烈怕她穿着湿衣服容易感冒,干脆帮她换了酒店的睡衣,将已有些虚脱的她抱回床上盖好被子。
      
      自己这几个小时也被折腾的够呛,进了浴室冲了个澡,然后躺在沙发上昏昏睡去。
      
      窗外明媚的光线慢慢下移,映照在房间银色的墙壁上散发着淡淡的光亮。
      
      窝在沙发上睡了一夜的人此时痛苦的蹙蹙眉,坐起身子放松的伸了伸长胳膊长腿,头一次觉得长得高有时也是个负担。
      
      起身来到床前望着静静躺着的女孩,突然间她睁开了秋水般的眸子。
      
      “你醒了?”他张口,那炯炯有神的目光里不含一点杂质。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了他的俊容上。
      
      “你。。”古止激动的坐起来眼含怒光的仰头瞪着他。
      
      被打的男人轻裂开那可以蛊惑人心的嘴唇笑了笑,低头趴在她的耳边,
      “妹子,我可照顾了你一夜呢!怎么舍得打我?”
      
      “你流氓!”女孩迅速的往床里挪了挪,那眼神就像躲避瘟神一样。
      
      “哈,好心当成驴肝肺呢!既然如此,我是不是应该收点利息。”
      段聪烈抬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一双眼睛玩味般的盯着她。
      
      待古止还没明白他话里的含义时,他附身一把拉过女孩在她因睡衣散开而露出的香肩上恶作剧般的一吻,然后抬头漫不经心的说了句,
      “我其实对小女孩不感兴趣。”
      说完就拿起自己的衣服进了浴室。
      
      此时,呆坐在床上的古止还没有完全从那个吻里清醒过来,他刚说了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嗯,现在没皮没脸,后面有你好受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