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半夜被打劫? ...

  •   世纪广场坐落在A城的南边,是集购物办公的功能的综合体,白色流线型建筑如涌动的浪花,极具设计感。
      童笙坐着的电梯缓缓降落到地面,她抬眸,望向电梯镜子的自己。
      一身得体的职业装,乌黑柔亮的长发利落的梳了起来,脸上画着淡妆,一颦一笑间娇艳又俏丽。
      
      “叮”的一声,电梯停稳,童笙径直走出大堂。
      童笙漫无目的朝前走着,高强度的面试后,她只想让自己大脑放空一会。
      下一秒,手机铃声响起,屏幕跳动着一个名字。
      印象中来电人很少与她通话,一般都是短信联系居多。
      
      童笙心里一跳,接了起来。
      “喂,请问是童小姐吗”
      她压下喉咙里的那股酸涩,内心升腾起一点期待,“是我,陈先生,是不是找到人了?”
      “童小姐,很抱歉,我们还是没有任何进展,这次打电话过来是想问您,需要继续调查下去吗?”
      意料之内的结果,她还是难掩失落,“继续调查下去吧。”
      寻找多年已然成了执念。
      “没问题。”
      
      童笙还想说点什么,瞟了一眼手机,惊觉今天已是月中。
      每个月3号汇钱给侦探社是她多年的习惯,最近事情多,居然给忘了。
      她补充道:“陈先生,钱的话,我稍后转给你。”
      “好的。”
      
      *
      
      商城角落的娃娃机前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在学生扎堆的环境里显得格格不入。
      他皮肤白皙,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镜片下一双桃花眼媚态毕现,气质妖孽,勾人得很。
      来闲逛的童笙莫名的走不动道,视线牢牢地锁定在他身上。
      
      路过的女生都悄悄打量着他,声音里裹挟着兴奋。
      “这个男生好帅啊。”
      “我是西装控,妈呀,我觉得自己不行了。”
      “不过看起来,他不会夹娃娃耶。”
      “你不觉得这样有种反差萌吗?”
      “对对对。”
      
      男人操作手柄的姿势略显笨拙,许多次爪子都抓空了,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原点。
      从这个角度望过去,男人抿了抿唇,神情严肃。
      刚刚那把角度错了,时间点也没把握好。
      童笙在一旁看得有点着急,不知不觉走近了他。
      
      一抹淡淡的柑橘香从男人身上散发,清冽的香味渐渐萦绕在鼻间,仿若置身于雨后大地一般。
      听到声响的男人侧目,童笙不期然的撞上那双眼睛。
      一双让人心神荡漾的眼睛,眼尾细而略弯,茶色的瞳仁含情脉脉,魅惑撩人。
      空气仿佛凝固了。
      几秒后,童笙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好半会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那个,我夹娃娃挺厉害的,需要帮忙吗?”
      上个月她家附近有一间娃娃店推出了夹娃娃争霸赛的活动,冠军有5000元,童笙苦练了半个月,顺利夺走桂冠。
      
      话音刚落,男人有些意外,半晌,了然的笑了笑。
      他不想拂了对方的好意,“好呀。”
      如情人间的低语,语气柔和得像要溢出水来。
      童笙呼吸滞了滞,慌乱的把视线转移到娃娃机上。
      
      下一秒,她后知后觉的发现,机子还没有投币。
      “你还有游戏币吗?”
      男人唇角微微上扬,在手机上操作了半晌,“可以了。”
      话毕,机器传出启动的音乐。
      
      童笙熟练的操作着手柄,眼眸洒着绚烂的光,宛如盛满了星辰。。
      在二人注视下,爪子把哆啦A梦提了起来,一点一点的挪到了洞口,掉了下去。
      “啊。”童笙激动得小跳了起来,之前没测试过这台机器的抓力,能一把拿下,她也有点意外。
      女人绯红着小脸,雀跃之情一览无余。
      意识到有点失态,她羞恼的笑了,露出一颗小虎牙,可爱到不行。
      
      男人眼里含着笑意,弯下腰取走娃娃,敞开的领口可以看到白皙的纹理,漂亮的锁骨若隐若现。
      他嗓音里裹着暖意:“谢谢你。”
      童笙指节微动,忘记了呼吸。
      他眼睛里蕴着人间四月天,连空气都变温柔。
      
      直到走出商场,童笙都还有被勾了魂的恍惚感。以至于接到《卧底》剧组进组邀约时,她沉默了好久。
      她通过剧务助理的面试了?
      这部剧金主爸爸财大气粗,工资开得很高,竞争非常激烈。
      没想到这样一个香饽饽砸在她头上了,童笙好半天才消化了这个消息。
      难道她要开始转运了?
      
      *
      
      影视城位于A城的郊外,是以“民国历史”为主题的特色街区。
      电影《卧底》在这里举行了开机仪式后,总导演顺势在影视城最好的酒店设宴,邀请了一批主要的演员。
      在戏中友情客串的言礼本不用参加,奈何总导演多番邀约,他便应下了。
      席间饶是言礼怎么使劲全身解数,还是不可避免的喝了几杯。他酒量不错,脸上尽管红霞纷飞,神色还是如常,不见半点醉意。
      
      言礼起身下楼,准备去散散酒气。
      夜已深,万籁俱寂,远处的路灯投射下一大片光,照亮了巷子的尽头。
      “哒哒哒”的脚步声回荡在小道上,言礼把玩手机的手顿了顿,疑惑的看向来人。
      
      缓缓走来的女人,眉眼如画。笼罩在昏黄的光线下,显得格外明媚动人。
      女人的轮廓愈加清晰,五官与六年前的少女重合。
      有了这个认知后,言礼几乎是下意识的向前奔去。
      
      *
      
      微弱的路灯延伸到路的前方,光点投射在地面影影绰绰。
      童笙进组后,因为认床睡不好,辗转难眠的的她只好离开酒店,出来透透气。
      出酒店后不敢走远,她只在附近打转。
      没想到刚走出巷子没多久,一个人影便径直跑向了她。
      
      光线昏暗,模样看不真切。
      这大半夜的,不是来打劫的吧。
      剧务老大兰姐没提醒过她影视城治安不好啊。
      就在童笙想拔腿就跑时,男人双手扣住她的肩部,把她整个身子扳到他的面前,逼迫她直视他的模样。
      
      童笙心跳如雷,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言礼细细的端详着她,眉眼褪去了稚嫩,多了几分妩媚的女人味。头发也及了腰,随意的披散在肩头。
      唯独不变的是那双盛满山川河流、异国绮丽的眼眸,此刻只印照出他的轮廓,连眨巴着的睫毛都根根分明。
      
      童笙看清男人的脸后,整个人都僵住了,这年头连抢劫的都那么帅的吗?
      可惜了……明明能靠脸吃饭,偏要靠实力。
      男人沉默了很久,低哑着声音,一字一顿道:“兮潼,好久不见。”
      日益疯长的思念像是要破土而出,盛放出人间最妖艳的彼岸花。
      
      童笙愣了半晌,咦,原来不是抢劫啊。
      回过神来的她挣扎着想要甩开他的手:“这位帅哥,我想你认错人了啊。”
      言礼难以置信的盯着她,猩红了眼。
      “我叫童笙”
      童笙抓着他扣在肩膀的手,蹙了蹙眉,一幅抱歉,让你失望了的神情。
      言礼眼眸暗沉得可怕,周遭寂静得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
      
      喧闹的片场。
      场务助理童笙已经忙活半天了。
      回想起那一晚言礼的失态,童笙只当是小插曲。
      当淡淡的酒气萦绕在她鼻尖的时候,她便意识到那个试图把她困在臂弯的男人只是喝醉了。
      跟一个喝醉的人没什么好计较的。
      平心而论,童笙对言礼印象不错,为人清冷,但工作敬业,待人和善,没什么架子。
      
      剧务老大兰姐隔了老远就看到了童笙。
      她今日穿得极其休闲,素着一张脸,清纯漂亮。两只袖子随意的挽起,露出白玉般的肌肤。
      兰姐走近了她,“笙笙,你脸色看起来有点差啊,昨天没睡好吗?”
      童笙拿出手机,狐疑的看了看自己此刻的模样,果然眼睛下一圈青灰,“昨晚熬夜了,有点睡不够,对了,兰姐,你吃过早餐了吗,没吃的话,我那还有个三明治。”
      
      兰姐是童笙的顶头上司,不仅从不倚老卖老,还很和气。
      “不用了。”兰姐摆了摆手,话锋一转:“夏燃的助理去忙别的事了,抽不开身,你去帮她买杯咖啡吧。”
      童笙点了点头,作为剧务助理偶尔帮演员跑腿是很稀疏平常的事,不过如果对象是夏燃的话,她会更乐意罢了。
      
      夏燃是该剧的女主,童星出身的她,国民度很高。不仅戏内认真,戏外与同剧的演员关系也不错。
      她在剧组很会来事,不时自掏腰包犒劳工作人员。
      童笙一开始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吃多了便习惯了。
      相比于某些眼高于顶,对他们颐指气使的明星,如此亲民友好的不多见了。
      
      *
      
      半个小时后,童笙双手捧着装有咖啡的保温盒,正沿着A区的小道上走回化妆室。
      昨夜下了场大雨,嫩绿的叶子残败的铺满泥泞小路。
      随着她的步伐,落下深浅不一的印记。
      
      距离道具部的仓库两米之遥时,窸窸窣窣的讲话声从里面传来。
      这个仓库很不起眼,如果童笙不是工作人员的话,都不会留意到这个地方。
      偌大的空间只有两个小窗口,通风不畅,灰尘遍布。
      她之前进去过一次,扬起的尘土能瞬间迷了眼。
      如此沉闷肮脏,一般人进去之后都不作停留,更遑论在里面说话了。
      
      她心中的疑惑如涟漪一圈一圈的扩大。
      童笙环顾一遍,确认周围没人后,小心翼翼的靠近,耳朵紧贴在窗角处。
      呢喃细语传入耳膜。
      
      偷听到的话让她心底一沉,脸色愈发难看。
      童笙思索半晌,取出手机,按下了录音的按钮。
      世人皆道娱乐圈是名利场,追名逐利、不择手段的人数不胜数。童笙当时只是一笑而过,不甚在意。
      可是此时不经意间窥探到娱乐圈丑恶的她,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