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是你吗? ...

  •   6月初,A城艳阳高照,天空纯净得没有一丝浮絮。
      老城区的临街水果摊,因为工作日的缘故,客人寥寥。
      
      顶着一头弹性十足小碎卷的老板娘叉着腰,直勾勾地盯着在西瓜堆忙碌的女孩,脸色阴沉得如乌云压境。
      寻常老太太事多要挑老半天就罢了,这小姑娘看模样也就20出头,人长得水灵灵的,不输给电视上的那些小明星。
      
      老板娘的眉头逐渐拧成了一个结,愤怒值到了临界点,她扯着嗓子喊道 :“小妹,我家的西瓜个个都爽甜多汁,闭着眼挑都不会错的。”
      童笙顿了顿正准备敲西瓜的手,抬头,迅速绽开灿烂如花的笑容,“老板娘,我不是不信您,这不是我要买来送人嘛,要不您先坐一下,好了叫您?”
      
      女孩长着标准的鹅蛋脸,眉眼轻柔似水。笑起来灵气十足,宛若一只狡黠的狐狸。
      老板娘望着童笙,气瞬间就消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面人,何况是那么好看的小姑娘。
      她一屁股坐回折叠椅上,摇着大葵扇,乐得清闲。
      
      童笙继续挑了好半会,用手挨个又掂量了一下重量,选出天选之瓜后,把它往弹簧称的托盘一放。
      在市面上电子秤大横其道的情况下,只有少数老店还在沿用这种秤。
      称度盘红色的指针大幅度晃动一番后,稳稳的停住了。
      老板娘斜斜瞟了一眼,“重5斤5两,一斤1.5元,一共8.25元。”
      童笙轻嗯了一声,这个重量跟她预想的差不多,然后在木桌上不疾不徐的抽了个塑料袋把瓜挪了进去。
      办妥这些事后,童笙的目光落在了阿姨身上,一双杏眼骨溜溜的转动。
      
      下一秒,她夸张的啧了一声,凑了上去,“老板娘,你的头发在哪里做的呀,好洋气啊,有点像那个老牌香港明星......”
      
      5分钟后。
      “支付宝到账6元。”
      老板娘目送着那个拎着西瓜愉悦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这小姑娘长得俊就算了,嘴还像抹了蜜似的,甜得不行。
      “小妹,下次再来啊,阿姨还给你打折。”
      童笙回头,脆生生的应了一声,“好。”
      
      *
      
      童笙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步行的话15分钟就能回到。
      她拎着瓜穿梭在街道上,目光所及都是掉皮开裂的外墙,还有裸露低垂的电线。
      这一片都是城中区,居住环境不怎么好,但胜在租金低廉。
      
      路边的樟树枝叶茂密,有小鸟立上枝头,吐出悦耳的音符,不一会儿便扑腾着翅膀飞向远方。
      童笙右拐后,钻进一条小道。前面有两个穿着白蓝相间的校服的女生嬉笑着,声调高得路人频频注目。
      她注意到二人领子下方有个荷花logo,应该是附近技校的学生。
      装着西瓜的塑料袋把她手勒得生疼,童笙换了另一只手,终于舒服多了。
      
      前方的女学生突然发出土拔鼠的尖叫:“卧槽,半个小时前我的本命居然在这附近有活动!”
      染着墨绿色头发的同伴恼怒的掏了掏耳朵,“你他妈这么大声是想吓死谁!”接着漫不经心道:“你刚刚说哪个明星在这附近来着?”
      女学生拽着同伴的衣领,大声嚎叫:“言礼啊,剧里一个眼神就能杀我的美人儿!他可是老子的命啊。”她扁了扁嘴,想哭,“都怪你非要拉着我去玩密室逃脱,呜呜呜,这应该是我离他最近的一次了。”
      “你他.妈刚才不是玩得挺开心的,怪我咯?”
      “就怪你就怪你!我差点就能看到活的言礼了,呜呜呜。”
      “屁!即使我没拦你,他的粉丝那么多你能挤进去吗,不如回去早点睡,梦里啥都有。
      “滚!”
      
      童笙拎着瓜越过二人,她刚从国外回来,对国内娱乐圈知之甚少。
      不夸张的说,她对于明星的印象还停留在四大天王上,依稀只能捕捉到美人儿三个字,应当是个女明星。
      
      *
      
      一辆保姆车疾驰在马路上,后面几辆轿车紧跟不舍,大有并肩而行的势头。
      陆以煦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司机甩开私生粉的车,然后把目光移向后方的男人。
      男人倚靠在座椅上,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
      浓眉大眼,鼻梁挺直,薄唇微抿,下颚线流畅,脸精致得无可挑剔。
      只是男人身上散发的冷冽让陆以煦浑身一凛。
      他不得不感叹道:粉丝把言礼誉为“冰山美人”不是没有道理的。
      
      半小时前在商场为新品牌站台的言礼揉了揉眉心,或许是回国后就马不停蹄的赶活动,他整张脸有了些许的疲态。
      窗外掠过一个拎着塑料袋的娇小身影,女孩的脸一闪而过。
      “砰”他下意识的拍了一下窗户,沉声道:“老李,停车。”
      司机老李愣了半晌,车正行驶在弯道处,哪能说停就停,您以为我是头文字D里的藤原拓海么。
      他要有那本事,科目二也不至于考了2年了。
      司机老李在线卑微。
      
      陆以煦用眼神示意老李不要慌,扭头,“哥,你怎么了?”
      言礼从未中途喊过停车,连人有三急要下车也没有过,经常需要解决的他甚至一度很嫉妒言礼的某功能。
      难道今天要打破零记录了?
      他激动的搓着小手等待着回答。
      
      “刚看到个很久没见的熟人。”言礼面不改色,攥紧的手却出卖了内心。
      陆以煦闷闷哦了一声,也没细想哪个熟人能让言礼如此失态,转身盯着后视镜,“可是粉丝在后面跟着呢,你一下车肯定会引起骚乱。”
      私生粉多疯狂,他是知道的。
      言礼深呼了一口气,把视线移到窗外,夜幕降临,宽敞的马路已经稀稀疏疏的亮起了路灯,具有年代感的街道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只有心里的悸动清晰的告诉他,那个人出现过。
      六年前,他在病床上醒来后,便慌乱寻找她的踪影。
      护士拦住了情绪崩溃的他,柔声回答,那个女生被人强制送出院了。
      自此,杳无音讯。
      
      言礼扯了扯领带,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水,冰冷的液体从喉间滑落到肠胃里,寒意从心底升腾。
      他掏出手机,打开了联系人列表。
      几秒后,翻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指尖一点。
      听着“嘟嘟嘟”的接听声,言礼内心翻滚着一丝烦躁,就在他的耐心快要耗尽时。
      对面的男人终于接起了电话。
      精神奕奕的嗓音顺着电波传来。
      “你好。”
      言礼微蹙的眉心舒展开。
      “林先生,是我,帮我在A市查一下她的行踪,我......”
      他顿了半晌,声音喑哑,掺杂了几分难言的喜悦,“我今天看见她了。
      “好。”那边的人明显也迟疑了一下。
      
      竖着耳朵听着的陆以煦,心里一惊,脑袋飞速的运转着。
      做了言礼经纪人4年,陪着他在圈内浮浮沉沉。从他初出茅庐,四处碰壁,到如今的万人拥护,片约不断。言礼除了睡觉就是在跟他在一起,甚至还因为太亲密,被媒体谣传他俩大玩断臂山。
      可以这样说,没人比他更了解言礼。
      能让前者方寸大乱的,只能是他那个寻觅多年的白月光了。
      
      *
      
      是夜,云层拢住半边月亮,稀星闪着清冷的光。
      塑料袋在途中光荣牺牲了,童笙只好抱着个西瓜穿过大街小巷,走回了家。
      房子很小,只有一室一厅一卫,一眼就望到了头。
      对于失业整整两个月的她来讲,有个窝就不错了。而且房东奶奶很心善,不止减了房租,平日里也对她多加照顾。
      西瓜就是专门买来送给她的。
      
      她瞟了一眼手机的时间,离七点还有几分钟,刚好赶上看新闻联播。
      占据柜子三分之二的台式电视机是她在二手店淘回来的,用得挺顺手了,偶尔会有一些小毛病,就像现在,电视屏幕因接触不良飘洒着漫天的雪花,发出刺耳的“沙沙”声。
      小孩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
      电视机亦同理。
      她伸出铁砂掌朝机顶拍了拍,随着动作,画面逐渐清晰起来。
      
      门口传来“砰砰”的敲门声,木门太薄,被震得轻颤了起来。
      “童笙,你在吗?”张阿姨语气透着紧张。
      张阿姨是她的邻居,早年丧偶,一个人拉扯着6岁的儿子,文化程度不高,接了些手工活勉强度日。 童笙应了一声,打开了门。 明黄色的衬衣松松垮垮挂在张阿姨身上,蜡黄的脸上缀着一双黯淡无光的眼眸,眼神空洞,有点瘆人。
      “笙笙,你在就好了,我家马桶又堵了,快帮阿姨看看。”
      
      房子是十几年前建造的,设备老化得块,三天两头东西坏了是常有的事。
      童笙从小动手能力强,在邻居眼里,她顶得上半个修理工。
      疏通完毕后,张阿姨热情的招呼她留下来吃饭,童笙摆摆手拒绝了。
      她用余光瞟了一眼餐桌,只有一菜一肉,肉沫用一个拳头大的碟子盛着,这点肉估摸要张阿姨绣一天的十字绣才能换来。
      
      童笙换好鞋子准备离开时,张阿姨跟了上来,支支吾吾了许久,然后下了决心般从裤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百元纸钞.
      “笙笙啊,上次借了你1000元,你说不用还,这哪能啊?现在阿姨只能拿出100了,还有900我分期还你,你看行不?”
      前段时间小力生了一场病,可惜实在窘迫,医药费始终凑不齐。童笙听说后,就把钱补上了。
      眼前的那只手粗糙干硬,绣花针扎的伤疤斑驳了手指的纹路。
      世上有人挥金如土,就有人食不果腹。
      
      童笙把张阿姨的手推了回去,“阿姨,我不急着用钱,现在小力还小,需要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您先留着这些钱吧。”
      “好。”张阿姨定定的看了童笙好半会,眼角有了湿意,到底是觉得在小辈面前落泪不妥,她胡乱的抹了把脸,双手把纸币熨平,放回了口袋里。
      
      *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帘的薄纱肆意的铺撒在床榻上,童笙垫着枕头靠在床沿,在手机招聘软件上投了几个新增的职位。
      把今天的求职任务完成后,她放好了手机,翻了个身准备睡觉。
      手机屏幕的亮光几秒后就熄灭了,黑暗再度蔓延。
      
      童笙于一片漆黑中眨了眨眼,下一秒突然掀开被子,在床头柜里把手机拿了起来。
      她神色复杂的翻开了相册,滑到了个人收藏,那里只有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
      颗粒感很重,看起来像是翻拍的。
      照片左边是一个约莫30岁面容可怖的男人,深褐色的疤痕蜿蜒在脸庞上。寻常人在路上远远瞟见,都会吓得绕路走。
      而他搂着的小女孩,不仅没有一丝惧怕的神色,反而笑容可掬,灿烂得如初春随风飘扬的小雏菊。
      前者晦暗如黑夜,后者明亮如白昼,唯独相似的便是同样澄澈的目光。
      童笙有片刻失神,半晌后,关掉了手机。
      
      

  • 作者有话要说:  多给小透明一点评论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