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3、流星 ...

  •   “木老师!木老师!”
      木乙羽刚走进一片强光,身体有种从天空中坠落的感觉,大脑还有点昏昏沉沉,但耳朵已经对外界的声音有了反应。
      结果睁开眼,却是一个她没想到的人。
      
      罗乔丹眼里闪过许多愧疚,但嘴角眉梢还硬挺着撑作开心,就跟往常来找她答疑那样探头在她手边讨要一个态度和答案。
      木乙羽现在根本无法鉴别时间、空间的真实性。所以对着这张喜气的脸,一句夸奖或者批评也给不出来。
      但她很快就回想起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看到的事情,所以她把自己的上半身努力撑起来,“许轩……”
      喉咙干渴得像是从沙漠里被打捞起来一样,但木乙羽刚说完,她在找的人就出现在了她病房的门边,端着一个杯子走到她眼前。
      
      许轩从来都不是多么情感外露的人。
      至少她自己坚信,面对再艰难的情景,她也能靠一股气抗下来。那股气是她从小到大每次失败的时候替自己攒的。
      每次被妈妈忽视情绪的时候,每次被人用“能干但如果会撒娇会更好命哦”来评论的时候,每次特权阶级不断在她身上贴标签的时候。她都给自己默默存了一口气。
      许轩告诉自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我只要做好自己的,不论什么样的环境我都能挺过来。
      结果她发现自己不是的。
      
      看到木乙羽被砸晕的时候,她被歹徒推搡着揪到车下,而余光里木乙羽跌落的身影竟然如此之深地刺痛了她。她惊、怒。可更令她难以接受的是,她无可奈何。
      那一切的疑点和真相都在团团出现在她面前的那刻平摊在地。
      为什么木乙羽带着团团,而为什么团团只有晚上部分时间活动、白天睡死。可现在为什么它又出现在她面前。
      许轩想,如果自己的猜测是真实发生着的话。如果她能让时光回到她们初遇的那次相亲的话。如果她不曾生出试探木乙羽的喜爱,这种无谓念头的话。
      她们不会这么亲密。
      而团团就不会救她。
      它就不会死。
      
      “……我……”许轩后颈发麻,无颜面对刚苏醒的木乙羽。
      果然和她猜测得差不多,眼睛里开始积聚起一些液体,渐渐有些看不清病床上木乙羽的脸。
      
      木乙羽不太明白,许轩捧着杯子,刚见了她就开始哽咽。“很难受吗?”她轻轻地问,拉住许轩的手。
      但这时站在一边的罗乔丹趴在木乙羽床边试图跟她解释发生的这一切。
      许轩的脸一下子冷成零下十度。
      
      “我和朋友去瑶山——”
      听完罗乔丹的故事,木乙羽才意识到那些歹徒在找的“Jordon”竟然就是这个小孩?!
      姑且不论那些外国雇佣兵是怎么进入我国国境并且携带枪支弹药的,木乙羽比较关心的是:“你们是怎么救出我们的?”
      等一下,他会在这里,也就是当时他应该就在歹徒劫车的现场?
      
      长话短说的话,原来罗乔丹的那个朋友,正确的读法是“保镖”。
      罗乔丹说:“我们的行踪被人发现了,他们以为我们躲在你们的车上,所以就去拦下车。”
      木乙羽听得一愣一愣的。
      而许轩整个人都呈现低气压的临近爆炸状态,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你们为什么出来得那么迟?”
      罗乔丹感觉身后有个散发冷气的人性冰窖,忘记关上冰窖门一样地在散发阵阵冷气。
      “我们也在等待救援……对不起你们!”
      
      许轩……许轩还能说什么呢,当然是……
      起诉他!曝光他!用法律制裁他!
      ——如果他不是木乙羽的学生的话。
      
      但即使许轩不这么做,车上其他人也是会报警的,即使他们都被罗乔丹和他的保镖所救,但同样也是因为他们才卷入的生死危机。
      罗乔丹自己也知道,他嘻嘻哈哈无忧无虑的小留学生生活即将被画上句号,他不好好学习的后果,就是只能被老爹撵回德州继承黑手党势力。
      而关于要害他的人,罗乔丹的猜测是那附近药厂的老板。据当地人说他很神秘来头很大的样子。
      
      另一件和综艺《霸总零距离》相关的事,是刚加盟的广告药商“鲁鲁郁夫制药公司”的联系人放他们鸽子,而且他们斥巨资买的广告情节都设计好了,结果那边一下子电话短信邮件都查无此人。
      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木乙羽还发现,跟这件事差不多奇怪的是许轩对她的态度。
      她还在想她是不是发现自己之前可以用团团的身体的秘密,结果那个夏天即将过去的时候,她在办公室收到一盒蛋糕。
      一打开,里面的芒果海绵蛋糕上用白色奶油写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木乙羽希望自己是文盲认错,但又怕自己是失去了一个身体以后,脑子也坏掉,所以居然看见那上面写的是:我想陪你走完这辈子——许轩。
      
      好几天都失眠没睡好的木乙羽,终于鼓起勇气拨出手机里那个电话。
      但接通后两个人却都只是静静地端着听筒呼吸。
      
      远远地木乙羽听到许轩那边传来一声怪叫:“老大你是石化了吗?”
      木乙羽情不自禁地笑了。
      才知道自己是这么傻的人,但没想到许轩也会这么优柔寡断。
      蛋糕是怎么回事?你是要和我在一起吗?
      是因为你知道我的秘密了吗?是因为你很感动并且感谢团团吗?
      
      这些问题都不重要了,因为木乙羽清楚地知道自己愿意。
      不管是什么让许轩说出这句话,她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这段时间应该一直都在思考这件事,所以她深思熟虑后的请求,木乙羽只想回答她“好”,加上不断点头时那串坠珠般的泪,她只想抱紧她,再也不放开她。
      
      # # #
      
      后来。
      
      许轩在阵痛了一夜后、即将进产房的前一分钟还在批改文件,她床旁边坐了一圈人:许明道、陈幼林、许经纬、烟染、金柯棋、金伯伯……
      她签好最后一个字,自己按下床边的护士铃,本来坐在那里小声交谈的众人一下子跟被按了暂停键一样,齐齐转头看她。
      而旁边产床上……
      
      “唔!我这边好像宫口也开得差不多,要出来了。”
      许轩听到木乙羽这么说,比自己要生了还要紧张。距离她们双双去买精生子已经过去了快一年时间,经过重重关隘,国内外两地倒腾、互相给对方打促排卵的药、植入受精卵,这么多过程,她们终于迎来彼此的瓜熟蒂落。
      而且竟然还是在同一个时间生!
      
      木甲岱和于孟雁握着木乙羽两边的手,然后头还往许轩的地方看,许轩那边护士来检查了以后,已经可以推进去生了。
      那个孩子虽然是许轩的,但因为买的是同一个人的精子,却跟他老木家的孩子是亲兄妹/姐弟。
      如此一来,两个人就连成了一家人。
      有两个小小的大人,两个大大的小人。
      
      再后来。
      
      许轩率先从□□攀上屋顶。她把手伸下去,从空中吊起正爬到一半的木丙琮。木丙琮下面的弟弟大喊:“不公平!我也要吊‘起重车’!”
      他下面站着木乙羽,正按住□□以防□□重心偏移,听见弟弟又这么说,哭笑不得:“我平时也没少宠你啊,怎么只有你宣妈的偏心是偏心,我的偏心就不算数是吧?”
      弟弟终于也如愿以偿被“吊”了上去,探头下来看她,嬉皮笑脸地叫她也上来。
      
      木乙羽从地上拎起准备好的便携式冷藏柜,上去后,拿出里面装的冷饮和晚餐。一家人就这么坐在屋顶上边吃,边看流星雨。
      “哎!快看那个!”弟弟突然大叫,原来是一颗特别亮的流行从天空划过,“那颗怎么那么大呀,喈妈?”
      
      木乙羽摸摸他雏鸟似的柔软头顶。
      “不知道呢,可能是有外星人的飞船混进流星雨里,坠落在地球了吧。”
      
      【完结于6/30/2020】
      
      

  • 作者有话要说:  
    妈耶,居然可以这么快的。
    光速完结。自己悄悄撒一朵小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