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劫车 1 ...

  •   
      首先是车窗外不远处一声闷闷的巨响,那时木乙羽靠在许轩的肩膀上假装自己睡着,其实在偷偷享受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的时光。
      巨响刚炸开,她立马警觉地睁开眼睛,但头还是保持着原样,因为许轩的头还靠在她的上面呢!
      
      那声炸响像是礼花炮,。木乙羽想道,结果发觉许轩用一只手轻轻固定住她的头,然后直起脖子问前面的司机:“发生了什么?”她以为木乙羽还没醒,所以才这么小心,但其实那一声响动真的不算轻,基本上能把睡梦中的人都炸醒了。
      木乙羽发觉自己被许轩当做“打雷都不醒”的那类了!
      她赶紧适时地“醒过来”给自己正名。
      
      窗外的树木依然再慢慢后退,说明车辆并没有停下来,但木乙羽刚才听真的以为是有人冲他们放炮呢。
      这时也听司机师傅说:“不打紧的,应该是前面村子里有人结婚或者办丧事了吧。常有的,常有的。”
      许轩听他这么说,稍微放下点心,转头去跟后面的人们传达司机的话,而木乙羽则跟周瑟夫翻译了一遍。
      
      其实还是感觉有点别扭的,这么多年不做中翻英口译,突然要捡起本科早年专业知识,她一开始有点磕磕绊绊,但周瑟夫并不介意。
      他用他更磕磕绊绊的中文掺杂着英文问她知不知道还有多久能到。
      木乙羽看见他旁边座位上乖巧的妮妮,心里特别替小孩子感到不安。因为这期虽然没有要求带同伴,但周瑟夫听说要来风景特别的原始森林,还是把妮妮带上了。
      刚才的声响让她的眼睛流露出一些惊恐,瞪得又大又圆。
      
      可是接下来的事,才是巨变的开始。
      后排坐着的节目组的人中有人首先喊到“枪”这个字,渐渐更多的人注意到车窗外,从刚才传来巨响的地方出来一伙蒙面、身着防弹衣的人,他们手上端着□□、身上挂着一些子弹。各个都训练有素。
      他们快速地把大巴在乡间土路上松松包围了起来,司机师傅终于把刹车踩到了底。
      “这是怎么的,玩儿我呢?这些人都是什么啊……”他想到什么,转头问后面的一车乘客,“你们拍戏用的?”
      
      导演范大巍当综艺导演这么多年,深山老林不说家常便饭,那也是从不陌生的拍摄地点,可从来没遇见过如此脚本外的素材,于是他那个填满了画面、热点和素材的脑袋,第一反应是拿了个小的摄像机开始录像。
      接着他才开始对现在的情况有一点了解。
      “劫车?报警啊!你们都愣着干嘛?”
      旁边的节目组人员们被他一提醒,纷纷拿出手机,但一看信号,都大叫:“没信号!”
      
      怎么有这种事?!
      木乙羽也掏出手机,结果那上面确实显示的不在服务区。
      可他们都还没进原始森林呢?这信号分布得这么稀疏的吗?而且按司机的说法,前面应该有村子,也就是村里的人他们都不用信号?
      不对。
      
      “咚咚”,车厢右侧一个蒙面的汉子敲了敲车辆的玻璃门,结果离车最近的妮妮还没怎么样,妮妮后面一个也是晕车的节目组后勤已经开始尖叫起来了。
      司机大叔看他这样,刚踩稳的刹车又松开不少,大巴车又开始缓缓向前移动。结果那群黑色蒙面的人直接开枪。
      一发子弹,两个窟窿。
      司机还有一车的人都感觉心脏到了嗓子眼。
      
      范大巍软着腿按了放大、对焦,结果那个从车门射进去、再从挡风玻璃上射出来的两个弹孔之间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已经勒住了他的脖子。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车上的嘉宾和节目组有一半都从座位上站起来,小范围的骚乱在车厢里蔓延开。许轩站起来问:“所有人的手机都没有信号吗?”
      “没有啊!不知道怎么了,之前还在上网的……妈妈呀……”
      “没有!他们到底想干什么?难道要劫车?要杀人吗?”
      “真的都没有,怎么会这样的呢?要不我们趁现在跳窗吧!”
      ……
      
      如果是一部分人的手机没信号还说得过去,可现在这种情况,不同型号、不同服务公司的手机都同时没信号,只能是因为一个原因——信号屏蔽器。
      外面的歹徒用枪托敲了敲车门,并且用手打了个信号给同伴,然后一队四五个蒙面人就包围了一侧车窗,并且拿枪对着一个想要跳窗的节目组摄像师,说了句:“回去。”
      摄像师颤颤巍巍地原路爬回车厢。
      
      “他们说的是英文,也就是可能不是境内的本国人?”
      摄像师刚有这个推测,司机师傅就在歹徒的枪口下打开了车门。车厢里渐渐蔓延开一股尿骚味,不知道是谁在惊恐之中守不住。还有个年纪轻的女生已经开始小声啜泣,“我爸爸妈妈只有我一个,要是我死在这里了他们怎么办啊……”但随着歹徒走上车,那些窸窣的交头接耳和自言自语都销声匿迹。
      车厢里一下子变得极其安静。
      
      “谁是 Jordan?我们只要找 Jordan,不会伤害无辜的人。所以你们不要藏人。”蒙面人的中文和英文都不错,大家听他这么问。
      而周瑟夫听出他本身就可能是说英语的人,于是率先把两只手抬到头顶,试探性地用英语问:“嘿,你们要找的 Jordan 不在这个车上,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说英语。我叫 Joseph,这是我的女儿妮妮,你们是哪儿弄来的枪?”
      周瑟夫刚说完话,上车的那个歹徒朝下面打了个手势,后面上来的人左右架着他把他弄下车去了。期间妮妮的大声哭叫“爸爸”也并没有打动他们一丝一毫。
      木乙羽坐在最靠近枪口的位置,尽量把自己蜷缩起来、减少有可能的注意力。
      许轩从侧面抱着她,给了她很多安全感。但现在妮妮成了世界上最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木乙羽轻轻挣脱开许轩,用眼神示意妮妮。许轩微微点了点头。
      
      木乙羽于是也学习周瑟夫的样子,把手放到头上,然后用中文说:“孩子一直哭,你们也不想的吧,让我把孩子抱过来行吗?”主要是她也不知道这些歹徒为什么把周瑟夫带下去。如果不是他外国人的长相,那就是他用英语这一点了。所以木乙羽小心翼翼,尽量避免踩到雷。
      为首的蒙面人动了动枪口,示意她过去抱孩子。
      
      木乙羽刚跨进周瑟夫的位置。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枪响。
      挡风玻璃上仍旧只有一个原先留下的弹孔,但司机座位旁的地上,刚才还在质问、要他们把那个莫须有的“Jordon”交出来的歹徒,已经倒在了那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