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告白 ...

  •   许随以为昨晚的见面不过是匆匆擦肩而已,没想到第二天又在医院见到了周京泽。许随刚从手术室下来,透明的洗手液挤在掌心还没挤开,护士长匆匆跑过来,语气焦急:“急诊那边有一位患者把灯泡塞进嘴里了,急得不行,宋医师取不出来,正叫你过去呢。”
      
      “好,我马上过去。”许随把手伸进水龙头简单洗了一下,直接往急诊科的方向去。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许随插着兜进来,一眼就看到周京泽,以及发现几个护士,还有医生都围在患者旁边一脸的束手无策,患者是一名女孩,这会儿急得眼泪直打转,发出断续不清的声音。
      
      偏偏一旁陪同的男人还奚落小姑娘,冷淡的熟悉嗓音震在耳边:“楼下三岁半的小明也玩这个项目,你俩干脆一起组团出道得了。”
      
      小姑娘发不出声音,嗔怪地看了他一眼。
      
      两人一来一往隐隐的亲昵落在许随眼里,她垂下眼,掩住眼底的情绪。
      
      许随走过去,接下护士递过来的防护手套,走到患者面前,捏起她的下巴仔细打量。她发现灯泡不偏不倚地卡在她嘴里,尺寸刚好。
      
      周京泽这时也发现了她,许随刻意忽略掉在她身上的视线,偏头问身后的一名实习医生:“用了润滑剂吗?”
      
      “用了,没有用。”医生回答。
      
      许随低下头,好像是脑后绑着的发圈有点松了,额前的一缕碎发垂下来沾在脸颊上。她又观察了一下患者嘴里含着的灯泡,开口:“去拿一个手术棉花垫来。”
      
      五分钟后,在一群人的围观下,许随一边轻声叫患者放松,一边用根管慢慢地把外科手术棉花垫递进去,等外科棉花垫把口腔两侧全部裹住的时候,许随对一旁的同事说:
      
      “拿锤子过来。”
      
      女孩一直摇头,眼神惊恐,直接用锤子?爆炸了怎么办。许随安慰她:“不会有事的。”
      
      许随安抚了她一会儿也没用,女孩呜呜呜地说不出话,眼眶里还有泪意,神经十分紧绷。
      
      今天是周末,医院人满为患,许随上下打量了女生一眼,对方无论是从发饰,还是衣服,都有精心打扮的痕迹。
      
      “放心,还有别的有办法取出来,”许随手里没闲着,一副聊天的语气,话锋一转:“今天周末,打算出去玩?”
      
      这句话无疑给女生吃了颗定心丸,后半句把她的注意力勾走,女生闻言苦着脸,费力地挤出不成形的两个字“本来——”,接着从裤袋里摸出手机,正垂下眼睫想打出“电影”两个字给许随看时。
      
      许随却趁她放松,手搭在她的下颌上,毫不留情地用力往下一掰,发出“咔嗒”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
      
      女孩呆了两秒,反应过来发出“啊啊啊啊啊啊”的尖叫声,周京泽拍了拍她的脑袋,发出轻微的哂笑声:“行了,一会儿带你去吃冰淇淋。”
      
      女孩立刻安静下来了,不再闹腾。
      
      他很少哄人,只要稍微说点好话就行,女人就会主动投降。
      
      剩下的交由门诊医生负责,许随脱了防护手套扔进垃圾袋桶里,双手插进白大褂的衣兜里,离开了门诊部。
      
      女孩看着许医生清冷的背影惊魂未定:“软妹不可信,我认真回答她问题,她却给了我一把温柔刀。”
      
      许随回到办公室忙了大半个小时,出去了一趟在经过护士部前台时,一位小护士喊住了她:“哎,许医生,刚刚有人找你呢!就是那位嘴里塞了灯泡的家属,诺,给你留的东西,说是谢礼。”
      
      许随看过去,是一排荔枝白桃味的牛奶,还有一根蓝色的发圈,她的眼神怔住,一时没有移开。几个小护士附在一起打趣:“许医生,那位真的长得好正,刚挑着嘴角冲小张笑了一下,小张魂都要没啦。”
      
      周京泽确实有这个本事,一个浪子,他基本什么都不用做,勾勾一个手指头,有时甚至只需要一个眼神,就有无数女人前仆后继。
      
      许随点了点头,转身就要走。护士喊住她,说道:“许医生,你的东西还没拿。”
      
      “你们拿去分了吧。”许随神色平静。
      
      许随转过身往前走,却在不远处的拐角处看见了周京泽,还有他旁边的女孩。
      
      那位女孩穿着时髦,长相明艳,大红唇,身材曲线勾人,刚才在病房里的时候,许随就领略了这姑娘撒娇的功力。
      
      她抬眼看过去,女孩晃着周京泽的手臂不知道在说什么,明显是在撒娇,周京泽脸上没什么表情,可他的眉眼放松,明显很吃这一套。
      
      许随插在衣兜的双手在不自觉中绞紧,指尖泛白,痛感传来,她才清醒过来。他不是一直都这样吗?喜欢妖艳风情,大胆那一类的,而她太乖太规矩了,素淡。
      
      好学生从来不在他的选择范围内。
      
      就这么直面碰见,许随只能走过去。他们显然也看见了许随,女孩喊住她,笑容明亮:“许医生,刚才谢谢你呀。”
      
      许随摇了摇头:“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女孩站在周京泽旁边,她瞥了一眼男人,明显感觉看到这位许医生后,她哥情绪就不对劲了。
      他们两个人一定有什么猫腻。
      
      女孩眼睛骨碌一转,说道:“许医生,你和我堂哥是不是认识呀,感觉关系不一般?”
      
      原来是堂妹。可女孩的问话过于大胆直接,许随招架不住,她抬眼看向周京泽,期望他能做点什么。
      
      周京泽单手插兜,见许随无措,脸颊泛红晕的架势起了逗弄心思。他目光笔直地看向许随,忽地低笑一声,语气意味深长:“你说说,我们是什么关系,嗯?”
      
      好像暧昧或是风月相关,他都交由她定。
      
      许随因为他懒散逗弄的架势明白过来,像他这样的天之骄子,大概永远不明白真心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或许,他从来没把她放在心里过。
      
      周京泽原本只想想开个玩笑,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因为他看见许随那双清凌凌的眼睛,慢慢有了湿意。
      
      一种类似于心慌的情绪在心底蔓延,无限扩张,周京泽清了清喉咙,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看见许随眨了眨眼,原本的情绪褪得一干二净,她的眼神平静,语气坦荡:
      
      “不认识,也没关系。”
      
      周京泽看到了她眼底的决绝和干脆,心被一根细线缠住,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终于反应过来。
      
      眼前这个人是真真正正不喜欢他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注:病患塞灯泡的常见处理案例,查询可知,石蜡油,润滑剂,不行的话用外科手术袋/棉花垫/纱布垫塞入口腔两侧,敲碎,再慢慢取出,知识源于网络和生活实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