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告白 ...

  •   《告白》文/应橙
      2020.11.18
      
      清晨六点,电线杆上的麻雀扑腾着翅膀打破了巷口的宁静。由于前一晚刚下过一场雨,桂花被打得七零八落,像被打翻的蜂蜜罐,淌在湿漉漉的地面上。
      
      湿气顺着窗户的缝隙钻进来,许随趴在桌上,肩膀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她艰难地抬起头,伸手搓了一下脸,好让自己更清醒一些。
      
      昨天许随刚做完手术,加上下半夜医院急事召她,等忙完已经快天亮了,索性趴在桌子上眯了一下,黑长的睫毛下是掩盖不住眼睑的疲惫。
      
      洗手间内,许随嘴里含着薄荷味的漱口水,拧开水龙头接了一捧水简单地洗了个脸准备上白班。
      
      七点五十,科室的人陆续多了起来,大家互道早安。许随掐着点迅速吃完了一份可颂,黑咖啡放在旁边,有人把它拿走换成了一瓶牛奶。
      
      许随一抬头,是新来的实习医生,男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许医生,老喝咖啡对身体不好。”
      
      “谢谢。”许随笑了笑,她看了一眼时间, “走,到查房的时间了。”
      
      住院部的病人大部分都喜欢这个许医生来查房,温和,有耐心,还会倾听他们偶尔的抱怨。
      几名实习医生跟在许随身后,她一间一间地查房,衣袂扬起一角,顺着视线看过去,左侧胸口别着蓝色的证件——普仁医院外科医生许随。
      
      查房查到一名姑娘时,这位病人两天是刚割了阑尾,许随特意多嘱咐了几句,让她忌食调作息之类的。
      
      小姑娘年纪小,手术完没多久恢复了之前的活力,提溜一双大眼睛说自己再吃这种淡出鸟的食物会死的。
      
      “许医生,我可以喝奶茶吗?”小姑娘小心翼翼地问道。
      
      许随拿着签字笔停在蓝色文件夹上,抬眼对上一双期盼的眼睛,松口:“一点点。”
      
      “为什么,可我比较想喝益禾堂。”小姑娘眼神苦恼。
      
      “……”
      
      身后的实习医生忍不住发出笑声,许随面无表情地开口,声音带着一点残忍味道:“这下一点点你也不能喝了。”
      
      小姑娘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悔恨道:“我错了,医生!”
      
      查完房后,许随双手插着兜回办公室,在走廊碰见了一直带着自己的老师,也是外科的主任。
      
      主任有事过来正好逮着她:“小许,刚查完房啊?”
      
      “嗯,”许随点头,看着主任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便主动问,“老师,您有什么事吗?”
      
      “你最近确实忙,是这个科室最拼的,有我当年那个劲头,”张医生笑笑,面容慈祥,“但也要注意劳逸结合啊,你妈都把电话打到我这来了,要我操心你的大事。”
      
      许随愣住,没想到自己多次拒绝相亲的后果是她妈妈找出主任来压她了。她定了定心神:“老师,你知道我妈人过中年后的梦想是什么吗?”
      
      “什么?”
      
      “当媒婆,先拿我练手。”许随用手指向无辜的自己。
      
      “你这孩子啊,”张主任笑出声,语气无奈,随即话锋一转,“我住的那个家属院里有个小伙子人不错,条件也好……”
      
      许随的眼睛他身上晃了一圈,岔开话题:“老师,我怎么得闻到了您身上有烟味?挺重的。”
      
      普医的人都知道,张医生医术精湛,权威在外,但也是出了名的怕老婆。张医生的老婆是小儿科的护士长,经常过来查岗。每次师母一闻到他身上的烟味,就扬言要不是顾忌他那双手还能用来救死扶伤,就恨不得把他手给撅折了。
      
      “我今天还没来得及抽啊,有可能是沾上病人家属的,”张医生抓起自己的衣领嗅了嗅,一脸的慌张,“不说了,我先去洗手。”
      
      上完忙碌的一天白班后,许随终于结束工作,她回到家补觉,睡了个昏天暗地,醒来的时候四周暗得不像话,远处已经亮起了星星点点的霓虹。
      
      她以为时间过去好久,但其实只睡了三个小时。
      
      许随放空了一会儿,起身关窗,用手机蓝牙连了音响放了一首摇滚歌,整个人踩在指压板上放松。
      
      大部分人认为,在指压板上可能会很痛,对于许随来说,它是一种很好的解压方式。手机发出“叮”的声音,许随额头出了一点汗,直接坐在指压板上去拿手机。
      
      许母发了一大串消息,意思是让她去相亲。
      
      云淡风轻:【这次的小伙子真的不错,比你大两岁,人家还是大公司的部门主管呢,不仅是成功人士长得又不错,介绍人说他是个有责任又优秀的小伙子。】
      
      云淡风轻:【明天去见见?别找借口,我知道你明天晚上不用值班。】
      
      云淡风轻向您推送了一个名片,许随点开对方的头像,吐槽道:【这种拍照姿势双手交叉在胸前,我看不像成功人士,像是搞销售的。】
      
      许母一看许随在打岔就知道她又想跟往常一样蒙混过关,态度就有问题。许母有些生气,她懒得打字,一连串的死亡语音发过来。
      
      云淡风轻:【你今年马上快28了,都快成老姑娘了,怎么还一副不着急的样子?】
      
      许随回复道:【妈,我现在还不太想结婚。】
      至少她现阶段的想法是这样,一个人轻松又自在,加上许随工作又忙,确实没有精力去想这个事。
      
      云淡风轻:【那你想干什么?】
      
      许随还没来得及回复,云淡风轻又发了条消息过来:【那你是不是想去当尼姑?】
      
      许随失笑正要回复,手机屏幕忽然弹出某乎的消息提示,她点进去,时隔多年,还有人在她那条回答上点赞,还有回复。
      
      那个问题是:学生时代的暗恋时期,你做过最搞笑的事情是什么?”
      
      许随当时心血来潮,匿名回复道:
      读高二那年,一部国外电影上映,特别喜欢它,以至于买了电影的周边——一件蓝色T恤。
      穿着它去上课的第一天,忽然发现他也穿了一件蓝色的T恤,虽然他穿的是再普通不过蓝色T恤,我的心跳得很明显,暗暗地认为就是情侣款。
      
      可能上帝看我暗恋太辛苦,特意送我的甜蜜巧合吧。
      
      从那以后,我经常穿这件衣服。甚至在前一晚,幻想他会不会第二天也穿蓝色T恤。他坐倒数第二排,我坐正数第二排。每天上早课的时候,为了多看他一眼,我会特意从后门进去,假装不经意地走过他身边,偶尔余光瞥见他懒散地枕在臂弯里,头发凌乱,清瘦的肩胛骨凸起的是蓝色影子时,心跳会异常加快,莫名开心一整天。
      
      结果后来我发现,人家这件衣服是他女朋友在超市买东西凑单随便买的9.9块的T恤。那么浑不吝的一个男生,竟也不介意天天穿着它。
      
      我一下就清醒了,好像明白过来一件事:他可能永远也看不到我。
      
      许随这条回复的点赞量被顶到第一名,甚至还有许多人在她底下回复:一点也不搞笑我怎么觉得好心酸。抱抱小姐姐。
      
      许随怔然,重新看着自己这条多年前的回答正打算隐藏掉它时,一个新回复弹了出来:那你现在还喜欢他吗?
      
      眼底的涩意一点点加深,许随坐在指压板上,也不知怎么的,全身传来四肢百骸的密密麻麻的痛,她有些透过不气来。
      
      许随没有回复,退出了软件,回复了妈妈:【好。】
      
      次日,许随特意打扮了一下,她按着妈妈给的地址出现在餐厅里,对方早已在那等着。
      对方叫林文深,目前在一家互联网公司任职,比照片上给许随带来的印象好得多,五官还算周正,待人也谦和。
      
      两人聊得还算不错,饭后,林文深提出要不附近散一会儿步,许随想了一下都出来相亲了,就没必要扭扭捏捏的,最后点了点头。
      
      晚上十点,月光皎白。许随和林文深并肩走在一起,两人时不时地搭几句话,氛围还算舒适,散着散着来到了一条小吃街。
      
      小吃街上,蓝红幕布错落成一排,烧烤架上用锡纸上盛着茄子,老板撒了一把孜然,油火的炙烤下,发出滋滋的声音,旁边炭烤的秋刀鱼颜色渐黄,鲜嫩的香气四溢。
      
      灯泡悬在头顶,细碎的微尘浮在上面,光线昏暗。
      成尤端了一盘烤串来到男人面前坐下,两人喝了一点酒,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成尤递给他一串牛肉,语气有些小心翼翼:“老大,你不要太有压力,这次……你就当休息了。”
      
      周京泽正咬着串,闻言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低笑一声:“我能有什么压力。”
      
      “没有就好。”成尤松了一口气。
      
      周京泽坐在成尤对面,脚恣意地踩在桌子底的横杠上,他在这坐下没一会儿,已经吸引了旁边好几桌女孩的侧目。
      偏偏他眼皮都懒得抬,指尖里夹着一根烟,烟雾徐徐地上升,痞帅又冷淡。
      
      成尤同他在一起,已经感受到了四面八方的注目礼,自豪得不行,再加上他一喝酒就喜欢絮叨,逼话一大筐:“哎,老大,还别说,当飞行员的这几年老在天上满世界地飞,还真没仔细看,要数美女多的地方,还是我们京北城。”
      
      “嚯,你看那大长腿。”成尤感叹。
      
      周京泽头也没看,冷笑一声:“再瞎看告诉你媳妇儿。”
      
      成尤悻悻收回视线,半途中眼睛发亮,推着他的手臂:”老大,你看对面就有一个水灵的,一看就是南方人的长相。”
      
      听到“南方”二字,周京泽下意识地抬头,一双漆黑的眼睛扫过去,然后愣了一下。对方确实是典型南方人的长相,肤白,一双盈盈杏眼,穿着一件杏色的针织连衣裙,细细的两根带子,露出白皙的肩膀。
      
      “啧,有男朋友了,但这两人的氛围一看就是刚认识,估计在相亲,不过两人气质都是斯文挂的,还挺配。”成尤点评道。
      
      成尤说完这句话感觉周遭的空气一下子冷了下来,他有点心慌,一瞥眼就看见他哥徒手将手边的一把竹签掰断了,没有说一句话。
      
      许随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正和林文深并肩穿过这条小吃街,眼看快要到尽头时,巷子口传几声挣扎。
      
      原来是有个卖糖水的老太太被醉酒的几个混混缠上了,混混以难吃为由正要砸她的摊子。许随本来无意管闲事,可老人苦苦哀求的声音,一瞬间像极了她奶奶。
      
      许随正要走过去,林文深拉住她,语气精明:“这个时候你千万别过去,万一被混混或者老太太讹上了就惨了。”
      
      “我喜欢被人讹。”许随勾了勾唇角,随即看向林文深拉着自己的手,对方尴尬地松开。
      
      老人被为首的一个混混推倒在地,许随走过去扶住她,声音平静:“多少钱,我赔。”
      
      染着红头发的混混看见许随眼睛一亮,一双手搭在她裸露的肩膀皮肤上:“既然是妹妹求情,这事就算了,陪哥哥喝杯酒。”
      
      “你别……乱来啊,有话好好说……你你你放开……”林文深推了推眼镜,紧张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几个混混见林文深是个软泡,挥了挥手里的铁棍,问道:“怎么,想打一架?”
      
      林文深后退了一步,看了许随一眼,竟然咬牙跑开了。
      
      混混的手停留在许随肩膀上,还放肆地摩挲了一下。不到一秒,许随反手拧着他的手腕,发出“咔嗒”的声音。
      
      “草,你他妈——”红头发吃疼得松开手,脸彻底沉了下来,他一只手掌扬起,正要一巴掌打下去时,倏地,凭空出现一只修长,骨节清晰血管明显的手生生截住了混混的拳头。
      
      是周京泽。
      
      “老子还以为是女人的手,又软还没劲。”周京泽语气轻狂,浑得不行。
      
      他这句话无异于是在挑衅,对方腾出一只手挥了过来,周京泽侧身一闪,抓起红毛的胳膊一拳将人抡在了地上,红发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
      
      几个人围在一起,一下子打了起来。
      
      许随蹲下身,扶起老人,帮她收拾好东西,一声不吭地送走了她。
      
      一场混战来得快去得也快,周京泽以一打四,几个混混落荒而逃。周京泽站在路灯下,长长的影子拉到她面前。
      
      许随这才抬眼仔细看他。
      
      周京泽穿着一件飞行夹克,身材颀长,头颈笔直且带着压迫感,单眼皮,头发极短,侧脸线条凌厉分明,下巴还留着一条鲜红的血痕,一双漆黑而锐利的眼睛盯着她。
      
      许随被周京泽看得心脏倏地一缩,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此刻,一阵凉风吹来,路边的树叶,垃圾袋被卷到半空摇摇欲坠。
      
      周京泽见她这熟悉的模样,扯着唇角嗤笑一声。
      
      男人偏头朝垃圾桶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转而从烟盒里磕出一根烟,他细长的指尖捻了捻烟屁股,低头咬着烟,银质的打火机发出“咔擦”的声音。
      
      还是那副吊儿郎当,漫不经心的模样。
      
      他在等许随开口。
      
      许随移开视线,语气是出人意料地疏离:“今晚谢谢了,我先走了。”
      
      说完许随自己心里都怔了一下,她设想过两人无数次见面的场景,没想到真正发生时,他们连寒暄都省去了。
      
      许随转身就想走,周京泽逼近一步,他身上的烟草味明显,凛冽的气息让人动弹不得,
      从地上看,他的影子倏地圈住了她。他的眼睫垂下来,在灯光的投射下,拓出一圈淡淡的阴翳,语气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你在相亲?”
      

  • 作者有话要说:  排:
    双c,非双初恋。
    男主前期是自由恋爱不是乱搞,以及女主对男主的感情态度,烦请看了故事正文再下结论。
    男主从高中开始抽烟,私设。故事设定是这样,接受不了勿入哦,拒绝ky。
    也不用来我这吵,吵不赢,祝大家天天开心。
    看盗文勿评。人身攻击反弹。
    注:学校地点全架空,
    本文涉及的飞行技术,以及救援飞行,医学知识来源查询均来自相关资料查询。
    本章一点点奶茶梗源于网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