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琼斯 ...

  •   亚当打了邵秉一天的电话,终于在天边显出一抹红霞的时候打通了。
      
      “老大!”
      
      他几乎喜极而泣,嚎的一嗓子吓了办公室的人一跳,短暂的静谧过后,整个办公室的人围了过来。
      
      问题一个接一个的砸过来。
      
      “这件事我明天再跟你们详细说,”邵秉出声道,顿了顿又问:“局长那边……”
      
      “你放心,我帮你请假了!我说你身体不舒服,以防万一请了三天!”
      
      亚当立刻说道。
      
      邵秉的一颗心方向了,近乎一夜没睡的他声音中显出了一丝疲惫,简略的打了招呼后,便搁下了电话。
      
      房间内的窗帘依旧没有拉开,昏暗一片,仅从缝隙中漏进一点光来,带着淡淡的红色,是天边的晚霞。
      
      邵秉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光屏的冷光投射在他的脸上,邵秉抿了口咖啡,苦涩在舌尖漫开,他进入警局的内网,在搜索栏上打入了“怀表”两个字。
      
      结果出现了密密麻麻好几页,邵秉飞速的往下拉,一目十行但是没有一条是他想要的。
      
      于是再次输入关键词。
      
      “伦勃朗”。
      
      “画。”
      
      “穿梭、连接”
      
      ……
      
      终于在他输入“乌鸦”这个词的时候,一个词条跳了出来。
      
      邵秉看着这个词条,眯起了眼睛。
      
      ……
      
      “想不到连你也会进医院啊。”
      
      第二日回到警局,有相熟的同事看到邵秉,笑着调侃道,但他也知道分寸,很快便继续问道:“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还好,老毛病了。”
      
      “胃病而已,去医院挂个号的事情,没想到被你拖成这样,还疼昏在家里一个早上都没人发现,要不是你最后清醒过来去了医院,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同事忧心忡忡的,他比邵秉年长,当初邵秉还是个小警员的时候在他手下待过,两人算得上是亦师亦友,见状忍不住说道:“你这几个月我就没见你休息过,要不再休息几天,把身体养好了再来警局?”
      
      “不用,我……”
      
      邵秉脸上有点无奈,正想拒绝,恰好局长从他身旁经过,见状二话不说,准了邵秉的假期,还多加了几天。
      
      于是邵秉原本三天的假期被延长到了五天。
      
      邵秉如同被“强行着凉”的孩子,被迫按在了家里。
      
      不过这也正合他的意。
      
      回到家后,邵秉开始反复试验那个怀表。
      
      当指针指到十点整的时候,他来到了伦勃朗的世界。
      
      当指针指到六点整的时候,他来到了安格尔的画中。
      
      当纸张指到七点整的时候,他来到了德拉克罗瓦的画中。
      
      ……
      
      为了防止再次出现伦勃朗的情况,邵秉做了详实的准备,但是索性其余几位画家比较友善,即便有些因为失控而变的情绪化,也依然在可控的范围内。
      
      总而言之有惊无险。
      
      此刻邵秉已经尝试了从一点到十一点共十一个时刻,发现,四、五、六、七、十,分别代表了达利,达芬奇,安格尔,德拉克罗瓦以及伦勃朗五位画家。
      
      其余的时刻没有发生任何现象,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怀表。
      
      但是当邵秉将指针拨打十二点,打算尝试最后一个时刻的时候,怀表突然在顶端发出了红光,伴随着“滴”的一声,电池的图样被投射在怀表上方。
      
      [电量不足,请及时充电]
      
      邵秉眉毛皱了起来。
      
      在这个时代,很久以前就实现了不同电器间适配充电器型号的统一,邵秉随手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个,将怀表放在上方。
      
      很快,红光变蓝,“正在充电”字样亮起。
      
      也就是说这个机器从创造的伊始便是打算推向大众的,而且有意降低成本。
      
      因为充电的时间会因为电器的不同而有差异,用这种统一的充电器很方便,但是远不如直接造一个适配的充电器来的充电效率高。
      
      但是为什么邵秉从来没听说过相关信息。
      
      一个能进入画中的机器——
      
      这中堪称“疯狂”的项目怎么也不应该没人听过才对。
      
      一刹那间,邵秉脑海中闪过很多想法,但是还来不及等他梳理干净,便听到冷冰冰的机器声传来:“充电已完毕,主人,赫尔墨斯为您服务。”
      
      说罢,怀表上空突然投射出一个光屏,上面罗列了几个问题,像极了游戏中的新手指导。
      
      邵秉越发的肯定心中的猜测了。
      
      他挨个点下去,毫无感情的机械声一个接一个的响起。
      
      “一个时刻可以容纳一位画家,您必须将指针拨到相应时刻,然后在想要前往的画作上设置坐标,当同一个画家的十幅画作收录进赫尔墨斯后,就可以自动生成一个画家的NPC,之后,您可以通过设置坐标来增加可以前往的画作数量,也可以开辟新的NPC,祝您旅途愉快。”
      
      “因为画作中对时间与空间的感知与现实不同,请携带能显示时间流逝的物品,请您注意进入画中的时间,切勿沉迷,祝您旅途愉快。”
      
      “赫尔墨斯带您走上旅途,您可以随意衣着,赫尔墨斯并不强求,也不会将您随便踢出系统,祝您一切随心,旅途愉快。”
      
      ……
      
      邵秉总觉得最后一句透着些许阴阳怪气……
      
      不过为了试验“赫尔墨斯”的功能,邵秉动身披了件大衣,生平第一次,为了除调查案子以外的事物主动进了博物馆。
      
      “嗯,好,那就拜托你了。”
      
      秦奚结束了通话,仰头看向了眼前这座外形方正、犹如正方形巨石错落堆砌而成的博物馆。
      
      美国洛杉矶博物馆。
      
      由无数工程师按照原型一比一仿制而成,坐落于浮空城西侧海松区的珍妮街上。
      
      而伦勃朗的一副《拉撒路升天》就馆藏于此。
      
      《拉撒路升天》是描绘《圣经》中拉撒路复活后自棺材中坐起的那一刻。
      
      这个题材并不罕见。
      
      希伯来神话和希腊神话本就是欧洲文明的两大源头,那些出自欧罗巴的画作中永远不乏对于这两类神话的描绘。
      
      所以乌鸦为何要到这幅画中来呢?
      
      亦或许是像秦奚一样,将这幅画当做回去的一个中转站,既然如此,那么他现实中的住处一定距离这幅画不远,而且没准会像他一样,时不时来博物馆看看。
      
      秦奚向相熟的工作人员要了访客记录,但是因为划的时间范围太长,整理难免要一点时间。
      
      等秦奚从博物馆回来后已经过了饭点了,他回到了酒店,一进大堂便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沙发上等他。
      
      见到秦奚来了,他眼睛一亮,立刻站了起来。
      
      “秦先生您去哪儿了?”
      
      “去逛了逛图书馆,一时间忘了时间……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不是说好明天去见琼斯先生吗?”
      
      “事情有变,来了一个自称是画作原主人的人,说琼斯先生新收的画是假的!”
      
      秦奚这次来海松区不单单是为了调查的,有个名为科尔曼·琼斯的富豪邀请他来鉴定一副画,秦奚便借着这个由头来了这儿,原本以为只是看一眼的事,谁料却横生枝节。
      
      秦奚很怕麻烦,但是麻烦总是会自己找上门来。
      
      两人一路驱车来到了一栋洛可可风格的建筑前,这座建筑占地广大,雕花的铁门打开后便是一个巨大的喷泉,喷泉两旁栽种着行道树,显而易见被打理的很好,枝叶青翠欲滴,连一根横生的枝丫都没有。
      
      秦奚跟着秘书先生走了进去。
      
      这家主人显然是蓬皮杜夫人忠臣的信徒。
      
      这栋建筑的外观是掺了灰调的粉与蓝,室内也延续了这一风格,门口的玄关上摆放着来自于蓬皮杜夫人的塞勒夫瓷器,粉色的瓶身弧度优美,犹如少女腰臀的曲线,瓶口有两只白色的象头作为装饰,瓶身则绘了几个窈窕少女。
      
      蓬皮杜夫人所创造的洛可可风格在这栋建筑里随处可见。
      
      酥软柔和的像是放于精致托盘上的马卡龙。
      
      秦奚之前从未见过琼斯先生。
      
      但是正如一个人很容易会从某个人的喜好去判断他的样貌。
      
      因此当秦奚看见客厅中有两个人在争吵的时候,他下意识以为那个个子较矮,相貌柔和的男士便是雇佣自己的琼斯先生。
      
      秦奚脸上立刻露出了商业化的微笑。
      
      然而还不待他打招呼,便见一旁的秘书向着另一个男士微微颔首。
      
      “老板,秦先生来了。”
      
      “终于来了……”
      
      低沉的声音浑厚的像是一杯美酒,而且不是葡萄酒,而是那种蒸馏过的烈酒。
      
      伏特加,威士忌,白兰地……
      
      总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荒原上的朔风。
      
      而声音的主人也的确相当符合这种印象。
      
      一米九,身材健壮,四十岁上下,但是圆眼圆脸,看着有点憨厚无害。
      
      秦奚左右看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女性。
      
      他在心中暗暗唾弃自己的刻板印象以貌取人。
      
      然后再次露出了一个商业化的微笑,开启了一段小学英语书上的对话。
      
      “很高兴见到你,琼斯先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