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失控 ...

  •   似乎只是短短一瞬。
      
      秦奚只觉得耳畔有风声呼呼刮过,下一刻,他便砸在了一具稍显温热的躯体上。
      
      秦奚心头猛的一跳,转过头,恰好对上了一双墨色的眼睛。
      
      眼前这人薄唇紧抿,眉眼冷冽,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严厉的父亲、或是教导主任之类的人物。
      
      而此刻这双冷冽的眼睛正满是探究的看着他。
      
      秦奚邵秉眼底看到了自己此刻的装扮——仍旧是油画画成的身体,马甲长靴毡帽,还有覆盖了半张脸的面具,繁复的像是戏剧舞台上的某位角色。
      
      于是他扬唇一笑,发出的声音却带着些微的沙哑,好似陈酿的美酒。
      
      “警官先生,好久不见。”
      
      邵秉伸手想抓他,秦奚有所准备迅速躲过,反手往腰间一拿,那支他为自己画的□□就这么顶在了邵秉的脑门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邵秉沉声问道,面上不慌不忙。
      
      秦奚没回答,他只是略略一抬下巴,嘴角的笑容加深了些许。
      
      再见。
      
      他朝邵秉做口型道,往后倾倒后退了一步。
      
      若是顺利,他此刻应当离开了画作,回到了现实世界,就像上次他摆脱邵秉一样。
      
      然而半晌过去,秦奚仍旧呆在这个空间里,没有丝毫变化。
      
      他整个人僵住了,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刚刚尖锐的警报声。
      
      兼容……病毒……修改……
      
      秦奚像是突然反应过来,双眸微眯,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邵秉,问出了那个他在意了很久的问题。
      
      “你到底是怎么进到这儿来的?”
      
      ****
      
      联邦618年 3月17日 晴
      
      在研究方向上,我跟另外两个人发生了分歧,S打算按画家分类,让实验者能在某一画家现存的所有画作中来去自如。
      
      他甚至提出想要以画家的的肖像画作为基础,构建一个类似于NPC的角色,引领受试者进入他想进入的画作。
      
      这是什么?
      
      某个劣质全息网游吗?
      
      ……
      
      我觉得他是个实打实的蠢货,想得太美只顾提想法从来不想可行性。
      
      按照画家分类?
      
      他能容纳多少个画家呢?
      
      这个工作量可比单纯的在画中穿梭大多了,难度也更高。
      
      即便他选择怀表作为仪器外观——以不同的时刻对应不同的画家,只要实验者将钟表调到相应的时刻,就能见到对应的画家NPC——那理论上来讲12X60,里面也只可以容纳720个画家而已。
      
      更何况他们现在费尽心思也只构建了三个画家而已。
      
      伦勃朗、达芬奇还有达利,数量还没小学美术书上介绍的多。
      
      要不怎么说他蠢呢?
      
      说实话,我觉得他只是想满足自己同那些大画家面对面聊天的愿望罢了——即便那实际上只是一串人工合成的数据。
      
      ……  
      
      就这样,S还嫌那三串数据所表现出的性格崩了人设。
      
      虽然我也觉得崩了。
      
      ……
      
      另外有一说一,那个怀表的式样真丑,难以想象是一个学艺术的人选出来的。
      
      *******
      
      秦奚看见邵秉从怀中拿出了一个怀表。
      
      确切的说那只是一个安装了表盘指针的金属块,浑身上下泛着无机质的冷光,像是小孩子为了应付学校昨夜随手画出的造型,谈不上任何美感。
      
      但他却有个极为特殊的名字——旅人“赫尔墨斯”。
      
      而将日记往后翻——
      
      联邦620年9月1日。
      
      泛黄的纸业上,只潦草的写了一句话:赫尔墨斯失败了。
      
      “失败”两个字被一笔划掉,改为“失控”,字迹凌乱,力透纸背。
      
      ——赫尔墨斯失控了。
      
      失控。
      
      秦奚起先并不能彻底领悟秦越的意思,但是现在他却无端的炸起一片汗毛。
      
      失控严格意义上来说并非赫尔墨斯的失控,而是里面NPC的失控。
      
      若是NPC正常,即便秦奚和邵秉进入了同一幅画,也不会发生什么,顶多只是穿梭的方式不一样,因为本质上,NPC只是起到一个引导的作用,就像每一个游戏里都会有的新手指引。
      
      但是显然,以画作作者构建出来的NPC显然对自己的画作有了一定的掌控能力,而且他们相当不乐意让外人进入自己的画作。
      
      于是很不凑巧的,在同一时间,“墨菲斯”和“赫尔墨斯”相斥,结果最后以“墨菲斯”失败、崩溃告终。
      
      但要说“墨菲斯”全然失去了自己的功能也不一定,毕竟此刻秦奚仍旧保持着自己在《夜巡》中的打扮。
      
      “我们来做笔交易吧?”秦奚舔了舔唇,“你告诉我这个怀表怎么来的,我带你出去。”
      
      邵秉眉毛一挑,淡淡道:“我手脚又没被束缚住,你怎么出去的,我跟着你不就行了?”
      
      “那现在呢?”
      
      秦奚勾唇一笑,扣下扳机,然而枪管中溅出的却是红色颜料,那些颜料沾到了邵秉手上,像是凭空间突然多了一道血红的伤痕。
      
      于是邵秉突然发现自己的手不能动了,像是被折断一般软软的垂在地上,而与此同时,他自身的衣物开始化为点点颜料,画风逐渐朝《夜巡》,也就是秦奚出来的那幅画靠拢。
      
      秦奚满意的笑了,两个不同的系统在此刻达到了诡异的平衡,但却又可以在一定程度可惜相互影响。
      
      但是很可惜,为了有年代感秦奚给自己画的□□并不是可以连发的款式。
      
      当他停下填充“□□”的时候,一直伺机而动的邵秉突然暴起,整个人宛如离弦之箭一般,直直朝着秦袭去。
      
      秦奚迅速反应过来,下意识拿枪去挡。
      
      但是邵秉却像是一切都算计好的一般,偏头躲过,肩膀一用力将秦奚撞倒,然后双腿勾住秦奚的脚,使了一个巧劲儿,就将秦奚牢牢压在了身下。
      
      一米九的个子。
      
      秦奚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座大山兜头压下,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移位。
      
      眼前之人的眼睛又黑又深,就这么直直的注视着他,半晌,里面似乎有笑意一闪而过。
      
      “拉斐尔先生,你现在还在警局的通缉名单上。”
      
      “你是铁了心要把我拷起来了?”
      
      秦奚挣了挣,没挣动,于是灰蓝的眼睛稍稍眯起,他非常不适应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
      
      然而下一刻,秦奚忽然觉得脖颈一凉,他猛地转过头,却见虚空中的碎片突然调转方向化为锋利的尖刀,齐齐向他们袭去。
      
      虚空之中,伦勃朗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怒发冲冠。
      
      可他们分明没干什么毁坏画作的事呀!
      
      秦奚一转头,看见了刚刚不慎洒落在虚空中的几点红色颜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