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医治 ...

  •   姜雍容只觉得一股劲风扑面,人已到了眼前。
      
      才从太庙回来,他身上穿的是月白祭服,前胸后背、双肩并前后衣摆各绣着一条团龙,下摆是江牙海水纹,腰束玉带,益发显得肩宽腰细腿长。
      明明是清雅如明月般宁静的衣服,却被他穿出了清刚劲烈的风采,看上去不再像是只宜在太庙静坐的祭服,更像是随时都能上阵杀敌的戎装。
      
      风长天五指成扣已经伸到了她面前,显然是想直接扣住她的脖子,好在最后认出了她:“咦,是你?!卧槽,我又跑到坤良宫来了?所以弹琴的又是你?”
      他脸上有说不出的失望,但打量一下周遭,困惑道,“不对啊,我记得坤良宫离那边大门还远着呢,而且这房子怎么这么小?”
      
      “妾身见过陛下。”姜雍容起身行礼,“这里是清凉殿,妾身迁宫在此。”
      
      “美人儿,爷求你个事儿行不?没事能不能换一个曲子弹?”风长天叹了口气,“你一弹这曲子,我就以为能抓住姓萤的报仇,尤其你这次弹的还跟那天不一样,活脱脱像他。”
      
      姜雍容心说像就对了,面上还是低眉顺眼道:“妾身遵命。因妾身的琴本是萤道长教的,有几分相像也是有的,还请陛下恕罪。”
      说着,她跪下,一展衣袖,双手平托于额前,躬身触地,行了大礼:“今日陛下临此隅地,实在是苍天怜悯妾身,妾身有一事相求,还望陛下恩准。”
      
      她的话说完了,头顶却没有动静。
      她心里微微顿了一下,难道风长天发觉了她是故意引他前来?
      男人都不喜欢女人有机心,这次会面必须是巧合。看来是前面少了一步,她应该先讶异陛下怎么会来这里才对。
      然而不待她补救,风长天忽然在她面前蹲了下来,笑嘻嘻道:“你再拜一个。”
      
      姜雍容一时间搞不清这是他傻,还是他已经瞧出不对劲,在为难她。
      但无论是哪个,她都不能拒绝。
      她顺从地起身,重新再行了一个大礼。
      自幼受教,她的每一个弯腰分寸都精确到能拿尺子来量,这拜礼如同行云流水,典雅自矜而又不失谦卑。
      
      “哈哈,我终于知道皇帝们为什么都要别人这么拜了。”
      风长天大笑,他往椅上一坐,捞起桌上的茶杯,仰头一口就喝完了。
      
      姜雍容眼角跳动一下——那是她的杯子。
      
      风长天道:“美人儿你是不知道,当个皇帝规矩也忒多,比如人家进来商量个事,你也拜我也拜,就拜去了一炷香/功夫,多耽误事!不过要是人人都能拜得像你这样的,那天天儿来给我拜一拜也无妨。”
      
      姜雍容的声音平和柔顺,道:“陛下乃天子,代天统御四方,恩泽被及天下,万民莫不虔心敬服陛下。礼出于心,正于行,礼至乃是心至……”
      
      她的话还没说完,风长天就捂住了耳朵,痛苦地道:“美人儿,咱能不学那些大臣么?说人话行不行?”
      
      “……”姜雍容出生在人世间的顶峰,几乎是活在云端上,所有能走到她面前的人,无一不是世间最最高贵最最优雅的人物,头一回遇上风长天这个款式的,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
      
      好在风长天已道:“起来说话吧,方才你说有事求爷是吧?”
      他说着,打量一下室内,自觉自己洞察了一切,点头道,“定然是嫌这里太寒碜了,确实还是坤良宫好啊,干嘛要搬这儿来呢?还是搬回去吧。”
      
      “谢陛下厚爱,但妾身所求并非是这件事。”姜雍容修正了一下方式,决定不再做多余的迂回,直接道,“陛下,先帝与贵妃殉国,留下一位小皇子,妾身想请陛下降旨,恩准将小皇子过继给景王。”
      
      “景王……”风长天露出思索的神情,半天,问,“是哪个?”
      
      姜雍容道:“景王乃理宗一脉,封地在沧州一带。”
      
      “哦,他干嘛要小皇子过继呢?他没儿子么?”
      
      姜雍容:“…………………………”
      理宗乃文宗的兄长,如今的皇位出于文宗一脉,年年一旦过继给景王,就再也没有与风长天的子嗣位争位的资格,唯有去除年年对未来皇位的威胁,才能保证年年平安活下去。
      
      “不对啊,我那没见过面的七哥也只得这么一个儿子,过继给他了,我七哥怎么办呢?”风长天道,“景王至少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让他努努力自己生去吧。小皇子是我七哥的儿子,那就是我大侄子,他打谁的主意不好,非打到我侄子头上?”
      
      姜雍容的心往下一沉。
      他这是不打算放过年年,一定要年年的命才安心吗?
      
      风长天说完就准备离开,姜雍容再也顾不得,一把拉住了他的衣摆:“陛下!若是不能过继,褫夺皇子身份也好,贬为庶人也好,小皇子才两岁,既无兄弟,也无外族,根本不足为虑,求您看在他父母双双殉国的份上,给他一条活路吧!”
      
      不管是在求死那一次,还是这一次,姜雍容在风长天看来就像一个平静又深不见底的湖泊,面上一丝涟漪也没有。
      但此时此刻,她的眸子里迸射出强烈的光泽,如同湖面在飓风下起了壮阔波澜,一时间让他有点目炫神迷,愣了愣才回神:“怎么回事?小皇子出事了?”
      
      *
      
      姜雍容直接把他领到隔壁宫室。
      年年躺在床上,小脸通红,昏迷不清,鲁嬷嬷和思仪不停地用湿布巾给他降温。
      
      “真是好大的狗胆!”风长天一声怒吼,“岂有此理!”
      
      怒声尚未停歇,他的人已经冲出殿外。
      再过不多久,他一手拎着一个太医进来,将两人往地上一丢,“给我好好治!治不好,爷一把火烧了你们的太医院!”
      
      那两个太医一路上腾云驾雾的,战战兢兢,脸色惨白,哆哆嗦嗦就要去诊脉。手还没碰到年年的手腕,风长天又是一声大喝:“你抖什么?抖成这样怎么治人?”
      
      他这一吼,两个太医益发抖成了筛子。
      姜雍容看不过去,道:“陛下龙威太重,两人畏惧陛下震怒,判脉恐怕不能如常……”
      风长天不耐烦:“什么意思?”
      “……”姜雍容微微吸了一口气,“他们胆子小,陛下在这里会吓着他们。”
      
      风长天懂了。
      离开屋子之前,还向每位太医赠送了一记目光警告。
      
      出来后他也闲不住,在院子里晃了晃,忽然“咦”了一声,然后从前院逛到了后院,又从后院逛到了前院,点头道:“很好,很好。”
      
      跟御花园比起来,这里的院子小得可怜,花木也都是寻常物,姜雍容实在不知道哪点好,没法儿聊了。
      
      风长天显然也没打算聊天,他一纵身,轻轻一跃,那么大个个子,却比燕雀还要轻跃,无声地就跃上了那株腊梅树,在上头道:“那两个大夫你看着点,治好了再放他们回去。”
      
      姜雍容领命,看着枝桠间盘腿而坐的皇帝,总觉得有几分不真实,忍不住道:“陛下在做什么?”
      
      “看不出来吗?爷在练功。”风长天的声音从树叶之间飘落下来,“不要吵着爷,爷要是走火入魔就拉你陪葬。”
      
      “……”
      姜雍容终于知道他觉得这里哪点好了。
      ——安静。
      ——深山一般的安静。
      
      *
      
      年年只是寻常的受寒发热,来势虽汹汹,但药一服下,很快就见效了。
      但在皇子彻底退烧之前,两名太医无论如何也不敢离开,就守在床前照顾。
      
      天黑之后,鲁嬷嬷准备好了晚饭。
      就在这个时候,御前执事太监找来了。
      
      御前执事太监官居三品,乃是宫人的职业顶峰,其尊荣无以复加,往往是在宫中经营多年的老太监担当,但这一位执事太监最多十七八岁,一张脸生得饱满如同满月,又像是刚蒸出来的白面馒头,眼睛小小的,不注意还以为没睁开。
      
      他跌跌撞撞跑进来,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声音里带着哭腔:“娘娘,嬷嬷,姐姐,陛、陛下来过这里么?”
      这位新荣升的大太监姓丰,从前人称“小丰子”,现在人称“丰公公”。丰公公陪着风长天从太庙回宫,才进宫门没多久,风长天人就“嗖”一下不见了,把个丰公公急得半死。
      后来好容易在太医院打听得消息,便心急火燎赶过来。
      
      思仪见他和气,便一五一十把事情告诉他,让他别担心。
      
      “娘娘、嬷嬷、姐姐,你们是不知道啊……陛下天天跟六部尚书吵架,连姜相爷都吼过,一天要说十几遍‘不干了’,小人可真担心他真的是说不干就不干了……”丰公公一面说,一面擦汗,他生得圆圆胖胖,加之又心急,出了一身的汗,衣裳都快湿透了。
      
      鲁嬷嬷怕他着凉,让他进屋等,给他端来热茶,又问:“公公原来在哪里高就?”
      
      “小人原来是在御膳房当差的。”
      丰公公的发迹史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他自小入宫,手脚不算利落,脑子也不大灵光,就在御膳房里做些挑水之类的粗活。那日乾正殿大火,正在救火之际,忽然被风长天遥遥一指,点名让他在御前伺候,原因是“长得就很有福气,朕喜欢”。
      
      姜雍容心说这还真是风长天的风格。
      思仪笑道:“那你可是祖上烧了高香,交了好运了!”
      丰公公愁眉苦脸道:“姐姐不知道,御前的事情好多,我又都不会,不是拿错了折子,就是送错了东西,那些大臣我也不认得,好几次都找错了人,唉,要不是陛下待我好,我宁愿御膳房挑水去。”
      
      “哦?”鲁嬷嬷不动声色,“陛下待公公怎么个好法?”
      说到这个丰公公就精神一振,“陛下他人特别好,真的!他从来不打骂下人,不,骂也骂,但不是那种骂……总之,他骂人的时候我一点儿也不难过,他还经常跟我聊天,问我是哪里人,在宫里头做什么……还跟我称兄道弟……”
      丰公公说到这里幸福得都快晕掉了,他从前是在杂役的最底层,被人欺负惯了,从来没敢幻想过有人会待他这么好,这人还是皇帝!
      不过说到这里他猛然顿住了,赶紧道:“当、当然,小人是不敢的。”
      
      “公公,你现在可是三品执事,这宫里头凡是侍候人的,谁也大不过你。从今往后啊,只有人怕你,你不必怕任何人。”鲁嬷嬷说着,又问道,“那陛下平时有了闲暇,都喜欢做些什么?”
      
      “嬷嬷,”姜雍容打断鲁嬷嬷,“去厨房看看汤可好了?”
      
      鲁嬷嬷只得去了,半晌端着一大钵奶白色的鱼汤进来,刚在桌上放好,就听得风长天的声音,“唔,好香!”
      他下树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