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遗孤 ...

  •   清凉殿殿如其名,窗开得极大,又极低,长风过境,能吹得人片甲不存,应当很适合用来避暑。
      鲁嬷嬷带着思仪将窗纸又糊了一层,好歹能抵卸行将入冬的寒风了。
      
      三个人几乎与世隔绝,思仪每个月会去支领姜雍容的则例,每次带回来一大堆消息,大到应选的贵女们已经入宫,小到两个太监打了一架,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陛下这几天不是去太庙了么?原本那班贵女天再冷也会打扮得花枝招展,没事也要往御花园逛上几圈,说是欣赏园中美景。可这会儿菊花谢了,梅花还没开,有什么美景啊!这不,陛下不在,御花园是一个人影都见不着了。”
      
      姜雍容从坤良宫带出来好些陈年古卷,书页都已经开始泛黄发脆,她计划全部抄录一遍,单只这项事,大概能耗去几年光阴。
      思仪的声音对她来说形同外面的风声与鸟鸣,左耳进,右耳出,不过听到这里,笔顿了一下。
      
      去太庙斋戒祭祖,是登基大典之前的最后一件事项,看来明天就是登基大典了。
      果然思仪紧接着就说起了登基大典的事,各处是如何如何忙碌,外头又是如何如何热闹,说得十分起劲。
      外头越热闹,也衬得这里越冷清,鲁嬷嬷怕勾起姜雍容的伤心事,遂别开话题,问思仪这次进来的贵女有哪些,有没有哪个出挑些。
      
      这话题思仪十分感兴趣,笑嘻嘻道:“听说这回送进来的一个个来头都不小,大家都说陛下的后宫里是百废待兴,进来的人人有份,都能得个尊号。这一拔人里生得最好的有几个人,像古家的小郡主,云相爷家的二小姐,赵尚书家的大小姐,还有一个人,嬷嬷你万万想不到。”
      
      “谁?”
      思仪道:“咱们家的四小姐!”
      
      鲁嬷嬷一愣:“四小姐是庶女啊。”
      但又一想,大公子早逝,夫人只留下一子一女,姜家统共只有姜雍容一个嫡女,剩下的都是庶出,家主大人也是没办法吧?不然,凭着风家的太/祖爷立下过的遗旨,风氏皇帝必娶姜氏嫡女为后,家主大人说什么也不会放过后位,一定会送个嫡女进来。
      
      姜雍容原本正在窗前抄经,闻言淡淡道:“她应该已经是嫡女了。”
      思仪和鲁嬷嬷都意外:“什么?!”
      
      因为大央的后座是姜家的囊中物,父亲绝不会拱手让给别人。
      她这里已经败了一次,父亲绝不允许有第二次。
      
      四妹姜云容的母亲古姨娘是古王府的旁支,为了嫁给姜家家主甘当妾室,父亲也很给古王府的面子,给了她贵妾的身份。如今母亲已经去世,为了能让姜家再出一个皇后,抬妾为妻又算得了什么?
      
      但这些没必要细说,她正想随口说一句“我猜的”,窗外忽然传来了哭声。
      
      从前总觉得坤良宫安静,但总有响动从宫门外传进来,或宴乐声,或脚步声,或说话声……多少有点人气。这里才真是实打实的静,镇日里只剩下风声,不往外望还以为自己身在深山老林。
      
      因此,陡然听到一丝外头的人声,屋子里的三个人都愣了一下。
      
      哭声飘在风里,模模糊糊,十分稚嫩,又带着几分沙哑,像是一个哭哑了嗓子依旧在嚎哭的小孩子。
      
      思仪连忙出来。
      这一看不打紧,登时吓了一跳。
      
      确然是个小孩子。
      宫里唯一的小孩子。
      傅贵妃所出的皇子风启正,小名年年。
      思仪仅在年节大典时见过他几次,一次比一次玉雪可爱,现在却是鼻涕眼泪糊了一脸,身上脸上都是泥。他才过两岁,哇哇大叫,口里含糊不清地叫道:“阿姆……母妃……阿姆……母妃……”
      
      他是整座皇宫的宝贝,此时身边却一个宫人都没有。他独自跌跌撞撞走在寒风中,身上连件厚衣裳都没有,脚上的鞋只剩一只,另一只脚上踩着一只弹墨绸袜,今天风又大,思仪看着都心疼,正要跑过去,忽然被人被拉住。
      鲁嬷嬷在她身后,板着脸道:“自己的活计做好了么?有空在这里管别人的闲事?”
      
      “这是闲事么?”思仪忍不住道,“这可是先帝唯一的孩子!是皇子啊嬷嬷!”
      “你也知道那是先帝的孩子!”鲁嬷嬷把“先帝”两个字咬得重重的,“这不干我们的事。快跟我进去。”
      “嬷嬷!”思仪叫了起来,瞧鲁嬷嬷沉得能滴下水来的脸色就知道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但又不能眼睁睁看着小皇子这么可怜,她一咬牙,想挣开嬷嬷抱小皇子抱回来。
      鲁嬷嬷盯着她道:“你用点脑子!那是皇子,他身边的乳母嬷嬷宫女太监一大堆,你什么时候见过他一个人?”
      
      思仪道:“这不是宫里忙么,又是要登基,又是要选后,又是要准备先帝的奉安大典——”
      鲁嬷嬷打断她:“就算身边的人都死绝了,他也该待在漱玉堂,他一个两岁大点的小孩子,是怎么一个人走到这里来的?”
      
      “……”思仪被问住了。确实,从贵妃的寝宫漱玉堂到这里少说也有好几里地,小皇子是怎么过来的?
      “再有,宫里的人难道全都是瞎子聋子,他这一路哭着喊着,竟然没人听见没人看见,只有你一个人有良心,就等你一个人去救他?”
      
      思仪嗫嚅,答不上来。以往小皇子哼唧一声,人人都前仆后继,那场面思仪可是亲眼见过的。
      鲁嬷嬷重重地叹了口气,“你啊,主子身边的侍女哪一个不是经过千挑万选,论性情论才华,比一般的官家小姐还要拿得出手。只有你一个人是例外,就因为主子喜欢你的性子,所以破格将你提拔上来。不说要你多知道感恩,好歹别给她惹麻烦才是!”
      
      思仪低下头,她现在已经知道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可是金贵娇嫩的小皇子这么可怜,思仪实在很难做到视若无睹。
      蓦地她想到了一个法子,道:“我把他送回漱玉堂去,交给漱玉堂的人照料。这样既救了小皇子,又不给主子添麻烦!”
      她向来是说干就干的性子,一下挣开了鲁嬷嬷,鲁嬷嬷急得直叫嚷:“你给我回来!”
      
      “让她去吧。”姜雍容的声音在鲁嬷嬷身后响起,不知何时出来的,身上披着一件半旧的狐裘,头上挽着个简单的家常发髻,神情淡淡的,声音也是,“再没人管,那孩子就完了。”
      
      先帝在时,这孩子是金贵的皇长子。可现在新皇在位,这孩子的位置就十分尴尬,留着他,就像是往新皇眼睛里揉了粒沙子,除去他,又没有人肯背上这个骂名,毕竟他的父母双双殉国,只剩这一个遗孤。
      在深宫中想要除去一个人,基本不用动刀子。这样一个小孩,小猫小狗似的,只要把他身边的人抽走,没人照看,他就像寒风中的嫩芽那样,说没就没了。
      这样做一点儿也不着痕迹,而且上体圣心,不单不会治罪,说不定还有赏赐。
      
      “可不该是主子你啊!”鲁嬷嬷焦急,这孩子会出现在这里,明显是有心人故意安排的。 “这摆明冲着你来的!”
      
      姜雍容同意。这一带住的都是些老太妃,没有人会费心跟她们过不去。但其实她和她们也差不了多少,唯一的不同大约就是老太妃们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解脱,而她还要继续活上好几十年。
      
      “那就更得救了。”姜雍容轻声道,“既然有人想对付我,躲得了这次也会有下次,又何必赔上一条性命?”
      
      思仪抱着年年过来,她无师自通地仿佛天生就知道怎么哄孩子,一面走一面柔声安慰。
      年年受寒受冻受饿受苦,这会儿终于得了个安稳所在,泪水止住了,犹抽抽噎噎地:“阿姆……母妃……”
      思仪抱着他直到姜雍容面前,低声道:“主子,我这就送他回漱玉堂。”
      
      姜雍容低头看着思仪怀里的年年。
      
      这孩子随他娘傅贵妃,眉眼十分娟秀,玉雪可爱。只是一双眼睛哭得通红,像一只惊魂未定的小兽,看看思仪又看看鲁嬷嬷,扁扁嘴又要哭出来。
      
      以他小小的脑袋一定弄不明白,原来那些一直环绕在他身边的人、那些一直抱着他哄着他的人,突然之间像是换了一张面孔,全都不理他,就好像他根本没有在世上存在过一样。
      
      忽地,他看到了雍容,“哇”一声大哭,在思仪怀里挣向她:“母妃……母妃抱抱!”
      
      姜雍容怔了怔,她和贵妃并不像。贵妃出身江南,生得小巧玲珑,清丽脱俗。不过在孩子的眼中,也许所有的大人都是一般地高不可及,再加上贵妃性子清冷,孩子多由乳母照顾,这会儿竟然认错了人。
      
      姜雍容没抱过小孩子,但眼看年年闹得厉害,简直像条活鱼一般,思仪加上鲁嬷嬷都按不住他,她只好颇为僵硬地伸出手,接过年年。
      
      年年的哭闹立即止住了,他把脸贴在她身上的狐裘上,狐裘带着体温与香气,让他的眉眼都安静了下来,只剩抽噎:“呜呜母妃……”
      姜雍容明白了,原来是因为身上的狐裘。
      这是最上等的银狐,锋毛根根直立,又柔软又暖和,非妃位以上不能享,平时难得见母亲一面的小皇子就是凭借这样来辨认母亲的。
      
      “我不是你母妃,我是……”姜雍容说到这里顿住了。
      以往重大的年节时,她会像一件摆设一样出现在皇帝身边的座席上,年年也曾被乳母抱出来行礼,教他叫一声“母后”,他便跟着叫一声。
      但被教的人念过就忘,被叫的人也全没放在心上,此时姜雍容停了停才吐出那两个生疏的字:“……母后。”
      
      “母后。”年年奶声奶气地重复一遍,跟着又把脸贴到了狐裘上,也不知是太累了还是怎地,眼一闭,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人就已经睡着了。
      
      思仪伸手道:“主子,我把他送回漱玉堂吧?”
      
      “玉漱堂只怕早已经没人了。”姜雍容说着,把年年交给思仪,年年的手犹抓着狐裘不放,姜雍容把狐裘解下来,覆在年年身上,年年睡颜顿时更安稳了,“让他留下来吧。”
      
      思仪又惊又喜,直想大声应个“是”字,又怕吵醒年年,忙忍住,然后笑嘻嘻向鲁嬷嬷道,“嬷嬷你看,主子挺喜欢小孩子的……”
      鲁嬷嬷直接给了她一记爆栗子:“就你事多!”
      姜雍容喜不喜欢小孩子,鲁嬷嬷不知道,但从方才姜雍容看年年的眼神,鲁嬷嬷知道她定然是想起了过去的自己。
      
      曾经高高在上,什么都拥有,一朝跌落尘埃,什么都不是。
      
      鲁嬷嬷长长地叹了口气。
      转瞬一颗心又揪起来。
      主子都落到这个地步了,宫里还有人跟主子过不去?把这烫手山芋送过来的人会是谁?
      
      *
      
      清凉殿添了个小小人口,有一件事摆在头等。
      年年他,还没断奶。
      母乳养人,宫里的孩子多有吃到八九岁的,年年如今两岁多一点,正是离不开乳母的时候。
      
      但清凉殿没有乳母。
      
      这天实在是他累极了,被鲁嬷嬷糊弄着喂了一点鱼汤,便沉沉地睡着了,但可以想见,明天一早醒来肯定又要找奶吃。
      
      鲁嬷嬷去了趟漱玉堂,想找找年年的乳母。
      可果如姜雍容所料,漱玉堂里已经是人去楼空,再问执事太监,说是一个乳母死于叛军之手,另一个乳母告假还乡了。
      
      乳母尚未找到,年年一觉睡到下午,人还没醒,却总是踢被子,再一看脸色发红,额头烧得滚烫。
      鲁嬷嬷到底有带娃的经验,道:“不好,定是之前受寒了,得快去请太医。”
      
      思仪立即忙忙地去太医苑,结果空手而回,哭丧着脸道:“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太医们一个个不是肚子痛就是家里有事,全都来不了。”
      
      姜雍容没有说话。
      原因很简单。因为登基之后便是大婚,万众期待的是新任帝后生下嫡子,年年,已经被所有人放弃了。
      就像当初她被放弃一样。
      
      她还是把事情想得简单了,不知道小孩子是这样脆弱的东西。也许这就是那些人的目的,杀一个孩子不用见血,一场急病就足够了。
      所以,她如果抱养年年,且养得不错,那就是明摆着得罪新帝新后,是罪。
      如果见死不救,让年年死在她的清凉殿外,还是罪。
      如果抱养年年,照顾不周,导致年年夭折,当然还是罪。
      
      把年年驱赶过来的人,已经将她置于死局之中,手段还真是不坏。
      
      鲁嬷嬷怒道:“就算是住到了清凉殿,主子也依然是皇后!我就不信了,是谁给他们的胆子,这样怠慢皇后娘娘的懿旨!”
      她说着就要去太医苑。
      
      “阿姆。”姜雍容唤住了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将近酉时了,天边铺满云霞,辉煌灿烂。
      太庙斋戒有一定的时辰,按规矩是踏着清晨第一缕阳光入太庙,然后在最后一缕霞光消失之前回皇宫,意谓“光辉永沐,泽被万民”。
      
      风长天快回宫了。
      太庙在皇宫以西,他必然是从西华门进来,那将是他离这里最近的时候。
      
      “就算这次能逼令太医医治,下次呢?”姜雍容道,“要留下这孩子一条命,就得为他求一条活路。”
      
      鲁嬷嬷和思仪已经很久不曾见过姜雍容这样的眼神了。几年来姜雍容的眼神常常是空悠悠一片,对什么都无所谓,对什么都不在意,而此时她的眸子透着一抹微光,冷然,湛然,明净逼人。
      在这一个瞬间,鲁嬷嬷和思仪仿佛看到了从前的姜雍容。
      
      姜雍容回到自己房里,在琴案前坐下,一面看着天色,计算着风长天的归程,一面让思绪一直沿着时光回溯,回溯到学琴的最初,萤道长弹《黄莺啼》的时候。
      她弹的《黄莺啼》清丽流畅,萤道长弹的《黄莺啼》豁达潇洒。
      
      她的人生背负得太重,丢失的又太多,这辈子就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做“豁达”。
      但她可以学。
      她的耳朵还记得萤道长当时的琴声,她的眼睛还记得萤道长当时的神态,她用她的记忆将当时的情景全盘复苏,等到酉正到来之刻,手指铮然拔动了琴弦。
      
      琴音从弦上流泄,洒脱如隐世的老者濯足而歌。
      为了让声音传得足够远,她将音拔高了不少,更多了一丝爽利的意味,无意中倒是更接近记忆中的琴声了。
      
      这里离西华门尚有一段距离,但据说练武之人的耳力远超常人,风长天的武功已经到了刀枪不入的境界,耳力也一定很厉害。
      她猜对了。
      几乎是琴声刚刚停歇之时,宫门外传来了风长天一声咆哮:
      
      “姓、萤、的!你给我滚出来——”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地,清凉殿的大门步上坤良宫的后尘,裂作两半,轰然倒地。
      
      姜雍容:“……”
      
      失算了。
      应该先给他开好门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崽崽来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