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伦敦之光(2) ...

  •   无论是写便条的一时兴起,还是便条尾部的I.A.留名,或者是齐禹的那一句“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和她脸上的狡黠笑意,都在暗示着福尔摩斯:你早晨的伪装已被识破。
      
      福尔摩斯眼中的诧异只持续了一秒不到,就瞬间转为欣赏,然后又恢复成常态的冷静、严谨、沉稳和警惕。
      
      华生此时刚穿好外套,从扶手椅走向起居室门口。他正好奇他的朋友为何停在原地,就听到他爽朗地笑了声,彬彬有礼地向门外的女士鞠躬致意,然后侧过身,态度大方地邀请她进入起居室。
      
      华生略加整理外套上的褶皱,疑惑地问:“歇洛克,我们不是要拜访隔壁的新邻居吗?”
      
      “你还不明白吗,华生?”
      
      等齐禹两只脚完全迈入起居室后,福尔摩斯快步地走向会客区,有条不紊地将乱七八糟的纸张堆到一起,藏于抽屉里,然后请她坐在对着光线的扶手椅上。
      
      先前门口光线暗淡,华生没有打量清楚齐禹的相貌。
      
      此时,在强如摄影棚灯光的照射下,她棱角分明的脸蛋好似一件完美无瑕的工艺品。华生看着不禁顿住了脱外套动作,过了三秒钟才缓过神,将外套放在了衣架上。
      
      福尔摩斯坐在了另外一张扶手椅上,说:“请允许我为你们彼此介绍。这位是约翰·华生医生,我亲爱的伙伴和助手,前诺森伯兰第五火|枪团军医。这位是艾琳·艾德勒小姐,哈德森太太的新房客,住在对面。”
      
      华生恍然,道了句“原来是这样”。然后握住齐禹的手,热情地说:“久闻大名,艾德勒小姐。”
      
      “晚上好,华生医生。”
      
      “这么说,艾德勒小姐,你和我的朋友先前见过?我记得刚在门外的时候,你对他说了句‘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没错。”齐禹答道,“我们是早晨认识的。福尔摩斯先生帮助我搬了许多家具过来。”
      
      “喔,歇洛克!”华生惊喜地叫道,“我记得正常社交从来都不是你的爱好?哈,这么说,你今天迈出了脱离舒适区的第一步,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他转头又对齐禹说:“艾德勒小姐,我的朋友有一些古怪离奇的本事,所以通常显得并不平易近人。但作为他的伙伴,我敢保证,他是一位非常值得交往的朋友。”
      
      “当然。”
      
      齐禹瞄了眼双手合十,垂眼思考的福尔摩斯,打趣道:“今天早晨,你朋友古怪离奇的本事,可是差一点就要骗过我呢。”
      
      “骗过你?”
      “他伪装成了一位醉醺醺的马夫。”
      
      华生毫不意外地“喔”了声,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正在齐禹和华生聊天的时候,福尔摩斯用他那种特有的心不在焉的方式,将齐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同时,齐禹也在用余光打量着这间公寓。
      
      两间卧室和一间起居室舒适宽敞,两扇大窗户可以让烟雾滚滚的贝克街一览无余。
      
      起居室内——
      曲颈瓶、试管、煤气灯、烟草、化学药品。
      白板上演算的血红蛋白反应、稿纸中列举的一百四十种雪茄烟、书柜里分门别类的犯罪资料。
      
      最后,她的目光停留在他那修长、白皙、有力的手指上。
      
      福尔摩斯用两只手指捻着那支石南根做的旧烟斗,轻吸一口,吐出一股浓浓的蓝色烟圈。齐禹有些呛到,别过头用手帕遮住鼻口咳了声。
      
      “艾德勒小姐,韦格摩尔街新开的意大利餐馆,味道怎么样?”
      
      “相当的不错。”
      
      “裙边上有红色泥土……韦格摩尔街正在修路。那边的泥土颜色非常特殊,而去韦格摩尔街上的餐馆,或多或少都要踩进泥里。”华生学着福尔摩斯的方式说,“是这样推理出来的吗,歇洛克?”
      
      福尔摩斯吹了声口哨,不说话。齐禹将刚才用的手帕递给华生,说:“我想,福尔摩斯先生是观察手帕上的花印,而得出结论的。”
      
      “原来如此!我竟然没有注意到最简单的线索。”华生大笑一声,“艾德勒小姐,这个时间点从韦格摩尔街很难打到车。你一定等了很久吧?”
      
      “一点也不。吃完饭后,我的老板直接用他的马车送了我过来。”
      
      福尔摩斯此时已经放下了烟斗。
      
      他双手指尖合拢,眼睛炯炯有神:“詹姆斯·莫里亚蒂教授?”
      
      “不是他。福尔摩斯先生,你显然还不了解我。”齐禹直了直身子,对上了福尔摩斯的眼神。
      
      “我年轻的时候虽然受过莫里亚蒂教授的资助,但得知他的罪行后,就彻底和他撇清了关系。”她随后半开玩笑道,“不过,这个误会让先生您不凡劳苦帮我搬家,我当然也应该感谢他才是。”
      
      福尔摩斯的脸上露出意外的神色。
      
      “你一定非常好奇,若非莫里亚蒂教授的缘故,我为什么还要从洋房搬到贝克街221B的公寓吧?”
      
      福尔摩斯不置可否,他先将目光投向天花板,又收回至齐禹身上,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在看出帮助我搬家的马夫是你后,我就写了张便条让伙计送至贝克街,为的就是亲自说明这件事情。”齐禹解释道,“福尔摩斯先生,我的新老板是伦敦歌剧院的负责人,他邀请我出演戏剧《复仇女神》中的女性侦探马普尔小姐①。为了找到侦探的感觉,我想要寻求你的帮助。”
      
      “抱歉,我没有时间去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②。”
      
      福尔摩斯最开始的拒绝有些粗暴无礼,但接着又笑着说:“请原谅我的粗暴。对于我来说,侦探是一门精准的科学。我无法理解你试图给它染上浪漫的色彩,这就像是将爱情故事掺杂到欧几里得的几何学里一样荒唐③。”
      
      这样的回答在齐禹的意料之中,她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说辞。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但是先生,你难道能忍受展现给公众的侦探形象,是技艺拙劣、笨头呆脑的吗?”
      
      “艾德勒小姐,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并不会如此。”
      
      “谢谢。”齐禹说,“但我希望我对于马普尔小姐的演绎,能让公众对侦探这份职业再多一份敬重。”
      
      “为此,”她重申,“我想要寻求您的帮助。”
      
      显然,这一句话让福尔摩斯有些动容。不过他还是嘴硬道:“当下能担此重任的侦探人物寥寥无几。杜宾?杜宾不过是个技巧拙劣的侦探。勒高克也是个傻里傻气的可怜家伙②。”
      
      齐禹狡黠地笑道:“我最喜欢的侦探形象并非他们。”
      
      “那是?”
      “柯南·道尔先生笔下的一位人物。”
      
      歇洛克·福尔摩斯哈哈笑道:“我的事业遍布三大洲陆,也未听说过这个名字——艾德勒小姐,你看到窗外的女人了吗?”
      
      听到这句话,齐禹紧了紧神,因为它代表福尔摩斯先生已经答应带她入手了。
      
      窗帘被寒风吹散,她起身向那扇大窗户走去,在街对面看到了一位似曾相识的女人。她脸色苍白、举止焦躁、双膝颤栗,那厚厚的长围巾和毛大衣都无法裹住她内心的迷茫和悲伤。她神情焦虑地看着门牌号码,然后果断地几步路走了过来。
      
      福尔摩斯站在齐禹后面,对她说:“这种征兆非常典型,是家庭丑闻。她想要寻求别人的帮助,但却不知道这样微妙的事情该不该外扬。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行动果断的女士并不常见。她很快就要亲自登门,我们的疑团可以迎刃而解了④。” 
      
      “太妙了!”齐禹用温和的语调赞扬了一句。
      
      “这很平常。”福尔摩斯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得意,“对于一位逻辑学家来说,任何细微的表情、动作和神态,都是内心活动的表达——”
      
      福尔摩斯正说着,敲门声便打断了他的话。
      
      侍童进来通报,说是伊丽莎白·班奈特小姐来访。话音未落,那位穿着厚大衣的美丽女士已经站在了侍童的后面。
      
      齐禹:“?”
      
      伊丽莎白·班奈特小姐??
      
      听着这个熟悉的名字,看着面前女士那双独特的褐色眼睛,齐禹一个踉跄没有站稳,首回露出了失态的神色。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No.1】
    老福:我至今有四件案子不算成功。只有这一件是在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的。
    华生不懂:你败给了什么?
    老福:爱情。
    注:
    1.马普尔小姐: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侦探。略提前了时间线。杜宾:爱伦·坡笔下的侦探。勒高克:加波利奥笔下的侦探。
    2.引用/改编自《血字的研究》。
    3.引用/改编自《四签名》
    4.引用/改编自《身份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