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伦敦之光(1) ...

  •   “你在伦敦灰暗萧条的街道醒来。”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座蒸汽推动工业的古老都市,这是座烟雾掩盖罪行的巨大染缸。”
      
      “你注定要在这鱼龙混杂的罪恶之都中奔走。你是艾琳·艾德勒,你是照亮黑暗的伦敦之光。”
      
      “任务内容:攻略另一束伦敦之光【歇洛克·福尔摩斯】。”
      
      *
      
      时值三月中旬,寒风呼号,猛烈异常。
      
      齐禹站在烟雾笼罩的伦敦街头,望着贝克街221号B座二楼灯火透明的房间。
      
      就在她抬头仰望的时候,一道瘦高的身影在窗帘上掠过两次。他低垂着头,反剪两手,在房间里快步、急切地走动着①。
      
      齐禹低头吹了一声口哨,然后收敛起眼中狡黠的笑意。她抬头,热情地对房东太太挥了挥手。
      
      “哈德森太太,晚上好。今天伦敦没有下雨,真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晚上好,艾德勒小姐!今晚的天气是相当的不错。”
      
      哈德森太太有着远比她年龄精神的相貌。此时她裹着外衣,站在门口迎接新房客的样子,让灰暗萧条的街道燃起了一丝生气。
      
      “从布里翁尼宅第搬家还顺利吗,艾德勒小姐?”她说,“我想,你住惯了带花园的洋房,初至贝克街的公寓总会有些不习惯。但我敢保证,公寓生活会给你别样的体验。住在这里的房客们都非常的友善,帮助邻居常常是他们最大的爱好。”
      
      “是的,哈德森太太。的确如此。”齐禹意味深长地说,“今日早晨,福尔摩斯先生就帮助我挪了好多东西呢。我能顺利搬家,可要多亏了他。”
      
      “这么说,艾德勒小姐,你已经认识住在隔壁的福尔摩斯先生了?”
      
      “当然。”她回答,“福尔摩斯先生当真是一位热心肠的绅士。”
      
      只不过,帮助她搬家的不是“福尔摩斯先生”,而是一位不修边幅的马夫。他粘着络腮胡子,在脸上涂着白色铅粉和红色朱砂。他身穿褴褛的布衣和马靴,将那六英尺多的身高藏于佝偻的体态。
      
      假若歇洛克·福尔摩斯不将侦探视为等同于性命的事业,那么他必会成为一位卓越的戏剧家和演员。然而再卓越不过的演员,也瞒不过她这位超一线影后的火眼金睛。
      
      哈德森太太没有识别出齐禹话中的意思,只接过她的话,说:“不仅如此,福尔摩斯先生还是位鼎鼎有名的咨询侦探,全英国唯一的私家咨询侦探。当警官们办案遇到困难的时候,福尔摩斯先生都会很快将线索、证据和答案摆到他们眼前。”
      
      齐禹用温和的语调赞扬了一句,然后紧跟在哈德森太太后面,慢步踏上了通向贝克街二楼的17级台阶。
      
      “福尔摩斯先生在家吗,哈德森太太?”她问道,“出于礼貌,我应该尽快拜访一下我的新邻居,顺便感谢他上午的帮助。”
      
      “这就不属于我的知识范围内啦。福尔摩斯先生的行为习惯极为规律;但一有案件,谁也摸不透他的作息——”
      
      哈德森太太还未说完,楼梯隔壁起居室内传来的声音,自发回答了齐禹的问题。19世纪末伦敦的住宅,隔音效果远远没有现代理想。所以他们能隐约听到屋内的讨论声。
      
      “婚姻使你变得迟钝了,我的朋友华生。快来看看这个,你也许会对这张便条感兴趣,因为它能使你的脑袋灵活一点。这是随下午的邮件送来的,没有日期,也没有签名和地址①。”一道低沉的声音说,“你大声念念。”
      
      “某君将于今日登门造访,拟就至关重要之事宜请教于阁下,届时望阁下勿外出①。”
      
      华生念完顿了顿,接着说了句,“这确确实实是个迷,上面连访问的具体时间都没有。”
      
      面对这样的讨论,哈德森太太的耳朵已经要听出老茧。她无奈地笑着介绍:“华生医生是福尔摩斯先生的朋友和助手,他们一直喜欢这样交谈。从白天到黑夜,没有厌倦的时候。”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二楼对门的房间,哈德森太太抛开两位活宝的话题不谈,简要地和齐禹介绍了卧室和起居室,然后礼貌地将空间留给了她。
      
      齐禹打开门,把随身行李箱放在门口后,又轻轻地关上了门。她倚靠着墙壁,慵懒地窥听对门的讨论。
      
      “仔细看看,华生。你能从便条中推断出什么?”
      “……是女人的字迹。”
      “很好。”
      “是来自美国的女人,因为其中有些词语的用法是非常典型的美国派——非常的……随意。”
      
      “随意——就是这个词。”福尔摩斯说,“这位女士显然在不同国家居住过,甚至是非英语母语的国家。用词的习惯形成于美国,但也有乱用词句的地方。最后留的姓名首字母I.A. 信息非常明确,不过我们暂且不谈。你先看看这张纸。”
      
      一阵停顿后,齐禹听见华生说:“这位女士大概相当富有——这张纸材质结实,价格不菲。”
      
      “但却是皱巴巴的。”
      “皱巴巴的?”
      
      “皱巴巴的,非常明显。”福尔摩斯说,“这是张随意翻找出来的废弃旧纸,还有裁剪的痕迹,大概是剪掉了写过字的部分——这位女士写便条只是一时兴起。墨水还未完全干燥,这是在下午写的——这位女士就住在伦敦。但有趣的是,这并不是英国的信纸。”
      
      “这不是英国的纸?”
      “你举起它对着光看看,有什么发现吗?”
      
      又一阵停顿后,齐禹听到华生说:“上面有个花印……”
      
      “对。这是华沙帝国歌剧院的花印。”
      “所以说,客人是来自华沙帝国的美国人?”
      
      福尔摩斯吹了声口哨,没有回答他。而是说:“穿上你的外套吧,亲爱的华生,但帽子就不必了。我们需要出门一趟。”
      
      “可是这位客人说要于今日造访……”
      
      “是的,华生医生。隔壁的特纳先生一家刚刚搬走,哈德森太太又了新的房客。我们应当尽快拜访新邻居,这是要紧的事情。”
      
      又是一阵停顿,华生显然还没有弄清楚两者的关系。
      
      福尔摩斯停下手中的动作,终于慢条斯理地解释道:“我们的新邻居——艾琳·艾德勒小姐,一八五八年生于新泽西。华沙帝国歌剧院首席女歌手。去年退出了歌剧舞台,住在伦敦①——今日就会搬到贝克街。还记得便条末端的留名吗?I.A.——就是这位女士,Ms. Irene Adler。”
      
      在客厅,接着在入门处,响起一阵干脆的脚步声。齐禹清了清嗓子,直起身迎上前去。
      
      门像是扇子般被打开,福尔摩斯显然没有料到他们要拜访的女士就站在门口。他猝不及防地终止了脚步,那灵巧机敏的眼睛闪过一丝诧异。
      
      还未等他开口,齐禹先说了话。
      
      “晚上好,福尔摩斯先生。”她棱角分明、完美无缺的脸上涌起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她微微致意,“歇洛克·福尔摩斯先生。”
      

  • 作者有话要说:  注:
    1.引用自原著《波西米亚的丑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